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86章 过河卒子不回头/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其实不用花木兰提醒我也知道,那些东西来了!!

现在的阴气真的是太浓郁了,阴森森的气息简直就在往骨头里面钻,我当时就提着百辟刀站了起来,扭头看了仍旧坐在台阶上的花木兰,催促道:“你赶紧到守节砂里面躲一躲!”

花木兰因为我和那多伦王子在秦岭古墓里起了冲突。千年道行毁于一旦,现在的它简直和刚刚形成的阴魂差不多,不过身子骨还是灵鬼的,仍旧是完全实质化的,是可以受到物理伤害的,一会儿她万一要是被那脏东西来上一下子的话。我不得悔青肠子啊?须知,千年灵鬼是没有杀生的阴魂修炼千年方能成型,无论是对于修道的人来说还是对于脏东西来说都是大补,一旦吞噬,可以增加千年道行,只不过因为千年灵鬼都特别难惹,道行深的可怕,所以一般修道的和脏东西根本不敢打主意罢了,毕竟灵鬼的千年道行可不是闹着玩的。打道门的大天师都跟打鳖似得,可是眼下的花木兰没有了千年道行,一会儿那脏东西来了的时候还不得立马朝她扑过来啊?这要是有个万一我可咋整?人死变鬼,鬼死变屁,到时候我就是打进阴曹地府都找不回她了,哭都没地方哭!

谁知花木兰听了我的话以后非但没有进入守节砂里面,反而换了个比较舒服的姿势,手托腮眨巴那双犹如寒星一样的眼睛看着我:“我要是不走呢?别忘了,现在我可是你养的本命鬼,你要死了,我立即得跟着你魂飞魄散,所以我躲不躲起来又有什么关系呢?”

“我是怕你走在我前面!!”

我忍不住瞪了她一眼,看她仍旧一动不动。顿时有些急了,忍不住哀求道:“你快进守节砂里,行吗?”

“不行!”

花木兰摇了摇头,嘴角微微上扬,似笑非笑的看着我:“你不是想保护身边的人吗?并且以此为志,那么便先从保护你的妻子开始吧。今天我就坐在这里,你敢不力战?你进,我自然无恙。你退,我陪你一起死!”

说到最后,花木兰的声音已经无限拔高了,她生前毕竟曾统帅万军,这么一发雌威,我倒是还真的被唬住了,盯着她看半天发现她根本不可能听我的话进守节砂以后,我也只能放弃了,咬牙道:“好,那就一起死!”

说完,我拿出了一条红龙拍在了胸口上,这是李佳嘉今天“现产”的,原来的早就在打那死狐子的时候用光了,贴上这玩意百鬼不近身,也是为了防止一上来被脏东西冷不丁的打懵,做完这一切后,一把抽出了百辟刀,开始心沉入体,勾动体内那股细如牛毛的杀气,这一勾动不要紧,那股气顿时朝我的手上涌了过来,一下子就窜进了我手里的百辟刀上,霎时,百辟刀上泛起了一层薄薄的寒气,我整个人的视线也在这一刻被血色笼罩,入眼之处,赵家的大院已经变成了一片血色的世界。

轰!

我胸口上的红龙这时候一下子燃烧了起来,燃烧速度特别快,一眨眼就烧没了一半,我知道那些脏东西已经离我很近了,这个念头刚刚出现,赵家大院外面顿时就响起了劈天盖地的鬼叫声和惨叫声,那一声声尖锐怨毒的声音听的我头皮都开始发麻了。

好家伙!

难怪阴气这么重,大白天的都能让我感觉到,原来他娘的不止一个脏东西啊!

我心中一动,响起了我看的案例--赵老太爷中邪的时候是吃“合家饭”的时候,那时候他们家的一个小孩子说看到了很多很多“人”进入了赵家的院子,然后赵老太爷就被死狐子上身了。围岁反弟。

难不成,这一次来的就是当时一起来赵家的那些家伙!?

不及我细想,这时候院子外面的鬼叫声愈发的凄厉与高亢了,没过一会儿我就看到墙头上露出了一颗“鬼头”。

准确的说,那是一张黑漆漆的脸,犹如焦炭一样,就像是……被烧焦的一样,眼睛鼻子这些都粘合在一起了,看起来说不出的吓人!

不过就是片刻功夫,那张“鬼脸”的主人就蹭蹭从墙头上爬了上来,站在墙头凄厉的惨叫了一声,然后一下子就朝我这边飘了过来--直取花木兰!

事实果然如我所预料的一样,这些东西看到一个没有修为的灵鬼以后就直接疯狂了……

他们疯狂,我更疯狂!!

他妈的,难道还要在让我眼睁睁的看着我在乎的人在我面前倒下吗?不,绝不!

“去你妈的!”

我当时就怒吼一声,握着百辟刀就朝那只黑脸鬼冲了上去,这东西模样狰狞,但是道行不深,再加上它是直扑花木兰,注意力不在我身上,所以我冲上去以后一刀就披在了它的鬼头上,一下子把它的鬼脑袋劈成了两半,这只黑脸鬼当时就轰的一下子化成了飞灰彻底消失了,直接魂飞魄散!

顿时,一股冰凉的气息从百辟刀钻进了我的体内,显然是刚刚那只黑脸鬼的煞气已经被我转化成了杀气,我的脑海里也出现了一个个片段,是那只黑脸鬼死时候的画面,仍旧是一片火海,和那只死狐子的画面差不多,估计这黑脸鬼生前和那只死狐子是同在那个大院里的人,一起被烧死的,只不过这黑脸鬼死了以后尸体没有被动物的阴魂啃食,所以它仍旧是一只非常普通的鬼。

就这么干净利索的解决了一只,我也是被吓了一跳。

这就是杀气的威力吗?

我下意识的看了眼手中的泛着寒气的百辟刀,心中也是比较震惊的,这东西比人舌尖上的阳血威力大的多,只要触及到那些脏东西的话,一下子就要它们的老命!!

我信心暴涨了不少,这个时候屋子里面响起了“咯咯咯”的公鸡打鸣声,显然屋子里面的张博文他们听到外面的鬼叫声以后已经放开了公鸡嘴上的红绳,催着公鸡打鸣呢!

这公鸡一打鸣,外面的鬼叫声顿时削弱了不少!

看来我的法子是有用的,公鸡的打鸣声果真是压制那些脏东西的!

我心中刚松一口气,谁知这时候外面陡然响起了一道冰冷尖锐女声:“给我攻进去!”

这女声刚落,外面的鬼叫声就一下子尖锐了起来,而且更加的高亢了,数不清的阴魂爬墙翻进来了,各个面目狰狞,浑身黑漆漆的,就跟一截焦炭一样,也有的肚子被剖开了,一个个鬼叫着就朝我这边扑了过来!

这些鬼东西的狰狞模样显然是他们死时候的模样,我一看就心中有数了--八成这些鬼东西都是当初那个大院里被烧死的人所化,至于那些浑身是血,肠子都耷拉出来的,估计是当时被院门口守着的士兵所杀的。

想着我身后还有花木兰,我这个时候不知道从哪里来的无尽勇气,内心深处一直回荡着一个声音:战!!死战不退!!一退我必将悔恨终身!!!

我死死守在花木兰身前,握着刀对那些东西奋力劈砍着,我胸口的红龙这个时候也烧干净了,有发丘印护身它们没法上我的身,只能拿鬼爪子撕扯我,我是在被围攻,而且还要护着身后的花木兰,难免有些顾及不过来,不一会儿就被那些鬼东西抓得我浑身是伤口,或许是过度亢奋的原因吧,我甚至都感觉不到疼痛了,只是奋力在劈砍厮杀,不一会儿百辟刀下就让十几条阴魂魂飞魄散了,化成了一道道清凉的杀气窜进我体内,这些杀气刚入体,我就立马往百辟刀上输送,渐渐的百辟刀上都冒出一丝寒芒了,我也是越战越勇,虽然身上早就已经被血染红了,但这个时候我哪里还能顾得上那么多啊?

我就是过了河的卒子,只能进,不能退!!

也不知道厮杀了多久,忽然,大院外面的那道阴冷的女声又一次响起了,只不过却不在如从前那般尖锐了:“好一个勇士,看似瘦弱,但却如狼似虎般剽悍,你们都退下吧!”

这道声音一落,那些围着我疯狂撕扯的厉鬼一下子就退去了,赵家大院的大门这个时候“哐”的一声打开了,我下意识的抬头一看,却见门外白雾缭绕,一道人影在烟雾缭绕中缓缓朝我这边走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