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89章 铲上见血/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原来是要我帮她去盗开墓,破掉那李存实墓的所有道门法阵!!

这个,其实不算难!

道门的阵法讲究的是一个整体的布置,护的是整个墓,防备阴邪入侵,对于我一个活人来说却没有什么影响。只要我把墓给破坏了,哪怕是打开一个盗洞,这个道门的法阵自然就完了!

只是经历了秦岭大山的墓葬群以后,我对这种古墓真的是有点有阴影了,当初有吴胖子这个摸金校尉还有青衣这个道门小天师在我都进去差点没有出来,眼下让我自己去掘一个墓我还真的是有些忐忑。心里也不禁咒骂了起来,这他娘的算个什么事儿啊?

本来就是一个清明节请错鬼遇到了死狐子的小事儿,谁知这后面竟然有这么多的门门道道,最后还惹出了一个千年女鬼昌平公主,点背到我这个地步也真是非常罕见了。

不过眼下我看我要是不答应的话,恐怕昌平公主不会放过我的,于是略作犹豫之后我便说道::“这风水寻龙倒斗摸金之术我倒是确实懂一些,我也可以尽量帮你,但是能不能带你进入主墓室找到那李存实的阴魂就不敢保证了。”

这么说,我也是想给自己留下一个转圜之地,如果满口保证到最后连个墓室都进不去估计那才是真的招惹下这鬼公主了。

“小道长尽可放心,您愿意帮我已是恩德,就算最后没有成功我也不会怪您。”

昌平公主听到我应下了,身上的戾气顿时削弱不少,对我深深行了一礼:“还请小道长放心,无论事情成与不成我都不会伤你性命,不为别的,就因为你是个真英雄……”

说到这里,昌平公主垂下了头,好看的眸子里闪过一丝悲伤:“道长为了保护爱人面对百鬼围攻而死战不退,处处以身体为爱人抵挡伤害。所作所为让昌平心中大为触动,当年我若是也有这么一个男人保护,也不至于沦落到那般惨淡下场……”

昌平公主这么一说我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起来,当时我确实没想那么多,脑子里就一个念头--自己的女人那就一定得自己保护,哪怕不敌力战而死最起码也不会在自己的心里留下太多的悔恨。仅此而已。

接下来昌平公主又给了我一册羊皮卷,上面是一幅地图,她说地图上标注的位置就是李存实的坟墓的修建地址了。她会一直都跟在我身边的。

折腾了这么一晚上,现在也已经是凌晨四点多钟了,马上就要天亮了,昌平公主虽然有千年道行,但终究伤过人命,没能修成灵鬼,所以大白天的出没虽不至于魂飞魄散,但也肯定是对其有一定的伤害,于是她跟我道了声别就匆匆离开了。围序住圾。

我一个人忍着身上的伤口回到赵家宅子的时候基本上已经天边隐隐有了鱼肚白,万幸的是,昌平公主果真信守承诺,没有再让那些厉鬼来骚扰宅子里面的活人,赵家的一家老小和张博文他们都没事儿,见到我回来以后一窝蜂的就涌了出来,对于事情的因由始末我没有多说,只告诉赵家的人厄难化解了,说完这些我终于是顶不住了,真的是太累了,被身上伤口的伤痛折磨着,全是凭着一股心劲儿走回来的,眼下一看到同伴那股心劲儿散掉当时就眼睛一翻晕过去了。

……

等我再一次醒来的时候人已经从武王村回到了五寨县的县医院,身上到处都是绷带,照顾在我床边的是李佳嘉,她看我醒来了,原本疲惫的脸上涌现出了浓浓的惊喜,然后惊叫一声就跑出去了,没过一会儿就带着张博文和周敬过来了。

和他们几个一聊天我才知道,原来我已经昏迷了整整三天的功夫了,主要问题就是失血过多,好在我是O型血,五寨县县医院的血库里面和我匹配的血型比较多,要不然我这一次可就真的是玄乎了,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匹配不到合适血型的话,能不能坚持回太原就是两说的事情了。

在我昏迷的这段时间里,张博文他们在医院附近找了家宾馆暂且先住下了,轮流照看我,期间赵家的三个兄弟来看过我几次,说赵老太爷已经醒了,他们家人也再没碰到什么诡异的事情,为了感谢我他又给我留下了一个红包,红包里是一张银行卡,密码就写在卡后面,张博文已经去查了,卡里整整有三十万,算是赵家人感谢我的救命之恩给的酬金。

这三十万我没有要,全都分给了周敬和张博文他们三个人,这一次他们跟着我出任务也是经历了不少危险的,过两天等我伤好些了还得跟着我去倒腾李存实的墓,指不定又得经历多少恐怖的事情呢,肯定得给一些分红的,谁知三人里除了周敬这小王八羔子以外,张博文和李佳嘉都不好意思要我给的分红,说那是我玩命赚来的钱,他们没出啥力,说啥不肯要,最后看我要生气了才勉为其难的收下了。

接下来的几天我一直都在县医院里养伤,夜深人静的时候,昌平公主还现身陪我说过几句话,她竟然真的一直都在跟在我身边,虽然她看上去暂时对我没有恶意,但毕竟是个千年女鬼,这么跟着我我说不胆战心惊那是吹牛逼呢,一心想着赶紧去把李存实的事情了了,于是在伤养的差不多的时候就匆匆忙忙离开了医院,又一次驱车赶往武王村。

因为对武王村当地的环境我并不是太熟悉,所以我就算是拿着昌平公主给我的地图也是两眼一抹黑,压根儿不知道在那大山里面怎么走,没办法只能花了五百块钱在武王村当地找了一个向导,是一个姓徐的老汉,七十多岁了,但是腿脚很利索,早年曾经打过越战,在老山轮战的时候被弹片射瞎了一只眼睛,所以退伍以后回来一辈子都没娶过媳妇儿,生活挺困难,在武王村里面能识得这地图的也就只有徐老汉了,毕竟人家当过兵打过仗,看地图绝对是没问题的。

当天,我们又在武王村里驻留了一天,在晚上的时候就出发进山了,毕竟我们干的是发掘古墓的事情,还是在晚上行动比较安全一点。一进山,车肯定是不能开了,我们只能背了必要的一些物资和工具跟着徐老汉徒步前进,好在地图上标注的地方没多远,从武王村出来以后钻进一望无垠的管涔山脉里走了大半个晚上就到了。

谁知,就在我们刚刚到达地方的时候,李佳嘉当时就惊叫了起来:“这里就是我爸爸被害的地方!!”

我一听,顿时心中一动。结合了武王村的历史,我当初就怀疑李贺是把车子停在了一座古墓上面,最后惹毛了墓里的东西,所以才被打死的,如今我们找李存实的墓倒是摸到了当初李贺被害的地方,这当中难不成有什么牵连不成?

或者干脆打死李贺的就是那李存实墓里的东西?

那个李贺感觉不到的阴气的东西就是李存实本人所化吗?

一连串的问题在我脑子里面冒了出来,想了半天也没想明白最后干脆就不想了,只要把这李存实的墓挖开了进去瞅一瞅不就知道了?

你也别说我胆大,主要是现在哥们身后跟着个昌平公主这千年女鬼呢,这心里的底气也就不免足了点,反正有啥事昌平公主罩着,我怕个屁?

说干就干,我当时就拿出洛阳铲扒拉开带路的徐老汉,准备把洛阳铲钉下去看看到底有没有古墓。

往地底下打这洛阳铲其实也是一门细工夫,讲究很多的,如果不会打,打出的铲子就带不上泥土,那基本上就是白费力气了。

我看过吴胖子打这玩意,要打就一定得打出一个垂直孔的,对工具而言,铲头要正,杆子要直。否则,易打弯孔,甚至打孔小口大肚,不成名堂,可就闹了大笑话了。

所以要想正确的用这洛阳铲,对于玩铲的人的姿势都是有讲究的。首先,身体要站直,两腿叉开,双手握杆,置于胸前,铲头着地,位于两脚脚尖中间,用力向下垂直打探。开口到底,不断将铲头旋转,四面交替下打,保持孔的圆柱形。看土确定下面有没有古墓的时候,得从刃部逆铲将土抠下,纵向掰开看断面,不能回铲,回铲是连续往地下打二三下才提铲。

我暗暗回想着吴胖子玩这玩意时候的手艺,一边回顾一边开始打铲,我收嫩,没一会儿手心就都是血泡,生疼生疼的,接了三四根儿白蜡杆就打不动了,完全是咬牙在坚持,而且是越大越慢,一直到天亮的时候我才终于感觉到下面似乎有了动静……

那是一种非常特别的感觉,软绵绵的,也不知道打到了什么东西!

大概是注意到了我脸上神情的异常,这时张博文忽然问我:“是不是有发现?”

我点了点头,开始往回撤洛阳铲了,没过一会儿就把铲子提上来了,我一看上面的土,顿时愣住了!!!

铲上的土里夹杂着一些砖头的碎渣子,在地下十几米的地方土里出现了砖头的碎渣子这绝对是下面有古墓的迹象,只是……让我震惊的是,那土里不光有砖头的碎渣子,还有血!!!

鲜红鲜红的血,显然是刚刚流出来的!!

我看到这血眼角都在抽搐了--这地底下到底有什么东西,怎么洛阳铲打下去不光带出了砖瓦碎片,还带出了嫣红的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