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94章 地宫/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说实话,这地宫一下子崩塌却是我完全没有想到的!!

按照《发丘秘术》秘术上的记载,天门石阵确实是有自毁装置的,一般来说自毁装置都是在四周的墙壁或者是我们脚下的地板下的,在这些地方中间都有夹层,夹层里面铺有厚厚的油布。这种油布用当时的煤油泡过然后晒干,然后再浸泡,再晒干,如此反复十几次,然后油布就会被完全浸染透了,非常易燃。哪怕时隔千年都是一样的,在油布附近放上火石,自毁装置一旦启动,火石就会打着油布,让整座古墓都变成一片火海。而且这李存实墓出现于唐末,那个时候火药已经用于军事当中了,现在发掘出来的许多唐末时期的古墓里已经出现了火药设置的爆破机关,这李存实是军中的人,我猜测这地下与墙壁夹层中可能还有火药……

只不过。不管这自毁装置多么厉害,一般来说都是再解错天门石阵三次以后才会启动,我们一共才碰了八门机关两次,这自毁装置就启动了?

任由我满脑门子的疑惑都是彻底没用了,在乱石横飞中整个人向下坠落了下去,石头瓦片打的我脸上生疼,心里不禁泛着苦涩--看来哥们这回是要被活埋了!

这时,花木兰的声音忽然在我心间响起:“不要慌,尽量调整姿势,千万不要头向下,快落地的时候我会尽力拉住你!”

说话之间,花木兰竟然出现在了我左边,正不紧不慢的跟着我一起下坠。

“呵呵。小道长莫忘了我!”

昌平公主这个时候也从百辟刀的玉柄上出来了,飘飞在我右边,轻笑道:“那道门法阵已经破掉了,现在这古墓中我完全可以自有行动了,有我在,定保小道长无恙!”

我一看这两位出来了。惊魂未定的心才稍稍安定了一些,有昌平公主这个千年女鬼在,我这回应该不至于被活埋了。当下我定了定神,在下坠的时候开始调整自己的姿势,尽量让双腿朝下。

我不知道天门石阵的那石室下面到底掏空了多少米,总之我感觉自己这一口气最少都下降了有好几十米的深度,这时,花木兰和昌平公主同时伸手抓住了我肩膀,一边躲避落石,一边拽着我横飞了出去,我隐隐能听见在我下方已经传来了巨石落水发出的声音,我心里当时就一阵疑惑--难不成这下面有暗河或者是地下湖不成?

如果有的话,那么张博文他们三个还是有一些机会的!

我心思飞快的活动着,被花木兰和昌平公主拖着横飞出了一段不短的距离她们才终于松开了手,然后我就感觉自己的双腿着地了,不过因为花木兰她们两个撒手撒的太突然,所以就算是落地以后我也因为惯性的原因没有站稳,一个趔趄当时就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摔得生疼生疼的。

不过这个时候我也顾不上这点疼痛了,听着四周“噗通噗通”的落水声,可眼前却是一抹黑,什么都看不见,不知道到底是个什么情况,这滋味儿可不好受,必须得先弄明白情况才行,于是我连忙从背包里摸索出了强光手电,打开一照,这才终于看清了我现在的处境--天门石阵下面果然是有一片地下湖泊的,不算大,面积最多只有几百平米,不过深度确实一点不含糊,石室坍圮崩裂以后坠落下来的大石块掉进湖里面“噗通”一下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看样子恐怕最少都得有十来米的深度,要不然那么大的石头落进去以后不至于是这种响动,至于我,我现在其实就坐在地下湖泊旁边的浅滩上。

蓦地,我看到一个人影从上面跟着坠落了下来,发出一道尖叫然后“噗通”一下就掉进了距离我大概十几米远的地下湖深处。

那个人……赫然是李佳嘉!

“媳妇、昌平公主,帮我救人!”

我大吼一声,竟然张嘴喊花木兰媳妇,这要放在平时我还是没有这个胆子的,对于我这位媳妇我心里还是多多少少有些敬畏的,总觉得她是个距离我很遥远、高高在上的女神,不敢有分毫的亵渎,就算是喊媳妇也是心里默默的想一想,不过这个时候我也是真着急了,竟然一张嘴就喊了出来,然后二话不说丢掉背包就跳进了湖水里面。

霎时,一阵刺骨的寒冷传来,冻得我浑身当时就一哆嗦,这地下湖因为常年在不见天日的地下,所以水温极低,我热乎乎的身子骨儿一往进去蹦还真有点受不了,为了确定张博文他们的位置,我在跳进地下湖以后顿时喊道:“张哥,小敬,你们没事吧?”

“没事,他妈的就是被石头砸了一下,没大碍!”

“我也没事,我会水!”

“……”

周敬和张博文分别在我左右两个方向给出了回答,他们刚刚一出声,岸上的花木兰和昌平公主就确定了他们的位置,顿时朝他们二人的方向飘飞了过去。唯独最后落水的李佳嘉久久没有回应,只是在地下湖深处发出唔唔两声闷哼!

该死的,这女人不会水!

我心里顿时暗叫一声糟糕,一个猛子就扎进了地下湖里,因为我买的强光手电都防水的,所以就算是在水里都照样能用,我一钻进水里借着手电打出的光就看清了水下的情况,这一看不要紧,差点没活活吓死我--这水下他娘的到处都是一条条成年人食指长短的水蛭!!

这些玩意一看到我以后,就跟见到了香饽饽的苍蝇一样,黑压压一大片直接就朝我这边扑了过来,我当时就感觉一些黏黏糊糊的软趴趴的东西贴在了我脸上、手上等所有暴露在外面的部位,恶心到了极点的同时心里也有些恐惧,水蛭也就是蚂蝗,人们也叫肉钻子,别看这玩意看上去软趴趴的,但是吸起血来却一点都不含糊,口腔内有三个颚,背面一个,侧面各一个,颚上有角质纵嵴,嵴上各具一列细齿,吸血的时候用前吸盘紧吸宿主的皮肤,然后由颚上齿锯开一个“Y”形的伤口,进行吸血,最主要的是它们的时候还会分泌一种扩张血管的类组胺化合物,有抗凝血作用,能让人的伤口流血不止!!

这么多水蛭一下朝我这边扑过来,他妈的还不得活活吸死我啊?

我心里咒骂了一句,不过这水蛭要命也得一会儿的功夫,可是李佳嘉那里现在却是拖不得了,再过一会儿指不定就淹死了,于是我咬着牙一手拿着强光手电一手在水下划拉,奋力穿过黑压压的蚂蝗群,按照记忆中李佳嘉着落的方向,一口气向前游了十几米的距离,然后借着手电筒射出十多米远的强光隐隐约约看到一个人影就在我正前方不断挣扎着,虽然只能看到个大概的体型,但我一下子就确定这个人就是李佳嘉,当下奋力朝她那边游了过去。

这个时候李佳嘉显然已经慌了深了,在水里一个劲儿的瞎扑腾,脸上、手上,都爬着蚂蝗,嘴里不断往外吐气泡,显然她压根儿就没憋住气,地下湖的湖水正往肺里面呛呢,迫压的肺里的空气一个劲儿往出冒,再多吞点水估计就挂了!!

在水里救过人的人都知道,不管你水性多好,在水下救人其实都特别危险,谁也不敢保证下去就一定能救上来,说不好还得给自己搭进去。因为不会水的人在落水以后就完全没有理智了,逮着个人就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死不撒手,再牛逼的游泳好手都可能被拖下去淹死。

眼下,要救李佳嘉必须得给她度一口气,缓住她的慌乱才行。

想及此处,我也不管那什么男女大防之类的了,把手电筒塞到衣兜里以后,游上去用空出的手一把搂住李佳嘉的腰,摸索着凑上去嘴对嘴就把我肺里憋着的空气给她度了一口过去。说出来不怕人笑话,这其实也是我第一次和女孩儿亲密接触,在刚刚一碰住对方嘴唇的时候我也愣了一下,心里说没有绮念恐怕也没有人信,毕竟李佳嘉也是个美女,不过这绮念很快就被我掐灭了,从花木兰宁可魂飞魄散也要救我的那一霎那开始,我就立誓此生绝不负她,哪怕她是个阴人我也无悔,所以也就是那么片刻的功夫我的心态就调整好了--人命大于天,只是救人,无关其他!

李佳嘉似乎在我度过这一口气以后状态也好了很多,总之不再挣扎了,于是我抱着她就一路向水面游了过去,在从地下湖冲出去的时候,我连忙换了口气,这才拖着李佳嘉一路朝湖边游去。

等趴上浅滩的时候,我也因为在水下的这一通折腾筋疲力尽了,跟条死狗似得趴在腥味浓郁的湿润土壤上大口喘气,张博文和周敬已经在湖边了,一看我带着李佳嘉上来,连忙过来帮忙,我一边喘着粗气一边说道:“快,快帮我把身上的水蛭拔掉!”

张博文显然也知道水底下有这东西,我一开口立马就忙活了起来,把一条条吸我血吸得身子滚圆的水蛭拿下来踩死,崩出了一滩滩的嫣红的血迹,看的我眼角直抽,好在我穿的是军用迷彩服,袖子裤腿都绑着的,要不然这玩意从这些口子里钻进去我可乐子大了去了。围央助血。

躺在浅滩上我稍微休息了一会儿,等身上的力气恢复了一些就开始检查我的伤口了,眼下我手上被蚂蝗咬过的地方都留下了一片片的红斑,到现在还在不断往外面渗血珠子,好在它们在我身上趴的时间有限,也没有咬到动脉,所以这些伤口没有大出血,基本不用处理也没什么大碍,张博文他们几个的情况基本上也和我差不多。

大概是看我没事儿了,张博文这货这才凑上来问我一旁的花木兰和已经在四处游荡的昌平公主是怎么回事。

我知道这事儿也瞒不了了,而且如果不是怕吓到张博文他们的话,我也不是故意要隐瞒花木兰的存在,反正有这么个媳妇我觉得挺自豪的,虽是阴人,但比太多阳人强太多了,是我心目中最完美的女神,于是我当下就把花木兰拉过来介绍给了张博文,当然,是以我媳妇的身份介绍的。

花木兰的事情周敬是知道的,所以这小子很淡定,倒是张博文听完以后大笑了起来,一个劲儿的夸我的媳妇漂亮,一点都没不顾忌对方是阴人,也不知道是神经大条还是因为职业习惯,对阴人见怪不怪一点不介怀了。反倒是李佳嘉,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受到了惊吓的原因,在我介绍的时候一直不言不语,和花木兰打招呼的时候都是淡淡的支应了两句,显得有些闷闷不乐心事重重的。

然后我又对张博文他们把昌平公主的事说了一下,也免得张博文他们对昌平有所芥蒂,影响之后的共同行动。

谁知,就在我刚刚说完昌平公主的事情时,一直都在远处游荡的昌平公主忽然在黑暗中狂笑了起来,笑声尖锐凄厉,听得人浑身鸡皮疙瘩直冒:“哈哈,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李存实,原来你的墓藏在了这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