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69章 真爱如血【第四更】/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或许是因为极度悲愤的的原因,所以这一刀我切的是分外的果决,没有丝毫的犹豫。

噗!

百辟刀直接就扎进了我胸膛,说实话,一点都不疼,如果刀子快、下手利索的话。只感觉中刀的地方一凉,然后就没有别的感觉的,一点都没有很多电视连续剧上那种刀子往人身上一看立马就抱着惨叫的感觉,就像胖子那天跟我说的,他有一个朋友在西北敦煌那边进一座古墓,盗洞没打对地方。正好打在了封土里有机关的地方,那机关就是一个铡刀,他那朋友往前爬着爬着铡刀就落下来一下子把整个人都给拦腰切断了,结果他那朋友还没有察觉,往前爬出了十多米的感觉腿上使不上劲了回头一看才发现自己的早就被腰斩了,肠子都拖了十多米,这才一下子惨叫了起来,没过多一会儿就死了。

其实如果下手利索的话,人的痛觉神经都反应不过来。我就是这样,最起码现在我没有痛苦的感觉,一转眼刀尖都刺进胸膛六七公分了,这个时候青衣忽然探出了手,在电光石火抓住了我握刀的手,他看似瘦弱,但是手劲儿却是一点都不小,这么一把捏住我手腕,我竟然完全动弹不了了,忍不住有些不解的抬头看向了他。

“不要冲动。”

青衣那张原本木讷冰冷的脸上竟然浮现出了一丝笑意,轻声道:“你过于至情至性了,这样也好,也不好。好的是你总是可以交下一些朋友。比如我,比如吴胖子,比如罗莎;不好的是,你太情绪化很容易冲动,你知不知道人的心脏其实也就拳头大小?你刚才已经切开了自己的心尖。如果再往前一点,就会刺穿心脏,彻底破坏心脏功能,你也就玩完了。”

一听青衣这么说,我才顿时苦笑了一声,媳妇都快没了,我还怎么理智?我不是一台精密的计算机。在什么时候都能一丝不苟的紧密运行着,我是个人,有我的喜怒哀乐,这些都会影响到我的所有行为。

“我说青衣,你就别说他了,依我说啊,这小子的性格这辈子也就这屌样了,成熟不起来!”

吴胖子在旁边咧了咧嘴,有些无语的说道:“真不知道老葛那种一辈子都不肯说一句错话的人是怎么有了这么一个愣头青儿子的,不过话说回来,老子还就是喜欢这小子的性格!”

青衣没搭理胖子,一脸凝重的看着我:“准备好了吗?准备好了的话我可就拔刀了,刀子一拔,血立马就窜出来了,你只管将夹杂着心头血的血往你妻子嘴里喂食,剩下的你就别管了,交给就好。”

对于青衣我是百分百信任的,当下就点了点头,青衣顿时就把我胸口上的刀子抽了出来,一股黑血当时就冒了出来,汹涌不绝,看的我都有些傻眼,难怪书上经常说身上如果中了刀或者中了箭的话,在没有足够的医疗条件的保证下,千万不可贸然拔出,因为刀箭插在身上的时候好歹还能堵着点血,可要是一拔出来,那如果不能及时止血的话,那可是会要命的!

我不敢过分耽搁,为了能将从伤口出来的血顺利喂食给花木兰,我只能半跪在花木兰的头跟前,双手撑到地面,整个人就像是狗爬一样趴在地上,这样我伤口就能垂直对准花木兰了的嘴了,血珠儿就跟下雨一样噼里啪啦的往下砸。

不过让我生气的是,她竟然根本不肯张嘴,只是不停的摇晃着头,那双犹如寒星一样让我沉沦迷醉的眼睛里泪光朦胧。

看到她这个样子我也是一阵心疼,忍不住哀求道:“你张开嘴可以吗?求你了,就让我为你做一点事情吧,要不然我这辈子都不安心。请你记住,我是个男人啊,你就给我留一点点尊严吧,被一个女人保护的死死的,这让我很痛苦。”

“是啊,姑娘,你就接受小天的好意吧。”

胖子在一边劝慰道:“你把他冻住愣让我们把他带走我们做了,但是做的亏心呐,躲在耳室里的时候我每一次看到他那双眼睛心里都渗得慌,虽说咱们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他好吧,但多少也得考虑一下他的感受的,你要是真不肯接受他救你的好意,那我估计他这辈子都不会安心的,更何况不就是损失三十年阳寿嘛,有什么大不了的,别忘了小天哥是什么人,他可是发丘门的唯一传人啊,发丘门修炼杀气,不尊天地不惊鬼神,只要他能在有生之年达到八段杀气,那时候他的阳寿也就会被改写了,阎王爷那生死簿上是管不着他的。再者说了,其实我看这养本命鬼也没啥大事,虽然胖爷也不知道你俩啥时候开始眉来眼去的吧,但是看你们俩着感情绝对是瞅着没问题的,你难道就不想和小天哥同生共死?啊,当然了,你们岁数差了一千多岁,同生是不可能了,但是共死还是可以的嘛。”

还别说,经过胖子这么一忽悠,花木兰似乎还真的是想开了,犹豫了一下,终于缓缓张开了嘴。

一看到这个,我终于松了口气,花木兰的也在我的鲜血滴落进嘴里以后身体凝实了很多,不一会儿就看起来不透明了,看来魂飞魄散的进程已经被我打断了,我硬生生的把她给拉回来了。

我心中一阵高兴,心情一放松之下,顿时感觉一阵钻心的疼痛从胸口上传来,疼的我浑身直哆嗦。

“好了!”

这时,青衣忽然低喝了一声,也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了一贴上面糊满了黑色药膏的膏药,一下子就摁在了我胸口上,沉声道:“现在剩下的事情都交给我吧,你先休息一会儿,药膏捂在伤口上别松开,止血的,等吸收完了在放开。”

我一听这个连忙死死的将那贴药膏摁在了伤口上,原本我还犯愁这荒山野岭的,哥们的胸膛都破开了,光是止血缝合伤口都是个事儿,不曾想青衣那里竟然有这种好东西,对于青衣医术的神奇我一路上可是深有感触,他给的东西绝对没错。

而青衣这个时候也盘坐在地上开始施法了,点起了三炷香,手里不断捏着一个个道门的印决,变换速度相当的快,让人眼花缭乱的,光是这一手也不知道得练多少年才行,他施法的时间不长,都不到十分钟,他就顿时一生大喝:“即!”围爪何血。

一下子,我就感觉自己的胸口开始发热,青衣说这是我和花木兰之间的本命联系已经建立了,让我别惊慌,我这才安下了心,没过一会儿花木兰竟然坐了起来,不过她原本就白的脸一下子愈发的苍白了,看起来特别的虚弱,就像是大病了一场的病人一样。

花木兰坐起来以后的第一件事情居然是嘱咐血如:“我已经和小天结为夫妻,本命相连,接下来他要去哪里我肯定就要跟在哪里的,已经不再适合做你的主人了,所以,咱们之间的情谊便到此为止吧,一会儿你出去恳请这位青衣天师送你进轮回吧,生生死死,到最后轮回才是终点和正道,想必青衣天师会为你来生安排一个好人家的,好好的去享受人生吧。”

说完,花木兰也不管血如在一旁如何哀求,一下子化成一道黑光钻进了我的胸口,青衣说花木兰这是去我胸口的守节砂里休息去了,如果我想找她的话,只需要在心里默默呼唤她就行了。

接下来我们几个也没必要在这十绝凶坟里继续待着了,至于主坟里的那东西,虽然被花木兰自毁一身道行给打伤了,但我们几个现在也几乎是人人挂彩,最强战力青衣也是强弩之末,实在是无力追击,所以我们几个相互商量了一下,就决定就此返程了,当下收拾了一下行囊就出发了,我因为受伤行动不便的原因,很不好意思的只能麻烦胖子继续背着我了。

离开古墓的时候,大家心情其实都不错,虽然历经千辛万苦,但我们这个小团队没有减员就是不幸中的万幸了。看着大家脸上的笑容,我心里却怎么都高兴不起来。

接下来……我该何去何从?

我的仇恨,从和报起?

还有这十绝凶坟到底是谁布置出来的,他的目的是什么?

这一系列的问题徘徊在我脑海里,我是无论如何都高兴不起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