第0027章 哀其不幸,怒其不争/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想着那天小溪边的经历,我有些不寒而栗,不怕对方不是人,反正哥们现在是债多不压身,自从贪财收了这把百辟刀以后,这些魑魅魍魉之流可是没少见识,现在不说神经麻木,但抵抗力是肯定有的,所以真要是鬼它也吓不死我,可我最怕的就是那种站我跟前都认不出它到底是人是鬼的东西,冷不丁的忽然来上一下子,那才叫个吓人!!

那个白粉婆就是其中一个,给我留下的心理阴影不比那个咧开嘴笑的笑面尸少!这时候一听青衣的口气似乎要把东西叫出来,我当下就心里有点犯嘀咕。

张金牙似乎看出了我窘迫,戳了戳我胳膊,这才压低声音跟我咧嘴笑着说道:“怕个鸟,我告诉你,只要有青衣在,你小子就出不了事儿!别说那什么白粉婆,你是没看那天青衣咋收拾它的,一巴掌就直接拍在地上了!!”

我下意识的抬头看了青衣一眼,对方仍旧是那副面无表情的模样,也实在看不出什么高人的架势,于是我就拉着张金牙问:“他很厉害?”

“厉害!怎么不厉害!?看到他背上那把剑没?那把剑他娘的比你这把百辟刀还煞气重,被它削掉的粽子的脑袋没有一百也有八十了!”

张金牙吸了吸鼻子:“知道旱魃不?他那把剑曾经把一个旱魃给卸成了八块!!”

我顿时倒吸一口凉气,旱魃这东西《发丘秘术》上有记载,它最开始的时候其实就是起了尸的“大粽子”,也叫“白僵”,浑身长着白毛,威胁不大,吸食牛羊血,若是能活过数年,浑身就会脱去白毛,长出几寸长的黑毛,变成“黑僵”,这个时候它仍旧是威胁不大的,甚至还会避开活人,哪怕是要吸人血也是趁着人睡着时候行动的,其实现在全国农村经常出现的“不明生物袭击牲畜事件”,以及“野人”,基本上都是黑僵。黑僵纳阴吸血再几十年,黑毛脱去,行动开始以跳为主,跳步较快而远,怕阳光,但是已经不惧任何人畜了,这种僵尸称之为“跳尸”,绝大多数墓里出现的大粽子都是跳尸,很凶,对付的时候一个不小心就得把性命交代了。当跳尸吸纳人血、吞吐月华达千年以上的时候,它就演变成“飞尸”了,行动敏捷,跃屋上树,纵跳如飞,吸食精魄而不留外伤,基本上已经很难对付了。若飞尸再吸纳人精魄数百上千年的话,那它就变成了旱魃!!!

《发丘秘术》上说旱魃已经近乎魔了,相貌狰狞,青面獠牙生吃活人,还能变幻身形,一旦出现,方圆数百里地大旱,甚至会出现瘟疫!!

我当时看到这个旱魃的时候只是笑了笑就翻过去了,因为我觉得这东西不可能出现,现在张金牙忽然和我说青衣竟然活劈了一个旱魃,我顿时感觉有些太不可思议。

“总之,青衣来了你小子就把心放到肚子里吧,这可是高手。”

张金牙志得意满的拍了拍我肩膀,道:“就算是那笑面尸再来了,也保准是有来无回!!”

我听完顿时乐了,只要能保住哥这条小命,以后多抱抱青衣的大腿也无妨嘛。

青衣也就是看了我们两个一眼,然后一言不发,直接就从怀中取出一个小小的玉瓶,扒开那玉瓶的盖子,顿时一股黑气就从里面飘了出来,在半空中缭绕了几圈,落地的时候嗖的一下就变成了一个女人!

我一眼就认出这女人就是那天在溪边跟我说话的那个白粉婆,它脸上挂着的还是秦红梅的脸皮,只不过那脸皮上多有破损,出现了好几个破窟窿,而且脸上已经覆盖了一层白霜,仔细看的话那是一层细细密密的白色粉末,看着怪渗人的。

一见到这白粉婆,我顿时往后缩了缩,虽然身边有青衣这个大高手,可仍旧是有些恐惧的。

那白粉婆一出来就盯着我看,见我在后退,有些慌张的连连摆手:“不要怕,我不会害你了,真的。”

看她如此,我心里才多多少少松了口气,看来这白粉婆落在青衣手里以后八成是没少挨收拾,要不然不会成这样。

“孽畜,还不跪下!”

青衣顿时大喝:“说,何故要在定陶村害人?”

那白粉婆看上去是真的怕极了青衣,青衣这一声大喝,她顿时浑身哆嗦,连忙跪了下去,对着青衣连连磕头:“道长,对不起,我……我真的不是故意要害人的,我只是想让自己变得漂亮一些,所以没忍住。”

“没忍住?你可知因为你已经有十个人横死?”

青衣怒道:“今日,你若不给一个理由,我定教你承受阴间诸般酷刑后再魂飞魄散!”

那白粉婆一下子哆嗦的更加厉害了,连忙将她身上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

事实果然和我们猜想的一样,这白粉婆确实是跟着那秦红梅来的定陶村,害了秦红梅以后,才就此留在了定陶村,因为怨气没有全都发泄出去,无法轮回往生,所以控制不住自己才开始在定陶村害人的。

而这件事情要寻根究底的话,怕是还得从这白粉婆生前的事情开始说起了。

这白粉婆生前名叫黄娟,江西人,嫁的丈夫是南昌的,她的丈夫在当地做一些外贸生意,家庭倒是挺富裕的,原本夫妻之间的感情也不错,家庭美满,生活滋润,似乎也没有什么不如意的地方,结果就在一年前吧,黄娟他老公有一次去夜店应酬的时候,认识在当时在夜店里玩的秦红梅。

秦红梅虽然是定陶村人,但是打小跟着舅舅在城里住,因为没有父母管教的原因,很早就开始混迹于KTV、夜店这些地方,长得漂亮,还会打扮,钓凯子的手段和经验十足,仅仅是见了一面,就立马勾搭上了黄娟她老公,毕竟黄娟她老公好歹也是个成功商人,最招现在的一些女大学生稀罕了。

从那以后,黄娟她老公就开始冷落他了,隔三差五就跟秦红梅去约会,一周在家的时间不超过三天!

黄娟虽然是个家庭主妇,但也不是傻子,哪里能察觉不出?毕竟是同床共枕十多年的夫妻!!只不过她这个人生性懦弱,丈夫出轨了不采取凌厉措施,反而觉得是自己的原因!

肯定是自己长得不漂亮!

肯定是自己家里的事情没有打典好!

要不然自己的老公会出去包养女大学生吗?

没错,黄娟就是这么想的,一天到晚自怨自艾,憋了一肚子的怨气愣是没敢跟她丈夫放半个屁,结果非但没换来她丈夫的回心转意,惹来的确实变本加厉,她丈夫干脆带着秦红梅在外面买了套房子住了,都懒得回家了。

这回黄娟就是再善良也忍不下去了,带着自己的孩子去了她老公和秦红梅住的地方理论,结果,她老公二话不说就给了她一顿嘴巴子,然后当着她孩子的面就给她扔了出去,不光如此,秦红梅也是一个劲儿的讽刺黄娟,说她是黄脸婆,就她那样别说她老公不要她,就是白给男人上也没人愿意。

黄娟不堪其辱,当夜投江自杀。

她是带着怨气而杀的,属横死之人,一生的怨气聚而不散,无法往生,最终化成白粉婆。

后来的事情就很简单了,黄娟化成白粉婆以后找上了她男人,露出本来面目以后,活活把那个渣男里的战斗机给吓死了,再后来又找上了秦红梅,结果让那个女人侥幸逃脱一命。

秦红梅死里逃生后,直接就躲回了定陶村避难,结果黄娟一路追到了这里,之后的事情我们就都已经知道了。

听完黄娟的故事以后,我心里有了一种说不出滋味。

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她是个可怜人,没错,可如果她生前不是那么软弱的话,怕是最后落不下这么个下场。人活一世,本来应该有很多种选择的,可她作为女人却选择了最屈辱的方式--沉默、妥协!!

若是做个女强人,她老公敢那样对她?

就连青衣听完以后都沉默了,过了很久,才轻声对那白粉婆说道:“生前之事本不应与死后有瓜葛,不管你是谁,人一死,一世结束,即便你再可怜也没有理由回去害人的,而且还是一害十多条人命,现在已经成了气候,无法往生,所以,本道不能留你,你可明白?”

那白粉婆对着青衣拜了一拜:“我心愿已了,听凭道长处置。”

青衣点了点头,用那玉瓶收起了白粉婆,然后就离开了。

等他走后我不禁问张金牙:“青衣说的处理指的是?”

“怎么?动了恻隐之心了?”

张金牙看了我一眼,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不幸,但这不是去伤害别人的理由,你咋不想想二妞她们死的多冤枉?青衣说的处理,自然是指魂飞魄散!!”

我被吓了一跳:“你不是说最好不要将这些东西打成魂飞魄散么?有损阴德!”

“这白粉婆有了道行了,无法往生,若不打个魂飞魄散,以后还会为祸人间!”

张金牙瞪了我一眼,随即压低声音道:“至于损阴德,青衣最不怕的就是这个了,因为他的阴德早就让他损了个干净,当年他为了救一个人,一晚上在阴间七进七出,打的阴差哭爹喊娘的,你说这种人还有阴德吗?”

我顿时无语了,也有些惊叹青衣的厉害,大概“赵日天”说的就是这种人了,恨不得连天都得日一下……

“行了,别多想了,你先休息吧!”

张金牙拍了拍我的肩膀:“一会儿我就去找村长拿报酬,拿了钱收拾收拾明天咱们就回去,我的那几个朋友都已经到齐了,是时候去闯一闯那秦岭古墓群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