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39章 请神术/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个时候罗莎那边也终于回过神来了,她虽然身手高强,但在那铺天盖地的阴兵的攻击下,很显然也已经受伤了,衣衫褴褛,看上去多少有些惨淡,一瘸一拐的走到我身边,拍了拍我肩膀,问道:“你没事吧?”

我苦笑了起来,摇了摇头。

“这一次我带了缝伤口的针线,还有酒精这些东西,简单的做一个外科手术倒是没什么问题,你要是信得过我的话,一会儿回去我给你把你肩膀上的断矛取下来,要不然时间久了得了破伤风就不行了。”

罗莎笑着跟我说了几句,随即犹豫了片刻才问道:“刚才你那是怎么回事?”

我有些无奈的抽了抽嘴角,怎么回事?

连我自己都弄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呢!!

当下我支支吾吾的搪塞的几句,罗莎还以为我不想说,也就没有追问,只是笑了笑就站在了一边。

这时,张金牙和吴胖子两个坑货也从古刹里出来了,围着我一个劲儿的拍马屁,说什么小天哥威武霸气,洪福齐天,盖世无双,大战千万阴兵,在里面二进二出,简直比当年的赵子龙闯曹贼连营都牛逼,反正这两人都是那会儿拿不要脸当饭吃的主儿,啥话肉麻说啥话,最后就差没把我说成东方不败了……

不过,有卵用?

说再多也改变不了他们刚才坑了我的事实!

于是我二话没说对着张金牙的鼻子就是一拳,打的丫一口气朝后面退了十几步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鼻血当时就冒出来了,估计在往下几公分,这一拳头能把丫嘴里那颗从粽子那里撬来的大金牙给敲下来。

“以后碰到这种事儿做什么最好跟老子提前说一声。”

我狠狠瞪了张金牙一眼,今天晚上的遭遇是真挺吓人的,连我自己都给自己捏了把汗,如果不是那个神秘女子出现的话,恐怕我他妈都得被张金牙这牲口给坑死了,这种情况我可不想以后再一次发生,狠狠瞪了张金牙这货一眼:“这种事情如果再有下一次的话,老子肯定在临死前先割了你的脖子,拿你来垫背。”

张金牙这货被我的一拳头砸的都傻眼儿了,捂着鼻子呜呜个没完。

我又看向了吴胖子。

吴胖子更不堪,那张胖脸立马笑成了一朵花,抬起自己的胖手对着脸上就是啪啪两巴掌:“哎哟,兄弟别生气,虽然这事儿都是为了团队考虑,但哥哥们让你出去也确实是不地道,哥哥在这里给你赔罪了。”

这人更不要脸……

那两巴掌自己打自己,听着响儿,但根本没什么力道,和我砸张金牙那一拳头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

不过他这么干我也真不好意思再给他两下子了,经历了这一回的事情我也算是明白了,这个世界上还是得靠我自己,真到了性命攸关的时候,最弱的那个人一定是最先被淘汰的,狠狠瞪了这两人一眼就再不搭理他们了。

过了一会儿,青衣也回来了,他看上去更是狼狈,浑身是血,显然对付那个阴将也不轻松,身上有好几道伤口,面色也有些苍白,显然是受创不轻。

青衣看了我一眼,当下就说道:“你跟我过来!”

不等我说话,罗莎倒是率先开口了:“有什么事情还是先等我帮他把身上的那截断矛取出来再说吧,咱们随行没有血袋,在过一会儿治疗可就迟了,等他坚持不住了失血过多很容易丢命的!”

“你懂什么!”

青衣皱了皱眉:“他身上的事情是小事,我有办法帮他立即止血,不过在此之前我得帮他检查检查身上的其他隐患,他用了不该用的力量,很容易留下顽疾,荒废一生!”

青衣这么一说,我被吓了一大跳,连忙点头跟着青衣勉强走了一边。

青衣看四周无人了,这才一把捏起我的手腕给我切起了脉,不言不语么这一看就是足足十几分钟的功夫。

我看青衣迟迟没有反应,心里也是咯噔一下,有些忐忑的看了青衣一眼问道:“我的身体没有什么事儿吧?”

青衣睁开了眼,皱眉摇了摇头,才轻声道:“怪了!你用了不属于自己的力量,竟然没事?”

一听没事,我顿时大大松了口气,这才问道:“你为什么说我身上有隐疾啊?”

“因为你用了请神术!!”

青衣缓缓道:“张金牙他们几个道行地位,感觉不到刚才的异常,可我在那小山坡上都察觉到有一个非常强大的东西降临到了这里,那股气息就是从你身上散发出来的。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刚才你肯定是用了请神术,请了一尊极端强大的阴魂上身吧?要不然凭你的力量怎么可能杀的那些阴兵见者退避?”

我心里一惊,原来在青衣这种高手眼里,我身上的一切都是瞒不过的!!

当下我也不隐瞒,将我刚才身上发生的一切原原本本说了一遍,然后才问那“请神术”到底是什么。

青衣跟我详细解释了一下,我这才明白青衣嘴里的请神术原来是他们道家的一门法术,就是从阴间请来极其强大的阴魂上身帮自己战斗,是一门非常厉害的法术,据说有比较强悍的人甚至能从阴间把冥帅或者是鬼王给请出来,一般阳间的鬼物见了就跟家犬碰到了老虎一样,只有乖乖投降的份。青衣还说当初他斩那旱魃的时候就是一口连连用了三次请神术,第一次请出了一位道门的大能,第二次请出了一位佛子,第三次干脆请出了阴间最强悍的鬼王无量鬼王,这才把那旱魃制服,当然,这并不是请神术的尽头,据说当年龙虎山的贤人张道陵真人连神都能请出来,不过那就都是传说了,反正我不信,魑魅魍魉的存在我见识过,也不否认它们的存在,但若是神的话,我还真不信这个世界上有神,就算真有我估计也是一些比鬼王还厉害的阴魂在那里装犊子呢,干死照样得变成个屁。

不过,这请神术好虽然是好,但也有个弊端,就是如果请来的东西太强大,会对身体造成损伤,因为凡人的身体根本承受不了那样的力量,留下暗疾,很难恢复!毕竟请来的那些大能可不会在乎你的死活,他们只是降妖除魔来了,能动用多大的力量就动用多大的力量,三下两下把要对付的东西干死完事,但是你的身体可就要遭灾了!

青衣当年一天之内请来三尊大能,结果把自己的身体就弄的毁掉了,现在一到阴雨天气浑身骨骼疼!

他说这一次我请来的那位的力量就不是我的身子骨儿能承受的,我没有直接崩溃掉主要的原因就在于对方压根儿就是来帮我的,所以即便我不会请神术也照样来了,在用我的身体的时候自然是处处小心,这才将我保护的很好。

至于对方为什么要帮我,这个问题恐怕就得进了秦岭古墓以后见到正主儿在说了,青衣说我可能和那位有一定的因果,要不然对方不可能帮我。

我心里对那个神秘女子的好奇更重了,忍不住问道:“帮我的那位到底有多强大?”

“可能……和我差不多吧。”

青衣想了想,最后又补充了一句:“甚至比我全盛时候还要厉害上一线,斩那旱魃除害的时候我一日三请神,对身体的伤害太大了,现在早就已经不如从前了,也就是说它现在是比我厉害的多,估计就算是不如那旱魃恐怕也差之不多了。”

我听后已经愣了,过了良久才从震撼中惊醒了过来,不知道为什么,我竟然对那请神术产生了巨大的好奇与向往,然后满是希冀的看着青衣问道:“你能不能把那请神术交给我?”

“你想学?”

青衣深深看了我一眼,犹豫了一下才点头道:“既然你想学,那我便教你,你体质先天阳弱,倒是学习这请神术的最合适的人选,阴间的各方大能都喜欢上你这样的人的身体,能与你非常完美的契合,更好的感受活人的气息,对他们也有好处,所以,你若是用了请神术的话,几乎成功率是百分之百,阴间的东西几乎是抢着要上你的身的,很容易就请出不可想象的东西,动辄损害你的身体,你可想好了?”

我点了点头,没什么好说的,如果学会的话,我有一技傍身,最起码在碰到什么凶险的时候也能把命运掌握在自己的手里,经历了这一次生与死的考验以后我真的明白了太多,再也不想把自己的命交给别人了,太不靠谱了!

而且走了这一遭以后,经历了这么多的惊心动魄的事情,就算是我身上的问题解决了,我还能继续回到大学做个乖乖学生吗?

根本不可能的!

当我被长矛扎传了肩膀,靠在树边只能等死的那一刻,那种绝望我真的再也不想体会了,还有那种到死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人生没有什么值得回忆的事情的滋味儿,真心太可悲了!

如今老天既然又给了我一次机会,那我说什么也得做一些改变的!

所以当青衣跟我说起这些学习请神术弊端的时候,我几乎直接无视了,经历了大喜大悲与生生死死的考验以后,我还怕这个?

青衣看我态度坚决,便点了点头,从怀里摸出一本蓝色封皮的小册子递给了我:“请神术的纲要就在上面了,你自己看吧,如果有什么不懂的就问我。”

说完,青衣离开了。

“谢谢!”

我心里默默的说了两个字,死死的攥紧了这本小册子,不管怎样,一定要变强。

最起码……不能比那个救我的神秘女子差!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产生这种念头,但我真的很想有朝一日能与那个神秘女子站在一个高度,不求超越,但总不希望被她俯视,那种距离感让我很不舒服……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