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49章 守陵者/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才出狼窝又入虎口?

我和胖子相视苦笑,难怪张金牙他们走到这里死活不肯往前面,敢情前面也是绝路!

眼下这情况,我们要想从打开的盗洞那里出去,肯定要经过左右两个耳室,和刚开始拍我肩膀的那些鬼东西遭遇简直就是板上钉钉。可如果掉头往回跑,那就是通向主墓室了,就得面对那飞尸和尸煞了。

两边似乎都是要命!!

哐!

哐!

哐哐哐!

……

甬道里的脚步声一刻都没有停下来,犹如催命一样刺激我们几个刺激的神经。

“到底怎么整!你们多少说句话啊!”

张金牙急的嗷嗷叫:“咱们在这里继续愣着也不是个办法啊,简直就是粪坑里点灯,找屎(死)啊!”

我心中一阵苦笑,两边的东西都不好惹,你让我们走哪边?

飞尸、尸煞你惹得起?

那耳室里面的东西更狠,到现在都不知道到底是什么!!

这种选择怎么做?

一步走错,命都得交代了!!

“我们还是往盗洞那边走吧!”

这时,罗莎忽然开口道:“如果咱们现在再返回主墓室的话,难免把耳室的东西也引过去,到那时候青衣肯定压力暴涨,不光压制不住飞尸和尸煞,还会被耳室里的东西影响到,咱们全军覆没的可能性很大,那是最坏的情况,所以无论如何也不能折返回去!”

罗莎这么一说,我们仔细想了想,似乎还真是这个道理,相互商量了一下便同意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既然耳室里的东西已经有了动静儿,那和它们遭遇是肯定的,不让它们和那飞尸以及尸煞汇合对于现在的我们来说似乎是最好的选择了。

主意打定,我们几个人就出发了。

说实话,对于刚开始时候上来就拍我肩膀的那东西我还是多多少少有一些心理阴影的,因此我一直都是将发丘印挂在腰上,百辟刀也抽了出来,全神戒备,我们一行人走的也是小心翼翼的,百米长的甬道足足走了十多分钟。

当我们终于看到前方通往左右耳室的分叉口的时候,我们几个人同时愣住了。

只见那右耳室里面正不断从中走出一个个穿着古代军服的士兵,看那铠甲的样式应该是起源于三国末年的明光铠,胸前有两片板状护胸,正是明光铠沿用到唐朝时最流行的样式,手里握着长戈,不断往甬道中集结,他们的动作丝毫不见生硬,只不过皮肤却呈现出一种诡异的黑青色……

诸如此类的士兵,足足有将近上百个,它们在甬道里十个为一组集结成了一个个小队,不断原地踏步,刚才我们听到的那诡异脚步声应该就是它们弄出来的了。

一看这些士兵我心中顿时就“咯噔”一下,凉了大半截!

不用说,这些士兵应该就是给高仙芝陪葬的士兵了,绝对不是人,毕竟人的脸色怎么可能是黑青色的?只不过他们动作圆润,看上去压根儿不像大粽子!?

难不成又是飞尸?

想想这个我就狠狠甩了甩脑袋,这应该不可能,要是一下子出现上百飞尸的话,恐怕秦岭大山跟前的活人全都被害的干干净净了。

那么……这些士兵到底是什么东西?

我满脑子疑惑,不禁捅了捅胖子的腰,问他能不能认得出,毕竟胖子一天到晚下墓,见多识广,比我有眼力的多。

“具体是什么我也有些说不准……”

胖子摇了摇头:“但它们不出意外应该就是高仙芝的另外一批守陵者了!”

守陵者?

这个我知道,《发丘秘术》上就写过,就是古代的一些帝王贵胄在死后为了保证自己的墓穴不被盗墓贼所破坏,除了古墓的防盗结构以及墓室里的各种机关外,还会弄一批“守陵者”,大概就是用邪术将活人硬生生的整成脏东西,永远的封在墓室里,只要有土夫子进来,这些脏东西就会立马向土夫子发起攻击。相传,秦始皇陵里就是守陵者最多的古墓,它的玄机就在那些兵马俑上,我那位老祖宗猜测兵马俑很有可能里面封着的是活人,活活封进陶土里以后憋死,怨气不散,最后肯定会变成脏东西,为秦始皇守墓!

当然,这里说的秦始皇陵是真正的秦始皇陵,而不是陕西发现的那个疑冢。所谓疑冢就是指假坟墓,专门用来迷惑盗墓者的,也是一种防盗手段,里面放着的东西也都是不值钱的东西,现在发掘出来的秦始皇陵其实就是个疑冢,那里面的兵马俑也不是什么守陵者,就是陶土做成的!

眼下这座高仙芝墓里面的尸煞就是守陵者,没想到这里竟然还有一批!

只不过这些守陵者究竟是用什么方法弄出来的却不得而知了,它们的特点我们也是一无所知……

“好了,先别管这些东西是什么,咱们先想想怎么办吧!”

张金牙躲在拐角处探头探脑的看着那些诡异士兵,沉声道:“我数了一下,整整一百个,咱们这边正儿八经的大人就四个,把周敬和黑子这小不点加起来勉强能算一个,五个对付一百个简直跟送菜没区别!”

“没必要死拼!”

罗莎沉声道:“咱们要跑到配室看来是不可能了,只能先到暂时还算风平浪静的左耳室里避一避了,来的时候我观察过,那左耳室的墓门也是落地石闸,非常坚固,只要躲到里面咱们应该能坚持一段时间。一会儿咱们一起上,我火力支援,换子弹的时候小天你上,咱俩来回交替,顶住一会儿不是难事,等张金牙和吴胖子撬开左耳室墓门,咱们再退到墓室里面,等青衣解决了那边的东西来接应咱们,没有青衣咱几个在这墓室里是寸步难行!”

我们几个一合计,感觉罗莎的计划还是比较可行的,于是就都同意了。

罗莎这女人也果决,一看我们都同意,二话不说将那把散弹枪就抄了出来,咔咔两声将子弹上膛后就从拐角的地方冲了出去。

我一看这架势也顾不上再照顾张金牙和胖子他们了,拎着百辟刀就跟了出去,这个时候那些诡异士兵也注意到了我们,最前面的十几个“咔”一下就将满是锈迹的长戈对准了我和罗莎。

我一看这架势就顿时头皮有些发麻--他娘的,这些士兵井然有序的,也不知道是用什么邪术弄出来的,似乎变成守陵者以后还保持着生前的战斗本能,这下子事情可麻烦了,能给高仙芝陪葬的怕是生前也不是什么泛泛之辈,都是军中的精锐,跟这样的鬼东西掐起来很难讨得了好处。

砰!

这个时候罗莎这虎娘们已经开枪了,距离那些士兵二三十步的时候就悍然开火,手里的散弹枪喷出一条常常的火舌,一下子就把最前面的两个士兵给轰成了两截,顿时甬道里洒满了银灰色的液体,不像血液,反而像熔了的银子!

虽然心里好奇那些士兵的体内到底是什么,但我心里倒是微微松了口气--看来这些士兵倒不像那飞尸和尸煞一样刀枪不入,最起码还是有希望的!

罗莎也是发现了这一点,突进的更加猛了,一转眼就喷飞了七八个士兵,我们几个距离那些士兵也是越来越近,我基本上已经能看清那些士兵黑青色的脸上的五官了!

“小天,我没子弹了,你上!”

罗莎忽然喊了我一嗓子,我顿时叫苦不迭,你他娘们的突突到人家眼皮子底下了让老子上?

眼瞅着那些士兵已经朝我们冲了过来,我心里虽然有些恐惧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直接怒吼了一嗓子以壮胆色,拎着百辟刀越过罗莎就冲了上去,直接迎上了最前面的两个士兵,抬起刀就去拨对方刺过来的戈,结果这一拨不要紧,顿时一股大力传来,非但没有拨开那俩士兵的长戈,我反而被一下子抽到了旁边的甬道石壁上,撞得我眼冒金星,嘴里面全都是血腥味儿,估计是咬到舌头了。

不等我反应过来,那两个士兵手里的戈已经收回去又一次朝我刺了过来!

我心中叫苦不迭,为了避免被刺死,连忙蹲下身子就地一个驴打滚儿,做这一系列的动作我完全是闭着眼睛做的,等我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竟然正好滚到了那两个士兵的脚底下,当时候我想也没想抡起刀子就朝着那俩士兵的脚上砍了过去,直接一刀就砍断了那俩士兵的脚,那种银灰色溅了我满脸,直到这个时候我才发现那种液体竟然是……水银?!

那两个被我砍断了脚的士兵这个时候也倒下了,不过它们没挂掉,竟然直接朝我这边爬了过来,吓得我连连后退!

砰砰砰!

突兀的枪声响起,直接将那两个被我砍断了腿的士兵的脑袋轰碎了,银灰色的水银液体顿时溅了我满身,我抬头一看,原来是罗莎已经上好了子弹又一次开火了,这一回张金牙也加入了,拿着罗莎一直背在背上的冲锋枪对着那些士兵疯狂扫射,一转眼就倒下去了一片,他们几个人干脆跨过我朝前面冲了出去。

我呆呆的看着不断倒下的士兵,到现在仍旧还有些惊魂未定,没有和那些士兵正面交手永远不知道它们到底有多厉害,刚开始给我的那一下子我记忆太深刻了,这玩意力道大的吓人,比阴兵厉害多了,也不知道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体内竟然全都是水银!

“喂,小天哥,愣啥呢,快进来啊!”

忽然,吴胖子的声音传了过来,我抬头一看,原来罗莎和张金牙已经不知不觉突进到了左耳室前,胖子也撬开了左耳室的门,他们正在往左耳室退!

我恨不得抽自己几巴掌,他娘的,都这时候了还在瞎琢磨啥呢?等张金牙和罗莎都进去了,到时候没了火力压制,我咋办?

想及此处,我一把抓起百辟刀就连忙跑了过去,速度简直达到了我的极限,几乎是几步就冲到了左耳室前,这个时候,张金牙已经钻进去了,罗莎在放了一枪以后也退进去了,我是唯一一个还在外面的人了,眼瞅着那些剩下的士兵就要扑上来,我吓得屁滚尿流,二话不说连忙趴下就往胖子撬起的门缝里钻,结果脑袋刚伸进去就感觉脚脖子上一凉,一只冷冰冰的手竟然在这时候拽住了我的脚!!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