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82章 死狐子/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人要是被脏东西附身的话,身上几乎都会多多少少的出现一些那种脏东西的特征,尤其是附身时间长的,这种特征会更加的明显,因为脏东西上身是要耗掉人身上的阳气的,阳气越弱。脏东西对于人的控制力就越强,倘若有人在被脏东西上身以后被耗干净阳气死了的话,那他死的时候面目都会大变,基本上变成那脏东西的模样!!

这赵老太爷的眼睛忽然呈现出的这种线形,很明显不是他自己的体态特征,绝对是那脏东西身上的特征!!

一般的脏东西。可是没有这种线形瞳孔的,这分明就是一些动物身上的特征。动物化鬼害人,这种事情不是没有先例,可动物死后形成的鬼魂仍旧带着动物的特征,它是不会说话的,可是我在看这赵老太爷的案子介绍的时候,上面可是说赵老太爷在被上身以后竟然会在晚上撕心裂肺的惨叫--“我死的好惨啊!”

有人类的智慧,还有动物的形态,这种脏东西不常见。但据我所知还真的是有一种--死狐子。

这死狐子是晋西北五寨县这边的说法,指的其实是那种死因非常特殊,死后和动物结合而产生的脏东西,这种东西大概有两种类型,一种是尸类,一种是魂类。围讽农巴。

尸类的死狐子其实非常常见,赫赫有名的哈尔滨猫脸老太太事件就是一个尸类的死狐子在作怪!

众所周知,人死以后其实是特别避讳活物对着它们吹气的,因为容易起尸,不光怕人吹气,也怕动物吹气!所以现在农村但凡有殡葬一般是都有这么一个规矩--不让猫狗靠近灵棚!就是怕死人接触了猫狗的阳气以后起尸!

哈尔滨猫脸老太太就是这么一个例子,这件事情是发生在上个世纪末的95年,大概始末是这样的:

一个老太太在上街买菜的时候猝死了。当时恰好有一只猫扑到了她身上,给她度了一口阳气,于是这老太太就起尸了。因为她这口阳气是从动物身上度来的,所以起尸以后渐渐的身上就发生了变化,一般是猫脸,一般是人脸。专门吃小孩。这件事情在当时流传的很广,弄的人心惶惶的,小孩子去上学的时候胳膊上都要系一根红绳子以此辟邪的。不过根据我对这脏东西的了解,那红绳子压根儿没啥卵用,得胳膊上系上用公鸡鸡冠血泡上七天的墨斗线才有用,系红绳辟邪那都是以讹传讹罢了,这件事情后来是越闹越大,搞得黑龙江都人尽皆知,闹到最后据说惊动了中央,出动军队一枪打烂了那猫脸老太婆的后脑勺才终于制服。不过根据我的猜想,打后脑勺也是民间的胡乱传言,死人他娘的能和活人一样吗?死人的脑子早就已经不再是神经中枢了,起了尸的僵尸只要不是飞尸、旱魃之类的有道行的东西,会行动会害人全都是因为胸口憋着一口阳气,散了那口阳气它就得乖乖躺下,根据我的猜测,出动军队可能是真的,但打后脑勺干躺那猫脸老太太是扯淡,估计当时乱枪扫射打中了胸口,瞎猫碰着死耗子了,意外散掉的那猫脸老太的阳气,当然,如果用重武器轰杀成一堆烂肉也没准,反正那猫脸老太是刚刚起尸,尸体很柔软,用热武器能伤到,不像一些在地底下埋了成百上千年的大粽子或者是清代铁尸,飞机大炮都轰不碎……

当然,眼下上赵老太爷身的这东西不可能是猫脸老太那种尸类死狐子,不出意外,它应该是阴魂类的死狐子了,这类型的死狐子和尸类的不太一样,尸类的死狐子是人死了吸了动物的阳气起尸的,而这魂类的则是人的尸体被动物的阴魂给吃了以后,和阴魂结合形成的脏东西,有被吃掉的尸体生前的记忆,还保持着兽类的一部分体态特征,就是个怪物,最喜欢上人身吸人阳气,非常凶!

眼下,这赵老太爷身上既然已经表现出了死狐子的特征,说明基本上已经快完蛋了,最起码阳气肯定是被吸走了一半以上才会出现这么明显的死狐子特征,不过这也是个奇迹了,一般情况下壮年人被死狐子上身也最多就能挺两三个月就得玩完,死的时候死相半人半兽,身上还会往出长兽毛,非常吓人的,这赵老太爷能坚持这么久我估计他身上八成是有什么辟邪的东西的,想及此处,我立马在赵老太爷的身上翻找了起来,果不其然,没一会儿我在他脖子上找到了一颗拿红绳串起来的无患子,无患子又叫鬼见愁,是一味中药,这玩意在晋西北这边很多,都长在半山腰的岩缝里面,因为形状比较特殊,所以这边的人喜欢弄点籽戴在脖子上当装饰品,它是可以辟邪的,门头挂上鬼见愁,这宅子一般的阴魂都得离得远远的,当然,如果有道行深的脏东西的话,鬼见愁也拦不住。

我估计这赵老太爷能挺到现在,全靠这脖子上面的鬼见愁籽!

基本上断定了情况,我看了眼赵老太爷胸口上的定魂符,看样子应该还能挺住个十几分钟,时间上还是来得及的,于是我就把周敬叫了过来,沉声问他:“你爷爷教过你给人算阳寿吗?”

“教过啊……”

周敬点了点头,然后有些为难的说道:“你不会是让我给人算阳寿吧?我告诉你,这东西可是犯忌讳的,我们一般都不给算,而且也不好算,比如你,你命途坎坷,你的阳寿我就算不着,因为你这些坎坷太多了,搞不好哪道坎没过去就得变成横死之人!”

我他妈又没让你算我!

我忍不住在这小王八羔子的脑门子上扇了一巴掌,这才把这小子拉到一边跟他低声说道:“我是让你算算床上那老头子的寿数,他的大限之日是不是今儿个!这回这事儿说简单也简单,说难也难,老子就实话跟你说了吧,这老头子的情况比较特殊,根据《发丘秘术》上写的,上它身的东西得往出打,不给那东西打疼了它是不会出来的,咱们也就没法收拾!这要是个壮年人还好说,我上去就抽丫的,可问题是个老人,这要是一个不小心给打死了,那咱哥俩还不得被这家人讹上啊?到那时候可就是黄泥巴掉裤裆了,不是屎也是屎!你小子可别忘了,现在咱哥俩相依为命,老子要是进去了,你能好?所以我让你算算这老头的寿数,瞧瞧他今天会不会死,要是会死的话咱不碰这个晦气,不会死的话哥就撸胳膊上了,先打出那死狐子来,看看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和人结合形成的玩意!”

我这么一说周敬这小子才一脸为难的点了点头:“行吧,那我就起一卦,不过提前说好了,这事儿完了这老头的家人塞得红包归我!”

嘿……这小兔崽子!

我顿时有些不爽了:“你小子吃喝拉撒哪样不得老子照顾着啊?你还好意思跟我伸手?”

周敬翻了个白眼:“那也得六点闲钱不是?”

他娘的,你当你是嫁入豪门的媳妇啊?不管三七二十一先给自己裤裆里往回搂钱,防着以后被甩的时候净身出户?

不过我也懒得和这小子继续废话,反正哥们也现在也不是很缺钱,于是就摆了摆手让他赶紧给我起这一卦。

周敬一看我答应,立马乐的屁颠屁颠跑到一旁的桌子跟前,取出他那一把白鼍甲开始卜算了,反正我也看不懂,就只能在一边耐心的等着,其实我也是没办法,往出打死狐子绝对得下重手,赵老太爷一大把岁数了可真是未必能扛得住那份揍,万一要打出个毛病咋整?我反正是打定主意了,周敬这小子说不能上,上了就会出事,那我立马就拍屁股闪人,他们爱找谁找谁去,这天道盟老子也不入了,我可不想帮人收拾脏东西的功夫惹上人命官司。

大概过了五分钟左右的功夫,周敬那边终于完事了,这小子面色有些苍白,看来这算人的寿数确实挺费劲的,我看他正在收白鼍甲,立马就凑上去问怎么样了。

“他的寿数我不能说,说了犯忌讳,那是偷看阎王爷的生死簿,说漏了嘴今晚我怕被阴差带走,但是有一点我可以告诉你,肯定不在今年!”

周敬犹豫了一下,才凑到我耳边低声跟我说道:“不过她疾厄宫黑气缠绕,怕是这一次事情以后得落下病根了,而且是一病不起,反反复复的发上几次病铁打的得一命呜呼,他这寿数其实也是应在这一次事情上的!”

不死人就行!

反正我不出手,估计赵老太爷也坚持不了多久了,还不如我在这帮他一把,让他多活几年,好死不如赖活着嘛!

确定不会打出问题,于是我就开始往外撵赵家的人了,我虽然是帮他们驱鬼,但毕竟这当着儿子的面打人爹容易出矛盾,所以我一口气把赵家的人全撵出去了,而且告诉他们不管听到什么声音都别进来,本来我是打算让李佳嘉也出去的,不过这妮子不肯,说既然这次她是来找她爸死因的,就难免和这些东西打交道的,现在见见也好。我一想也是这么个道理,于是就答应了。

撵走了赵家人,我才终于松了口气,抬手就把房门关上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