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40章 风水相地/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回到古刹的时候已经是凌晨四点多将近五点了,张金牙跟头死猪似得躺在地铺上揉自己的鼻子,吴胖子蹲在他旁边两人正低声说话,猥琐二人组往一块一摆,顿时让我所有的好心情都消失的一干二净了,而周敬和黑子则在一边帮助罗莎准备一些医疗用品。

“你过来吧!”

罗莎看我进来就扭头对我说道:“可惜没有麻醉药,而且麻醉了估计你好几天都没办法行动了,所以……”

这是要硬搞啊!?

我一听脑门子上的汗就下来了,可想想眼下的情况,距离月底也真的没多少时间了,那个神秘女子说我如果月底不能去秦岭古墓的话,就没命了,对于那个神秘女子的话我有种本能的信任,如果她要害我,今晚别管我就行了,我肯定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再怎么说那个我都不知道是谁的神秘女子也比张金牙他们靠谱的多,总是没有直接把我丢出去当炮灰,所以我是宁可相信那个女子的话,也不想再相信张金牙他们了。

按照那个女子说的,我现在可是没有多少时间了,略一沉默,当时就点头道:“来吧,我尽量忍着点。”

这个时候一直坐在一边冷眼旁边的青衣忽然从自己的行礼里拿出了一个绿色的小瓷瓶,直接丢给了罗莎:“做完手术把这个直接给他撒在伤口上,可以止血。”

我一看那瓷瓶顿时眼睛一亮,这瓷瓶上的花纹非常细腻精致,不出意外应该是宋朝时候的青花瓷,光是这个小瓶子恐怕也值不少钱!!

这青衣到底是干嘛的啊,浑身是宝的样子……

“行了,基本上已经准备好了。”

罗莎这个时候已经在那边招呼我了:“过来吧。”

我点了点头,走过去的时候罗莎直接将一块毛巾塞进了我手里,道:“一会儿受不了就咬住这块儿毛巾,千万别疼的一着急了什么都不知道咬自己的舌头!”

“我知道了。”

我叹了口气,心想这一回罪怕是说什么也躲不过去了,只能听了罗莎的吩咐躺在了一旁的草席上,因为那阴兵的一矛直接把我扎了个对穿,现在背后还穿出来一截儿呢,所以我根本躺不下的,只能侧躺着。

罗莎过来将我上身的背心儿拿剪刀咔嚓咔嚓几下子捡了个粉碎,然后从周敬的手里接过了手术刀,看了我一眼轻声道:“我要开始了,千万忍住点。”

说完,她扭头对着张金牙和吴胖子点了点头。

“嘿嘿,小天哥,得罪了!”

吴胖子当时就嘿嘿笑着走了过来,二话不说一屁股就坐在了我腿上!

这家伙足足有将近二百斤了,一屁股坐上来我哪里能受的了啊?当时就感觉腿上跟压了一座大山似得,老难受了。

最最重要的是,这家伙今天晚上上厕所的时候遇到了阴兵,被吓得连屁股都没来得及擦啊!!

他这么往上来一坐,我是难受加恶心,顿时骂道:“吴胖子,你他妈的什么意思啊?”

结果我话刚说完,非但吴胖子没有搭理我,我另外一只胳膊也被张金牙踩住了。

“这是为了你好,怕一会儿动刀子的时候你小子受不了乱动,到时候刀子割错地方可就完了。”

张金牙嘿嘿笑着,鼻子被我一拳打的通红,露出一颗金牙,看着说不出的猥琐,说话之间踩着我的胳膊又用力了几下!

这分明就是报复!!

我心里又急又怒,根本来不及说话呢,罗莎过来就蹲下身握住了插在我肩膀上的断矛,“嗤啦”一下就拔了出来,当时一股黑血就喷了一米多远,疼的我顿时嗷的叫了一嗓子,脑门子上的冷汗当时就蹭蹭下来了,只不过被张金牙和吴胖子这俩牲口压住根本动弹不了,只能硬扛着。

“叫毛线啊叫!”

张金牙咧着个嘴:“听过关公刮骨没?你小子能不能有点男人风范?我看你刚才对付那些阴兵的时候还挺凶猛的,没想到这一眨眼的功夫就怂成这样了!”

说完,张金牙直接往我嘴里塞了团毛巾。

这时候罗莎已经开始拿酒精往我的伤口上到了,一时间一股撕心裂肺的疼痛遍布我全身,疼的我浑身都在哆嗦了,再加上被张金牙和吴胖子这两牲口在旁边刺激,我终于受不了了,眼前一黑直接晕了过去。

一周昏迷三次,我这算不算是破纪录了?

这是晕倒之前我心里的最后一个念头,然后就彻底不省人事了。

……

等我再一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了,因为我昏过去的原因,我们这一行人只能在古刹里再多逗留一天。

奇怪的是,在如此简单的情况下我拔得断矛,结果第二天醒来的时候伤口却并不疼了,我一问,罗莎告诉我这一切全都是青衣的药粉的原因,那药粉非常神奇,往我胳膊上一倒,立马我的血就止了,等她给我缝合上的时候,甚至都没有出现浮肿的现象!

我心里对青衣的感激有多了一分,这个人绝对是个信守承诺的人,来之前说过尽量保我无事,这一路上一直都特别的照顾我,虽然沉默寡言人比较无趣,但这种人绝对算得上是可交之人,比胖子和张金牙靠谱多了。

有了青衣这药粉,再加上中午晚上吃的都是罗莎在秦岭大山里猎回来的东西,基本上仅仅半天功夫我就恢复了精力了,整个人的精神好了很多。

第二天上午十点,在古刹已经逗留了一天两夜以后,我们一行人终于又上路了,事实果然如那个神秘女子所说--接下来我们的路途顺利了很多,基本上再没有碰到什么凶险,最多最多就是碰到了几次野兽的袭击,不过全都被罗莎两枪给撂倒了,最后变成了我们的食物,还别说,这山林里面的东西就是比家里养的香,这是绝对不假的,肉有嚼头不说还鲜嫩,难怪那些有钱人就他妈的相中山珍海味,把个偌大的中国的野生动物都他娘的快给吃光了,敢情这玩意是真好吃啊!

这一路上,我基本上都在研究青衣给我的那本请神术和发丘秘术,亲身对付了几次脏东西以后,我对这两本书的理解颇多,就算是偶然有不明白的也都能在青衣那里找到答案,所以我基本上已经掌握了那门请神术,只不过还没有时间过而已,不知道能请出什么东西,至于发丘秘术,它实在是太深奥了,我估计我要想摸索明白,恐怕不浸淫十几二十年是不可能的,这是一辈子的功夫,而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做成的。

不得不说,青衣真的是个有本事的人,但凡是我问的,他都能给出我答案,甚至就连发丘秘术上的东西都能给我一些指点,对我几乎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所以这一路上我基本上是没事儿就往青衣那里跑,对他的感激也是与日俱增。

就这样,我们在路上又走了约莫两天的时间,这个时候已经差不多是7月27号了。

这一天上午十点多,我们在穿过一条山沟以后终于看见了河!

“到了!”

罗莎那张冷冰冰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指着那条从山上俯冲下来的河说道:“只要沿着这条河一路往山上走,翻过这座山就到地方了!”

她这么一说队伍里的人很明显情绪高了不少,这一路上我们可是没少吃苦头,终于到达了目的地,所有人都有一种西天取经终于盼到头的感觉。

因为我们比较激动的原因,所以爬山的速度明显比较快了,不出三个小时就攀上了这座大山,站在山巅向前望,前方群山连绵,巍峨壮观,我的心胸也开阔了不少。

“不对啊,这里怎么可能有十绝凶坟呢?”

胖子站在山巅眺望群山,蹙眉道:“这块儿地方有山有水,清风徐徐,一派风水宝地的模样,你看那连绵的群山,状如大龙横卧在地,群山尽头的一座山格外的高,那是龙首的位置,高出其他大山很明显这就是‘龙抬头’嘛,若我看的不错,这他娘的分明就是条龙脉,是能葬的下帝王的地方,咋的能出得了十绝凶坟?”

胖子这么一说,一行人全都愕然,我也是不禁瞪大了眼睛,想看看这传说中的龙脉到底是怎样的风光,于是拿出望远镜朝胖子嘴里的“龙抬头”位置看了过去,这一看不要紧,我顿时愣住了。

“龙抬头”那座山长得好奇怪!

那座山峰高是高,可山顶上的光景却着实有些奇怪,上面怪石嶙峋,无一例外全都跟一柄柄剑一样插在山顶上,最高的一个石块高十几米,横截面直径最多最多也就只有一米左右,跟个柱子似得……

这种地形……我看的特别眼熟,似乎在哪里见过一样,蹙眉想了半天才终于眼前一亮!!

没错!!我确实见过这种地形,而且就在《发丘秘术》上!!

《发丘秘术》上记载有一部分风水相地之法,上面曾经画出过这种地形!!!

我一下子就想起了有关于这种地形的记载,一颗心也渐渐沉了下去,失声道:“这他妈的可不是什么龙脉!!它曾经是龙脉不假,只不过现在这条‘龙’已经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