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57章 幽冥请神/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当时浑身上下就鸡皮疙瘩直冒,这笑声我真的是太熟悉了--就是那具笑面尸的!

这玩意也真是阴魂不散了,没想到竟然一路追到了这赫连璝的墓里!

张金牙显然也是识得这笑声的,一听脸色当时就变了,咒骂道:“还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啊,这玩意怎么来了?”

说到这里,张金牙连忙招呼还忙着摸金的胖子:“行了,差不多点得了,来了个大号的,咱们得闪人了!”

这时候我们几个都已经做好了撒丫子逃命的准备,笑面尸这玩意憋了一身的阴气、怨气,肉身基本上刀枪不入,擅长枪械的一类的罗莎肯定是奈何不得的,吴胖子就一盗墓的,点灯摸金的行,对付这玩意他也不擅长,我就更不用说了,我们这一队人里没了青衣也就只有张金牙能和这笑面尸来两下子了,只不过张金牙可未必是这东西的对手,眼下青衣被困在高仙芝墓里吉凶难测,估计没填上第九个煞气穴之前以他的性格不可能放弃,至于帮我们那就更是做梦了,我们似乎除了逃跑真的没有更好的选择了。

“嘎嘎嘎,你们,一个都走不了,留下来,陪我!”

一道充斥着怨毒的声音在这个时候响起,紧接着一个黑黢黢的瘦小身影无声无息之间出现在了主墓室门口,轰的一声,墓门直接关上了。

我心里一沉,他娘的,这墓门关上了,看来我们是跑不掉了,这笑面尸果然不愧是智慧很高的脏东西,竟然还知道关门打狗!

这时,笑面尸已经一步步的朝我们这边走了过来,因为主墓室里光线黯淡的原因,所以刚开始的时候我只能看清楚它的提醒轮廓,一直等他走到我们面前的时候才终于看清了这笑面尸的容貌。

它长得其实和正常人差不多,最起码脸上没有血肉模糊的狰狞模样,也没有类似于大粽子一样脸上有尸斑或者是皮肤铁青的样子,总的来说倒是并不吓人,只不过它一直在笑,嘴角已经掀起到耳根上了,连智齿都露出来了,就像是嘴巴横向割裂了一样,看起来相当的诡异,头上扎着发髻,身上穿着的是一身汉朝以后才出现的曲裾深衣 ,身高约莫在一米六五到一米七之间,走起路来特别轻快,几乎是几步之间就蹿到了距离我们不足三十米远的地方,瞅着我们几个一个劲儿的笑。

嘎嘎嘎嘎……

阴森森的笑声在整个墓室回荡……

这已经是我第三次面对这个东西了,前两次都险些命丧这个东西的手里,这一次面对它的时候心里多多少少还是有些发憷的,不过因为墓门已经被这东西关上了的原因,我们要逃跑已经没路了,只能尽力说服自己直面这东西,一连做了好几个深呼吸才终于平静了许多,沉声道:“这才是你的真实面目吧?”

“你,一,定,要,死……”

那笑面尸一脸怨毒的盯着我:“你不死,很多很多都不高兴……”

我一听这笑面尸的话顿时扬起了眉,似乎……我遭遇的这一连串的事情,根本就是有人,或者是有东西想要我的命啊!

“反正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能不能告诉我到底是谁想让我死?”

我盯着这笑面尸问出了心中最好奇的问题,我是确实想不通,我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屌丝而已,怎么会蹦出这么多脏东西要我的命?

嘎嘎嘎嘎 ……

那笑面尸这个时候又阴森森的笑了起来:“这里是我的地方,你们几个,都得死!”

它说话断断续续的,似乎不如变成别人的模样时说话利索,但大致的意思我还是能听懂的。

这笑面尸,似乎就属于这赫连璝的墓里的啊!

一个有关于这笑面尸的大致推测忽然出现在了我脑海里……

前面提到过有关于笑面尸的形成原因,大概就是说当一个人在极端疲惫的时候,身体出于自我调节会进入一种类似于假死的特殊睡眠状态,因为这种睡眠状态让人感觉很舒适的原因,所以睡梦中的他们脸上会情不自禁的带上笑容,但是呼吸却停止了,通过皮肤毛孔来吸取氧气,以至于被人误以为死亡,直接钉进了棺材里,然后给活埋在了阴气特别重的地方,通过皮肤还呼吸的它们因为装在棺材里吸收不到氧气了,只能不断吸收阴气,这些阴气与它们被下葬前吊着的那口阳气交感,最终形成了一种人不人、尸不尸的东西,在地底下埋上千万年不腐烂不说,面目仍旧栩栩如生,脸上带着下葬前的笑容,一旦开棺就会立即醒来,所以被称之为笑面尸。

再看这东西身上穿的曲裾深衣,这在古代一般是只有劳作的人才穿这样的衣服的。

综合这一切,我猜测这笑面尸生前很有可能就是当初给赫连璝修建陵墓的工匠之一!!赫连璝死的时候正值壮年,根本不可能提前给自己准备殡葬的事情,匈奴人也没有这样的习惯,在加上他是横死之人,所以这座古墓应该是赫连璝死后临时修建的,当初修建的时候必然是非常仓促的,为了保证在赫连璝的尸体腐烂前就能下葬,当时赫连勃勃的监工肯定是拼命压榨那些工匠的劳动力,让其日夜劳作,累死的人不再少数,这具笑面尸很有可能就是其中之一,只不过他并不是真死,结果在当时那种情况下人家肯定不会管这种细节的,随便挖个坑就给它埋了,它在这里吸收怨龙地的怨气、阴气,最后也不知道从哪里得了一口阳气,一下子起尸变成了这笑面尸。

见到这笑面尸的真容以后,我感觉自己的推测十有八九是对的!

“孽畜!想留下我们,先过了道爷这一关再说!”

这时,张金牙一声大吼,竟然从背包里取出一把桃木剑,咬破舌尖手里捏着一个印决就朝着那笑面尸扑了上去。

罗莎也不含糊,一看张金牙动了,顿时从靴子里抽出匕首上沾了自己的阳血和黑子呈掎角之势扑了上去,两人一狗合力围攻笑面尸。

“周家小子,跟胖爷去撬墓门!”

胖子一声大吼,估计已经拿金符把煞气穴镇住了,离开赫连璝的棺椁,趁着张金牙他们围攻笑面尸的时候就带着周敬跑去撬合上的墓门了。

这些人动手的太突然了,弄的我一时之间甚至都没有反应过来。

其实主要还是我对这笑面尸心里有一定的阴影,见到这东西以后双腿就跟打了桩似得黏在地上,完全乱了方寸,直到听到张金牙的惨叫以后才终于惊醒了过来,扭头一看,只见张金牙他们两人一狗围攻笑面尸仍旧落了下风,那玩意刀枪不入,沾了阳血的凶器都伤不到,还把张金牙打的嘴里吐血。

“我说小天,你他妈的愣啥呢?”

张金牙被打飞以后爬起来就又扑了上去,一边对着我吼道:“这玩意太凶了,哥们失算,对付不了,你快抄刀大家并肩子上!”

并肩子上,有毛用?

我嘀咕了一句,心里也着急,可硬拼真的不是办法,这笑面尸有道行了,没有青衣那本事就我们几个上去也是送菜,还得想想其他的法子!

忽然,我脑子里灵光一闪--为什么我不用请神术呢!?

虽然我只是初学,能请来什么我也不知道,但这节骨眼儿上总得试试的。

想及此处,我已经有了决断,二话不说拿下背包,从我背包里拿出了一炷香,这香是请神用的一种香,具体是什么成分我也不知道,反正味道类似于檀香,但是又比檀香清雅三分,当初我跟着青衣学习请神术的时候青衣送给我的,数量可是不少,足足一大包,得有个几百支,青衣说这香能沟通阳间和幽冥,燃香请神,香灭神走,如果在燃香期间一直都没有请到什么神的话必须立即放弃,沐浴斋戒七七四十九天以后才能再次尝试,若是立即尝试的话,那些本来就不待见你的鬼神就得找你的麻烦了。

我把香插在了墓室地砖中间的缝隙上,这才用打火机点上,顿时一股香气传出,这香气很特别,闻到以后我整个人一下子就宁静了下来,盘坐在地开始按照青衣交给我的方式手上不断变换印决,这应该是道家印决,具体的含义我也不知道,只是照猫画虎。

这一刻我心里特别的宁静,所有的杂念几乎都消失的干干净净,没过多久就感觉自己的意识开始飘忽了起来,那种感觉就像是喝酒喝多了一样,整个人飘飘忽忽的,然后,我感觉自己仿佛进入了一片非常奇特的世界,四周雾气蒙蒙的。

“哇哈哈哈,居然有个小鬼!”

一道极其狰狞的笑声在我耳边响起,一团黑屋中携裹着一张巨大的鬼脸飘到了我眼前。

我心中一喜,知道自己成功了,当下,我连忙说道:“小辈葛天中,在阳间遇到魑魅魍魉作祟,特来请各位前辈助我降妖除魔!”

此话一出口,四周顿时响起了无数尖锐的叫声,一团团黑雾在远方飘忽。

我次奥,请来了这么多?

我一愣,青衣说过,请神术一旦施展,只要是肯现身让你看见的,那就一定是愿意帮助你的阴魂,我没想到自己第一次施展这门法术就会请来这么多鬼,难怪青衣说我这种先天阳弱的人特别适合学习请神术。

“这……”

我一时间有些不知道如何抉择了,于是便开口说道:“晚辈遇到了一具笑面尸,不知哪位前辈能助我降妖除魔?!”

这话一出口,四周的黑雾呼啦一下全消失了。

都被吓跑了?

我一愣,顿时苦笑了起来,不过就在我有些失望的时候,一道阴沉沉的声音忽然响起--“哦?你这小家伙有意思,既如此,二爷就帮你一把,跟你走一趟吧!”

声音刚落,远方忽然冒出了一团阴气,等那阴气消散的时候,一个穿着一身白衣的鬼东西一蹦一跳的朝我这边蹦了过来,脑袋上扣着一顶高高的帽子,帽子上面写着四个字“你可来了”,嘴巴里伸出老长一截儿红舌头,都快垂到胸口了,有些狰狞。

一看这位的模样我当时如遭雷击--他娘的,请神给白无常白二爷请来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