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81章 线形眼/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武王村我不查还好,一查吓一跳!

果不其然,这确实是一个有着浓厚历史积淀的地方!!

武王村,其实也叫武王城,遮虏城,在中国历史上一直都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军事要塞。也是兵家必争之地!!

根据历史记载,最开始的时候是东周的赵惠王在这里置武州塞,战国时为赵国武州塞,汉代时雁门郡治理这个地方,历代都是屯兵要塞,也爆发过无数次的战争。其中最为惨烈的有两场。一是元光二年的时候,匈奴单于十万大军攻占武州,据说当时匈奴人在这里屠过城,将武州完全变成了一个军事要塞,内部不留一个平民老百姓!二是唐乾符五年,李国昌与李克用合兵陷遮虏军,当时据说遮虏军被全部坑杀了,连那些遮虏军在当地的亲属都没有放过,也是个血流成河的结局!

我看完这些以后都是倒吸一口凉气。照这么说,这个地方到底以前死了多少人啊?恐怕脚底下是尸骨累累!!

这就有点吓人了,这种地方到现在才出事儿已经是个奇迹了,我已经确定了--李贺莫名其妙的在半路上就被活活打死了这事儿,绝对和这武王村地底下的死人有关系,八成他停车睡觉的地方下面就是一座古墓,要想弄明白是什么东西害了他,怕是到时候得去原地勘察一下了。

有了头绪我一下子就不在担忧别的了,到时候过去把洛阳铲狠狠往里面一钉就知道深浅了,眼下还是得先去处理了赵老太爷的事情,毕竟那是个大活人还在被脏东西缠着,事情得分个轻重缓急不是?

在韩大姐家里吃过早饭以后,赵老太爷的大儿子就开车来接我们了。一看到我们大大小小有四个人,顿时傻眼了,就问我们:“不知道哪位是葛天中葛道长啊?”

道长?

我还是第一次被人这么称呼,一下子还有点不习惯,不过我也没有解释说其实我压根儿不是什么道长,我就一发丘后人。真要说起来恐怕就是个盗墓的,那样太损伤人家的家人对我的信心了,所以我干脆就直接站了出去:“我是。”

“你?”

赵老大一看到时我。顿时愣了一下,一脸的不敢置信。

我知道他肯定是看我年纪小,在怀疑我,我也不生气,只是淡淡说道:“怎么?信不过我?如果信不过的话我现在就走,您另请高就?”围投余亡。

我知道这赵老大是个孝子,眼下因为赵老太爷的事情天天着急上火的,听说几乎是天天催天道盟那边派人,无奈现在我爸刚走,山西这边谁负责还没敲定呢,哪里能给他派过人来啊?所以他们现在早就着急爆了,我这么说也是激他,让他知道自己的处境,也好全力配合我的工作。

果不其然,一听我说要走,赵老大立马着急了,连忙给我道歉,最后几乎是生拉硬拽的给我扯上了他那辆奔驰GLA级豪车,让张博文他们开车跟在后面,直奔赵老太爷家。

在路上,我向赵老大问起了赵老太爷现在的情况,被脏东西上身那么久还没死了,这也是个奇迹了,因为一般的脏东西上了人身上以后,哪怕它刚开始没有害人的心思,但是当它体会到活人身上的阳气的滋味以后,还是会忍不住害人的,所以一般被脏东西上了身,少则片刻,多则不会超过三个月,必然丢命,这赵老太爷现在竟然挺了这么久也算是个奇迹了,所以我比较担心他的情况。

“唉,还是那样,有时候清醒,有时候就直接变成了另外一个人。最主要的是,现在我爸身上竟然开始发生一些变化了,有的时候我们这做儿子的看见了都觉得害怕。”

说起赵老太爷,赵老大的脸上写满了隐忧,一边开车和我一边说道:“谁也没想到老人家会碰到这么一件事儿,我妈走的早,全是老人家拉扯着我们哥仨长大的,原想着刚刚给他落成了好宅子,他想跟着人家当地人凑个热闹就凑呗,一辈子勤勤苦苦,这不算过分吧?谁曾想家里的祖先没请来,倒是请来了一帮孤魂野鬼!”

说到这里,赵老大一个劲儿的唉声叹气,苦笑道:“要是能替的话我都愿意代我爸遭这份罪,可谁知道那东西不折磨我干嘛非逮着个老人没完没了的欺负,就我爸那身体,在这样下去也不知道还能坚持几天……”

折磨你爸就对了!

老人已经是日薄西山的年纪了,身上阳气弱,最容易被脏东西趁虚而入了。根据案情描述上说的,清明节那天他们一家子人里可就只有赵老太爷这一个老人,再加上那孩子的惊叫惹恼了那些脏东西,人家不害赵老太爷害谁啊?

我看了这赵老大的面相,这人虽说岁数也不小了,但是身体健壮,往车上一坐开着空调还不断出汗,这种人分明就是阳气特别重的那类型,半夜碰到小鬼找替身点名,连回三次头吹灭身上的三把火都不怕被鬼上身,人家脏东西害人怎么会找他?

不过我真正好奇的是他说的赵老太爷的身上已经开始发生一些变化,于是我就问赵老大他父亲身上的变化表现在哪里。

“我现在说不清楚……”

赵老大愁眉苦脸的摇了摇头:“还是您去了再看看吧,总之老吓人了,我觉得他甚至都不像是个人了……”

我听后点了点头,就再没言语。

赵老太爷的家离村头不算太远,开车也就十多分钟的样子,我和赵老大闲谈说话的功夫就到了,倒还真是挺阔气的一个院子,占地得有个三四亩了,漆了红漆的墙,房子的房顶上琉璃瓦锃亮,在这土乡下绝对是了不起的豪门了。

我和张博文他们就是前后脚到,一下车就看见一个穿的很体面、一身名牌的中年妇女在大院门口等着了,见到赵老大就跑了上来,用土话说道:“大哥,你快回去看看吧,咱家老爷子又犯病了!”

赵老大一听这个脸当时就狠狠白了一下,一个四五十岁的大男人了,竟然无助的看着我说道:“小道长,您看这……”

“你前面带路吧!”

我摆了摆手,看这赵老大的模样我就知道这老爷子在“犯病”的时候八成有点吓人,于是从张博文车里取出了我的书包,从里面拿出了一沓子道门的符箓,这全都是我离开的时候青衣送给我的,让我用来保命的,做完这个我还把发丘印和百辟刀也带上了,赵老大看我拿的刀是真家伙也被吓了一跳,毕竟人家一般的道士做法的时候都是用桃木剑的,我这种操真家伙的估计他还没见过呢,于是小心翼翼的看着我问我拿刀干什么。

我忍不住瞪了这人一点,没好气的说:“老子难道还能进去一刀切了你爸啊?赶紧他妈的给我带路。”

赵老大大概是看我生气了,怕我一撩衣服甩袖子走人,所以连忙屁颠屁颠的就在前面带路。

这院子不小,里面小洋楼、刚盖好的新房子有不少,李老太爷就在最中间的大正房里面,等我跟着赵老大进去的时候,恰好看见有两个男人正死死的把一个老人摁在床上,那两个男人眉宇之间和赵老大有些相似,估计是他的两个弟弟了,床上那个老人面朝下被摁着,看上去干巴巴的但是力气却不小,每一次挣扎都能让赵老二和赵老三趔趄一下,眼看就是要摁不住了,屋里的三个女人吓得哇哇哭,估计是赵家三个兄弟的媳妇。

一看这架势就心里有数了,估计是上了赵老太爷身的那脏东西在作怪了,要不然一个干巴巴的老头儿俩大男人能摁不住?于是当时就大喝一声:“张博文,上去给我把他掀身子摁住!”

张博文这蛮汉一听我话,一把扔下背上的背包,几步就冲了上去,他身高都快一米九了,体格子大,就跟头黑熊似得,上去两把就把赵老二和赵老三推在了一边,然后根本不给“赵老太爷”蹦起来的机会,一把拎着人家后脖领子就给提起来,把人凌空翻过来以后狠狠摔在了床上,然后一把捏住了“赵老太爷”的脖子,整个人跳上去就骑在了人家身上,屁股压住腰,两个膝盖压制胳膊肘,一下子就把个“赵老太爷”制的一动不能动了,那动作叫一个麻利,一个人比赵家老二、老三俩大男人都厉害,压得赵老太爷都没反抗的余力。

我一瞅张博文制住“赵老太爷”了,二话不说从青衣给我的符箓里抽了一张就冲上去“啪”一下拍在了对方身上,那张符当时就燃烧起来了,冒出的是绿色的火焰,不过燃烧速度很慢,看上去没个十几二十分钟烧不完。

这符叫定魂符,专门用来制阴魂的,一下子就能定住阴魂!

我现在把定魂符拍在赵老太爷身上,说到底对付的就是上他身的那玩意,不过让我松了口气的是,看定魂符的燃烧速度,应该上赵老太爷身那东西不凶,要不然定魂符烧的很快!

“好了,你下来吧!”

我这才让张博文从赵老太爷的身上下来了,凑上去仔细观察起了赵老太爷,这一瞅不要紧,我都被吓了一跳!!!

赵老太爷的眼睛……瞳孔竟然变成了淡绿色的,而且还是线形的!!!

就像是……猫一样!!

他就那么直勾勾的看着我,那双线形瞳孔里充满了怨毒!

我心中一沉,隐约知道害赵太爷的是什么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