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37章 搏命/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呼啦啦!”

四周的阴风愈发的浓烈了,阴冷的气息不断往我的毛孔里钻。

越来越多的阴兵在朝我这里聚拢。

我一看这情况,嘴里尽是苦涩!!

事实已经不止一次的证明我爸当初的话是多么的正确!!

我八字真的是太软了,一旦和这些脏东西打交道的话,必然会在第一时间成为它们的目标。

眼下,我刚刚从门口出来,四面八方的阴兵就顿时朝我这边聚拢了过来,距离我不足三十米远的青衣那边压力顿时大减,腾挪跳跃之间飞快朝对面的小山坡的上冲了过来。

不管怎样……我作为炮灰的任务算是完成了吧?

我心里轻轻叹了口气,对于自己的价值也不知道是该荣幸还是该悲哀了。

这时候张金牙贴在我胸口的那条红龙基本上已经燃烧殆尽了,四周的阴兵对我也不那么忌惮了,开始不断朝我这边靠近,我握刀的手都开始轻微的颤抖了,也不知道是因为冷还是紧张,亦或者是恐惧!

我眼巴巴的瞅着胸口剩下的最后那点红龙,说实话,我从来没有对用过的卫生巾如此渴望过……

好吧,虽然这么说有点变态的意思,但眼下这玩意确实是我的救命稻草。

终于,那条红龙烧光了。

瞬间那些阴兵亢奋了起来,漫山遍野的尖叫声刺激的我浑身鸡皮疙瘩直冒!

“吼!!拼了!”

我大吼一声,过度的亢奋让我浑身都止不住的在颤抖,当那一声大吼出去的时候连我都吓了一跳。

这还是我的声音么?

嘶哑、充斥着绝望和愤怒,分贝高的让我都不敢相信那样的一声怒吼是从我的嗓子眼儿里跑出去,也就是直到这个时候我才知道,原来人真的能在生与死之间爆发出超乎寻常的潜能。

而我,现在恰恰就是这样一个人!

向前!!

只有向前进攻才能活下去!

我知道,现在的我看起来一定像个疯子,但我却是个冷静的疯子,我明白现在进攻才是我唯一的生路,因为我前后都是数不清的阴兵,如果待在原地不动的话,到时候肯定会被包围个水泄不通,死的只会更快,唯有冲杀出一条血路没准儿还能看见生天!

想及此处,我死死的握着手里的百辟刀就朝离我最近的几个阴兵冲了上去,这几个阴兵显然也在打我的主意,长矛朝我刺了过来,好在它们的速度并不是特别快,我一个侧身就躲了过去,不过听着耳畔那长矛破空时带出的“呼呼”的风声,仍旧是狠狠捏了一把汗,抄着百辟刀就其中一个阴兵的脑袋上招呼了过去,直接劈了个结结实实,那阴兵的脑袋当时就让我劈掉半个!

没有血水横飞的场面,那阴兵的脑袋被我劈掉以后,本身直接就化成了一缕黑烟,直接消失了,不过它手里的兵器却是落地发出“铿”的一声脆响。

事实果然如我猜测,那些阴兵只是一些实体化的阴魂,而它们手里的兵器却是货真价实的玩意!

不过这个时候也不容我多想,砍翻一个以后,我一步就朝前冲去,这个时候我基本已经钻进阴兵窝里了,四周的阴气让我感觉自己就跟脱了衣服在冰窟窿里面待着一样,非常不好受,可面对着四面八方的阴兵,这点痛苦我直接忽略了,用肩膀撞开左右的几个阴兵以后,正面迎上了一个阴兵,抡起百辟刀就狠狠与对方手里的长矛碰撞在了一起!

“咔嚓!”

出乎我的意料,对方手里的长矛可能是在地底下沉寂的时间太久了,氧化腐蚀的已经不成样子了,和我手里的百辟刀一碰登时被我手里的百辟刀砍成了两截儿不说,因为我这一刀用力太猛的原因,砍断对方的长矛不说,还余力未消又切在了对方的脖颈上,直接一刀就砍下了对方的头颅。

咕噜噜……

那阴兵的脑袋直接滚在了地上,眼睛仍旧直勾勾的看着我,嘴角还对我露出了一个非常诡异的笑容,紧接着才与它的身子变成了一股黑烟彻彻底底的魂飞魄散了。

我虽然被这阴兵最后那一个笑容弄的心里发寒,不过却不再那么害怕了,刚刚那一幕让我意识到有了百辟刀这一次或许我还有机会,精神大为振奋,竭力怒吼一声发泄了一下心里的愤懑,抡起百辟刀就朝前方扑了上去!

一定要保持移动,绝对不能让后面的阴兵撵上来,要不然我就真的没机会了!

我心里一个劲儿的告诫自己,在这地方,生生死死的就是分分钟的事情,想活下去就不能回头,因此我发疯一样向前冲,好在连斩两个阴兵以后我对这些东西也不是太恐惧了,而且有了一些经验。

它们其实一点都不强悍,沾了阳血的杀生刀一刀就能砍翻,再加上我有百辟刀这种宝物,更是一点都不怕和它们正面冲突,渐渐的我也总结出了一套打法--一步踏出去,用肩膀撞飞左右两边的阴兵,然后一刀将正前方的阴兵连鬼带矛全都砍翻。

就这样,我在阴兵里左冲右突,仗着百辟刀不知道砍翻了多少阴兵。

什么队友,什么青衣,什么阴将……

这个时候我忘记了,对于我来说这些屁都不是,真正经历生与死的洗礼和考验的时候人才会明白--自己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

反正我现在就他妈的想活下去!!!

这是我唯一的念头,虽然我自己也知道,今晚砍翻这么多阴兵,让这么多的阴兵魂飞魄散,恐怕我得背负更多的阴债了。用张金牙的话说就是,动不动就让阴人魂飞魄散,灭人轮回,这是损阴德的事情,干的多了就得上了阴间的黑名单,等我死了以后去了阴间肯定不会给我好果子吃,上刀山下火海进油锅什么的不玩我个百八十遍都算是阴间无能!

只是,我现在还能考虑得了那么长远么?不砍得这些阴兵魂飞魄散,我就得魂飞魄散,变成一个屁被吴胖子那种人崩出去,祸害别人的嗅觉!!

生与死之间,我早就忘记了这个世界的一切,心里只有一个字--杀!!!

进攻!进攻!再进攻!

我不知道自己到底战斗了多久,总之当我手臂酸软,浑身无力,完全是靠着本能和强烈的求生意识在挥刀砍翻一个个阴兵的时候,我的眼前终于看到了一点绿色,不再是那密密麻麻无穷无尽的阴兵海洋了!

是古刹对面的树林!!

我杀出来了!!

我心中一喜,因为疲惫与脱离有些萎靡的精神也顿时一阵。

这时,我忽然听到了罗莎的声音在我背后响起:“小心!!!”

我一愣,下意识的回头,看到罗莎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冲了出来,手里握着一把擦满了血的匕首,就在我后面不远的地方,不过她身手太好了,在阴兵中仍旧是游刃有余,腾挪跳跃之间往往每一次挥出匕首都能割断一个阴兵的脖子,不过我也仅仅是看了她一眼,甚至不足一秒钟,然后一抹黑影在我眼前闪过,等我看清的时候顿时吓了一大跳--那是一杆长矛,正直挺挺的朝我胸口刺了过来!

一个阴兵竟然在不知不觉间绕到了我侧面,发起了致命一击!!

我连忙侧了侧身子,不过仍旧是迟了,那杆长矛一下子捅进了我的肩膀,我感觉肩膀上一亮,紧接着一股钻心的疼痛传来。

妈的,你们就不能换个地方吗!!!

这王八蛋阴兵捅的地方就是那只墓虎咬我的位置,我一把抓住那阴兵的长矛,“咔”的一刀劈断了长矛,反手一刀就把那个偷袭我的阴兵砍翻了。不过为了防止撕裂伤口,我没敢直接拔掉插在我肩膀上的矛头,连忙后退到了树林边缘,这才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想想刚才那一幕,心里也是一阵后怕,如果没有罗莎提醒我的话,刚才这一矛可就要了我的小命了。

这时,那些在我身后的阴兵的又一次撵了上来,已经朝我这边逼迫了过来,罗莎虽然全力在阻截给我赢取喘息的时机,可她就一个人,哪里能挡得住这成千上万的阴兵。

我一看这一幕,心中顿时一沉。

现在的我左臂动都不能动了,剧烈的疼痛让我脑门子上不断渗出冷汗,几乎半边身子都麻了,我都能感觉温热的血躺到大腿上了,别说战斗,就算是起来都很难了!

我大口喘着粗气,苦笑着靠在了一颗大树上,心想哥们这回算是玩完了。

遗憾吗?

说实话,挺遗憾的,我爸的死我还没弄明白,还有太多太多的事情我想去探寻、解决,而且……最重要的是,老子还没来得及娶个媳妇呢!!

然而这一切并无卵用,阎王让你三更死,你想多活一个小时都不可能!

这是命!

看着那些离我原来越近的阴兵,我很想放开嗓子吼一句诸如“引刀成一快,不负少年头”这样的豪言壮语来给我的人生做个总结,可我不是英雄,语文还没学好,就算是想诌两句都整不出来,想来想去脑子里就一句--“十八年后还是一条硬邦邦的屌丝……”

这一刻我才发现,我的人生就他妈是个彻头彻尾的悲剧,收到百辟刀以后的经历居然是我这辈子最精彩的,我的人生缺少一点轰轰烈烈的内容……

如果能活下去……

我他妈一定做个顶天立地的老爷们!!

我心里咆哮着,认命似得轻轻闭上了眼睛。

谁知这个时候一道非常好听的女声忽然在我心里响起:“想活下去的话,就把身体交给我!”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