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93章 弄错了?/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知道,这回可是遇到考我专业性的问题时候了。

天门石阵,这是道门的阵法之一,也是奇门遁甲之术,我估计困住昌平公主近千年时间无法进入古墓的便就是这天门石阵了!!

根据《发丘秘术》上所讲,天门石阵异常凶险。八根石柱分别代表奇门遁甲之术中的八门,即--休门、生门、伤门、杜门、景门、死门、惊门、开门!

八门这个在古代军事中运用很多,八卦阵以及八门金锁阵,这些其实全都是按照奇门遁甲之术里的八门循环而演变改编出来的,这天门石阵也是这样。围乐围圾。

一般来说,开、休、生三吉门。死、惊、伤三凶门,杜门、景门中平,但运用时还必须看临何宫及旺相休囚。古人有歌曰:吉门被克吉不就,凶门被克凶不起;吉门相生有大利,凶门得生祸难避。吉门克宫吉不就,凶门克宫事更凶。

总而言之,八门相生相克,要想破解很难!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我们现在其实还没有真正进入古墓。要想进入古墓,必须要破掉这天门石阵才行。

眼前这八根石柱上肯定都有按钮,一旦按下按钮,如果按下的按钮是三吉门里的,那么休门与生门则不会启动机关,而开门则能进入古墓。除此之外,无论是三凶门还是中平,触碰了石柱上的机关那绝对是死路一条!

为了应证我的想法,我壮着胆子朝那八根石柱走了过去,拿着手电一照,果不其然,在石柱一米左右的地方的都有一个巴掌大小的石头按钮,只是这八根石柱一模一样。根本没办法判断它们分别代表的是那个门!

其实,只要确定其中一个门是什么门,我就能找到开门,因为8个门顺时针排序为惊、开、休、生、伤、杜、景、死,这是无论何时都不会变的!

我在这些石柱前犹豫了片刻,才终于决定按照《发丘秘术》上的法子来试一试。于是回头看了张博文一眼,沉声道:“张哥,我听说你投飞刀的技术一流?”

“还行。”

张博文笑了笑:“当初在特种部队干的时候练过。别的不敢说,百步之内,例无虚发!”

真够谦虚的!

我心中嘀咕了一句,不过这倒是好消息,于是指着一根石柱上的石质按钮,问张博文站在他现在所在的那个位置能不能用飞刀射住。

“光线有点暗,而且超了百步了。”

张博文摇了摇头:“不过我可以试试,怎么了?”

我二话不说掉头就往回走,一直走到盗洞下面才嘱咐张博文用飞刀打那按钮。

没错,我就是要投石问路,先确定一根石柱到底代表的是哪个门!!如果不是只能试三次,超过三次这天门石阵就会自毁,崩塌整个古墓的话,我甚至都想让张博文挨根石柱的试了!

我一站定,张博文那边就拿出了一支一寸长的飞刀,他这飞刀绝技我也是听李叔那会儿和我说的,现在的特种兵基本上都有绝活,张博文的绝活儿就是飞刀,例无虚发,相当牛逼,据说以前他和我爸下一个墓的时候碰到了个大粽子,结果这人两记飞刀就全扎进了那大粽子的眼睛里面,叼炸天。

眼下我也是第一次见识张博文的飞刀绝技,因此一双眼睛几乎是一眨不眨的盯着,可我看半天也没有看到什么花里胡哨的动作,张博文就是一抬手很随意的就把飞刀甩了出去,看上去就跟吃家常便饭似得随意,然后那飞刀在半空中发出“倏”的一道破空声,紧接着直接就打在了我所指的那根石柱上面的按钮上。

这一飞刀出去,可算是立马捅了马蜂窝了,只听咔嚓一声,在那八根石柱跟前的墙壁上,所有的砖头一下子全都脱落了,无数箭矢铺天盖地的就朝八根石柱那边射了过去,老吓人了,幸亏我们躲得远,要是现在还在那八根石柱跟前的话,估计直接就被射成刺猬了,看来这古墓里面应该装的是唐末已经出现机械连弩了,用的不是动物的筋积腱做的弓弦,而是拉簧弹射器械,在古代一直都是攻城的时候采用的重型连弩,劲道相当粗暴,能一下子射穿好几个人,所以到现在时隔千年仍旧能用!

我眼睛死死盯着那些弩箭四处飞射的方向,以此来根据《发丘秘术》上的记载推算张博文飞刀打的那根石柱到底代表的是什么门!

“居寅宫入墓,居离宫受制,居坎宫泄气,居坤宫受生,居乾宫比和!”

我的思维前所未有的清晰,一双眼睛几乎是完全在跟着眼前的箭矢在游动,一直等十多分钟后这波箭雨停下了,我才终于长长呼出一口气,揉了揉有些发酸的眼睛,心里却是高兴的--根据箭雨喷射的方位,我已经确定张博文飞刀打的那根石柱代表的是惊门!

只要《发丘秘术》记载的没错的话,那么惊门的顺时针方向的下一个门就是开门!!

说实话,虽然确定了,但是我的心里还是有些忐忑的,毕竟这是赌命的买卖,万一要是错了,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在古代军中,机械连弩那绝对是宝贝一样的东西,迄今为止发掘出的完整的机械连弩很少,也就只有一些晚唐时期的皇族的重要人物的墓里才会有这样的配置,这墓室里面不知道装了多少台,可见当初李克用为了安抚军心,在这李存实墓的防盗方面是下了大工夫的,不光请来了道门的高手外加能工巧匠弄出了天门石阵,连那么重要的军械都弄进来了,怕是还会有更厉害的机关,刚才那一波箭雨只是覆盖了八根石柱,万一我整错了下一次触发的机关是覆盖整个石室的,怕是我们几个得命丧这里,一时间我也陷入了犹豫。

“小天,接下来咋整?”

这时候,张博文扭头问我:“这墓里还真是挺狠的,我以前进过的墓,但凡弓弩机关其实都已经腐蚀的不能用了,也就一些滚石、积沙还能有些威力,像这种射出的箭能钉在石板里的还真是没见过!”

像这种装了机械连弩的墓非常少见,你要是见过了才有鬼了!

我心里嘀咕了一句,然后把他们三个人都叫了过来,把实情跟他们说了,想听一听他们的想法,不愿意冒险的现在就拽着绳子钻进盗洞里面就行了。

结果这三个人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的主儿,听完我说的以后,全都决定留下来赌一把,不过为了安全起见,我们四个人还是离得那八根石柱远远的,让张博文用飞刀打开门,这样的话,能把风险降到最低。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说了实情以后有些紧张的原因,这一会张博文的飞刀没有刚才那么准了,第一发落空了,第二发才打在了代表着开门的石柱上的石质按钮。

这一瞬间,我连呼吸都凝滞了,结果足足过了三四秒钟的功夫都没有任何动静!!

“这不对啊!”

我嘀咕道:“不管是不是打对了石柱,都应该有点反应才正常啊……”

结果,我话音刚落,我就感觉自己脚下的地面开始颤抖,而且越来越厉害,到最后发出“轰轰”的大响,我们脚底下的石板也是在不断龟裂,就像是大地震一样。

“好像弄错了,快跑!”

我当时脸色就变了,招呼了其他三个人就准备拽从盗洞里垂落下来的绳子往上爬,结果还是迟了,石室崩塌的速度远远比我想象的快,我还没够着绳子呢,地面就彻底塌陷了,我也跟着直接坠落了下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