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79章 余老二/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说干就干,我立马把我的想法说给了李叔听,李叔听完以后对我要出手那玉珠子的心思也比较赞同,一来也是因为张博文和齐楠确实挺久没有一点收入了,坐吃山空也不是个法子,财散人聚嘛;二来也是因为我手里这玩意可是刚刚从棺材里摸出来的不折不扣的鬼货!鬼货这玩意吧。你没办法证明它是私有的,是祖传下来的东西,所以到手以后最好还是赶紧弄出去,交给那些喜欢收藏这玩意的有钱人,那帮人有能耐,敢把这东西攥在手里。要不然留在自个儿手里迟早就是个祸害,哪天被人举报了哭都他娘的没地方哭了!

这也是我们的行业规矩,不成文,但是大家都知道应该怎么干。

倒腾这东西的门路我爸以前就有,只不过我没有接触过,所以得征求一下李叔的意见,看看找谁能卖个好价钱。

毕竟古董这东西,说实在话,根本就没有什么固定的价格!围史斤亡。

我和吴胖子对这东西估价是八九百万。主要是结合这玉珠子的质地以及年代背景和出土环境进行的估价,但具体能不能卖到这个价钱就说不好了。有人看上眼儿了,那就肯定值钱,出手整个千万以上都说不好;要是没人能看得上,你货再好也白瞎,最后得烂在自个儿手里头!所以我得问问李叔,让他帮我找个好点的买家,多少能卖个差不离的价钱,毕竟我现在是真的缺钱。

李叔听完我说的就陷入了良久的沉默,过了片刻才咬牙道:“找余老二!!!你那东西我看了,质地成色绝对差不了,是古代专门进贡给皇室用的玉,一般人没能力要。好几百万的价格可不是闹着玩的,我估计也就余老二能要的起了!”

这余老二我以前还真见过,和我爸关系挺不错的,原名叫余波,因为在家里排行老二,所以人们都叫他余老二。这家伙在业内的名气很大。是最厉害的二道贩子了,什么是二道贩子?就是从我们这些人手里收了物件儿,然后他在倒腾出去。绝对是有本事的一个人,在业内口碑也一流,主要原因就两个--有钱!胆大!

有钱,这个不用说,这家伙身价恐怕得有上百亿了,绝对是藏在太原的一个隐性富豪。

胆大,这个就有意思了。一来是因为这个人啥都收,别说他妈的一块儿值钱的古玉了,就算是你弄到了传国玉玺这种国家重宝他都敢要,只要他相中了这玩意,认为这玩意能卖钱,那就没他不敢要的,是业内出了名胆子大的主儿。二来是因为这个人啥钱都敢挣,尤其是挣外国博物馆的钱,那是一点都不含糊。这个人有个规矩,好货绝不卖外国人,他嫌对不起老祖宗,但是烂货,没有任何把玩价值的东西,他是可劲儿往国外卖,用他的话说就是考古学家都不愿意要的东西拿来骗外国人再合适不过了,一点也不怕被人家找上门报复。就说说他最出名的一件事儿,就是拿了一块清朝老太太的臭裹脚布,最后愣是以一千万的价格卖给了老外,这一千万还是美子!!!狠不狠?奇葩的是,那块也不知道从哪个清墓里拽出来的臭裹脚布最后竟然愣是在一家西方的博物馆展出了,那家博物馆对那块裹脚布的解说是--一位二百多年前的美丽东方女子身上的贴身衣帛!

不用说,这肯定是余老二当初卖那块儿裹脚布时候的说辞了,那真是叫一个能扯,还美丽的女子……

人死了二百多年,一开馆几乎就剩下一把骨头了,如果葬在长江中下游的地方的话,那些地方土壤酸性大,埋了二百年的死人骨头都酥了,腐蚀的拿都拿不起来,往那棺材里面一撂,谁他妈的能认出那是不是个美丽女子啊?

还贴身衣帛,这更埋汰了,古代女人裹脚很恐怖的,是在小时候硬生生的把脚骨头给捏断了,然后再用裹脚布缠起来的,刚开始的时候一摘裹脚布,脚趾间全都是脓,那味道比室外公用厕所都呛,就算是后来脚上不流脓了,因为脚部彻底扭曲的原因,脚上有很多地方是洗不到的,你说说那味道能好?裹这种脚的布就更不用说了,也不知道当西方人知道他们觉得无比香艳的“贴身衣帛”其实是这么个东西的话会是种什么心态?

余老二忽悠人的本事从上面可见一斑,不过他跟我爸关系特别好,所以我倒是不用担心他连我也坑,于是就答应了。李叔当下拿出手机给余老二打了个电话,恰好赶上余老二在家,于是李叔就干脆带着我去了余老二的家,等我们到的时候,这货穿着个大花裤衩子,上身套着红色背心,正窝在沙发里面享受着两个娇滴滴的美女按摩,没有一点儿亿万富翁应该有的样子,整个就一土财主,也难怪别人说我们山西啥都缺,就不缺土豪,敢情全是因为余老二这种人多了。

余老二很自来熟,一看见我们来了,顿时脸上堆满了笑容就迎了上来,搂着我肩膀左一声小葛,右一声小天叫的我浑身鸡皮疙瘩直冒,其实我和他一共就见了两面而已,哪里有那么熟啊?

不过他愿意叫我也没招,只能认了,被他拉着坐在沙发上寒暄了半天,余老二才切入了正题:“小天,听说你有个好物件儿?”

我点了点头,拿出那颗玉珠子递给了余老二。

“屁塞?”

余老二拿过去把玩了两下就抬头问我。

屁塞其实就是古代塞在死人肛门里的古玉,古人认为那样能防止尸体体内的精气泄露,可以给尸体防腐,所以在死人下葬的时候基本上都会在嘴里和屁眼儿里塞东西,穷人塞个钱,富人塞玉。

我这珠子是当初胖子从人家赫连璝的屁眼儿里给抠出来的,说是屁塞一点没错,于是我就点了点头。

“不错,好东西!”

余老二在手里把玩了几下,然后竟然伸出舌头在那屁塞上舔了两下,顿时拍大腿叫绝:“哎呀妈呀,没错,就是这个味儿!!他娘的,臭的有历史底蕴!”

说着,余老二还把那屁塞抬到了我鼻子跟前,一个劲儿的嚷嚷:“你闻闻,你闻闻这味道,臭的多正宗啊!”

我确实是有点受不了他了,连忙躲开了,虽然我也知道鉴定屁塞的真假余老二的做法绝对是最直接简单的,以前在南边有人做假屁塞,把赝品丢进屎尿坑里泡,泡完做旧了倒是看着确实像真屁塞了,但是那味道比真屁塞要呛得多,行家一舔就能舔出来,不过我知道是一回事儿,但真让我上去舔两下我干不出来……

接下来余老二又拿出放大镜什么的仔细看了看我拿过来的这东西,二话不说直接要下了,给了我八百万,直接划在了我卡里。这个价格和我预计的差不多,绝对是很公道的价格了,所以我倒是对余老二有了一些好感,也答应他以后有啥好东西先可着他,也算是我为自己找了一条固定的财路吧。

谈完买卖,余老二一个劲儿的拉着我说要带我去洗澡,还挤眉弄眼的跟我说把他身边的小妹妹让给我一个,我当时就感觉心口一阵疼,我知道肯定是我们家那位发飙了,这是在给我示威呢,当下哪里敢答应啊?推脱说自己下午有事儿就赶紧溜了。

下午,我又让李叔和我去制备了一下该带的装备,黑驴蹄子、黑狗血、墨斗线,这些东西绝对是不能少的,反正基本上是按照上一次我们进秦岭大山时候的规格采购的,甚至连洛阳铲这些东西我都买了,虽然我也不知道能不能用上,但小心无大错嘛。最后为了保险起见,我还给李佳嘉打了个电话,让她帮我去女厕所偷偷整几条红龙过来,反正这一次她执意要和我们一起出发,出把子力也是应该的,我让她弄好以后晚上给我带过来,当然,因为这事儿我肯定是挨李佳嘉的骂了,骂什么我就不说了,肯定是嫌我变态呗……

准备好了这些东西,我才终于安心了一些,在李叔家里安心等张博文过来了,然后我们一起出发前往目的地。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