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84章 阴风/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时候,我的视线虽然被影响了,但是思维却是清晰的,不用说,那个拖着尾巴的血色人影就绝对是附在赵老太爷身上的脏东西了,我二话不说。一口咬破舌头,对着百辟刀就喷了一口舌尖上的阳血,当时大吼了一声就朝那脏东西扑了上去。

现在不玩命,更待何时?

这只死狐子看样子并不是那种过分凶的玩意,没有道行,要不然不可能靠上身吸阳气这种方式来害人!

还是那句话。厉鬼不上身,上身就不是厉鬼!

真要是有道行的玩意,它也不会在一个普通的老汉身上磨叽这么长时间,一把掐住脖子,嘴对嘴“哧溜”一下,这人身上的阳气就得被吸个干干净净!

所以我也不怕这玩意,不就是上身嘛,我身上揣着发丘印还怕这个?当初花木兰的道行还在的时候,她一个千年灵鬼我不摘发丘印都奈何不得我!

我这一往上扑。那鬼东西顿时也“吱”的尖叫了一声,直接朝我这边扑了过来,它的速度特别快,再加上这屋子本来就不是特别宽敞,这一下子倒是弄了我个措手不及,根本没招架住就被那东西撞在了我怀里,撞得我胸口“咚”了一下,一阵气闷,人也向后一个趔趄。

不过这么一撞,那鬼东西也退后了一点,这个时候我才终于看清了它的样子,长得人的形状,但是满脸都是白毛。尖嘴猴腮,模样老吓人了,看的我顿时愣了一下。

就这一愣神的功夫,那死狐子一扭屁股,拖在身后的尾巴就朝我这里抽了过来,我都能听到耳边“呼呼”的风声了。简直比鞭子还带劲,一下子就把我惊醒了,暗骂自己没出息。都这时候了还能被吓到,不过我也不敢被那东西的尾巴抽上一下子,看那力道,真要被抽住了我估计自个儿就算是不死恐怕也得去了半条命,于是我二话不说握着百辟刀就朝那东西的尾巴上砍了过去。

说时迟,那时快,这一刀我完全是凭着本能砍出去的,一刀子倒是砍了个结实,只听我手里的刀“铿”的轻鸣了一下,然后那鬼东西抽过来的尾巴就直接被切断了,飞到了我身后,那鬼东西顿时“吱吱吱”惨叫了起来,满屋子乱蹦!

“我去你娘的!”

这时,我身后忽然响起一声大吼,紧接着张博文拎着个板凳就越过我冲了上去,趁着那鬼东西被我斩掉尾巴吃痛乱叫的功夫,一板凳就抡在了那鬼东西的身上,“啪嚓”一声把板凳打了个粉碎,不过倒是一下子把那鬼东西给拍倒在地了。

“天哥,让开!”

周敬这小子也嚷嚷了一嗓子,弄得我一愣,忍不住回头一看,只见这小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翻开我的背包了,从里面抄出了我带来的黑狗血和童子尿,拧开瓶子冲上去“哗啦”一下就又是黑狗血又是童子尿的泼了那死狐子一身,那鬼东西本来就不强悍,哪里能扛得住我们这种一个接着一个轮着上阵啊,被黑狗血泼的浑身冒烟,躺在地上一个劲儿的抽搐……

花木兰的声音这时候在我心间响起了:“小天,还愣着干什么,上去刺死它,吸收了它的煞气,转化成你的杀气,可让你的杀气迈出第一步!”

媳妇大人发话,我顿时拎着刀就冲了上去,趁着那死狐子被黑狗血和童子尿泼的浑身抽搐的功夫,对准它心口就一刀刺了下去,这一刀我可是连吃奶劲儿都使上,一下子把那死狐子捅了个对穿,刀尖撞在地上的时候才终于收手了!

“吱!”围讽叼扛。

那死狐子凄厉的惨叫了一声,一下子身上血光大作,我也感觉自己浑身忍不住一哆嗦,一股子冷冰冰的气体钻进了我身体里面,几乎是一下子就把我冻僵了,然后一幅幅画面闪过我的脑海……

一个豪门大院变成了火海,熊熊燃烧的大伙让半边天都看起来通红通红的,一个个穿着古代人衣服的男男女女在火海中撕心裂肺的惨叫,他们想冲出去,无奈院门口全都被一个个握着武器的士兵给挡下了,只要有冲出去的人全都会被外面的士兵次倒在地,惨叫声、哭泣声连成一片,当这些画面闪过我脑海的时候,那些声音我也听得清清楚楚,让我脑瓜子都快炸了,我是一个现代人,生活在和平的年代,哪里见识过那样的惨烈场面啊,一时间感觉自己的神经都有些错乱了。

后来,那个豪门大宅彻底变成了飞灰,断壁残垣之间到处都是烧焦的尸体,引来了山里的豺狼虎豹竞相撕扯吞食,那画面别提多恶心,在那些正在吃人的豺狼虎豹中,还有一只狐狸,一只身体看上去有些透明的狐狸,它也在撕扯吞食着一具尸体……

“快醒来!”

这时,花木兰的声音在我脑海里响起:“保守心神,不要再看了,再看下去你会疯掉的!”

花木兰这么一喊我,我才顿时一个激灵回过了神,眼前的血色也消失了,视线恢复了正常的状态,这个时候我仍旧握着百辟刀保持着刺死那死狐子时的姿势,只不过刀下的死狐子却早就消失的一干二净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思维有些混乱,于是就在心里问花木兰我刚才看到的和经历的那些到底是什么,为什么会给我那么真实的感觉?

“是你刺死的那东西死时的情景,你吸收了它的煞气和怨气以此来修炼杀气,所以会看到它怨恨所在,看到它为什么游离在阳间不肯转世投胎的原因。”

花木兰在我心间轻轻的叹息:“每个人的一生经历写出来其实都可以变成一个故事,记录的是人一生中的喜怒哀乐,它比故事精彩的多,也悲惨的多,很容易影响别人的思想。所以你以后在修炼杀气的时候最好不要过分投入的看那些死者生前的经历,那样会让你彻底疯掉的……”

听花木兰说完,我陷入了良久的沉默,不断回忆着我看到的东西。

如果那些真的是那死狐子生前的经历的话,那么她其实也算是横死之人,惨死于兵祸,是被活活烧死的,然后尸体被一只狐狸的阴魂给吃了,它与那狐狸的阴魂融合,这才变成了眼下害赵老太爷的死狐子!

狐狸这东西在动物里算是非常邪性的玩意了,和人结合变成死狐子不算怪事,在东北那边一直都流传着狐黄白灰柳的传说,指的就是这狐狸,黄鼠狼,蛇,刺猬,老鼠五种动物,这些动物是打不得的,因为它们很有灵气,打死以后阴魂不散纠缠人几率很大,没想到我眼下倒是碰到一个狐狸和人结合变成的怪物。

不过,那死狐子我已经处理掉了,这件事情也算是有了一个了结,至于那大院为什么会在兵祸中被烧毁我也无心去考究,在古代的时候老百姓被兵祸戕害是很正常的事情,完全不需要理由,那些将领一旦攻城的时候遭遇的抵抗过于强烈的话,一般攻占城池以后都要屠城泄愤,同时也是让手底下的士兵去杀人越货,好好“放松”一下,在那种文明程度低,人命比牛羊都便宜的大时代里,这种豪门大院被抢劫烧毁的事情多如牛毛,尤其是这武王村是武州城的遗址,作为古代好几个王朝的屯兵要塞,遭遇的战祸简直是数不胜数,光是被屠城就不知道屠了多少次,我连那大院是毁于哪次屠城都不知道,想弄明白来龙去脉简直就是做梦,别说这一个小小的人家了,就是很多古国为什么灭亡的现在都整不明白,别的不说,光是那楼兰王国的灭亡到现在不还是个秘密么?埋在历史里的真相太多了,我也不至于闲的没事干去做那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眼下我最关心的还是我的杀气,不过对于这个我是两眼一抹黑,完全找不着门路,所以只能请教花木兰。

“其实你已经修炼有成了,打开了这扇大门!”

花木兰轻声道:“你现在应该是一段杀气了,不信你静下心来感受一下你的身体。”

我依言照做,果不其然,在我的身体里面有一股凉凉的气息在游走,每游走一圈儿最后在我小腹的位置停留一会儿就又开始绕全身游走了。

花木兰和我心意相通,一下子就明了我心中在想什么了,于是在一边解释道:“那股气,就是所谓的杀气了,下一次你只要默诵口诀它就会喷薄而出,比你用舌尖阳血沾在刀上有用的多,威力也大的多,你每一次动用杀气斩杀一个阴魂,它就会吸收那阴魂的煞气和怨气粗壮一份,当达到拇指粗细的时候就会量变,那时候你就进入二段杀气了!”

听花木兰一说我这才心中对这葛家的杀气有了一些了解,回过神从地上爬起来拿了点金疮药含在嘴里,等刚才咬破的伤口不在出血了才收拾了一下东西准备出去招呼赵家人赶紧把赵老太爷送医院去,毕竟张博文那一顿狠揍还是下手挺黑的,尤其是对着人家老汉裤裆里打得那三拳头,连我看着都心颤儿,还是赶紧送医院吧,可别给人家打出个好歹来。谁知我招呼了张博文他们几个刚刚开门的时候,顿时“呼啦”一股阴风就吹了进来,冻得我浑身哆嗦!

眼下可是夏天,这无故起阴风,十有八九是脏东西在作怪!!!

我顿时愣在了门口,这死狐子不是已经被我解决了嘛,难道这赵家的宅子里面还有别的东西在作怪?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