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87章 正主儿/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些围攻我的脏东西一退,我刚刚卯足的那股劲顿时散去了一大半,身上的伤口这才开始作痛了,低头一看,我差点儿没晕过去,我胸口、腿上、腰上。足足有三四十道伤口,全都是被抓出来的,入肉特别深,我都能看到皮肉已经翻卷起来了,因为我一直都是面向那些恶鬼,以此来保护花木兰的。所以伤口几乎全都在我的正面,眼下风一吹,伤口上就跟刀子在刮一样,疼的我浑身直哆嗦,甚至都有些站不直了,不过眼下大门顿开正主儿已经来了,我就算是已经到了强弩之末也只能以百辟刀支撑自己的身体,不至于一下子倒下,双眼死死的盯着大门口的位置。

这时。那道影子已经缓缓从迷雾中走出来了。

这是一个穿着一身大红色宫装的女子,鬓发如云,身段很好,绝对是属于现在那种身材修长高挑的类型的美女了。

看到这女子,我也是情不自禁的一愣,因为大凡阴魂身上的着装,几乎都是其死时所穿,这女子一身宫装,看样子应该是李唐王朝时候的宫装,这东西可不是随便穿的,在封建时代,但凡身上穿着宫装的,那绝对是和皇室有千丝万缕的关系的!!

宫装。顾名思义,便是古时皇宫中人所穿的东西,具体要划分的话那就讲究大了,有公主的,有后宫佳丽三千的,其中皇后、嫔妃、贵人都是有严格的等级划分的。反正古代的人,基本上身份地位都是在衣服上体现出来的,比如清朝时期的官服。看上去胸口的图案差不多,其实里面的讲究大了去了,那图案正儿八经的名字是叫“补子”,文官的“补子”上面是飞禽,而武官的“补子”上面的是走兽,每一品每一级的补子都是不一样的,这唐朝的宫装也是这样,我一瞅这女子身上的宫装,心里就隐隐约约的猜测到了这女子的身份--八成他娘的是个公主!!

毫无疑问,这应该就是那个号令那些恶鬼攻击我的女子了,就算是我明知道它根本不是一个人,但是在看到它以后也是情不自禁的一愣,没有别的原因,只是因为它真的太美了。

当然,它不如咱媳妇漂亮!

“千年道行的女鬼。”

这时,坐在我身后的花木兰忽然开口道:“夫君,看来你应该小心一些了,这女鬼修为足足有千年道行,但是它伤过人命,所以没有化成灵鬼!”

我一听脑袋当时就大了。

千年道行?这种级别的脏东西我就算是一万个小心也没用啊,双方根本不是一个级别上的,人家稍微动动手指头就直接把我给秒杀了!!花木兰就是一个千年灵鬼,当时她的本事我又不是没见过,杀阴兵如屠狗,而且还能和十绝凶坟里面的鬼东西斗上一斗,这种本事根本就是我拍马难及的,一个照面就得挺那儿,更何况,千年灵鬼因为未伤人命,所以心性与活人差不多,最起码保持着最基本的善念,可是这种伤过人命的千年恶鬼就不一样了,这种玩意一点都不介意多干掉一个人的,反正是债多不压身了,怕个鸟啊?

不过既然已经把我逼到这个份上了,我也没太多好说的了,拄着百辟刀静静等候着,看那千年女鬼想出什么幺蛾子。

谁知,那漂亮的一塌糊涂的千年女鬼在站到我身前的时候就直接停下了脚步,非但没有任何狰狞凶煞的模样,反而看起来和颜悦色的,看了我半天缓缓说道:“好一个无畏的勇士,我在这里已经等待了千年,可算是找到了我想要的人!”

想要的人?

这个女鬼到底在等待什么?

我满脑门子疑惑,不过这个时候我绝对不能在气势上落了下风,于是我便学着青衣那正气凛然的口气朗声喝道:“阴阳两界自有秩序,你们已经是死去千年的人物,本应投入轮回往生,何故滞留在阳间盘桓不前?反而祸害阳人生命!”

“祸害阳人性命?”

宫装女鬼一愣,随即轻轻笑了起来:“小道长这话说的风趣,阳人性命为什么不能由阴人来制裁,莫不是阳人作恶多端我们这些阴人都不能向其讨债吗?”围岁节亡。

这个问题倒是一下子真的给我问住了,因为青衣当初也没有告诉我这个答案,他只告诉我,阴阳两界的规矩不能乱,若是阳人身上有因果,自然应该有阳间的法律和规矩来处理,轮不到阴人。

只是……

这个世界的阳人在犯了错、做了伤天害理的事情以后没有受到惩罚的事情还少吗?难道这样的情况下阴人出面索命也是错的吗?

这个世界上大概最难断的便是善与恶、对与错了!

不过我想了想赵老太爷的问题,还是忍不住说道:“难道赵老太爷有错吗?他的一生经历我心中有数,就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面朝黄土背朝天,几乎没有做过一件恶事,如果一定要说有,那也是在六十年代国家大饥荒的时候饿得不行上山打了几只猎物而已,这才算是杀了生,难道就因为这个就要阴魂上身,弄个到了晚年反而不得好死的下场?”

我这话一出,那宫装女鬼倒是愣了,紧随其后,她那张白皙的有些过分的脸上闪过一丝愧意,对着我深深鞠了一躬,道:“道长,在这件事情上确实是我有些过于护短了,这里我需要给您道个歉。您先前在老太爷身上打出的那阴魂是我生前的贴身侍婢,只是她死后阴魂不小心和一只狐狸的阴魂融合,最后形成了半人半兽的怪物,有时候就连我都根本无法命令它了……”

说完这些,宫装女鬼给我解释了一下这件事情的因由。

那只死狐子,在生前名字其实叫做小翠,这小翠和宫装女子一样,全都死于那一场大火当中,只不过那个小翠比较特殊,她死了以后尸体被一只狐狸的阴魂给吃了,于是和那只狐狸融合,变成了一只怪物,拥有小翠生前的恨和怨气,但却没有小翠的思维模式,所以就连工装女子都没办法号令它。

在那场灾难中,断送了太多本不应该死的人的性命,所以他们这些葬身火海的人全都是横死之人,阴魂怨气太大,徘徊在死难的地方,不肯进入轮回。他们死难的地方就不用说了,就是赵家宅子建的这块地方。

这块地方以前一直都是块荒地,赵家的人是第一次在这里建房子的人,而且他们在建成新房以后偏偏还在清明节那天摆起了“合家饭”,宫装女子他们这些阴魂悼念生前的居所,所以就在那天到了赵家的宅子来“蹭饭”,谁知,那赵家孩子也虎,一声嚷嚷惊动了这些阴魂,更惊动了那只死狐子,那只死狐子早就没有了思维能力,宫装女子都控制不了,直接就上了赵家老太爷的身!

接下来的事情就好解释了,宫装女子惦念着和小翠生前的情分,哪怕小翠在赵老太爷这里是不断的为非作歹她也一直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直到我出现,一下子把那小翠化成的死狐子打了个魂飞魄散,一下子这宫装女子就愤怒了,于是来找我索命,白天那股忽如其来的阴气就是她表现自己愤怒的方式!

我一听这个也有些恼火,死后徘徊在阳间已经是不该,纵容手底下那只死狐子祸害阳人已经是犯了错了,现在还好意思来找我索命?反正我也是破罐子破摔了,这个时候也是抱着一种豁出去的情绪,直接喝道:“既然是索命,那就来,今日我纵然不敌,也一定和你周旋到底!”

“你是个好人,也是个正直的人,能悍不畏死的保护自己的女人的人呢,就算是再坏也坏不到哪里去。”

那宫装女鬼轻轻摇了摇头:“我敬重你,所以才现身一见,其实主要还是有一件事情要拜托你。”

说到这里,那宫装女鬼竟然对着我缓缓鞠了一躬!

我这人就是吃软不吃硬,俗话说的好呢,这伸手不打笑脸人,所以这宫装女鬼的一躬倒是鞠的我拼死一战的心思淡薄了几分,于是便问:“你想拜托我的事情是什么?”

宫装女子惨笑一声:“不知道长有没有兴趣听听我身上的故事呢?或者是说,道长想不想知道千年之前那一场掠夺了无数人性命的大火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