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54章 第十墓/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罗莎的看法我是认同的,现在我们除了进古墓,借助墓门来抵挡这些猪脸大蝙蝠以外,真的已经没有更好的出路了。

虽然,进了那座古墓我们也不见得能讨得了好!

依照我脑子里对整个秦岭怨龙地的印象,这片怨龙地的规模其实是极大的,虽然从高仙芝墓里出来以后我们一路撤退了挺远,但肯定还没有走出怨龙地,也就是说这座我们无意间发现的古墓根本就是修葺在怨龙地上的,墓里怕是不会很太平。

可是,我们真的已经无路可走了,只要等罗莎的子弹一耗尽,我们就得被这些猪脸大蝙蝠扑上来吃喝个一干二净。

正是因为这一点,所以我和罗莎堵在狭道入口的地方以后,就开始刻意节约子弹了,基本上全靠我提着百辟刀疯狂劈砍,罗莎只是在后面偶尔放一两枪帮我把我够不着的死角位置的猪脸大蝙蝠击落。

总的来说,我们两个的配合还算是比较默契的,但抵御猪脸大蝙蝠的主要担子落在我肩膀上以后,我原本就消耗殆尽的体力更加难以为继了,不一会儿就开始气喘吁吁的了,完全是在咬牙硬挺着,算算时间我顶在这狭道入口上的时间也足足有十几分钟了,我仍不住吼道:“胖子,你那边什么情况?怎么撬个墓门这么费劲儿?”

“你懂个屁!”

胖子很粗暴的骂了起来:“这墓门他娘的从里面插上了,门缝上都浇过铁水,封的死死的,想进去只能从地上挖开进去,你在挺十分钟,就快了!”

十分钟?

我脑子一阵晕眩,不过既然现实如此,我也只能认命了,咬咬牙不断挥刀劈落一只只的蝙蝠,我现在身上的味道就连我自己都不敢领教了,先是一头栽进了蝙蝠粪滩里,紧接着又是和猪脸大蝙蝠近身搏斗,被猪脸大蝙蝠喷出的血浇了个通透,如果眼前有镜子的话,我相信我现在外貌一定狰狞到了极点。

又坚持了一会儿,我已经摇摇欲坠了,罗莎也看出我现在确实已经体力到了极限了,于是就一把把我拽到了身后:“弹药不多,但坚持十分钟还没有问题,你休息会!”

我心里一松,退到罗莎后面以后靠着墙壁就大口喘着粗气。

这时,胖子的声音从狭道深处传了出来:“通了!你们俩快进来!”

胖子这么一说,我和罗莎边打边退,一路朝狭道里退了进去。

这条狭道不深,最多只有三四十米的地方,眨眼功夫我们就看到了胖子说的那墓门,这是一面大铁门,上面锈迹斑驳,隐隐可见上面似乎镌刻着龙!

龙?

龙在古代可是有特别意义的,一般人死了以后墓门上哪里敢雕刻龙啊?被人举报了那是祸及九族的事情,因为这龙是皇家专用!

他娘的,难不成我们无意间发现的这墓竟然里面埋得什么凤子龙孙不成?

不过这些念头也就是在我脑海里一闪而过,这个时候可不是考虑这些问题的时候,罗莎已经从墓门下面刨出来的洞里钻进去了,没了她的火力压制,那些猪脸大蝙蝠劈天盖地的就朝我这边飞了过来,吓得我二话不说蹭蹭就从那洞里钻了进去,也幸亏哥们比较瘦,要是换胖子那体格子,估计爬这洞都费劲,搞不好就得被那些大蝙蝠冲上来逮着屁股来两口。

我一进去,张金牙就拿了一个书包把墓门底下的洞给堵上了,等我爬起来的时候,这才看清了墓门后面的景象,顿时被这一切给惊住了!

我们眼下的位置应该是在这座古墓的前室外面,这里横七竖八的挖的都是壕沟,沟里堆满了一具具的人骨,这些人骨脖颈以上没有头骨了,手臂大都是在背后的,有些枯骨的两条臂骨上甚至还捆绑着风化了的绳子,显然这些尸骨生前是被反绑着杀死的!

这样的壕沟一个接着一个,足足有二三十个之多,里面全都堆满了尸骨,看上去不下万具,在壕沟对面又是两扇汉白玉做成的大门,紧紧关闭着,想来那汉白玉大门后面才是真正的墓室,不出意外应该是这座古墓的前室。

而我们所在的这个地方,应该是殉葬的地方了。

“他妈的,这里埋着的到底是哪个王八蛋啊,这死的时候到底杀了多少人给他殉葬!”

胖子看到眼前的这景象也是倒吸凉气:“胖爷盗墓这么多年,里面有人殉现象的不少,但多则百人,少则几人,像这样万人殉葬的真的还没见过!!”

我眼尖,观察了一边殉葬坑以后目光就停留在了那汉白玉大门的一侧,那里竖着一座石碑,不出意外的话,上面记载的应该就是墓主人生前的信息了,于是我就说道:“这人到底是谁咱们看看就知道了。”

说完,我率先朝那边走了过去,虽然我这个时候也的的确确是有些疲惫,但眼下在这未知古墓里也实在不是休息的时候,还是先弄明白这墓到底是谁的再说吧,胖子他们紧紧跟在我后面。

越过那些殉葬坑的时候,我们走的特别小心,这些人生前都是冤死,所以还是不要践踏他们的遗骨为好,毕竟这里是怨龙地,会发生什么谁也不知道。

这座古墓应该是从来没有人进来过,里面没有丝毫被破坏的痕迹,两扇汉白玉大门前的石碑上也蒙了一层厚厚的灰尘,我拿袖子狠狠把上面的灰尘拂去才看清了石碑上的内容,这上面的内容使用汉字写成的,所以辨识起来没什么难度。

事实果然如我所料一般,这石碑上面记载的就是墓主人的身份,不看不要紧,一看我顿时被吓一跳,这墓的主人竟然是赫连璝,一个我当初读历史的时候都对其厌恶憎恨到极点的人物,或者说,我憎恨的是他们这一族,那种感情就像是……我们现在读抗日战争、读南京大屠杀时候一模一样!

胖子可能是看我脸色不好,于是就问我这个赫连璝是什么人。

我深深吸了一口气,缓缓说起这个赫连璝的来历。

这个人所在的年代,是汉民族在历史上最苦难的时期--五胡十六国,史称“五胡乱华”!

若要说这段历史的起因,大概得从汉朝说起了,汉朝开辟丝绸之路,与周边各民族贸易频繁,那个时期胡人不断向中原迁徙,逐渐盘踞华北地区,势力不断壮大,到西晋的时候,胡人已入居关中及泾水、渭水流域,对西晋首都洛阳形成包围之势,晋惠帝时期,晋王室内部爆发了“八王之乱”,晋室分裂,国力空虚,民生凋敝,晋朝的军事力量迅速衰退,与是盘踞在华北地区的胡人趁机起兵,侵扰中原,中原大乱。在百余年间先后由胡人及汉人建立数十个强弱不等、大小各异的政权,史称“五胡乱华”。

五胡,指的便是匈奴、鲜卑、羯、羌、氐等五族!

这个赫连璝,便是当时入侵华北的匈奴后裔。

众所周知,西汉年间,武帝兴兵伐匈奴,将匈奴打的四分五裂,南北匈奴分崩离析,北匈奴远走欧洲,间接地造成了欧洲罗马帝国的灭亡,而南匈奴则投靠汉朝,入居关中。

赫连璝一部便是南匈奴里的一支了,八王之乱后,他父亲赫连勃勃起兵打进长安,建立了大夏政权,历史上称之为胡夏政权,他们父子非常残暴,在入主关中以后开始对关中的汉人进行了肆无忌惮的屠杀,是五胡乱华时期造成汉族人口大灭杀的元凶之一。举个例子,那时候连年征战,田地荒芜,所以粮食非常短缺,军粮也跟不上,于是五胡纷纷开始了吃人的历史。

这个吃人,是真的吃!!!

他们把汉人当成了军粮,尤其是喜欢吃女人,随军都驱赶着大批的汉民女子,晚上强暴发泄,白天杀死吃肉,甚至将汉民女子称之为“两脚羊”,意思就是长着两只脚的羊……

总之,那段历史是黑暗而血腥的!

这个赫连璝,就是当年赫连勃勃的儿子,当时胡夏太子,他干没干过这种好事拿屁股想都知道!

只不过后来赫连勃勃准备改立太子赫连伦,赫连璝大怒,起兵七万攻打赫连伦三万起兵,然后亲手干掉了自己的亲兄弟。那一战以后,赫连璝元气大伤,被他的兄弟太原公赫连昌给杀了。

反正就是狗咬狗吧,一家子人窝里斗。

我完全没想到竟然在这里见到了赫连璝的墓,因为曾经在延川县白浮图寺旁边发现过一座古墓,很多史学家推测那是赫连璝的墓,都见报了,而今看来那做墓也应该是一座假墓了,或者是白浮图寺跟前的那座墓主人另有其人,史学家推测错了。

等我说完这些的时候,胖子他们的脸色也不好看。

不用说,我们眼前的这些殉葬坑里的人绝对是当初的汉民老百姓了,被赫连勃勃拉过来给儿子陪了葬。

“他妈的,原来是个披着人皮的畜生!”

胖子顿时咒骂了一声:“虽然老子就是以倒斗的,但也最恨这些动不动就祸害老百姓的人了,你说你们他妈的打你们的天下,没事祸害老百姓干啥?没说的,这回老子摸金非得把赫连璝这孙子扒个一干二净!”

“要得,要得!早就应该这么干了,高仙芝是忠臣名将你们摸金一门不高,但这赫连璝的坟可以刨的吧?要不咱这一趟秦岭可就白跑了。”

张金牙在旁边咧嘴直乐,然后从包里拿出一个罗盘,说是要看看我们现在的位置,结果一看不要紧,这家伙的脸色当时就变了,失声叫道:“艾玛妈呀,我找到第十个煞气穴了,这十绝凶坟的第十座坟就是这赫连璝的墓啊!!”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