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68章 唯一的办法【三更】/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若不是我的身体被花木兰的阴气给冻结了,这个时候我恐怕已经冲出去了。可惜,眼下我身体不能动,只能在一边干瞪眼,眼睁睁的看着他从我眼前飘忽而去,直接去了主墓室。

一直等他完全离开以后。青衣才深深看了我一眼,似是安慰我一般说道:“小天,不要相信你眼睛所看到的,刚才从你我面前经过的并不是你的父亲,而是十绝凶坟主坟里的东西!!”

因为刚才只有我和青衣两个人趴在耳室的门缝上,所以其他人并没有看到外面的情况。纷纷问青衣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老葛,上一任的发丘将军!”

青衣长长呼出一口气,缓缓道:“老葛死在十绝凶坟以后,干脆被主坟里的东西夺走了肉身,你们也知道,发丘一门修炼杀气,他们的体内充斥着暴虐和煞气,这些对于那些阴邪之物来说简直就是最好的载体,一旦它们能顺利上了发丘将军的身。势必如虎添翼,我估计那主坟里的东西也是看中了老葛身体上的特点,所以占据了老葛的身体,毕竟老葛在进入十绝凶坟的时候,他已经是七段杀气,相当于天师了,他的身体对主坟里的那脏东西诱惑极大。”

他们几个人压低声音在一边低声议论着,只是我一句都没有听进去,整个人就像是个木偶一样趴在主墓室的门口,轻轻闭上了眼睛,这是我唯一的能动的部位了,两行温温热热的液体顿时浸染透了我的脸颊,随后又在这阴气浓郁森冷的墓室里变成了冰晶……

在我一生所走过的二十年的时光里。我从来没有一刻如现在这般觉得我这么无能,这么窝囊!

我的父亲死了,尸骨未寒,至今遗落在外面被别人操控着,成了别人的器物。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

我的媳妇在独自面对危险,可我却偷偷躲在一边只顾自保!

我二十年来没受到过的屈辱今天全都受了,我算个什么东西?男人吗?我现在都不好意思说我自己是个男人,丢人!!

头一次,我开始憎恨这个世界,憎恨人心的诡诈与恶毒。

我做错了什么?

我只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大学生而已,我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都没有做过。可为什么总是有东西要伤害我的家庭?我不犯人,人却犯我,可我偏偏还只能干瞪眼,这种窝囊简直无以言表!

我想起了发丘一门修炼杀气的那本书上写的一句话--人鬼魔尸,天性向恶,道义教化不如以暴制暴,杀杀杀!

这个世界,终究是个强者为尊的世界,由来都是狮虎猎物获威名,可怜麋鹿有谁怜?谁的拳头大,谁就是老大,其他的都是狗屁,厉害的就是可以欺负怂的,没人会指责强者多么凶残暴虐,只会嘲笑弱者可怜可悲。

没错,这就是这个笑贫不笑娼,尊强不怜弱的世界。

做个强者吧,管他什么六道轮回,活过了这一次,我就站在阴魂的哀嚎惨叫中淬炼杀气,成为一个真正的强者!

我心里暗暗下着决心。

这个时候,主墓室那边也有了动静,我能清晰的听到花木兰在冷冰冰的质问多伦为什么忽然来她这里。

紧接着一道就跟公鸭子一样的森冷尖锐的声音响起:“高仙芝和赫连璝的墓都被破坏了,是他来了对吗?你已经见到他了对吗?墓室里天地人三位敬上请神香,你已经和他结了冥婚了……我杀了你!”

这道声音一落,主墓室那边就传来了非常激烈的打斗声,有铁柱的嘶吼和血如的尖叫,很显然厮杀的非常惨烈。

我的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儿上,这个结果我已经猜到了,虽然和花木兰相处的时间很短很短,但是我已经对她的性格有了一定的了解,这是个非常刚烈的女子,她是绝对不会和人周旋的,果不其然,双方一见面就立马打斗了起来,我恨不得现在立马起身就冲进主墓室,可惜,无论我怎么挣扎,仍旧不能动,甚至连话都说不出。

这场战斗足足持续了十几分钟的时间,到最后伴随着轰的一声,主墓室的墓门竟然炸开了,乱石横飞,紧接着一道黑光一下子就从主墓室里冲了出来,穿过甬道后,眨眼就消失了。

甬道里的泛起的雾气也渐渐消散了,这个时候我发现自己被冻僵的身体终于能动了,我当时就一把推开青衣,直接冲进了主墓室。

墓室里死一般的寂静,正中间那具巨大的石椁已经完全被打碎了,一片狼藉。

铁柱就躺在墓门口,双眼紧闭,身体虚淡,都快透明了,不断发光,身体也一点点的消失,我知道他已经死了,人死变鬼,鬼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他彻底消失了。

距离铁柱不远的地方,血如也一样躺在地上,不过她身体虽然虚淡,但没有溃散,说明只是重伤了,看到我进来以后当时就急声说道:“快去救主人,她尸身被毁,愤怒之下和多伦拼命,多伦重伤,主人她也……快不行了!”

我一听顿时就眼睛红了,连忙冲进了主墓室,最后终于在石椁打碎后的废墟里找到了那个让我牵挂的女子。

这个时候的她身上的甲胄破碎,身体已经透明了,原本挡在脸上的黑纱也消失了,那张美丽的脸蛋上写满了憔悴,甚至就连那双犹如寒星一样的眼睛都暗淡无神。

她看到我以后竟然笑了,这是我第一次看她笑,笑起来一下子显得分外的温柔,轻声对我说道:“你来了啊,对不起呀,妾身这一次恐怕是不能再陪你走下去了,希望你以后能变得很强很强,也希望你的一生能平平安安,在未来的某一天,如果你看到木兰花开的话,只要你还能想起曾经有这么一个女子,她在冷冰冰的古墓里等了你上千年,只为有朝一日能做你的新娘,哪怕是一天也好,那妾身就死而无憾了!” 围狂见亡。

我鼻子发酸,眼泪不断的往下流,虽然我也不想,可就是控制不住,伸手去抚摸她的脸颊,结果我的手一下子就穿过了她的脸,她已经完全虚无了,就像是一道影子,这下子我终于再也控制不住了,腿一软,一屁股就坐到了地上。

这时,一道淡漠的声音忽然从我身后传来:“你不用如此,若想救她现在还有一个法子,只不过她千年灵鬼的道行怕是保不住了!”

这句话对于现在的我来说简直犹如天籁一样,连忙回过头,这才发现刚才跟我说话的人是青衣,我一把抓住青衣的袖子就急声问道:“到底是什么法子?至于什么道行之类的现在就不用考虑了,我只想让她一直陪着我!!”

青衣沉默了一下,这才一字一顿说道:“茅山养鬼术里的本命鬼!” 他这话一出口,我都没来得及反驳,花木兰就疯狂的摇头:“不行!!我不要你救我,滚!”

“你他妈给我闭嘴,老子当家还是你当家?!”

我扭头就对着花木兰吼了一嗓子,说实话,因为她以前总是高高在上冷冰冰的,我从来不敢对她有一点点的冒犯,但是这个时候我火烧眉毛了,早就不在乎那些了,对着她一吼倒是让她愣住了,我趁着她闭嘴的功夫连忙就催促青衣:“快告诉我那个茅山养鬼术!”

“我可以教你,茅山养鬼术里的养本命鬼,就是以心头血喂养一个阴人,从此施术者就能和那个阴人心心相通,施术者不死,阴人就绝不会魂飞魄散,同样,施术者死了,阴人也会立即魂飞魄散,这是现在唯一能救她的法子--让她变成你的本命鬼!”

青衣缓缓道:“但是你得想清楚了,这个法子弊端很大,有干天和,一用你立即折损阳寿三十年!”

难怪花木兰一听什么茅山养鬼术里的养本命鬼,立马不让我救她,还让我滚,敢情是怕我损阳寿啊……

只不过老子今天受了这么多奇耻大辱,要不是想着报仇,现在老子就不想活了,三十年阳寿对我来说他妈的算个屁啊!

于是我想都没想就直接问道:“心头血怎么取?”

青衣沉默了一下,道:“开膛剖腹,切破心脏,心头血就会流出。”

他话一落,我二话不说,抽出百辟刀对着自己心口就切了下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