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65章 凶坟瓦解【红包章节】/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仅仅一个眼神,于是,我整个人都凌乱了。

难不成花木兰还真的要和我结婚啊?

我一脸不敢置信的看着女人那双犹如寒星一般的眸子,试图从中找到一点点开玩笑的痕迹或者是情绪。

然而我失败了,花木兰的神情分明是认真的!!!围肠尤巴。

她竟然是认真的!!!

于是我一下子就想不通了,为什么?

老子长得帅?二十年来我每天起床做的第一件事情基本上就是对着镜子照。可找了二十年我也没发现自己有一丝半点能让女人倒贴的本钱,尤其是,这个女人还漂亮的一塌糊涂,仅仅是往那里一站,便是祸水倾城滔滔不绝一发不可收拾的架势!

那么,老子有钱?

想想收购完那把百劈刀以后。我银行卡上不足六位数的余额,我顿时狠狠的否决掉了这一点,老子买不起LV,也进不了高端酒会,所有存款刚够买一辆豪车……的轮胎,就这点能耐还让能让女人看上?

那么,老子有才华?

琴棋书画,除了棋,我其他都不会。书法估计以后有了儿子给儿子签个名儿都能让老师误以为是孩子自己签的,罚丫挺门口站着,至于棋,我也是仅仅会五子棋而已。

综上所述,我真的在自己身上发现不了一丝半点讨女人喜欢的成分,那么……她还要嫁给我?

我努力的睁大自己的眼睛,让自己看起来无辜一点,萌一点,然后问道:“你确定不是在开玩笑?”

花木兰扬了扬好看的柳眉, 似笑非笑的说道:“怎么?难不成你不愿意!?”

她这个问题倒是真的问住我了。

愿意吗?

说实话,我真挺愿意这一辈子守着这么一个女子的,虽然人鬼殊途,虽然她永远也不能像一个正常的女人那样给我一个完整的家庭。但是,就因为她带给我的那种莫名的悸动以及初见刹那的深刻烙印,我就愿意这一辈子与她厮守,可能很冲动,但我觉得我的冲动能经得起时间的考校。

只是……

每当我想起前是壁画上她依偎在那个男人怀里的画面。我的心里就一阵阵的刺痛,连心都在滴血!

我过不了这一关,虽然我是个屌丝,这一点我从来不否认,但我觉得我又是一个与众不同的屌丝,最起码我有自己的尊严,不会像很多悲情备胎一样。当心目中的女神在玩累了以后找上他的时候,仍然会屁颠屁颠的答应对方,哪怕他明明知道对方并不爱自己,只是单纯的想找个好男人就嫁了而已,但仍旧不可抑制的跳进对方给他挖好的柔情陷阱里面。

这样的事情,我永远做不到,我可以接纳一个女人的过去,甚至包容,但是我永远不会接受我的女人心里仍旧喜欢着别人,如果事实是那样,哪怕我再爱她,我也会毫不犹豫的慧剑斩情丝,哪怕最后心疼的疼死我自己,这也是我始终都不会改变的选择,因为,我是男人,我有自己起码的骨气和尊严!

我心里略一琢磨,最后还是决定开门见山的和花木兰好好谈一谈,于是我就干脆把我的想法说了出来。

“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你果然还是你,哪怕世道如何变迁,人命如何轮回,你终究还是那个不忘初心的你。”

花木兰听完我说的话以后轻轻一叹,说了许多莫名其妙的话,然后她很认真的看说我说道:“你放心吧,你所担心的事情永远不会发生,嫁于你为妻,便一世都是你的妻子,我的心里也只有你,容不了别人。”

听他这么说,我心里才终于舒服了一些,我盯着她看了半天,发现她并不是在说谎以后才终于答应了下来。

“走吧,和我去见见你的那个朋友吧。”

花木兰说道:“他现在好歹也是小天师了,如果拼命的话,血如和铁柱未必能挡得住他,真伤着了也不好。”

铁柱,就是那个为花木兰守主墓门的男鬼。

我觉得她说的在理,于是点了点头就答应了下来,花木兰一挥袖子,顿时沉重的墓门轰隆一下就打开了。

果不其然,青衣正在墓门前恶斗血如与铁柱。

青衣整个人就跟变了样儿似得,一改他平时惜字如金的模样,状若疯虎,不断猛攻血如和铁柱,被打的连连后退,四周,张金牙、吴胖子和罗莎他们几个人不知什么时候也来了这里,呈犄角之势围着血如和铁柱,看样子只要两鬼稍微露出破绽,他们就会立马上去补刀!

花木兰猜的不错,果然在这种情况下血如和铁柱不是青衣的对手,身上的阴气都消散了不少,估计如果我们不出来的话,恐怕用不了多久他们两个就会魂飞魄散了。

只不过青衣看起来也有些狼狈,一身长袍上到处都是破洞,身上血迹斑驳的,只不过那些血迹全都干涸了,看来应该不是在和血如它们恶斗时留下的,不出意外应该是被那具飞尸和尸煞所伤的,看来在高仙芝的主墓室里,青衣应该是经历了一场非常惨烈的战斗,否则不至于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事实上,从我认识他到现在,就没见他这么狼狈过!

“他已经是强弩之末了。”

花木兰轻轻叹了口气,看着青衣说道:“虽然招招凌厉,但也掩饰不了他已经快要油尽灯枯的身体状况,所以他才杀机毕露想尽快结束战斗。他的身上阴气很重,估计是用了道门的请神术,请了他现在无法承载的阴间大能,恐怕最少也是得两个鬼王上身才能让他这个小天师变成这样。”

说到这里,花木兰狠狠推了我一把,说道:“你还不快上去阻止他?继续这么拼下去,血如和铁柱会魂飞魄散不说,就连你的那个朋友也会就地成仁!”

花木兰这么一提醒,我终于反应了过来,看着打的难解难分的双方一时也有些犯难,手心手背都是肉,咋帮?

犹豫半天,眼看着两鬼和青衣都杀红了眼睛,互相下死手,我知道事情不能再拖了,要不然可就拉不住了,于是当时我就大吼一声“停”,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竟然一下子冲到了青衣和血如两鬼的中间,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我是拼着被他们误杀的危险冲上去的,好在青衣和血如它们有分寸,适时收手,各自退后了。

“不要打,大水冲了龙王庙了!!”

我苦笑道:“虽然血如它俩对胖子他们没什么好感,但也绝对不是敌人,各自退一步!”

我是调停这场纷争的最佳人选,和青衣有关系,和血如它们也有关系,我只能站了出来,对青衣说了一遍我和花木兰的会面内容,青衣这才终于罢手了。

看着双方间的火药味终于消散了一些,我连忙拽着青衣问起了我们从高仙芝墓里逃出来以后发生的事情,听青衣说完以后,我才知道青衣为额对付那尸煞和飞尸,竟然真的一连动用了两次请神术!

好在是收拾了那俩脏东西,高仙芝墓里的煞气穴也被填上了,然后青衣循着我们留下的足迹跟了上来,因为火力大都被我们吸引了,所以他倒是一路上没遇到什么状况,轻而易举的就找到了这里,听胖子他们说我被墓主人带走以后,青衣二话不说就来抢人,后面的事情不用说了,我亲眼所见--大水冲了龙王庙,自家人干自家人。

眼下,十绝凶坟的十座提供煞气的坟墓都已经被破坏掉了,严格意义上来说十绝凶坟也已经完蛋了,至于主坟,我们压根儿就没准备进去,要是听完花木兰说的主坟的凶险我们还去的话,那才是真的脑残了。

张金牙说他们的任务已经完成了,于是就开始商量着离开的事情了。

我一看这个顿时急了,连忙叫道:“哎,别的啊,你们先帮我证个婚行不?”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