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88章 阴人委托/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好奇嘛?

不得不说,这个宫装女鬼还真的是个心理战大师,一下子就问到了我的心坎里。对于这件事我最开始的时候确实是一点都不好奇的,只以为这压根儿就是一起在古代非常平常的屠城事件,在那个战火纷飞的年代这实在是屡见不鲜的,可是在接连发生了这一系列的事情后。我已经察觉到那个大院的焚毁恐怕不是一次偶然了,恐怕当中还有一定的因由。

大概是家族遗传吧,我对一些尘封在历史中的事情格外的感兴趣,这宫装女鬼这么一问还真是勾起了我的好奇心,于是我当下就点了点头:“愿闻其详。”

那宫装女鬼看了四周一眼,缓缓道:“这里人多眼杂。请跟我来吧!”

她这么一说我倒是犹豫了起来,不知道该不该相她。常言道,这鬼话可是听不得的,因为横死之人化成的阴魂心中大都充斥着怨念和仇恨,性情与生前也是大为不同,比如一些生前被儿女虐待的老人,在生前因为对儿女的骨血亲情,所以虽然心中有怨恨,但爱还是大于恨的。可要是一死的话,它们的这种怨恨就会被无限度的放大,最终怨气不散,回去找儿女纠缠不休的也不在少数,所以这人要一死,阴魂情绪不定,说的话可信度是很低的。当然,像花木兰这样的灵鬼是不一样的,她修炼千年不曾杀生,已经彻底磨灭了心中的鬼性,性情方面基本与阳人无异。

那宫装女鬼似乎看出了我的犹豫,于是对我说道:“我会散去手下这些小鬼的,不会让它们伤害屋中的阳人。小道长尽可放心。我敬重你是个有情有义的真男儿,再加上我有求于你,所以势必不会加害于你的,更何况如果我要加害你的话……”

说到这里,那宫装女鬼没有说下去,但是她的意思我是明白的--以她千年厉鬼的道行。根本不是我这个一段杀气的发丘后裔能敌得过的,恐怕青衣来了她都能斗上一斗,谁胜谁负尚未可知。如果她一定要加害我。是完全不需要和我废话的,上来就能整死我。

只不过,可能是为了给我留下一点点的脸面,所以后面的话她没有说出来而已。

这宫装女鬼说的其实也不无道理,我想了想一咬牙就答应了,其实主要也是我看如果不满足她的要求的话,她根本不会善罢甘休的。

“多谢小道长了!”

我一答应,宫装女鬼顿时大喜了,一挥手,院子里面的那些面目狰狞的厉鬼就全都飘荡着消失了,一时间阴气也不再如从前一般浓郁了,我顿时长长呼出一口气,心里的压力散去了不少,那些鬼东西的样貌过于狰狞了,就是盯着看上一天都习惯不了。

宫装女鬼这时候已经径自向外面飞去了,我招呼着花木兰进入守节砂里后,也跟在她身后一瘸一拐的走去,身上的伤口这个时候愈发的疼了,不过我也只能咬牙忍着。

转眼工夫,宫装女鬼竟然带着我直接去了武王村外面的河边,她就那么凌空漂浮在河畔,满头青丝在夜风中飞舞,说不出的美丽,甚至让人不敢相信这是一个害过人命的千年厉鬼。

良久,宫装女鬼才终于幽幽开口了,因为我站在她旁边,所以只能看见她的侧脸,也揣摸不到她脸上的神情,只能听出她的声音充满了悲伤:“这真的是一个很长的故事,所以还请小道长耐心听我说来。其实,我并非是一个普通的女子,我其实是唐懿宗李漼之女,封号昌平公主。”

这宫装女鬼一说,还真是应了我先前看到她身上的宫装时的猜测--还真他娘的是个公主!

唐懿宗,便是把唐朝的气数推向终点的皇帝之一,他和他的儿子唐僖宗,两个人在位年间,把个汉家天下玩的是满目疮痍,在经过黄巢等农民起义以后,唐朝大权旁落,基本上已经是名存实亡,在非正统的傀儡皇帝手上又延续了几代以后,到了唐哀帝的时候干脆已经走向了终点,彻底结束了汉家文明的辉煌时代。

如果眼前这个宫装女鬼确实是唐懿宗之女昌平公主的话,那她确实是在历史上存在过的,最起码我在正史的记载上曾经看到过她的名字,只不过正史对她的记载只有寥寥几句,只说她是懿宗的八个女儿中的一个,除此之外,再无任何记载!!!

听着这昌平公主的缓缓叙说,我终于知道当年在这武王村的土地上发生了什么,这……确实是一个很漫长的故事。

事情的最开始,应该从昌平公主的两个追求者开始说起了,她这两个追求者都不是什么简单的人物,一个是当时的武举人萧长风,一个是当时唐懿宗朝里的权臣李克用的干儿子、李克用麾下十三太保之一的李存实。这两个人全都对她这个公主发疯一样的痴迷,疯狂的追求。围岁丰技。

按道理说,只要不是个脑残皇帝,就一定会把公主嫁给李存实的,毕竟这样可以夯实和权臣李克用的关系,巩固他的统治权。可偏偏唐懿宗李漼这个皇帝是中国历史上出了名的昏庸皇帝,当听说两个小伙子追求自己的女儿以后,一点都不考虑这一点能为他带来什么样的利益,反而跟个傻逼似得大乐,直接出了一个馊主意--比武招亲,让武举人萧长风和十三太保之一的李存实两人面对面PK一下,谁赢了就把女儿嫁给谁!

唐朝时候的武举人拳脚功夫可和之后几个重文抑武的朝代不是一个概念的,那绝对当得起天下第一的,李存实虽然是百战勇将,但单挑根本打不过萧长风,被几下子就撂趴下了。

就这样,昌平公主嫁给了武举人萧长风,两人婚后夫妻恩爱,好吧,反正在那个年代,人不都是这样嘛,先啪啪啪,然后再谈感情,床单滚完过日子不吵架不打架那就是夫妻恩爱了。虽然李存实很不甘心,而且也纠缠了几次,不过被昌平公主拒绝了以后也就不了了之了,毕竟那时候天下还在昌平公主的父亲手里的,李存实还是不敢对皇家的人怎么样的。

后来唐懿宗去世,昌平公主的哥哥唐僖宗李儇即位,大封天下,萧长风因为娶了个公主的原因也就被派到了遮虏军里当了个偏将。遮虏军的驻扎地就是当时的武州,地址就在现在的武王村这边,于是昌平公主就跟着丈夫一路从长安来到了武州,置办家业,继续潇洒快活的小日子。

谁知,好景不长,昌平公主的那位哥哥唐僖宗李儇更是个窝囊废,即位以后不思进取,沉迷于游戏,没过多久就弄得天下大乱,黄巢等农民起义军纷纷向长安方向猛攻。这个时候,李存实的义父李克用见天下大乱,唐朝的江山不保,所以也决定起兵反唐了,在乾符五年五月的时候与李国昌合兵悍然向当时驻防武州的遮虏军发动了进攻……

于是,萧长风和李存实这两位曾经在情场上交锋的男人在大环境的推动下,最后于战场上刀兵相见了。那一场战争遮虏军全军覆没,昌平公主的丈夫萧长风也在战场上被乱箭射死了,还被李存实割下了头颅挂在城头曝晒。

赢得了战争,李存实怎么可能放过萧长风的家眷?派兵围了萧长风的府邸,大肆纵火,将萧长风的所有家眷和丫鬟侍卫全都活活烧死了,我在赵家宅子里碰到的那些厉鬼就是死在那场大火中的人所化。再后来,李存实把昌平公主掳进了军营,日夜奸淫。结果在一次偶然的时候,被李克用的亲儿子、后来的后唐建立者李存勖撞见了,正所谓这红颜祸水啊,李存勖也看上了昌平公主,于是就问李存实索要,李存实等这一发等了这么多年了,怎么可能轻易让出去?结果李存勖大怒,当时就给李存实安上了一个营中私藏女子的罪名,直接派兵把李存实给乱刀砍死了,在古代,军营里藏匿女子那可是杀头的死罪,李存勖逮着这么个由头杀李存实那是没有一点问题的。

接下来,李存勖就把昌平公主带回了自己的营中,昌平公主不堪其辱,最后自杀了……

这就是整个事件的经过了,我听完以后也是目瞪口呆的,心说历史果然比小说精彩,什么狗血桥段都能出来,不过眼下我最关心的还是这昌平公主到底要拜托我什么,于是我就在听完故事以后直接问道:“不知我能为您效劳什么?”

“让我复仇!”

一说起这个,昌平公主的眼睛一下子就弥漫上了一层血雾,漂浮在空中满头黑发乱舞,非常凶戾,嘶声咆哮道:“李存实那畜生死后就葬在这里,当时是他的士兵为他修建的陵墓,请了道门的高人在陵墓里设下了阵法,千年以来,他的阴魂一直都躲在那陵墓里不肯出来,我明明知道他就在那里可就是进不了那座坟墓,我要你帮我破坏掉李存实的陵墓,带我进入古墓,我要让李存实魂飞魄散!!!”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