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52章 地下溶洞/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我们犹豫不语,金斯卡娅公主似乎是猜到了什么,连忙说道:“我不会害你们的,我真的知道哪里有水!”

“所以你就会救我们?”

罗莎这个时候也站了起来,端着那把散弹枪缓缓走到了我身边,看着金斯卡娅公主冷笑道:“很抱歉,我实在是想不出你救我们的理由,而且说实话,有你这么一个并非活人的东西在我们身边,我实在是没有安全感,所以……很抱歉,为了安全起见,我只能处理掉你了。”

这段时间以来我对罗莎这个女人的做事风格多多少少也有了一些了解,她可不是那种害怕阴德缺失的人,用她曾经的话说就是“死了以后的事情死了再说,我现在还活着”,说白了就是一块滚刀肉,死了以后上刀山下油锅的事情人家压根儿不在乎,所以她说的这个处理铁打是要把这金斯卡娅公主打个魂飞魄散了,而且看样子这就准备动手了。

我对着金斯卡娅公主还是有些怜悯的,不可能眼睁睁的就看着她这么被打个魂飞魄散,连忙拦住了罗莎,这才问金斯卡娅公主:“我朋友虽然做事比较冲动,但她说的话也在理,这个世界上没有免费的午餐,可以说说你帮我们的目的吗?”

“我……”

金斯卡娅公主犹豫了一下,有些哀伤的垂下了头,轻声道:“其实我就是想让你们带我离开这个地方而已,并没有想害你们的意思,只是我已经在这里困了太久太久了,我甚至都已经忘记我存在多久了,每天就飘荡在这冷冰冰的墓室里面,我想离开这里,看一眼外面的世界,然后拜托你们超度我,送我进轮回。”

金斯卡娅这么一说,我心里才对她的想法多少有数了。

事实上,很多没有怨念和恶念、但却因为某种原因被困在阳间的阴魂其实是向往转生的,毕竟停留在人间做个孤魂野鬼肯定不如轮回往生!

“小子,你不会是真信她的话吧?”

张金牙看了我一眼,冷笑道:“鬼话你也敢听啊?”

我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

对于金斯卡娅的信任我心里肯定是多少有点保留的,只不过我们现在真的很需要水,且不说胖子身上的伤口,就算是我我的情况也很危险了,如果不赶紧洗干净身上的水银准得完蛋,汞中毒可不是闹着玩的,这荒山野岭的我困在古墓里,真中毒了就只能等死了,所以我心里多少基本上已经有了选择了--与其在这里等死,还不如在金斯卡娅身上赌一把呢!

我把我的说法跟张金牙他们几个说了一下,并且言明不管他们怎么选择,我肯定是得让金斯卡娅带我去找水源的。

自己的命是自己的,张金牙和罗莎那会儿用枪,他们身上沾了水银也是少量的,他们还能拖得起,可是我不一样,我拿百辟刀和那些守陵士兵硬拼,身上被喷的到处都是,再多等两个小时水银从皮肤渗入就死定了。

他们几个大概也没想到我的态度这么坚决,所以相视商量了一下,胖子和周敬决定跟我去拼一把,罗莎犹豫了一下也同意了,最后只剩下张金牙一个基本没选择了,只能不情不愿的跟我们走,要不然在这凶机重重的高仙芝墓里面他自己一个人根本生存不下去。

金斯卡娅看我们决定了,而且也答应了事后超度她,显得特别高兴,不再躲得我们远远的了,带着我们到了耳室正中央,那里停放着一口棺材,估计那棺材就是盛放金斯卡娅尸身的地方了。

我初看到这棺材的时候也被吓了一跳,这棺材隐隐发青,很显然是极品荫沉木的树窨做成的,一颗荫沉木从生长到成才,至少需要几千年的时间,这种极品可遇不可求,在古代一般都是只有皇室才能享用的东西,尸体撞在荫沉木的树窨里埋入地下,肉身永远不会腐烂,比水晶造的防腐棺材都值钱,比冰箱的保险功能还管用。看来那高仙芝的夫人虽然整死了金斯卡娅,但在她的身后事上倒是不含糊,给她弄了一副极品棺材!

“推开我的棺材。”

金斯卡娅说道:“在我的棺材下面就有一个溶洞,那里面就有水。”

溶洞?

我一听这个就皱起了眉,忍不住问道:“是当初你们下葬的时候工匠离开的时候打通道吗?”

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我自己都觉得有点白痴,认错了龙脉把高仙芝的墓开在了怨龙地上这情有可原,毕竟有“寻龙点穴”能耐的风水师很少的。可如果当初在下葬的时候就发现墓室下有溶洞,结果还执意把高仙芝葬进去的话,那这就有点说不过去了!因为地下如果有溶洞的话,是很容易把坟墓淹了的,再加上高仙芝的这墓是开山而建,墓室下凹,如果进了水,水会一直泡着棺材,聚而不散,这是祸及后人的事情,从风水学上来讲子孙后代是要倒大霉的,如果这地下溶洞是建墓的工匠在离开的时候打出来的话,那么当他们发现墓室下面有水的时候,高仙芝的家人恐怕会立马把墓迁走的!

所以,这地下溶洞应该不是工匠离开的时候开凿出来的。

果不其然,听到我的问题以后金斯卡娅摇了摇头:“不是,我葬进来的时候那个溶洞的入口还没有露出来,是我葬进来以后大约过了一年多的时间,忽然有一天一个人打通了墓室的地板从下面溶洞里钻了出来……”

一个人?

我和张金牙他们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惊讶。

从地下打溶洞进墓室,这不像是土夫子的手段,难不成……是布置十绝凶坟的那个人?

前面就已经说过,十绝凶坟不是天然形成,而是人为弄出来的,布置十座煞气冲天的坟墓在四面八方,借这十座煞气冲天的坟墓来养主坟里的东西。所以当金斯卡娅说以前有人进入了这座坟墓的时候,我们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那个布置十绝凶坟的人!

一时间,就连张金牙他们也来了兴趣,问金斯卡娅当时具体的情况,可惜金斯卡娅也知道的不是很清楚,她甚至连进入耳室的是不是人都不知道,只知道那位当初进来以后就直奔主墓室去了,过了一会儿就回来了,然后又从溶洞离开了。

阴魂的感应力是非常强的,尤其是对阴气和阳气的感应,当初那位进来以后金斯卡娅竟然感觉不出它是人是鬼,这就有点惊悚了……

我们几个这个时候满心的疑惑,决定去溶洞里取水洗掉身上的水银以后好好的在溶洞里查看一下,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些线索。

说干就干,罗莎和张金牙当时就推开了金斯卡娅的棺材,果然,棺材下面有一个黑漆漆的洞,张金牙拿手电筒一照,我们顿时看到了底,这溶洞不算深,往下一米多就到底了,我们几个背了装备就依次下了溶洞。临行之前,我也曾问金斯卡娅要不要帮她处理一下她的尸体,她想了想拒绝了,认为等我们超度了她就和这一世再没关系了,没必要把这一世存在的痕迹消灭个干净,我看她想得开也就答应了,最后一个跳下了溶洞。

这溶洞里的空气特别好,不像绝大多数溶洞一样里面的味儿能熏死人,洞里有很多石钟乳,隐隐能听见水声,这大概是我们最欣喜的发现了--说明这溶洞应该是连通着外界的,要不然这里面的早就已经是一股腐臭味了。

金斯卡娅在前面漂浮着,带着我们沿着地面凹凸不平的溶洞足足向前走了二三里地的距离,最后我们竟然见到了一条地下暗河!

金斯卡娅说她最远就走到这里了,再没敢往前走,不过这个时候见到了水源的我们哪里还肯问她为什么?当下就扑进地下暗河里开始清洗身上沾着的水银了。

不得不说,这地下暗河里的水真的很干净,全都是秦岭大山的地下水,分外的清亮舒服,如果不是身边还有个罗莎的话我早就脱光了。

扑棱棱……

就在我洗的欢畅的时候,忽然黑暗中传出了非常诡异的响动,声音很轻微,但我听得真切,忍不住回头看了眼离我不远的周敬,问道:“小敬,你刚才听到什么声音没有?”

“没有啊!”

周敬有些迷惑的看了我一眼,不过这一看他顿时皱起了眉,轻轻“咦”了一声。

我了解周敬,如果不是发生了什么情况的话,他不会露出这副吃了屎一样的表情的,当下就问他到底怎么了。

“你的疾厄宫……”

周敬皱眉道:“那里长了一颗红红的痘,似乎你有血光之灾!”

我脸色当时就变了,对于周敬的相面之术我现在真的是深有体会,他这么一说我顿时心里狠狠一沉。

扑棱棱……

这时,我又听到远处黑暗中那非常奇怪的声音,就像是鸟在拍打翅膀的时候发出的那种声音一样……

只不过那里黑漆漆的一片,我也看不出个所以然,当下扭头对岸上的罗莎说道:“把手电筒给我,这里似乎不对劲!”

“你又抽什么风呢……”

罗莎白了我一眼,不过还是从背包里取出了一个手电筒抛给了我,我接过手电筒打开朝远处的黑暗中照去,这一照不要紧,顿时看到了远处的溶洞墙壁上趴着一个“怪物”。

那“怪物”浑身都是黑毛,长着一张猪脸,只不过嘴里却伸出两颗好几公分长的獠牙,眼睛也是红色的,正伏在墙壁上,两个大翅膀耷拉着。

这是啥?蝙蝠?

只不过哪里来的这么大的蝙蝠,简直跟老鹰差不多!!!

我头皮一麻,拿手电筒朝其他地方过了过去,感觉浑身发软。

远处溶洞的墙壁上密密麻麻的全都是这种东西,看数量何止千万啊!

“我的个娘咧……”

张金牙这时候也看到了远处溶洞墙壁上的情况,顿时尖叫道:“这是些什么玩意啊……”

这王八蛋不说话还好,现在一张嘴,顿时惊动了对面溶洞墙壁上的猪脸大蝙蝠,那些玩意一下子全都转过了头,无数双猩红的眼睛在黑暗中就跟一个个小红灯笼似得,直勾勾的看着我们……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