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70章 天师黄符/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出去的路上其实我们倒是没有费太大劲,毕竟有血如这个十绝凶坟的里的“土著”带路,完全是轻车熟路,走的仍旧是地下溶洞,前面就已经说过,连接十绝凶坟的这地下溶洞里有暗河。空气流通非常好,肯定是和外界通着的,血如也说这地下溶洞确实是离开十绝凶坟的唯一出路,当然如果从花木兰的墓里打盗洞也是能出去的,但那毕竟不是上上策,听血如说花木兰的墓光封土就十几米。而且封土里面还有机关,打盗洞的时候特容易中招,不到万不得已不能打盗洞的,好在血如对这地下溶洞特别了解,一路上带着我们七拐八弯的把所有的凶险的地方都避开了,大概走了四五个小时的时间我们就出去了。

这个时候已经是月上中天了,看到外面郁郁葱葱的树林子,我们几个都是一阵恍惚,在十绝凶坟里的这几天功夫几乎是如履薄冰。随时都挣扎在死亡线上,此时终于出来了,顿时有一种不太真实的感觉。四下看了下所在的位置以后,发现我们现在正好就在秦岭龙脉的龙头之下,这其实是一座海拔应该在2000米以上的高山了,山顶到处都是状如刀剑的怪石,看起来还是挺渗人的,也就是那些怪石钉死了这条秦岭大山里的龙脉,让这里变成了怨龙地,滋养的十绝凶坟一个比一个凶!

“就在这里吧。”

青衣常常呼出一口气,看了一直跟着我们的血如和金斯卡娅公主一样,轻声道:“有句话花木兰倒是说得对,魑魅魍魉。轮回终究是你们的终点,也是新生,你们在这个世界已经没有了责任和牵挂,我就在这里送你们一程吧!”

这个时候,花木兰的声音忽然在我心间响起:“小天。我求你一件事情吧。”

我一愣,在心里默默问道:“什么事?”

“青衣的道行也是小天师了,能帮阴魂扭转投胎以后的命数,你帮我拜托他给血如来世安排个好身世吧,他是你的好朋友,你如果张嘴的话,他肯定能答应的。”

花木兰在我心间幽幽叹息道:“血如跟了我好几百年了。忠心耿耿,我希望能帮她最后一把,她生前也是个苦命人,愿她来生不用在承受太多的苦难了。”

我心中一动,就问起了花木兰血如的身世,花木兰说血如其实是她在几百年前外出的时候碰到的,那时候血如刚刚变成喜鬼,怨气不散,一心想害人命,这阴魂要是一旦害了人命,那可就万劫不复了,有朝一日一旦落在阴差的手里,被抓回阴曹地府里可是要遭罪的,下油锅、上刀山、进火海……不把它玩个魂飞魄散都算是轻的,花木兰也是可怜血如,不想让血如走到那一步,所以才将之收为奴仆带走了。

说起血如的身世,就连我也不禁动容,血如所生的年代是元朝元显宗孛儿只斤·甘麻剌统治的时期。众所周知,在蒙元统治时期有个臭名昭著的人种分等级的规矩,这一等人自然就是蒙古人了;第二等人,就是色目人,指的就是最早被蒙古人征服、病帮助蒙古人征服我国西北地区及其以西的各族人。;第三等人是汉人,答题是指淮河以北,原来由金朝统治下的各族人民和最早被蒙古征服的四川、云南地区的各族人民;第四等人是南人,就是原来南宋统治的南方以汉族为主的各族人民。

在那个时代,中央或者是地方官,正职一律都是蒙古人,副职才能由汉人或者是南人担当,蒙古人打死南人只需要赔偿一点钱物就行了,南人打死蒙古人那是铁定活不了,全家都得跟着倒霉!

很不幸的,血如在那个时候就是一个标准的南人,元显宗四年,江南洪涝,民不聊生,血如就是在那个时候被家人卖到了北方,卖给了一个蒙古男人做小妾。

只是,人是个有着自由思维的生物,人有着自己独立的感情,血如对那个只知道喝酒打猎的蒙古男人没有丝毫感情,又怎么会有忠诚?于是后来她在爱上一个去北方做生意的年轻行商后,毅然决然的跟着那个商人跑了,就是私奔。

两人去了南方,就在大婚的时候,没想到那个蒙古男人竟然追上来了,后果可想而知,那个行商被蒙古男人砍死了,血如就更惨了,被那个蒙古男人用弯刀划破脸以后,活活勒死了。因为她和那个行商都是南人,所以死后那个蒙族南人只赔了两头羊就没事了。

两条人命,用两头羊就算买了,这就是那个肮脏二变态的时代!

于是血如在自己一生中最高兴的一天碰上了最悲剧的事情,死后怨气极重,化为喜鬼!

听花木兰说完血如的故事以后,我心中也是一阵难受,于是就答应了下来,这个时候青衣已经从背包里拿出了一些东西,准备开始超度血如和金斯卡娅公主了,我连忙打断了青衣,同时说了一下青衣花木兰的请求。

“为他们修改转生以后的命数?”围爪宏扛。

青衣听完以后蹙起了眉,过了良久以后才看着血如和金斯卡娅公主问道:“你们希望自己来生有一个怎样的人生?”

“平平安安幸福健康就好了。”

金斯卡娅公主说道:“来生的话,我不想在做什么公主了,只想不要再承受战乱了,家人都健全,感情也圆满,这样我就知足了。”

“我也是这么想的。”

血如点了点头,沉声道:“如果给我那样一个人生我就知足了。”

我听完她们说的话以后,顿时心中有了一种说不出的滋味儿,经历的世态炎凉与孤独苦难之后,原来她们的要求竟然这么简单。

只是,现在的我何尝又不是这样?

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我的父亲不要卷入这潭浑水里面,我们维持着那个小小的家庭,平安度过一生就好了。

可惜,这些真的有时候是奢望,我现在已经被仇恨和责任推上了一条不归路,平安健康什么的对于现在的我来说已经是愈行愈远了。

“如果你们这就是你们的要求的话,那这个倒是好说了!”

青衣点了点头,道:“如果你们要求高,阴间的东西也未必会卖我这个面子。”

说完,青衣从里面抽出了一张黄纸,在上面稀里哗啦写了一堆奇奇怪怪的文字,然后就把这黄纸烧了。我挺好奇这是在干嘛,于是就问张金牙,张金牙跟我说青衣这其实是在给阴间递话呢,道行到了天师这个地步,就算是阴间的阴司也得给面子,要不然它们哪天跑到阳间办事儿被天师逮住了得挨收拾,把天师惹急眼了就算是打它个魂飞魄散都是有可能的,所以青衣这一纸黄符烧下去,下面的阴司都得好好琢磨琢磨怎么安排血如和金斯卡娅公主。

这些话听得我是一愣一愣的,也有些傻眼--这么屌?这简直就是硬生生的以势压人啊,不对,是以势压鬼!

这时候青衣在向阴间递了话以后,才又一次开始超度血如和金斯卡娅公主了,这种活儿对于青衣来说不是难事,再加上血如和金斯卡娅也不抵触,所以不一会儿他们就化为飞灰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好了,想来阴间接到我的天师黄符以后会好好考虑一下的。”

青衣叹了口气,然后才问胖子:“对了,你身上带的炸药包还在不?”

胖子点了点头说道:“在啊,本来准备这些雷管是为了防止被困在结构太严实的墓室里出不来用的,结果咱一直也没用得上,怎么了?”

青衣抬头看向了镇死这条龙脉的那片石林,缓缓道:“我想把那里炸掉,十绝凶坟虽然已经解决了,但是怨龙地还在,时间久了怕是还会出问题,我觉得应该把这里炸掉!”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