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51章 邪术/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声音来的突兀,显然不仅仅只有我一个人听到了,耳室里的人几乎全都一下子坐直了!

“你们刚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张金牙犹豫了一下,指了指我:“似乎就在他背后……”

胖子和罗莎还有周敬齐齐点头!

我原本就心里面发凉,被张金牙这么一说更是觉得浑身别扭,鸡皮疙瘩直窜:“你们没在我身后看到东西?”

张金牙打开手电筒对着我身后照了照,然后轻轻摇了摇头,借着手电筒发出的微光,我能看到他的面色不太好看。

我当时就炸毛了,原本因为一系列的搏斗有些脱力这个时候也顾不上那么多了,提着百辟刀就站了起来:“黑子,给我找!”

说实话,经历了这么多的诡异事情以后,我对这些鬼东西已经不再如从前一般害怕了,面对这种东西最关键的一点就是--直面!

但凡阴秽之物,最吓人的就是它们给你造成的那种未知的恐惧了,光是那种未知的恐惧就足以把人吓个半身不遂了,干脆都不会反抗了,坐等脏东西索命。事实上,若是心中没有恐惧的话,那些脏东西不见得比人更加凶,就拿我在古刹外面碰到的那些阴兵来说,放在它们生前我哪里是对手?柔然人是马背上的民族,柔然勇士几乎都有生裂虎豹的力量,对付我这种大学生简直就跟切菜似得,可他们死后我却砍他们跟切菜似得,他们死了以后比生前弱太多了,当然,有了道行的脏东西是例外的。

所谓的神鬼怕恶人说的就是这个道理了。

若是心中无恐惧,恶向胆边生的话,拿起刀子神鬼怕三分!!

所以这个时候我虽然也被那突来的声音弄得心里直犯突突,但凭着经验我还是决定主动出击,先找到那鬼东西再说,总不能坐在这儿任凭它吓唬我。

黑子可是一条不折不扣的恶犬,一听我吩咐顿时咆哮了起来。

“给我滚出来!”

我也是大吼一声:“否则等我找到你的时候没你的好果子吃!”

“不要动手,我没有恶意的!”

那道柔弱的声音又一次响起了:“请你们不要伤害我……”

“那你还不快快现身!”

张金牙在一旁喝道:“惹急了道爷,先收拾了你再说!”

张金牙话语刚落,在左耳室的西南角里忽然泛起了浓郁的白烟,耳室里面的气温也开始降低了。

我知道那脏东西要出来了,这气温毫无征兆的降低就是四周阴气变浓了,一时间就连呼吸都停止了,一双眼睛死死盯着那西南角,这个时候那西南角的白烟已经渐渐散去了,一个穿着盛装的瘦弱女子真满脸恐惧的所在角落里看着黑子和我,似乎对我们两个非常的害怕。

我的心跳这时候不争气的加速了起来,没办法,那个女子真的是太漂亮了,虽然是个外国人,但是相貌就连我这个东方人看起来都是极美的,穿着一身金色的古典宫装,看样式正是盛唐时期所流行的圆领衫,浑身流光溢彩,皮肤白皙,五官很有立体感,梳着满头淡金色的长发几乎垂落到了腰间,相貌可比现在的一些国际明星漂亮太多了!

只是……这明明有着西方人面孔的女子怎么出现在了高仙芝的墓里?

我满心的疑惑,忍不住问道:“你到底是谁?”

女子没有说话,只是有些恐惧的看了黑子和我手中的百辟刀一眼。

我会意,看着女子似乎不像凶戾的脏东西,于是就叫回了黑子,又收起了百辟刀,这才说道:“现在你可以说了吧?”

女子犹豫了一下,这才缓缓说起了她的身世,她不说还好,一说吓我一大跳!

原来这女子的身份不简单,赫然是当初石国的金斯卡娅公主!

石国,也就是当初的西域古国之一,昭武九姓中的一个,位置大概就是在现在的乌兹别克斯坦一带。

唐代时,大食国,也就是我们现在历史书上所记载的阿拉伯帝国灭波斯帝国,横扫中亚,弄得西域大乱,各个西域小国为了自保只能依附到了唐帝国的羽翼之下,当时的唐帝国也给予了这些小国庇护,进而与当时的阿拉伯帝国在两河流域爆发了激烈冲突。石国,恰恰就处于双方激烈冲突的夹缝之间,天宝九年,唐帝国为了与阿拉伯帝国争夺两河流域的绝对霸权,遣高仙芝率军向石国发起进攻,高仙芝踏平石国,擒石国国王及妻子以及一干皇室贵族返回长安。

这金斯卡娅公主就是在那个时候被高仙芝俘虏回长安的,后来唐玄宗为了奖励高仙芝的功勋,就将石国公主金斯卡娅赏赐给了高仙芝,结果就在高仙芝迎娶金斯卡娅为妾的那天晚上,西域又一次爆发了动乱,石国被踏平首都之后,竟然向阿拉伯帝国求援,阿拉伯帝国派遣军队进攻当时唐帝国占领的石国恒罗斯,高仙芝连夜接到圣命出征,于是高仙芝连这位金斯卡娅公主的面都没见就上马出征了。

历史上赫赫有名的恒罗斯之战爆发了。

那一战前面已经说过,因为当时的种种原因,唐帝国战败了,而阿拉伯帝国用十几万人打几万人还被打的丢盔弃甲最后也有些心惊,干脆放弃了对唐帝国的进攻,西域也平静了下来。

其后,唐帝国内部就爆发了安史之乱,高仙芝忙着救驾勤王,一直都没回家看过金斯卡娅公主一眼,甚至干脆都忘了在自己的家里还有这么一位石国公主,等他回家的时候,回去的已经是脑袋被斩下以后的尸体了。

那时候,高仙芝的家人以及部将都在忙着为高仙芝准备殡葬事宜,有很多士兵甘愿陪葬,最后高仙芝的正房夫人干脆提出了这么一条--高仙芝死了,在地下也挺寂寞的,应该派一个小妾去服侍他!!

这摆明了就是要拽高仙芝一个小妾去给高仙芝陪葬,高仙芝的那些小妾哪里愿意啊?一个个纷纷以给高仙芝生了儿女为由拒绝了,于是高仙芝的夫人左瞅右瞅看到了金斯卡娅公主,这位公主无牵无挂的,可不就是最好的人殉选择么?

金斯卡娅公主就这样被一杯毒酒赐死了,死后被塞进了高仙芝墓里的左耳室来陪葬,结果她命不好,这墓并不在什么龙脉上,当初那风水先生眼瞎,把怨龙地当成了龙脉,在这地方殡葬,金斯卡娅公主死了以后能安宁才怪了,死后没多久就化成了阴魂,在这墓室里游荡了千年!

听完这个女子的故事,我也是有些怜悯这个女子,心里对她的敌意和戒备少了一些,虽然张金牙在旁边一个劲儿的撺掇我这“鬼话”不能信,但我仍旧是动了恻隐之心,收起了百辟刀才问道:“那你知道外面那些到底是什么东西吗?”

“他们以前全都是高将军的部将。”

金斯卡娅公主犹豫了一下,才有些惊惧的说道:“他们……都是一群疯子!”

我心中顿时就有些好奇了,问她何出此言。

金斯卡娅公主说在高仙芝死了以后,他们家里从当时的苗疆请来了一位非常厉害的巫师,那巫师说有办法让愿陪高仙芝赴死的士兵永远的守护高仙芝,于是就等那些士兵同意以后将之弄成了现在的鬼样子!

金斯卡娅公主将那巫师的手法跟我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然后我想起曾经在我家里的藏书中看到过这种巫术的介绍,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它应该叫水银邪术!

这水银邪术要想施行的话,得先做活人标本!

所谓活人标本其实就是在那些陪葬士兵还活着的时候,让他们口服水银,同时在头顶、后背、脚心、手心的地方挖洞,满满的灌进水银,等陪葬士兵汞中毒死亡以后再用水银粉擦遍全身,就像做成了标本一样,历经万年,皮肉不腐烂,这种技术远远要比埃及木乃伊先进的多,只不过两种文明的背景不同,价值取向也有很大的诧异,而且用灌水银的办法保持尸体的外貌必须是用活人,死人血液不流通,没法往里面灌,所以这种做活人标本的方法异常残忍。

等活人标本做成以后,就将之放到极阴的地方封埋七七四十九天,等活人标本的体内充满怨气的时候再给它度一口阳气,如此一来,这活人标本立马就会起尸,变成类似于墓虎一样的活死人,只不过因为体内全都是水银,所以它们的身体不会腐烂,可以永远的为高仙芝守墓!

难怪金斯卡娅公主说那些陪葬士兵都是疯子,用这种方式为高仙芝殉葬守墓也确实是太疯狂了。

这个时候我想起似乎在我的脚脖子上还挂着那个方才抓住我的守陵士兵的手,于是为了印证我的想法,我连忙将那只手拽了下来,打着手电筒一看,果不其然,在那只手的手心上果然有一个窟窿,用火气封住,这只手上面有不少地方已经出现一片片黑紫色的癍点,应该是水银封在人体内时间久了产生了化学变化,《发丘秘术》上说过,这种癍块年代近的会呈现棕红色,年代远了就变成了黑紫色,俗称“水银癍”,或者“水银浸”,也有些地方叫“烂阴子”或者是“汞青”。

弄明白了那些守陵士兵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以后,我心里顿时安稳了不少,虽然那东西数量多,我们正面无法匹敌,但它们也没有思维能力,不可能破开耳室的落地石闸,我们暂时还是安全的。

“你们需要清洗一下。”

这个时候,金斯卡娅公主看了我们几个一眼,道:“你们身上很脏,时间久了对身体不好,我正好知道一个地方有水,可以带你们去。”

金斯卡娅公主这么一说我才反应过来了,方才我们几个和那些守陵士兵拼命的时候,砍开那些士兵的身体,身上都被喷上了不少的水银,水银这东西有毒众所周知,如果形成汞蒸气或者是不慎服食的话,就会汞中毒,直接一命呜呼,虽然我们倒是没有吸入汞蒸气或者是嘴里溅进了这玩意,但终究对身体没好处,水银比重大,会慢慢从皮肤上渗进体内的,那样的话我们可就玩完了!

眼下,我们确实得赶紧清洗一下了,我估算了一下,我们身上沾上水银的时间还不长,身上也没有伤口碰触到水银,所以暂时还是没事的,最多出去以后多喝点牛奶就没事儿了。

只是……我们到底应不应该相信这个金斯卡娅公主?

虽然现在看起来她没有害我们的意思,但毕竟这人鬼殊途,它心里打什么主意我们可猜不到,这古墓里到处都是机关和未知的危险,万一它把我们带到了什么要命的地方可就遭了!

看着金斯卡娅公主那张美丽的不像话的脸,我们几个对视一眼陷入了深深的犹豫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