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56章 人点烛,鬼吹灯/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胖子的话我明白,他说的应该是这赫连璝墓里的空气似乎比不上高仙芝墓里的,这个其实也是常识,以前我爸还在世的时候,我虽然因为八字阳弱不能参与家里的事情,但是和一些经常在我爸店里卖物件儿的土夫子倒是常常聊天,那个时候就经常听他们说这古墓尘埋在地下多年,里面的空气非常不好,因为封闭效果好,所以尸体腐烂以后的各种臭气都散不出去,久而久之的空气都含有毒性了,如果开墓不散气的话,那是会要命的。这还不算,最歹毒的就是那种真空古墓了,里面的结构和埃及的金字塔非常相似,没有空气,据说秦始皇的墓穴就是这样的,进去了出不来,老吓人了。像高仙芝那种通风良好的古墓其实是非常少见的,因为古墓里空气不好也是一种防盗措施,那些古代的达官贵人在下葬的时候巴不得在空气里面撒上砒霜呢,哪里还会考虑通风问题?所以土夫子在下墓的时候都会先试一下空气如何,胖子那种丢个火折子的方法是一种试探墓里空气含氧量充不充足的方法,但这个方法漏洞百出,也比较粗陋,因为有的墓穴是里面的墓室里空气最差,而甬道里反而与外界无异,所以绝大多数土夫子用的方法都是“放鸟”,就是在一只鸟的腿上绑上工程线,就像是放风筝一样通过调整工程线的长短来控制这只鸟往哪里飞,这样就能勘测到墓室深处的空气质量了,如果鸟飞进不拽线了,那么基本上就是这只鸟已经在墓穴里被毒死或者是闷死了,这墓也就不能轻易进了。

当然,这些都是我所听说的土法子,是咱倒斗的老祖宗从古代就传下来的法子,至于现代的法子我就不知道了,听说人家现代好多的国外大型盗墓集团玩的都是高科技,放遥控机器人进去勘探的,那玩意太高端,咱也不是特别了解。

胖子是这方面的专家,他的意见我们肯定是得参考的,他说休息,我们一队人也只能休息了,仍旧是老规矩--轮岗。

当然,轮岗肯定是不包括金斯卡娅公主在内的,毕竟人鬼殊途,我们对这位前石国公主还是有些芥蒂的,虽然它没害我们,但我们也不至于放心到闭上眼睛让只鬼在身边守卫我们。

说实话,这还是我头一次在这埋死人的地方睡觉,而且还是一个万人坑,这觉肯定是睡不好的,闭上眼睛满脑子都是乱七八糟的事情,我想到了我的父亲,我很好奇除了在我面前他扮演着一个单身父亲的角色以外,在别人面前他还拥有着怎样的形象。我想到了老实憨厚的李叔,从前的从前,他身上有着怎样的故事。我还想到了那个在古刹时救我的神秘女子,她又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存在呢,她长的什么样子?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对那个神秘女子有着一种连我自己都无法理解的感情,我特别特别的想见到她,在这样迷迷糊糊的情况下我一觉睡到了三四个小时的功夫,这才被张金牙拍醒--轮到我守夜了。

这里虽然是万人坑,但是一晚上我们倒是没有碰到什么诡异的事情。在第二天七点多的时候,胖子又朝墓道里扔进去一个火折子,这回火折子倒是没有灭掉。

“可以了,咱们进墓吧!”

胖子长长呼出一口气,招呼了我们几个一声,我们背上背包就一股脑儿扎进了坟里。

这赫连璝的坟其实和高仙芝的墓结构差不多,一条甬道,最前面是前室,然后是主墓室和两个耳室,一个配室。看来当初他死在自己兄弟太原公赫连昌手底下以后,他的老爹赫连勃勃虽然给他风光大葬了,还杀了不少汉族百姓给他殉葬,但终究是没给他走太子的礼数,就是按照一般的汉族贵族的标准下葬的,毕竟那个时候的匈奴被汉朝征服以后迁入关内已经有很多年了,除了他们骨子里的野蛮凶残以外,礼仪方面已经汉化的相当严重了,殡葬规格基本都不按匈奴贵族的方式来,完全走的是汉礼。

因为赫连璝这人臭名昭著,所以这一次我们进墓就是摸金来了,穿过甬道以后基本上直奔他的配室去了,用胖子的话说就是先瞅瞅丫陪葬品里有啥,结果让我们有点失望了,这野蛮民族就是野蛮民族,他妈的配室里面除了刀枪剑戟就是马骨,基本上到现在都氧化的没个形状了,摸走也没啥卵用,卖不了什么钱。

然后我们又奔着左右耳室去了,这回一进门就连张金牙都开始大骂赫连家的人是禽兽了,因为左右两个耳室里面全都是人骨,显然都是当初殉葬的人,这些人骨骨骼纤细,表面平滑,一看就全都是女人的骨头,因为男人的骨头相对于女人来说要粗大很多,也要长不少,骨面要粗造些,凹凸很多,骨质也比较重。很显然,这左右耳室里殉葬的人应该都是赫连璝生前的妻妾了,看样子怕是不下百人,着实是个牲口,死了连自己的老婆都不放过。

不过张金牙这贱人也就是骂了几句就开始捡这些尸骨里夹杂的一些金银首饰了,不一会儿就背了一书包,一张大嘴都快咧到耳根了,配合着那颗从粽子嘴里撬下来的大金牙,样子别提多猥琐了……

基本上将赫连璝的墓全都翻了一遍,我们才终于来到了主墓室门前,根据张金牙所说,这赫连璝的墓里的煞气穴也是在一样在主墓室里,而且就在墓室的最中央!

墓室的最中央,一般放着的可都是墓主人的棺材!

也就是说这赫连璝的墓和高仙芝墓一样,煞气穴都是在棺材里的,我们得把镇煞气的金符放进棺材才能填上煞气穴。

想通了这一茬,我们知道赫连璝墓里的玄机应该是都在主墓室了,所以从撬墓门开始,我们就格外的小心,毕竟自从进了墓里以后我们真的是太顺利了,顺利的让我们甚至都不敢相信这座古墓就是十绝凶坟的第十墓,丝毫没有煞气冲天的景象啊。

这开墓门肯定是难不倒吴胖子这摸金校尉的,仍旧是那种顶石设计,胖子一拐钉钥匙撬进去,几下就折腾掉了里面的装置。

轰!

伴随着顶石倒下时候发出的一声巨响,赫连璝的主墓室终于呈现在了我们面前。

这里面,竟然有一座棺和一座四五米高的青铜塔,因为主墓室里密封的比较好,所以那青铜塔到现在都散发着锃亮的金属光泽!

“我的乖乖,这啥情况啊?”

张金牙一瞅这架势,顿时倒吸一口凉气,伸手戳了戳胖子:“胖子,这古墓里面有塔你听说过没?”

胖子没说话,盯着那青铜塔瞅了半天,才皱眉道:“这他娘的……好像是镇魂塔啊!”

镇魂塔?

我也没听说过这东西,于是就问胖子这是咋回事?

“群葬坑,镇魂塔,百鬼夜行,天师退避!”

胖子长长呼出一口气,沉声道:“这镇魂塔其实和群葬坑结构差不多。”

群葬坑我知道,其实就是史前文化时期的殡葬坟墓,也就是距今约五千年开外的时期的坟墓,非常罕见,那个时期的人类生活艰难,奴隶王朝都没有建立呢,根本无力去修建坟墓,所以墓葬基本上采取的是“墓上有墓”的结构,就是埋死人的时候是一层层的往上埋,死人是一个摞着一个的,中间只夹着一层土。

这种群葬坑因为死人埋得多,其实特容易出问题,尤其是埋在阴气重的地方时,只要一挖开,那脏东西就铺天盖地的往出钻,基本不给人活路。

“群葬坑是死人一层一层的往上埋,而镇魂塔呢,也是一层一层堆叠起来的,每一层里都关着无数阴魂,一旦镇魂塔被破坏,那也是阴魂劈头盖脸的往出钻,很要命!”

胖子说道:“如果我猜测的不错的话,这镇魂塔里面关着的就是外面那些殉葬坑里的人的阴魂,当年赫连勃勃这个畜生杀了那些人给儿子殉葬不说,还把那些人的魂魄关进了镇魂塔,让其永世不得超生,就留在墓穴里给自己的儿子守陵,要是有不知死活的动了这镇魂塔,立马就会被外面那些陪葬者的阴魂啃得干干净净!”

胖子这么一说,我们几个心里也有些慌,赫连璝死了以后可是有上万汉民百姓被反绑砍头陪葬的,这要是捅开这镇魂塔的话,那不是得放出上万阴魂啊?光是想想也让人头皮发麻。

“不用担心,这镇魂塔就是整治那些无知的泥腿子盗墓贼的,咱们认得这东西,不碰它就没事了。”

胖子笑呵呵的背着背包走进了主墓室,在墓室的东南角点上了一根蜡烛以后,换了白手套直接就蹦上去开始撬棺材了,一边拿撬棍忙活着一边嘀咕道:“千万给老子留两件儿好东西啊,正所谓这金有价,玉无价,你给哥们留几样玉器,哥们没准儿心情一好就不给你掀个底朝天了,要不老子可是对你这鞑子不客气了,非得掀棺鞭尸不可……”

我顿时无语了,看胖子这架势也知道这货不可能平白放过赫连璝了,估计是要做缺德事儿了,因为这墓室里面最值钱的东西肯定是带在墓主人的身上的,但凡达官贵人,那死了以后都是手里拿玉如意,嘴里含着宝珠,肛门里都得塞东西。只不过这些带在墓主人身上的东西虽然值钱,但要想取出来都得在一定程度上破坏尸体,比如肛门里塞得东西,人家都死了那么久了,尸体早就已经失去弹性了,要想从肛门里把塞得珠子抠出来,绝对得把屁股撕开……

不过我倒是不反对胖子的做法,反正这赫连璝不是什么好东西,生前杀了那么多汉室无辜百姓,死了以后刨他祖宗十八代祖坟拽出来统统鞭尸一遍都不为过,要不是我八字阳弱凑上去容易让死人起尸的话,估计我也亲自操刀上阵了!

噗!

就在胖子忙活着开棺摸金的时候,毫无征兆的,胖子点在墓室东南角的蜡烛熄灭了。

鬼吹灯?

我眼尖,一下子就注意到了这一点,心里顿时“咯噔”一下,难不成赫连璝这孙子死了这么久了,还不肯去阴间,就在自己的墓室里守着金银财宝?

当下我就欲开口提醒摸金摸得正嗨的胖子,谁知这时候一阵阴嗖嗖的笑声忽然在墓室里响起了。

嘎嘎嘎嘎……

这笑声阴冷尖锐,听得人浑身鸡皮疙瘩直冒。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