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63章 一切的根源/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是我第一次真正意义上见到她的容貌,这一霎那,我整个人仿佛一下子丢掉了魂魄,脑子里完全就是一片空白。

这是一副怎样的容颜?

肌肤欺霜赛雪、倾国倾城、风华绝代这样的语言根本不足以描述出在初见一霎那时她留给我的深刻,倒不是说咱们传统汉语不够丰富,要恨只恨我自己在语文课的时候都用来偷偷看那位被人奉为班花的同班同学了。干脆没学好语文,以至于在这个时候我甚至都想不出一句恰当的语言来形容她的美,只能在那里暗自后悔着……

那个我暗恋了十多年、也偷偷给人家买了十多年的早餐,结果最后却被高富帅用一顿西餐骗走的班花与眼前的女子比起来,简直就跟土鸡与凤凰之间的较量。

她的美,容颜占三分。气质占七分,虽然身披甲胄,但就是轻轻的往那里一站,那种傲然脱俗的清冷气质便犹如空谷绝响一般缭绕在我心里,在我的心里狠狠留下了一个不可磨灭的烙印。

如果真的要让我说这一刻心中的感受的话,我只能用一句听起来无比酸爽、狗血林立的话来形容--她任何为人称道的美丽,不及我第一次遇见她时的霎那心动,她,或许就是我早已经埋葬在岁月风尘里的最初的梦。

是的。我爱上她了,也许到这一生终结,我都再也不可能忘记她那双犹如寒星一样的眸子。

可能这么说很狗血,也很无耻下流,用现在很多女人的话来说就是--所谓的一见钟情,不过就是对方身体上的某一个位置刺激到了你的雄性荷尔蒙,与感情挂钩简直就是在亵渎“爱”这个神圣的字眼,说到底不过就是雄性牲口的交配本能在支配着个人行动而已。

但是,这真的是我的真实想法。

我从前也一直都不太相信一见钟情这样万分狗血的事情,可情之一字没有真正体会,谁又能知道个中的致命与不可抵抗的诱惑?

最起码,我无法拒绝自己的内心。

或许是因为的我目光太直白,婷婷而立的女子有了一霎那的不自然。原本看起来有些过分苍白,甚至苍白的让我有些心疼的脸上竟然泛起了一层浅浅的红晕,连忙把摘下来的黑色面纱又挂上了,末了还不忘狠狠瞪我一眼:“看够了没有?再看把你的眼珠子挖出来!”

呃……

我一下子就惊醒了,脑门子上也不禁泛起了一层细细密密的汗水。果然是色字头上一把刀,光顾着欣赏对方的容颜了,结果却忘却了对方的手段!

这位……生前可是一个杀人如麻的主儿啊!

前室里的壁画上有好几幅记载的都是她为了给袍泽报仇举刀屠杀战俘的画面!

且不说她生前之事,光是如今也足够吓人了。

上了我身以后横扫那些阴兵,在我的店里对着笑面尸勾勾手指对方就得立马屁颠屁颠跟着她走,往这座古墓里一坐顿时就让镇魂塔里的上万阴魂不敢踏足半步……

综合这一切,都说明我似乎惹不起眼前这个女子啊……

为了我的眼珠子不被她抠出来。我只能不舍的收回了眸光,不过心里还是多多少少有些可惜的,那么一张好看的脸,为什么老是用黑纱挡上呢?古代女子的思维模式果然很独特,这要是搁现在那些姑娘身上,要是有这么好的基因一个个还不得天天跑大街上炫耀自己的美丽啊?有脸的露脸,没脸的露腿,没脸没腿的……别担心,在这个狼多肉少的年代总是不愁嫁的,所以使劲造吧……

我收回自己的目光以后,花木兰那双犹如寒星的眸子这才微微眯起了一些,似乎是笑了,别有一番风情,看了我一眼说道:“你这人也真是的,如果不是我让你来这里的话,你恐怕早就已经死了,你倒好,对自己身上的事情漠不关心,一心贪图美色,这惫懒模样却是与以前一模一样,这么多年了,你真是一点没变。”

这么多年了……我一点没变?

我今年才二十岁好不好!!!

我被花木兰说的满脑门子雾水,听她的口气,似乎以前我和她认识?而且还是很熟悉的那种老朋友!可是我想了半天也想不出到底什么时候见过她。

不过花木兰也仅仅是那么顺嘴一提,然后就再也没有多说什么了,又一次坐回了自己的蒲团上,拍了拍她身边的地方,让我坐过去。

这种事儿我会拒绝?

当下我就屁颠屁颠的过去了,你也别笑话咱屌丝,每个男人的心目中总是会有一个让自己无法抗拒的女神,自从见到花木兰以后,我心目中的女神已经从苍老师直接变成了她,女神招手,我能拒绝?当时我就挨了上去,离她很近,鼻息之间尽是芬芳气味,让我心中不仅感慨--女神他妈的就是女神,变成鬼了身上都这么香……

似乎是感觉到了我心中的龌龊念头,花木兰扭头狠狠瞪了我一眼,不过这回倒是没有再威胁我说什么再看就要挖眼珠子什么的,犹豫了一下,她有些怅然的叹了口气问我:“你难道就不好奇你身上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吗?”

我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好奇啊,这个本来就是我冒着九死一生的危险进秦岭大山的目的,只不过见到你以后,我忘了……”

“你……”

花木兰瞪了我一眼,好看的柳眉眉尖儿当时就挑起来了,倒是着实吓了我一大跳,还以为是我的话说的有点暧昧,所以她要揍我呢,不过最后她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终究还是没有动手,苦笑了一声,叹了口气:“罢了,我看你是改不了你这惫懒模样了。”

说完,她跟我详细说起了我身上的事儿。

这件事情还是要从十绝凶坟上说起,事实果然如我所料,花木兰的墓也是十绝凶坟里的一座!根据她所说,十绝凶坟的主坟里供养的那东西和我有一定的因果,一直想干掉我,只不过它作为主坟里供养的东西,十绝凶坟一天不被破坏,它就根本没法出去。说白了,十绝凶坟能让主坟里那东西一直强大下去,但同时也是一座禁锢它的囚笼,最终形成了一种微妙的平衡,所以这十绝凶坟存在了很多年了,一直都没有为祸阳间。直到几个月前吧,一伙盗墓贼发现了这些秦岭大山里的古墓群,掘开其中的一座坟墓,一下子盗走了好几千件文物,同时还把消息给走漏了,一下子让那个秦岭大山里的十绝凶坟变成了众矢之的,引来了无数人在秦岭大山盗墓,十绝凶坟一座接着一座被破坏,一下子打破了这种平衡,十绝凶坟被破坏,再也困不住主坟里的那东西了……围沟私巴。

根据花木兰的估计,主坟里的那东西应该是在7月31号就会彻底挣脱十绝凶坟的束缚了,到那时候它要做的第一件事情肯定就是去要我的命!

为了防止我被那东西所害,花木兰只得想办法救我,可她也不知道我到底在哪里,那时候恰逢卖给我百辟刀的那个盗墓贼和他的兄弟进了花木兰的墓,花木兰一看这两人进来,顿时心生一计--故意让那俩兄弟把百辟刀带走,只不过那俩兄弟有一个手贱,竟然想开馆动花木兰的尸身,结果被血如一口咬在了脖子上面,最后只剩下卖给我百辟刀的盗墓贼抱着那个被血如咬了的倒霉蛋一溜烟跑了!!

花木兰说百辟刀和我有缘,流传出去肯定会最后落入我手里,如果让那盗墓贼把百辟刀拿走的话,那么她就能找到我了。然后只要在7月31日主坟里那东西出去找我的时候,她把我带进十绝凶坟,这样我不就能和主坟里的那东西错开了么?直接给那主坟里的东西玩一出灯下黑,估计那东西也不会想到它要找的人其实就在它的老巢里!

谁知,就在那俩盗墓贼刚刚带走百辟刀的时候,主坟里的那东西也知道了百辟刀被盗了,它也知道百辟刀最后会落入我手里,于是就派了笑面尸追踪了出去,只要找到百辟刀的得主,就直接干掉!

也就是说,一把百辟刀引出了两方人马,花木兰一方,那个主坟里的东西是一方,只不过花木兰是要救我,而那笑面尸是要害我……

接下来的事情根本就不用我多说了,我很倒霉的收了那把百辟刀,一下子成为了花木兰和笑面尸的目标!

至于那天晚上趴在我背上的那个裹脚鬼老太,花木兰说那完全就是我在路上遇到的孤魂野鬼,那个时候夜尽天明,为了避免被天地间的阳气伤到,她也没时间帮我收拾那鬼老太了,只能带着笑面尸匆匆离开了,主要也是因为那个鬼老太没有什么道行,一时半会儿要不了我的命,她相信我能解决。

听她说完这一切,我虽然对事情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但随之而来却有了更多的疑问,于是就向花木兰提出了我疑惑。

第一,主坟里的那个东西为什么一定要整死我?

第二,为什么花木兰和主坟里的那个东西一口咬定我和百辟刀有缘,只要百辟刀流传出来,最后肯定会落入我手里?

第三,花木兰为什么要救我?按说她和主坟里的那东西同为十绝凶坟里的存在,本应该是一家人才对,干嘛她胳膊肘往外拐!

第四,十绝凶坟到底是什么存在弄出来的,它的目的到底又是什么?!

花木兰听完我的问题以后摇了摇头,轻声说道:“十绝凶坟是谁弄出来的其实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在我下葬的时候,这里确实是一条龙脉,这条龙脉是后来被钉死变成怨龙地的。也就是说这是一个阴谋,骗着我们这些人把这里当成龙脉下葬,然后再钉死龙脉,让我们被动成为十绝凶坟的外围十座大阵!”

说到这里,花木兰有些歉意的看了我一眼,道:“至于其他的问题,我现在还不能告诉你,对你没什么好处。”

我一听这个顿时就无语了,虽然我知道了一个大概,但根本不及深挖,因为事情的本源到底是因为什么我现在仍旧是两眼一抹黑,不过我看花木兰的样子也知道自己追问都没用,于是只能退而求其次了:“那你能告诉我主坟里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吗?”

“他是什么其实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他现在很厉害。”

花木兰轻轻叹了口气,沉默了一下,这才说道:“不过他生前的身份我倒是可以告诉你--他生前其实就是柔然人的二王子,多伦!!!”

柔然王子?

我一愣,鬼使神差的想到了前室壁画上那个追求花木兰的柔然人,那个柔然人出征之时大帐为金顶,显然也是柔然人的皇族。

难不成,主坟里的那个东西就是当初追求花木兰的那个柔然皇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