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43章 墓主人的身份/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只要对这天宝龙火琉璃顶有一定了解的人就绝对不会傻呵呵的从上面打盗洞,因为到目前为止,死在这种古墓机关上的人已经不在少数了,以前我爸开店的时候有一伙儿倒斗的是我们那里的常客,都是老手了,反正我就经常看见他们,后来听我爸说,那帮人有一次发现了一座金墓,那座墓的结构就是这种龙火琉璃顶,结果那帮人不知死活的从上面打盗洞,最后十几个人全都被活活烧死了,那座墓也毁了!

我听吴胖子说这是龙火琉璃顶的时候就已经蔫儿了,看来这回少不了一番周折了,要命就得从侧面打盗洞,可是这开山为墓的唐墓的侧面封土最为厚实,从侧面打盗洞的话简直就是给自己找不痛快呢!!

“今晚还是先休息吧,明天一早我看看地方,然后咱们就开始打盗洞!”

吴胖子很仔细的擦拭着洛阳铲上面的西域火龙油,这种东西的燃点实在是太低了,不收拾干净带在身上就是个祸害,指不定什么时候就得烧起来,起火起的特别快,到时候可就哭都来不及了。

胖子这么说我们想了想也就都同意了,毕竟今天在这深山里跋山涉水的确实体力已经到了极限了,如果不调整一下的话,估计那工兵铲抡不了几下就得趴下!

当夜,我们一行人就在山顶上找了块大石头,躲到背风面窝着睡了一觉,毕竟这深山老林里的山风邪性,对着山风睡上一觉起来准得中风,嘴歪眼斜特不好治,找不到个好中医一辈子也就那样了,这绝对不是闹着玩的,我家邻居以前就住着一个中了风的老光棍,年轻的时候从外地回家,路过坟地的时候因为太累了,枕着一个野坟包睡了一觉,结果第二天起来就嘴歪眼斜,中风的太厉害了,也不知道看了多少中医最后都没治好,一辈子都没娶上媳妇。

我们这一队人里有的是野外生存的专家,这样的错误根本不可能犯,不过那大石头后面却是真心不太舒服,因为常年潮湿,散发着一股尿骚味儿,动不动就有蜈蚣蝎子趴身上了,折腾的人那叫一个酸爽,反正我是没睡好,一晚上都是半梦半醒的,一闭上眼睛就做噩梦,基本上第二天早上六点的时候就睁开眼睛了,拍打掉身上趴着的几条蚰蜒以后干脆起身到一边吃东西去了。

我这一起来没多久,周敬他们也先后都醒来了,一个个顶着个黑眼圈,看来估计他们也没睡多舒坦,这怨龙地真心不是人呆的地方,阴气袭扰,在这种地方待得时间久了迟早连身体都得坏掉,能活八十年也活成三十年了。

这个时候时间还早,太阳还没有出来,这遮天蔽日的树林里更是黑黢黢的,我们几个草草吃了口东西便摸着黑下山了。

仍旧是胖子为主心骨,这家伙带着我们围着这座大山四处兜转了起来,最后在西面停下了,说就在这儿打盗洞,因为秦岭大山地处北方,北方地势西高东低,所以这边死人在下葬的时候一般都是头朝西脚朝东,这样的话死人进了墓穴比较舒服,这样一来,为了保持墓室格局的整体风水,主墓室肯定也在西方,毕竟在丧葬中是宜高不宜低的,我们如果从西面打盗洞的话,肯定能最快进入主墓室,中间走的路越少,遇到的机关也就比较少了。

选定了地方,胖子又拿出一个工兵铲丢给我就挑好地方开凿盗洞了,为了节省时间,盗洞不宜开太大,所以一次性只能两个人上阵去挖,我们一共分成了三组,我和胖子一组,张金牙和罗莎一组,青衣自己一个人一组,至于周敬……他还没有工兵铲高呢,给我们看看相测测吉凶还行,让他撸胳膊上去干活就算了。

因为我和胖子是大家眼里认定的盗墓专家,所以第一组自然是我们上阵的,好在有胖子在前面规划盗洞的雏形,我跟着在后面铲土就行了,因此倒不考验我的“专业”性如何,不过饶是如此我也累得够呛,这山里面的第一锹土是最难挖的,上面都是落叶石子儿什么的,非常费劲,土层以下倒是好多了,土质松软,不会太费力。

我从小到大都没搞过这种土木作业,冷不丁的来上一下子哪能受的了啊?没挖多久手掌心就都是水泡,不过咱好歹也是顶天立地的老爷们,要说对付那些阴邪东西我承认我是不行,但是挖个盗洞就是累不行也得咬牙上。

我和胖子两个人挖了一个多小时,才终于弄出一个刚刚能容纳一个人通过的盗洞,挖进去两米深的时候才终于罢手,换了罗莎和张金牙上场。

整整一天,我们几乎都在忙活着挖盗洞,等下午五六点的时候,我们已经挖了将近十米深的盗洞了,这个时候正在里面挖盗洞的张金牙才忽然吼道:“到地方了,到地方了,我看到了青砖!”

没过一会儿,张金牙和罗莎就从盗洞里钻了出来,张金牙跟我们说道:“通了,我敲了敲青砖,那响儿老清脆了,里面绝对是空的!!”

躺在我身边的吴胖子一听这个顿时“蹭”的一下就爬了起来,二话不说拿起背包就往悲伤背,笑道:“走了哥几个,咱下墓!”

“不休息一下?”

我看了胖子一眼,有些犹豫:“马上太阳就落山了,我看还是等明天太阳出来再说吧!”

“怕鬼不下墓,下墓不怕鬼。”

吴胖子嘿嘿一笑:“那墓里头黑黢黢的,白天晚上一样,我他妈宁可在墓里睡也不想在山里睡了,昨晚那山里的大蚊子差点没咬死老子,早上去尿尿一抖裤裆蹦出好几条蜈蚣,也太吓人了。”

我一听这个无语了,这时候青衣他们几个人已经在收拾东西了,我无奈,只能跟着收拾好了东西在前面走着。

进墓的时候仍旧是老顺序,张金牙在最前面走着,紧随其后是青衣和罗莎,周敬带着黑子跟在罗莎后面,我殿后,因为我八字太弱,如果走到前面的话,碰到尸体很容易让对方起尸。

因为我前面堵着一大堆人,所以我压根儿没看到张金牙说的那墓墙是啥样的,只看见胖子抡着撬棍在前面“哐哐”的砸了几下,然后哗啦一下墓墙就全塌了,然后胖子打着一个火折子就朝里面丢了进去。

我能清晰的看到前方燃起了一点亮光。

过了良久,胖子扭头对着我们笑着说道:“这回咱们绝对挖到个大家伙的墓,他娘的,能开山为墓就已经了不起了,少说也是个富豪什么的,现在打开这墓一瞅,里面的空气竟然这么好,火折子丢进去都不熄,看来这墓连通风设备都有,这种技术在当年可是了不得,只掌握在给皇帝修建陵墓的工匠手里,估摸着这墓主人生前绝对是王公贵胄,少说他娘的也得是公爵了!!”

我一听也不禁瞪大了眼睛,好家伙,哥们第一次下墓就搞出个公爵墓?

这公爵在古代可是不小,在咱们中国古代的爵位基本上分为五个,公侯伯子男,这公爵就是五等爵位里面最高的了,再往上就是王爵了,那种基本上都是皇亲国戚了,外姓王基本上都是狠角色,有列土封疆的能力,多是手掌兵权的,用咱们现在的话来说就是那种不折不扣的军阀,每一代天子在位的时候都是屈指可数的。

“不用散空气了,直接下墓吧!”

胖子嘀咕了一句,率先跳了进去,一直等他们几个都进去了,我才跟着进去,这个时候胖子他们已经在里面打开了手电筒,借着他们手里手电筒的光,我大概看到这间墓室里基本上都是兵器,有唐朝时候的朴刀什么的,保存的都相当完好,拿出去也能卖个好价钱,除此之外还有一副铠甲,是唐朝时候相当牛逼的明光铠了,没点身份的人佩戴不上,另外还有一具马的尸骨。

看来我们应该是在这墓里的配室了,就是专门放置陪葬品的墓室,看这些陪葬品,想来这墓主人生前应该是个将军什么的。

“快看,墙上有壁画!”

张金牙忽然嚷嚷了一嗓子,吓了我一大跳扭头朝他手电筒的所照的地方看过去,可不,墙上到处都是壁画,记录的应该是墓主人生前的事情了。

“小天哥,过来帮忙看看这些壁画。”

吴胖子说道:“你们老葛家的人几乎全都是史学家,你看看能不能看出这墓主人的身份?”

其实不用他说,我已经从张金牙手里拿过手电筒一幅幅壁画的看了起来,因为我也挺好奇我们所在的这个墓到底是什么人的。

这幅壁画画的相当好,估计作画之人在当时也是一位大家了,画上的人是一个男子,高大英伟,身披戎装,手持朴刀,相当威武,壁画上的画面多数都是集中在战场上的,也有两幅描述的是他受封时候的场景,那场景人山人海,上面的人无一不是衣着奢华,看来当时的景象特别的热闹,估计受封的官爵不小。

我一幅幅的往过看,基本上从没有发现什么线索,一直等我看到一幅描绘战争景象的壁画时才不禁止步了。

画上,墓主人指挥大军冲锋陷阵,陌刀兵如墙推进,和他们对抗的敌人骑着的竟然是骆驼,头巾蒙着脸,手里拿着弯刀。

这造型,分明就是阿拉伯帝国的军队嘛!

一看这个,我心里就对这墓主人所生的年代有了一些了解--不出意外,这墓主人就是生活在唐玄宗李隆基统治的年代!!

因为在整个中国历史上,只有唐王朝为了巩固自己在中亚地区的霸权曾经和当时一样处于鼎盛时期的阿拉伯爆发过战争,那场战争史称恒罗斯之战,最终以唐王朝的战败、阿拉伯帝国永不敢向中国扩张的结果收尾了。

看着壁画上的意思,似乎墓主人也是那场战争的指挥者之一?

只是,指挥那场战争的有好几个人,这墓主人又是其中的哪个?

我一路看了下去,一直看到最后的壁画时才终于确定了墓主人的身份!

最后一幅壁画上,墓主人被摁在断头台上斩下了头颅,下面看的士兵泪流不止。

看着这幅壁画,我深深呼出一口气,缓缓说道:“指挥了对阿拉伯帝国发起的恒罗斯之战,最后又被砍了头的人,在整个唐朝只有一个--高仙芝!!”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