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75章 无法推脱的任务/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二天上午,本来我和青衣是商量好一起去见天道盟的各方大佬的,谁知在上午九点钟的时候,青衣接了一个电话就先出去了,只说让我在别墅里等着,看他那着急而且欲言又止的模样。我知道他出去八成还是为了我的事情,怕是又有了什么变故,只不过在这件事情上我确实没有太多的发言权,所以只能眼巴巴的在别墅里等着。

约莫是中午的时候吧,青衣才铁青着一张脸回来了,见了我以后直接就说:“他们下手太快了。就怕我们今天在考验任务上讨价还价,于是那几个不同意你接管山西全境的家伙就连夜商讨,直接把任务给你敲定了,而且他们敲定的任务我偏偏还无话可说!”

说起这些的时候,青衣眼中压抑着隐晦的暴怒,这还是我第一次看到青衣这么生气,也是被吓了一跳,第一念头就是天道盟的那帮人除了大难题,给我派了根本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这才惹得青衣大怒。这可是关乎我小命儿的事情,我不得不上心,于是连忙问青衣出了什么事。

“这一次怕是你得吃点苦头了。”

青衣咬牙道:“他们给你派的任务具体是什么我现在也不知道,让我气愤的是,他们这次给你挑的任务委托人非常特殊--这个任务委托人,就是你爸爸曾经的下属的女儿!!! 你父亲去世以后,山西因为是葛家世代经营的地盘儿,那边只要是涉及到咱们这个圈子的人就认葛家的人,别人过去了办事太难了,所以外界要插手进去很难,组织也因为这个一直就没有往山西那边派人,但是如此一来,山西那边的灵异事件就没人处理了。没办法,只能由你爸以前的几个助手来处理任务了,结果他的那些助手本事不济,很快就出事了--一个阴阳师在晋西北那边执行任务的时候意外身亡! 据说,他甚至还没有到达目的地呢。就已经遭遇了不测,于是他的女儿就找上了组织,以私人的名义发布任务,要求组织彻查他父亲的死因!现在,那帮人就把这个任务交给你了,不光要求你查明白他父亲的死因,还要求你把当时他父亲接手的那个案子给了结了!”

说到这里。青衣双手撑着我的肩膀,一脸认真的看着我:“小天,跟你说了这么多,我的意思你明白了吗?这个死了的阴阳师可是你爸爸以前的下属,你要接手山西全境的话,受害者同样也是你的下属,如今他出事了,你这个老大于情于理都不能坐视不管,因为这根本就是你的责任,所以不管难度多大,这个任务你必须要接,要不然你就成了一个笑话了!!!这根本就是一个死结,那帮人大概就是算准了我今天得在任务上和他们纠缠,给你挑一个简单的,所以才出了这么一个毒计,直接用情理二字套住你,你爸的人出了事儿你总不能不管吧?如果不管你这个老大也就没法当了,做山西全境守护者基本上是做梦,别说组织里的人不服,恐怕就是就是你爸在山西给你留下的那帮老兄弟也得对你有怨言!”

青衣这么一说,我心里也对事情的大概有了一个了解,情况确实跟青衣说的差不多,这事情有点难办了,我也是点背,好死不死的赶上了我爸以前的老下属出事儿了,摊上这种人情世故的事情最麻烦,想拒绝难,不拒绝自己为难,略一琢磨,我才问:“青衣,能告诉我那个出事儿的阴阳师是个什么水平吗?”

“算是你爸的属下里比较得力的了。”

青衣想了想说道:“如果按照你们发丘一门的杀气来衡量的话,他的水平应该和三段杀气不相上下!”

三段杀气?

有这种实力还交代了,我他娘的一个刚刚入门的小新手去那不诚心找不自在呢么?

青衣也是知道这一点的,所以拍了拍我肩膀说道:“具体的情况咱们还是得去见一见你爸那位下属的女儿的,先了解一下案情再说!”

眼下也只能这样了,于是我也就点头同意了,好在我爸那位下属的女儿眼下就在天道盟,我们也不用再耽搁时间了,我和青衣还有张金牙他们直接出门就去找对方了解案情去了。

出了门以后我才知道,原来我父亲那位下属的女儿离我住的地方不远,就在我住的别墅对面,而且和我一样都是在三楼,青衣轻车熟路的就带我们找到了对方住的地方,敲了敲门,没过一会儿屋子里的人就开了门,是一个穿着一身白色孝衣的高挑女孩儿,身高竟然和我差不多,基本是在一米七五上下,在女人里已经算是非常惊人了,长得也非常标致,用现在时兴的话来说就是长腿美女了。

我知道,眼前这个女子应该就是李佳嘉了,也就是我爸那个出事的下属李贺的女儿。

李佳嘉看到我们门口的一大堆人很明显有些疑惑,不禁问道:“你们这是……”围厅史技。

这一次解决案子的主角是我,所以我就直接开口介绍了一下我们的身份:“您好,我们就是组织派来解决你父亲情况的人,现在特地过来向你了解一下情况!”

李佳嘉一听我们是来帮她解决问题的,顿时眼睛一红就哭出来了,连忙请我们进去:“总算是等到你们了,我可是已经在这里整整等了一个多月了,要不是觉得我爸冤,我应该来给他讨个公道,我早就已经坚持不下去了。”

我听了以后轻轻叹了口气,我爸这一走,他以前的那些下属恐怕这段时间没少受委屈,我作为他儿子,不争馒头争口气,咋的也得守住山西。真正见了李佳嘉以后,我心里已经打定主意解决这件事情了,进了屋坐下以后等李佳嘉情绪稍微平静了点,就直接开口说道:“节哀顺变,眼下咱们还是先弄明白到底是什么东西害了你父亲,这样吧,你先把事情的始末跟我说一遍,行吧?”

李佳嘉点了点头,抹了把眼泪,这才哽咽着和我说起了事情的始末。

大概在六月初的时候吧,李佳嘉的父亲李贺接到了一个案子--出事儿的地方是山西晋西北那边一个叫五寨县的县城下面的村子,这是山西一个非常贫困的县城,依靠着管涔山,基本上是四面环山,距离古代的四大雄关宁武关不远,因为地理位置特殊,所以历来都是兵家必争之地,在古代的时候更是战乱频繁,到了现在那里保存的历史遗迹很多,只不过因为县城宣传不好,再加上交通不发达,所以基本上没什么旅游的,当地的产业链也是靠山吃山,到现在经济都没搞起来,周围的村子里住窑洞的比比皆是。

正因为这里交通不太发达,所以李贺在接到案子以后是自己开车去五寨县的,一路上走的基本都是山路,因此速度并不快,等他快到目的地、也就是五寨县下面的武王村的时候,基本上已经天黑了,这夜里走山路是非常危险的,尤其是管涔山那边的山路,绝对是奇险,所以为了交通安全李贺就决定先在车上凑合着睡一觉,等第二天天亮的再说,于是他就把车停到了林子旁,放倒驾驶位座椅后就熄了车灯睡觉了。

谁知道这睡了没多久,李贺就听到有个两个男人在他的耳朵旁边说话--“敢在爷爷头上睡觉?要不打死他哇?”

另一个声音也说:“昂,那就捶死他哇。”

李贺好歹也是个阴阳师,对噩梦之类的比较忌讳,所以一听这两个声音就以为自己做噩梦,当时一下子就醒来了,不过奇怪的是,他并没有感觉到阴气,于是最后只能归结到这只是个普通的噩梦。

这个时候恰好李佳嘉放学了,给李贺打电话,以上所有的信息基本上全都是李贺在电话里面跟李佳嘉说的,父女两自从打了那一通电话以后,李佳嘉就再也联系不上自己的父亲,一连十好几天没音讯,心急之下她就报了警,警察接到报案以后立马就转给了五寨县公安局,五寨县县派出所就组织了民警去了武王村找了两个熟悉地形的村民开始撒网搜寻了,最后在武王村往西六十多里地的地方发现了李贺的车子,车子已经被破坏的不成样子了,车皮上到处都是一道道触目惊心的划痕,类似于兽爪留下的痕迹,车门打开着,地上有一道长长的拖痕,看完这些以后,当地的警察初步断定李贺应该是被山里的野兽给袭击了,这在五寨县周边的山村里是经常有的事情,毕竟管涔山可是一片完全没有开发的原始山林,山里面啥都有,大型食肉动物不可胜数,就算是老猎人进山都经常会出事。

为了验证这个想法,警察就循着拖痕一路往山林里面寻找,一直找了十几里山路,才终于找到了李贺的尸体,当时看到李贺的尸体以后警察也傻眼了--李贺的尸体完整,只不过六月份在山里丢了十几天,已经开始腐烂了,但是皮肉都在,就是骨骼完全碎裂了,这完全不像是被野兽袭击的样子,反而像是被钝器所杀!

因为被野兽袭击了拖走的话,能找到骨头茬子就不错了!!但凡山里的猎人都知道这个道理,其实野兽也是怕人的,除非你激怒它,要不然它不饿急眼的话根本不会主动攻击人的!!!要是被饿了的野兽攻击了,身上的细软还能留下?

一下子警察也懵了,一连调查了好几天没有丝毫收获,最后只能不了了之了,这案子也成了一桩无头悬案。

可是李佳嘉不乐意啊,她想到了父亲在和她打最后一个电话时跟她说起的做噩梦的事儿,于是心里断定这肯定是脏东西干的,这种事儿报警是没用的,说不准还会被警察当成神经病关进去,最后李佳嘉只能找上天道盟了……

听李佳嘉说完,我和张金牙、青衣他们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惊讶--这件事儿,还真的是迷雾重重啊,听了半天唯一能确定的一点就是……李贺十有八九是被脏东西害了的,无论是他的死相还是他生前做的那个“梦”,都在昭示着这一点。

只是,这到底是什么脏东西?

一般脏东西出没,必然伴随阴气的加重,李贺好歹是个阴阳师,不可能连阴气有没有加重都分不清楚,他和李佳嘉打电话说当时没阴气,那当时肯定就没有阴气!

没有阴气的脏东西?

不光是我有点傻眼,就连青衣也是一脸的迷茫,这……闻所未闻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