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92章 天门石阵/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真是倒霉透顶了!

我心里一个劲儿的哀嚎,前脚周敬刚说我杀了太岁,最近要走霉运,结果后脚我就果然应了人家的话了……

这条盗洞是倾斜向下打的,坡度足足有将近七十多度,如果我选的角度没有错的话。从地面和墓顶的垂直距离应该是11.9米,下墓的时候得吊着绳子才能稳稳当当的走过盗洞的,我如今一头栽下来在这么陡的坡度上根本是站不住的,完全是成了滚地葫芦,披头盖头的就顺着黑洞洞的盗洞滚了进去,好在这盗洞是在地下的。土壤松软,我倒是并没有撞在什么石子儿上,要不然有我受的,不过饶是如此我也是滚得七荤八素的,只能在心里祈祷一会儿撞到墓顶的时候,最好别是脑袋或者是身上的细软部分和墓顶来个亲密接触……

就在我基本上已经认命的时候,忽然,两只冷冰冰的手分别在左右一下子抓住了我的肩膀,硬生生的拽住了我。

我大口喘着粗气。扭头朝身后看去,这才发现自己已经顺着盗洞的斜坡向下滚了十多米的距离了,借着盗洞口传进来的微光,我隐约能看清在黑漆漆的盗洞中拽住我的是昌平公主和花木兰,她们竟然同时现身了,不过想想也是,这盗洞里没有阳光,因为在地下,所以阴气特别重,她们完全是能现身救我的,方才慌乱之下我竟然忘了这茬了。围乐扔扛。

略微休息了一下,我用手扒住了盗洞中松软的土壤,稍微稳定了一下心神才回头对花木兰和昌平公主点头道了声谢。

花木兰酷酷的点了点头。然后就消失了,我能感觉得到,她已经进入了我胸口的守节砂里。

倒是昌平公主略微有些歉意的说道:“小道长客气了,若不是为了我的事情您也不至于误杀了那等天地灵兽,遭了天谴受这番磨难。”

天地灵兽?

难道昌平公主说的是那只千眼太岁?

我一愣,于是就问她说的那灵兽是怎么回事。

昌平公主倒是很耐心的给我解释了一下。原来那千眼太岁的真名叫做千眼金蟾,本身就是一只蛤蟆,吸收大地精华有了道行。所以才成了灵兽,变成了那一番模样。

昌平公主这不说还好,一说倒是真的吓了我一跳,原来这李存实所葬的地方门道还挺多,是当年武州要塞外最为秀丽的地方,这山河大川中但凡风景秀美之处,皆是山水龙盘、藏风纳水的宝地,没有极佳的风水也养不出秀美的风光,所以这李存实的墓其实是这巍巍管涔山中最好的风水宝穴之一,当年虽然李存实因为和李存勖争夺昌平公主,被李存勖以营中私藏女子的罪名草草诛杀,但他在军中多年,素有威望,下面的士兵极为敬重他,他就这么挂掉了那些士兵心中肯定有所不满的,后来他的义父李克用为了安抚军心,继续向长安方向进攻,所以还是给他风光大葬了,挑的葬地风水也是极好的

那只太岁原本就是一只小小的蛤蟆,但是待在这种风水宝穴里食天地精华,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时间,成精了也是正常的。看来,民间一直所说的那些太岁基本上都是待在风水宝穴里养的成了精的蛤蟆,昌平公主说但凡这种成了精、有了道行的东西一般是不能伤的,伤了会受天谴,我身上的霉运就是受天谴所致!

可惜,我虽然常常看那《发丘秘术》,但是对寻龙点穴一说还是半知半解,刚开始眼拙竟然没有看出这个地方的妙处,懵懵懂懂的就闯了进来。

这个时候,张博文的声音从上面传了下来,听着有些急切,想来我一头栽进了盗洞他也是比较焦急的:“小天?你怎么样了?”

我说没事,让他们也都放了绳子拿着装备下来吧,然后上面就再没有了回应,我这才将目光投向了昌平公主,跟她说让她先别现身,毕竟她的事情我完全没有和张博文他们提及,也是免得他们害怕。

昌平公主想了想便点头道:“也好,那我还是附在你的这把刀上吧,这刀上面的古玉柄很有灵气,倒是适合我暂时栖居,而且走到这里我已经能感觉到那道门的法阵的气息很浓郁了,不藏起来我也有些受不了。”

说完,昌平公主就没了踪影,我这才知道原来她一直都是藏在百辟刀的玉柄上的。

我又在盗洞里等了将近十多分钟的功夫,张博文他们三个人这才腰上绑着绳子下来了,看到我以后连忙开始在我身上乱摸,弄的我老不自在,后来看我是真的没事他们三个才终于放下了心里,张博文让给我一截绳头,我连忙将绳子牢牢绑在了自个儿腰上,为了防止一会儿再脚下一滑滚下去,这才起身在最前面弓着腰一路往下走,没走几米就到头了,我拿出强光手电一照,这才看清原来张博文其实已经把盗洞挖在了墓顶,那只千眼太岁就是在墓顶卧着的。

这李存实的古墓墓顶结构其实非常的简单,就是青砖堆砌出来的,在地底下腐蚀了这么多年,砖头早就已经不行了,我拿指甲一抠,顿时指甲缝里都是砖泥,这种墓顶结构很脆弱,要不是山西这边一直地震现象少,而且从来没有发生过什么大地震的话,恐怕这墓早就塌了,可能也是因为当时他死的仓促,所以没时间建成一个结构复杂的墓。

我双腿卡住盗洞两侧,然后扭头从张博文那里要来了一根撬棍,使劲对着墓顶的青砖戳了两下,顿时“轰隆”一声,这墓顶直接被我砸开一个大口子,下面黑黢黢的,落下去的砖头不过片刻就落地发出了声音,看来下面应该不是很深,我拿强光手电照了照,直接照到了地面,最多也就只有两米多高,下面是青石铺成的,我打着一个火折子扔了进去,火折子过了半天都没灭,说明这墓里应该通风还是不错的,最起码我们进去了不会被闷死。

确定安全后,我就招呼了张博文一声,让他开始放绳子,然后我第一个吊着绳子下去了,解开腰上的绳子以后我就观察起了这座古墓里的格局。

眼下我还无法确定我们到底是在古墓里的哪个位置,不过这间墓室倒是宽敞,得有二百多平方面,而且这里的格局也奇怪,里面什么都没有,前方只有八根石柱,分别立在八个方向,除此之外就什么都没有了,看着这奇怪的格局我隐隐的觉得眼熟,只不过一时间有点想不起来。

这时候张博文他们三个人也下来了,张博文一看这墓室顿时嘀咕道:“嘿,这墓有点意思,我以前也下过几次墓,还从来都没有见过这样的呢!”

说着,张博文提醒了他身边的周敬和李佳嘉一声:“这古墓奇怪,怕是有名堂,估计是有机关,交给小天吧,他们老葛家的人是这方面的行家,咱们还是不要乱走动了,可别中了招!”

张博文一说机关,倒是提醒了我,一下子我知道在哪里见过这种古墓格局了!

《发丘秘术》中的机关篇里曾经介绍过这种古墓格局!

想着那上面的介绍,我一下子面色凝重了起来,扭头对身后的张博文说道:“确实,这墓里还是别乱走动了,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咱们怕是遇到难题了,这结构像是考古界已经有一百多年没出现过的--天门石阵!!”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