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45章 青铜椁/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这边动静这时候也惊动了前面的几个人,等我倒下的时候,青衣眼中霎时喷射冷芒,随后大喝一声,直接就朝我这边跃了过来,几步就冲进了通向右耳室的甬道里。

“你怎么样了?”

罗莎过来一把把我扶起,沉声问道:“没事吧?”

我摇了摇头,略微安抚了一下情绪比较狂躁的黑子,这才抬头问道:“看到刚才在我后面的是个什么东西了吗?”

“没有看清,就是一道黑影子,听到黑子一叫,紧接着那东西就上来推了你一把,等我们反映过来的时候已经跑了,就看到……他推你的那一瞬间。”

罗莎叹了口气,犹豫了一下,咬牙道:“不过,似乎推你的东西穿的是一身古代士兵的衣服,而且……他还在你的背上留下了一个黑手印!”

罗莎的话让我心中咯噔了一下。

穿着古代军服的人?

难不成是当初给高仙芝陪葬的士兵吗?

我心中哇凉哇凉的,虽然我八字阳弱,知道下了墓以后绝对讨不了好,但这么快就被找上门我还真的是有点……不太习惯!

这个时候青衣也回来了,我连忙问他发现什么了没有,青衣摇了摇头,沉默了片刻才说道:“这一次咱们说什么也不能进入右边的耳室,刚才那东西就是躲进了右边的耳室,看来着高仙芝的墓里果然是不太干净的,咱们先前的猜测十有八九是不幸言中了,当初确有士兵给高仙芝陪葬,那右耳室里阴气极重,恐怕陪葬的士兵还不在少数,这些古代士兵连年征战,杀人无数,死了以后变作脏东西恐怕也是万分凶戾,如果数量庞大的话还真的不是很好对付,所以咱们填了这个墓的煞气穴就走,多待无益!”

青衣是我们这里最厉害的人,能让他面色如此凝重,恐怕刚才推我的那东西真的是凶到了极点!!

不过这个时候我心里想的还是那个在古刹外面见过我的神秘女子,她……难道也在这古墓里面吗?既然她知道这座古墓如此凶险,当时为什么一定要让我进入这里呢?

我脑子特别乱,满脑子都是一些莫名其妙的念头,最后还是走在我前面的周敬推了我好几把我才反应了过来,原来青衣他们已经出发了。

这条甬道的距离其实不算短,前后贯穿得有一千米的距离,须知,这甬道其实不过是连接主墓室与各个耳室、配室之间的通道而已,这墓里的甬道这么长,由此来估算这个墓穴其实不算小,规模绝对够得上一些王侯的陵墓了,根据史书所载,高仙芝被误杀后李隆基并没有给他平反,公家自然是不会给他修建什么王侯陵寝了,估计我们现在所在的这个墓穴怕是高仙芝的家人或者下属帮他修建,毕竟高仙芝在20岁的时候就已经被封为密云郡公了,世袭罔替,他的一生所培养的党羽和家族规模绝对不小,偷偷给他修建这么一座陵寝不是什么问题。

这一路走下来,我们没有碰到一点机关,让我们百思不得其解。毕竟一般来说,采用了龙火琉璃顶结构的古墓甬道里百分之百是有机关的,因为龙火琉璃顶防止了盗墓贼从墓顶打开盗洞进入的可能性,而甬道就是他们唯一能进入主墓室的路径了,不设置防盗机关才真的是有鬼了,我们眼下的这座墓里甬道里竟然没发现机关,这有点不合乎情理。

为了解惑,后来胖子干脆用撬棍砸开了一块甬道的石壁,这一砸开不要紧,里面的情景可是着实吓了我们一跳!

原来这甬道左右两边的石壁里全都是弓弩!!

只不过这些弓弩的弦都已经被腐蚀的断了。

看到这些我们才终于明白了,这座墓根本不是没有机关,而是因为机关主要采用弩箭为主,时间久了早就失效了,毕竟古代的弓箭弓弦多数是用动物的筋腱做成的,禁不住岁月的打磨也是正常的。

发现了这一点以后,胖子非但没有放心,反而更加的小心翼翼了,不光他如此,我们也全都打起了精神,因为这里有机关,虽然绝大部分都失效了,可万一有一个好使呢?就像那些烟花爆竹一样,绝大多数都玩起来没问题,可一个出了问题就得给你送进医院!!

这可是玩命的勾当,我们怎么能不小心着点?命只有一条,谁也不想嗝屁去阴间喝孟婆汤,虽然这辈子过的是挺苦逼的,但好死不如赖活着不是?

因为这个,我们在甬道中走的愈发的小心了,一千米左右的甬道也不知道墨迹了多长时间,等走到主墓室的时候,我看了眼表,已经是半夜三点了,不由有些忐忑的问道:“这夜半三更进主墓室能行么?”

“有什么不行的?还是那句话,怕鬼不下墓,下墓不怕鬼!”

吴胖子斜楞了我一眼,嘀咕道:“真不知道你小子是不是老葛家的种……”

说完,他拎着撬棍开始在主墓室的墓门上敲敲打打了起来。

这高仙芝墓的主墓室的墓门其实算不得多么独特,就是很简单的那种落地石闸,没有什么特别的技巧,不像很多帝王陵,光是一个主墓室的墓门上就不知道蕴含了多少奇门遁甲的绝技,有时候拿炸弹都轰不开,就拿乾陵来说,民国大军阀孙殿英当初盗完东陵以后就准备盗乾陵,他就是用炸弹轰的墓门,结果墓门没炸开,反倒把自己的士兵轰死好几个,吓得孙殿英那孙子屁颠屁颠就跑,直以为是躺在乾陵里的女帝武则天发飙了,其实那根本就是墓门上的奇门遁甲,不是阴秽之物在作祟。

像高仙芝墓里的这种落地石闸要开启其实不难,拿外力把它顶上去就行了!

吴胖子是这方面的行家了,哪里能不知道这里面的门门道道?当时就拿了撬棍一下子插进落地石闸与地面结合处的缝隙里,从甬道里捡了块当初修墓时候留下的石块,两下子就给石闸掀起将近二十公分,等罗莎在石闸左右两侧塞进去两个“千斤顶”以后才抽出了撬棍,咧着嘴就笑:“这修墓也太不行了,甬道里的机关不行,这墓门都整的这么简单,简直就是敞开门在迎接我们这些人啊,也幸亏今儿是碰上胖爷我了,按照咱摸金一门的规矩,是不搞你们这些忠诚良将的,要是换别人进来,今儿非把你丫的裤衩子都扒个溜光才算数!”

这时候罗莎已经把千斤顶摇了起来了,一下子把墓门向上顶了将近五十公分,这女人倒是挺干脆,随手把自己的背包顺着顶开的缝隙里丢进去以后,直接趴地上就钻进了主墓室。

罗莎这么一行动,其他人都纷纷依样画葫芦全都钻进去了,除了胖子那逗逼往进去钻的时候有点费劲以外,其他人都很顺利,眨眼就剩下了我和黑子还在外面了,我一看这架势,也就顾不上夜半三更的事儿了,连忙领着黑子钻了进去。

这主墓室不小,足足得有二百多个平方,里面空荡荡的,就在最中间的地方停着两口棺材,一口大,一口小,看来应该是高仙芝和他的正妻了,毕竟这夫妻是要合葬的!

我进来的时候,胖子、吴莎还有张金牙和周敬四个人全都围着最大的一具棺椁盯着看了,脸色都不是很好,青衣则拿着一个类似于罗盘的东西来回在主墓室里走动,看上去似乎在寻找什么。

我上去拍了胖子的肩膀一把,问道:“胖子,啥情况?”

“青……青铜椁……”

胖子哆哆嗦嗦的说了几个字,然后咧嘴对我露出一个比哭都难看的笑容,指了指那具最大的棺材:“你瞅瞅这棺材的材质!”

我有些好奇,登时走近一些仔细的看了看那青铜椁,这一看不要紧,顿时来了兴趣--这椁上面有金属光泽,因为氧化太厉害的原因,上面到处都是绿色的锈迹,很明显是青铜铸成的!

椁,就是套在棺材外面的那一层大棺材,古人下葬时条件好点一般棺材套两层,小棺材用来盛放尸体,大棺材套着小棺材,四周放着一些随葬品,多是比较珍贵的金银珠宝,不值钱的都是在配室里面放着的!

我听说过木椁,也见过木椁,但是这青铜椁我还是头一次见呢,当下围着这青铜椁仔细端详了起来,不过没过多久,我忽然想起了《发丘秘术》上的一段记载,上面说的就是有关于青铜椁的事儿的,一时间直接愣住了!

青铜椁!!!

这玩意不吉利啊!!!

一般来说只有墓主人尸变了才会用青铜椁镇住下葬的!!

也就是说……

我睁大了眼睛,情不自禁倒吸了一口凉气--他娘的,哥们这运气也太叼了吧?头一回下墓就碰上了大粽子?

“知道深浅了?”

胖子苦笑着问了我一句,随后就看向了青衣那边,问道:“青衣,你找到这墓里的煞气穴了没?找到了咱们赶紧镇住煞气就闪人吧,他娘的,这高仙芝起尸了!”

青衣这个时候也停下了脚步,低头看了看自己手中的罗盘,然后又有些怪异的看向了我们这边,犹豫了一下才伸手指向了那具青铜棺椁,缓缓道:“煞气穴找到了,就在……这棺材里面!”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