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34章 阴兵借道/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好在我们这一行人里基本上都非寻常人,就算是最差的我也好歹定陶村里斗过鬼、秦岭山上劈过活死人,更别说别人了,所以即便青衣的推测让我们心里蒙上了一层阴影,但总体来说情绪还是比较稳定的,更何况还有青衣这个能干掉旱魃的大高手在,想来就算是古刹镇着的那个东西特别凶我们也是有一战之力的,再不济估计保住一条命逃跑想来还是没有太大问题的,要不然我们也就不敢来这秦岭古墓群了。

“行了,大家都各自准备一下。”

张金牙摆了摆手站了起来:“最起码晚饭还是得吃的,晚上真有啥东西敢上来折腾咱们也好有力气干它!”

他这么一说,我们这些人这才发现自己的肚子早就饿的咕咕叫了,刚才光顾着对着那十殿阎罗大惊小怪了,居然连吃饭这最重要的一茬都给忘记了,当下开始忙活了起来。在这深山里面最不缺的就是干木材了,除了古刹就能捡到一大捧,所以没折腾的多久就燃起了篝火堆,几个人围着火烤着牛肉干,没多久一股诱人的肉香味就飘满了古刹,闻着这股子香味儿,我们的心情才总算是好了点。

这回的牛肉干是张金牙采购来的,据说是内蒙那边儿产的,当年成吉思汗打仗那会儿,士兵的军粮就是这东西,放火上一烤,那味道叫一个香,就着清水吃三四两就吃饱了,比压缩饼干和能量棒有滋味的多。

“开动了,开动了。”

张金牙这货老早就忍不住了,撤了一大块往嘴里一塞,嚼的满嘴流油,然后还对着身后的十殿阎罗象抱拳拜了拜:“实在是不好意思,反正你们他娘的连那脏东西也镇不住,老子就不给你们供奉点了,现在这社会现实啊,无能你就得挨饿。”

说完,咧嘴就笑,露出那颗金牙,看着说不出的猥琐。

我一看这一幕顿时无语了,啥人啊这是……

不过干他们这行的就是得不敬神,不畏鬼,因为对这些东西敬畏了你也就没办法与之打交道了,所以不光张金牙如此,就连其他人也没有看那些十殿阎罗一眼,只不过没有张金牙那么嘴欠,还得凑上去损两句才算罢休。

当然,如果不是干他们这一行的,也没有那降妖除魔的本事的话,在途经一些废弃寺庙、道观之类的地方时,还是得在吃东西的时候给里面的神龛供奉点的,毕竟这方面也有一定的说法,民间有传言,那些废弃的寺庙、道观里有以前的和尚和道士留下的香火气息,这些香火气息对那些孤魂野鬼也有很大的吸引力,所以一般当寺庙、道观废弃以后,有很大几率会招惹一些脏东西住进去的,你途经那里吃东西如果不分点给那些脏东西的话,恐怕它就的到你手里抢吃的了……

吃过饭以后,我们谁也没有休息,眼睁睁的就围着火堆坐着。

不是不累,而是不敢睡!

今夜能相安无事的度过我们就求爷爷告奶奶的,至于休息,现在对于我们来说有点奢侈。

这个时候罗莎走到了我身边:“让我看看你的伤!”

这女人一路上在生活上都特别照顾我,所以忽然过来看我伤我倒是没有惊讶,点了点头,直接脱掉了上衣,反正伤的地方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地方,也不怕她看。

今天赶了一天路,我的伤口又渗血了,纱布上到处都是红色发黄的血迹,伤口位置基本上已经和纱布连在一起了。

罗莎皱了皱眉,然后跟我说:“恐怕得往下扯了,有点疼,我数到三就扯,你忍着点。”

我点了点头。

结果罗莎二话不说“嗤啦”一下就把纱布扯了下来,猝不及防下给我来了这么一下的,疼得当时就“嗷”的一嗓子惨叫了出来。

“喊什么喊?”

罗莎皱眉看了我一眼:“一个大男人,怎么连这点疼都忍不了?”

怪我咯?

我心里一阵不爽,狠狠瞪了这女人一眼:“你不是说数到三才扯纱布吗?”

“骗你的。”

罗莎表情很淡然,脸不红心不跳的,我真想不明白她一个女人怎么能做到这一点的,竟然理直气壮抬头跟我说道:“我这也是为了你好,我说数到三,那么你的所有注意力就都集中在数到三的时候了,也只有那个时候你的身体才会紧绷来应对接下来的剧烈疼痛,可是在那样的情况下扯纱布很容易扯裂伤口的。”

我心里这才舒服了一些,低头看了眼自己的伤口,那墓虎在我的肩膀上留下的两个血洞仍然特明显,而且伤口现在还肿的特别厉害,只不过那块儿的皮肉倒是跟正常肤色差不多了,不再跟昨天一样了,那伤口看着都是黑色的,老吓人了,用手一挤伤口都没有知觉,留的血又黑又臭,那股臭味儿就是尸体烂了以后发出的气味一样,别提多恶心了,反正那个时候我自己都有点嫌弃我自己。

“基本上已经没事儿了,你的小命保住了。”

罗莎看了我一眼,取出一卷纱布开始给我包扎伤口,一边包扎一边和我说:“最近这两天你多注意自己的伤口,每半天时间就来找我给你换一次纱布,别感染了,要不然这荒山野岭里的准得得破伤风,那时候我可就得拿刀割掉你腐烂的肉了。”

我被这女人的话说的浑身一哆嗦,忙不迭的点头,那场面我光他妈的想想就心里发颤,可不想亲身体会一次。

接下来,罗莎又帮黑子看了看伤口,黑子身上伤口基本上已经结痂了,恢复的比我好太多了,不愧是能在残酷的厮杀中活下来的獒,光是这恢复力和体质就有点吓人了。

我忍不住多看了青衣一眼,对这个人更加的好奇了。

他到底是干嘛的啊?

降妖除魔厉害,医术也是一流,我身上的问题就是他给解决的,黑子也是他治疗的,简直就是无所不能啊!

罗莎处理完我们的伤口以后,我们一行人就安安静静的围着火堆坐着了,谁也没有说话,就这样一直坐到了后半夜三点多的时候,吴胖子才忽然满脑门子大汗的站了起来,二话不说快步就往古刹外面冲,看那架子就跟赶着投胎去。

青衣当时就睁开了眼睛,一下子就挡在了胖子面前:“你要出去干嘛?”

“拉……拉屎!”

胖子伸手推青衣:“闹肚子呢,真憋不住了!”

“你忍一忍,天亮再去!”

青衣道:“现在不适合出去,我担心你去了外面出了什么事!”

“天亮?你没开玩笑吧?天亮我不得被活活憋死啊!”

胖子当时就瞪大了眼珠子:“没事的,我有穿山甲爪子打造的摸金符,辟邪神奇。”

说着,只听“噗”的一声,胖子老实不客气的就来一个屁,顿时一股恶臭在古刹里弥漫开来,我隔着十来米都被熏得不断翻白眼了,真不知道这家伙晚上吃啥了,那味儿,别提了……

就连罗莎这个天塌了都不带皱眉头的女人都起身躲得远远的了,眯着眼睛半睡半醒的张金牙干脆直接被熏的情形了,睁开眼睛的第一句话就是--“谁放的毒气弹?!”

至于周敬,这小子最不仗义,拽着黑子都快跑到十殿阎罗雕塑下面了。

青衣这时眼角狠狠抽搐着,他离得最近,被炸的最惨,连忙捂着鼻子退开了几步,嘴唇动了动,看上去想说什么,不过最后还是没说话,现在说话可不就是张嘴吃屁呢么……

“噗,噗!”

吴胖子还嫌不过分,又来了俩,一时间古刹里的味儿更呛人了。

“卧槽,真憋不住了,有事儿回头说,哥先去解决问题。”

吴胖子捂着屁股一溜烟就冲了出去,没过多久外面就传来一连串“噼里啪啦”的声音,比过年农村里放鞭炮都热闹。

这货出去了,我们几个才总算是松了口气,好在这古刹年久失修,四面通透,空气流通的比较好,要不然我们今晚没被脏东西折腾死,反而被胖子刚才那惊天三屁给熏死了。

“啊!!”

这时,一道惨烈的尖叫毫无征兆的就在外面响起了,听声音绝对是胖子的,青衣当时“噌”一下从地上就站了起来,拎着他那把却邪剑就直接冲了出去。

我和张金牙、还有罗莎面面相觑,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震惊。

吴胖子就出去这么一会儿,难不成就遇到脏东西了?

一时间我们也没办法继续在地上坐着了,抄了家伙事儿起身准备出去看看,谁知这时候古刹的门“哐”的一声开了,只见吴胖子拎着裤子撒丫子一口气就冲了进来,冲到我身边时候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一张胖脸一片惨白,嘴里一个劲儿的嘀咕:“纸,纸人……”

“纸人?”

张金牙皱眉道:“我说吴胖子你他妈能不能说话说明白点?什么纸人啊?瞅你那怂样吧,被吓成这样!”

“你知道个屁,那玩意老吓人了!”

吴胖子夸张的叫了起来:“老子拉屎的时候就感觉有个凉凉的手在摸老子屁股,扭头一看竟然是个纸人,它还在对着我笑,差点没吓死老子,幸亏老子当时还没拉完呢,灵机一动,撅起屁股对着它的脸就来了一发,要不然能不能回来还是两码事呢,现在想想我都佩服自己的机智。”

我一听胖子说完就顿时一阵恶心,这人也真是的,玩的真埋汰,这种招都能用出来,也不知道是我开始嫌弃胖子了所以产生的幻觉,总是觉得这家伙身上有点臭,于是就说:“我说吴胖子,你这身上啥味了?”

吴胖子一愣,随即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后脑勺:“呃,我当时逃跑的时候急,忘擦了。”

于是我们三个一下子都躲得他远远的,干脆跟周敬和黑子一样,缩到那十殿阎罗的雕塑下面,我心里一个劲儿的骂这货,他娘的他也真是生错时代了,这要生二战那会儿把他扔到日本估计都能不战而胜,简直就是最佳生化武器,只不过不是用毒性来杀敌,是用恶心……

又等了约莫十多分钟的功夫,刚刚冲出去的青衣终于回来了,只不过头发凌乱,身上的衣服破了好几个地方,看上去有些狼狈,回来以后二话不说从身上掏出一沓黄符,从里面抽了两张啪啪贴在了门上,然后飞快走到我们身边,将这些黄符塞进了我们几个手里,嘱咐道:“所有门窗上都贴上,快!!”

张金牙看到手里的符以后面色大变:“青衣,外面到底是什么东西啊,怎么你连这符箓都拿出来了?”

青衣的眼中闪过一丝忌惮,咬牙一字一顿的说了四个字:“阴!兵!借!道!”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