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53章 猪脸大蝙蝠/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被这些“怪物”这么盯着,我头皮已经有些发麻了,张金牙的话也一下子戛然而止,显然他也知道自己刚才那破锣嗓子一嚷嚷已经将我们这个小队推到了一个非常危险的地步,动辄就有全军覆没的危险--这些东西,怎么看都不像是善类,那一双双的红眼睛光是瞅着就有些瘆的慌,怕是会吃人的!!!

“小天,快把你的手电筒关了!!”

这个时候胖子压抑着声音跟我说了一句,我回头一看,胖子正在岸边蹲着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那些趴在洞穴石壁上的“怪物”,轻声道:“这些东西有趋光性,可别招惹它们了,要不咱几个都得交代在这里了。”

我一听心里一惊,连忙关掉了手电筒,如果这些东西有趋光性的话,那我现在打着个手电筒简直跟找死没什么区别,一会儿那些东西绝对都得铺天盖地的朝我扑过来,到时候可是没活路了,当下拉着就在我身边的周敬就开始慢慢往身后的岸边退,动作小心翼翼的,生怕惊动那些怪物,一直退到岸上才悄悄问胖子:“你知道这些是什么东西?”

“嗯。”

虽然四周黑漆漆的一片有些看不清胖子的脸色,但他的声音却很艰涩:“当年在内蒙那边盗墓的时候曾经碰见过,这玩意叫猪脸大蝙蝠,也叫叶口明齿蝠,本来是拉丁美洲那边盛产的一些东西,不过在中国也有,只不过基本上都在内蒙和外蒙那边,喜欢生活在牧区下面的洞穴里,晚上出来捕杀牛羊,在解放前这玩意老多了,我当初听呼伦贝尔那边的一个老乡说以前这玩意泛滥成灾,年景不好牧区牛羊少的时候甚至还攻击人,那时候牧区老是有蒙族老乡家的小孩子被吃,刚开始人们以为是被牧区的鹰或者是雕袭击了,后来才弄明白就是这东西饿疯了吃人,算是蝙蝠里面最凶恶的品种了,吸血吃肉饿极了什么事情都干,只不过解放以后经过60年代的三年大饥荒后基本上看不见了,听那草原的老乡说那三年这玩意是被饿急眼的牧民给吃光的,真搞不明白这东西怎么跑到秦岭大山这边了,这回咱们可真是碰上了,我听老乡说这玩意凶不凶恶就是得看眼睛和体型,眼睛黑色体型比一般蝙蝠大一点点的是吃花蜜的,如果眼睛是红色而且体型特别大的绝对是吃肉的!”

胖子这么一说,我顿时苦笑了起来,看我们眼前这些猪脸大蝙蝠的体型和外貌,这绝对是肉食性的玩意,当下压低声音问道:“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悄悄离开这!”

胖子压低声音道:“这回可他娘的是日了狗了,我当初在内蒙那边就碰到了几十只就差点没折腾死我,眼下这这么多咱也没法硬拼了,一直往前面走看看能不能找到出口,这地下溶洞里面通风这么好,应该是通着外面的!”

这时候河里的张金牙也悄悄退了上来,我们几个一合计就悄悄开始往前面走了,金斯卡娅公主默默的跟在我们后面。

值得庆幸的是,那些猪脸大蝙蝠也不知道是不是刚刚吃饱喝足对事物暂时还没兴趣,所以倒是并没有跟上来,我们几个悄无声息的顺着地下河走出了一里地左右,这个时候基本上已经来到了一处浅滩,我们也终于松了口气儿,只不过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地方的气味很呛人,一股骚臭味儿充斥在空气中,跟养猪场里的那股味儿差不多,而且还有点骚腥,呛得我们几个眼泪都出来了。

“这他妈的什么味儿啊,简直和胖子的屁味儿有的一拼啊!”

张金牙在这里顿时嚷嚷了起来,其实不光他嚷嚷,我们几个也有点受不了,实在是太挑战人的嗅觉了。

“去你娘的,咋啥都扯上老子!”

吴胖子一脚踹在了张金牙屁股上,他这大体格子哪里是张金牙能受的了的?一脚就给张金牙踹成了滚地葫芦。

“我草!”

张金牙顿时叫唤了起来:“这前面都是稀屎,吴胖子老子和你没完!”

稀屎?

我听后心中一动,连忙打开手电筒朝前面照去,可不,这浅滩上铺着厚厚一层粪便,张金牙被吴胖子一脚踹的就趴在粪堆上,脸上、身上都是椭圆形的粪便,被呛得一个劲儿的干呕,模样惨兮兮的。

吴胖子在旁边咧嘴就乐:“热乎屎都堵不上你那张嘴啊?让你没事老埋汰胖爷,活该!”

我没搭理这俩活宝,连忙蹲下身子去检查那些粪便,河流搁浅的地方一般来说基本上都是飞禽走兽活动最频繁的地方,因为这个位置比较容易饮水,这里出现了这么多的粪便说明我们很有可能无意间来到了某一种野兽的领地,我拣起一颗粪仔细观察了起来,看看能不能看出这到底是什么玩意留下的,这一看不要紧,我的心渐渐沉了下去。

因为这种粪便我曾经吃过……

它叫“夜明砂”,是一味药材,早年我体弱多病,经常需要吃药,曾经一个老中医就给我开过这味药,有活血、消化腹中积食的作用。

夜明砂,就是蝙蝠的粪便!!!

这里出现这么多蝙蝠的粪便,那说明……我们似乎还没有跑出这些蝙蝠的领地,不光如此,似乎还一头钻进了人家的巢穴里!

为了验证我的想法,我连忙将手电筒打向溶洞两边的石壁上,一瞅,我顿时浑身汗毛都炸了!

左右石壁上到处都是密密麻麻的猪脸大蝙蝠,看的我头皮发麻,直接愣住了,我们果然是钻进了蝙蝠巢!

“还他妈愣什么呢,赶紧跑啊!”

胖子狠狠推了我一把,然后跟条脱了缰野马一样朝前面冲了出去,我被他这一推推得向前面冲了一步,一下子就踩进了蝙蝠的粪滩里,这些蝙蝠不知道在这里筑巢多长时间了,粪便堆积了好几十公分厚,我一脚踏进去感觉脚底下软乎乎的,一下子半个腿都陷了进去,整个人也失去了平衡,一头就扎进了粪滩里,和张金牙的下场一模一样,脸上身上沾的到处都是,不过这个时候我也顾不上恶心了,连忙爬起来就准备跑,不过仍然是有些迟了,我们已经惊动了左右石壁上爬着的那些猪脸大蝙蝠,有好几只已经在我跌倒的功夫趴在了我背上,一阵阵钻心的疼痛从我背上传来,那些东西刚一扑上来就直接在我背上咬了好几口,我都能感觉自己的血“滋滋”的被那几只蝙蝠往出吸,疼的浑身直哆嗦。

砰砰砰砰!

枪声在这个时候响起,我背上一松,那几只死死咬着我的蝙蝠全都被打成了烂肉,腥臭的鲜血喷的我浑身都是!

“还愣着干什么,快跑!”

罗莎大吼,一边吼一边对着我这边开枪,把一只只朝扑过来的蝙蝠打死,她枪法奇准,每一枪都能干掉一只蝙蝠,但就是没伤到我,虽然有那么好几发子弹确实是擦着我的头皮打过去的,到现在我都能闻到子弹烧糊我头发的味道。

是她救了我!

我心中一暖,连忙爬了起来,抽出百辟刀两刀把几只朝我们扑过来的猪脸大蝙蝠砍死以后,连忙朝前面跑去,这个时候我才发现我是落在最后一个的,张金牙和吴胖子俩牲口跑的最快,就跟脱了缰的野驴似得在粪滩里扑腾,屁股后面掀起了一大泡蝙蝠粪,那场面别提多壮观了……

在这粪池里面狂奔其实特别费力,蝙蝠粪几乎是把小腿都埋了,如果不是我穿着靴子的话,估计鞋都能跑丢。

正因为跑不快,所以我是遭了老罪了,时不时的就被蝙蝠冲上来咬一口,没办法我只能和罗莎两个人背靠背逃命,她换子弹的时候我拿刀砍,饶是如此还是有些应接不暇,我俩被咬的身上到处都是伤口,辛亏是没被咬到脖子这些地方,要不然就玩完了,我心里一个劲儿的感慨--周敬那小子他娘的算命就是准,刚说我有血光之灾,我立马就被蝙蝠咬成了血葫芦。

我们几个慌不择路的逃,那些蝙蝠如跗骨之蛆的在后面追,一眨眼不知道跑出了多远,我明显感觉自己体力已经跟不上了,这个时候吴胖子忽然在前面大叫:“快,从这里走,这里有个暗道!”

我扭头一看,果不其然,在我们前面,有个转角的地方,那里有一条大概只有两三米宽狭道,胖子、张金牙还有金斯卡娅他们几个已经钻进去了,就连黑子都跟了进去,外面只剩下我和罗莎了。

我和罗莎对视一眼,一边防备那些蝙蝠攻击,一边朝那边突破了过去,一进狭道,我们的压力明显大减,最起码左右两边不会受到攻击了,我们两个人往狭道口一堵,打的那些蝙蝠一个都钻不进去。

这时候,狭道深处忽然传来的胖子的声音:“咦,不对劲啊,这里他娘的居然有个墓门,咱们居然又发现了一座古墓!!!”

“胖子你废什么话!”

罗莎一边开枪扫射疯狂扑过来的猪脸大蝙蝠,一边骂道:“管他是不是什么古墓,既然有地方躲就给我撬门,哪怕里面有大粽子也认了,我没多少子弹了,顶不了多久!!”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