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33章 镇凶古刹/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我再一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黄昏时候了,脑子仍旧是昏昏沉沉的,浑身没有半点力气,肩膀上仍旧隐隐传来一阵阵的轻微疼痛,伤口上裹上了厚厚的纱布,也不知道是谁给我包扎的,看上去手艺倒是不错,呆在我身边就是罗莎那个冷冰冰的女人,她看上去有些疲惫,在我昏迷的这段时间里,应该是她在照顾我了。

“好点了没有?”

罗莎看我睁开眼睛了就开口问我,虽然那张脸上依旧是一如既往的冰冷,但是语气中却带上了一点关心的味道,同时递给我了一瓶矿泉水,还帮我拧开了盖子。

想不到这个女人还是挺细心的。

我这个时候浑身上下确实是没有一点力气,真让我拧矿泉水瓶的盖子我还未必能拧开呢,接过她递来的水我喝了一口以后,感觉身上顿时舒服了许多,这才点头说道:“谢谢。”

罗莎摇了摇头,没说话。

跟这个女人相处了两天,我对她的性格也多多少少有了一点的了解,知道这个女人不太喜欢主动说话,于是就问起了我们现在的情况。

这回罗莎倒是仔细的和我说了一下。

原来,因为我受伤的原因,我们已经在这里逗留了整整一天时间了,张金牙和青衣他们都分别出去打探了一下情况,毕竟这附近有了墓虎出现,说明十绝凶坟里的正主儿十有八九已经出来了,情况发生了变化,整个秦岭大山恐怕也会横生变故,毕竟那十绝凶坟存在的时间已经很长了,那正主儿现在恐怕早就已经成了气候了,一出来绝对是个生灵涂炭的场面,张金牙他们出去也是想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蛛丝马迹。

结果他们倒还真在秦岭大山里面发现了人的踪迹,只不过不是什么好人,是来这里“包山开矿”的盗墓贼,双方差点起了冲突,最后还是罗莎赶到,开枪打伤了一个人才让那些盗墓贼退去。

我没想才一天时间就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好在没有人员伤亡,但我心里的压力可想而知,看得出,罗莎也轻松不到哪里去!!

至于我……

我身上的情况倒是倒是挺有意思的,之所以这么说,完全是因为这一次我“因祸得福”了!!被那墓虎咬了一口以后,我中了尸毒,我晕倒也是因为这尸毒的原因的,只不过这东西在我体内竟然机缘巧合之下给我身上的笑面尸的尸气吸收了。

也就是说,一直困扰我的笑面尸的尸气眼下被彻底拔除了,我不用担心被那东西随时随地都能找上我了。

而我身上的尸毒也被青衣给我拔除了,也幸亏是那只墓虎刚刚成型没几天,毒性还不是特别强,要不然在这荒山野岭条件有限的情况下,就算是青衣也束手无策,我也只能坐等阴差来带我走了。

想想这些,我也只能苦笑--这才几天功夫啊?我已经足足昏迷过两次了,果然像我爸爸说的,我这种八字不够坚挺的人果断是不能和这些脏东西打交道的,简直就是如履薄冰啊,一个弄不好就得吧自己这条小命给交代了。

稍微调整了一下心情,我问罗莎接下来我们打算怎么办?

“当然是继续走下去。”

罗莎轻声叹了口气,有些复杂的看了我一眼才说道:“有些事情不是你想放弃就能放弃的,哪怕明明知道前方九死一生,你也照样得硬着头皮上,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说的就是这个意思,你爸当初是这样,我也是这样。”

跟我说完这些,罗莎就起身离开了我的帐篷,看着她的背影我陷入了沉思。

她是在暗示我什么吗?

……

这一天晚上,我因为是伤员的原因,所以并没有安排我守夜,吃过晚饭感觉精神稍微好点以后,又把青衣给我草药在伤口上敷了一点,我就又钻进帐篷里睡觉去了,一觉睡到天亮我们这一行人把营地收拾打包好以后就出发了。

这已经是进山以后的第三天了,我们在秦岭大山里也是越走越远,这里植被茂密,到处都是藤蔓,就连阳光照进来的也是越来越稀薄了,几乎都被树木的叶片给挡住了,树林里面阴森森的,路也是越来越难走了,我很明显能感觉得到,我们这一行人的心态已经在遭遇墓虎以后变得低沉了下来。

可怕的不是墓虎,而是这东西的出现意味着秦岭大山里的十绝凶坟有了变故。

好在这一天在路上我们倒是没有遇到什么磨难,也没有碰到野兽的袭击,一天往前走了将近六十多里地,晚上的时候抵达了一处山坳,奇异的是,这里竟然有一座古刹,也不知道是何人在这里修建的,已经有些年头了,看上去破破烂烂的,不过遮风挡雨倒是没问题。

“哈哈,总算是不用再扎营啦!”

张金牙一看到这古刹,顿时咧嘴乐了,嘴里的那颗大金牙格外的抢眼:“晚上咱们就在这古刹里面凑合着过一晚上?他娘的走了一天的时间,我现在是真不想再动了,这个时候再扎营太闹心了!”

他这么一说,倒还真说进了许多人的心坎儿里,这一天的路赶得比第一天艰难了太多,深山里面体力根本得不到很好的补充,接连消耗别说是我了,就算是体质比较好的罗莎和青衣都有些受不了。

最起码第一天的时候我看青衣身上就没有汗渍,而今天赶路他身上很明显已经被汗液打湿了。

于是,我们大家伙一商量,也就都同意了张金牙的看法,今夜就在这古刹里过夜。

一进古刹,张金牙这货就嘀咕了起来:“他娘的,我咋感觉有些不对劲啊这地方?好好一个寺庙里面不拜观音不拜佛,供着的咋全都是阴间的牛头马面?”

我刚开始还没注意这些,忙着在地上铺干草呢,一听张金牙叫唤才朝上面的那些破旧的佛像看去,顿时也有点傻眼,这上面供着的可不就是十殿阎罗和阴间的冥帅什么的么?

一般来说,大点的寺庙里都是分为主殿和偏殿好几个殿的,主殿里供着的肯定是佛祖,两面的偏殿里供着的才是各方菩萨,供十殿阎罗的一般都是在进门右手边的那个殿,当然,求子观音什么的基本上是不在殿里受香火的,而是在门口的位置!

而小点的寺庙也铸不起那么多的佛像,所以基本上只是铸一尊佛祖和一尊观音就完事,至于现在这种不供佛祖不供观音就供十殿阎罗的寺庙我还真是没见过。

“我说老张,你能不能别一天到晚一惊一乍的?”

吴胖子在旁边不满的说道:“这么下去老子没被鬼吓死,反而让你一惊一乍的整的自己把自己吓死了。”

“你他妈懂个屁!”

张金牙狠狠朝着地上吐了口浓痰:“这叫小心没大错知道不?”

吴胖子当时就准备在反驳两句,谁知这个时候青衣忽然喝道:“行了,你们都别吵了,这庙确实不是寻常的庙宇,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庙应该是镇凶的,以前这边可能有鬼怪横行,为了镇住那些鬼怪以报平安,所以才在这里建起了这么一座镇凶古刹,不供佛祖和观音,只供十殿阎罗!”

镇凶?

我被青衣的说法吓了一跳,难不成我们上赶着跑到了不该来的地方?

不等我们发问,青衣就继续说道:“我不知道来之前你们有没有发现异常,就在距离咱们这古刹不到二十里的地方,那里是一片荒地!”

他这么一说我倒是真想起来了,我们确实经过这么一个地方,那里和周围树木茂盛的模样截然不同,地势下限,地表除了一些齐膝的杂草以外,几乎是没有任何树木的,很是怪异。

“如果我没有猜测的话,咱们经过的那一片荒地以前是住过人的,可能在很久之前,那里曾经住过一批古代山民!你们也知道,盖房子是要打地基的,一般来说打过地基的地方,因为土里面有东西,所以根本长不出树,因为树在地底下扎根太深了,那些盖地基时候用的基石遏制树的生长!”

青衣缓缓道:“结合眼前这古刹以及那片荒地,我有这样一个猜测,这里在很久以前曾经有过一个村子。只不过那个村子遭遇了鬼怪的骚扰,于是在这里建起了这座镇凶古刹。可惜看现在这样子似乎没起到多大作用,要不然那个村子也不至于会消失,只不过它到底是怎么消失的咱们就不清楚了,有可能是集体逃难了,也有可能是被这镇凶古刹要镇的东西给屠灭了。”

听青衣这么一说,我们一行人的面色难看了起来。

“他娘的,那还等什么?风紧扯呼啊!”

吴胖子当下就叫道:“有秦岭古墓群里面的东西也够咱们喝一壶的了,这种能屠灭一个村庄的孤魂野鬼咱们还是别招惹了,别自找不痛快。”

“晚了。”

青衣叹了口气,抬头看了眼古刹外面:“太阳基本已经落山了,这深山老林里不比城市里,这里阴气本来就重,太阳一落山,那些脏东西就敢出来了。在荒郊野岭里和它们纠缠没好处,咱们要是被打散了就更麻烦了,还不如守在这里见招拆招!”

“他娘的,看来今夜不好过喽!”

吴胖子说话一口一个“他娘的”,听上去挺有气势,但人却挺怂,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这秦岭古墓群也太凶了,自从挨着它的边儿,咱们咋就没好事呢,真不知道那个正主儿得狠成啥样!”

我们在一边苦笑,没搭理这家伙。

还惦记着秦岭古墓里的正主儿呢?

你先挺过今天晚上再说吧,这能屠掉一个村落的东西可不好惹!!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