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98章 阴菌/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语言已经无法形容我这一刻的心情了,眼睁睁的看着那凶神扑了上来没法反抗,下一刻,我已经从那片雾气茫茫的空间回到了主墓室中。

仍旧如从前一样,我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但是感官却还在。

瞬间。凄厉的惨叫传入了我的耳朵。

循着视线,我可以看到昌平公主已经倒下了,那只摄青鬼正骑在其身上鬼爪子疯狂的撕扯昌平公主身上的衣服,昌平公主撕心裂肺般的惨叫和哀嚎听的我都心中不忍。

还有张博文,估计他也是看不下去了,所以和那摄青鬼动手了。胸口上被鬼爪子抓出了五道深可见骨的伤口,花木兰、周敬还有李佳嘉正一脸悲愤的在帮他止血……

看着这一切,我心中说不出的愤怒!

终究,还是迟了一步!

“小子,你要搞哪个?”

这时,占据着我身体的丧门神忽然问我:“别那么愤怒嘛,你说搞哪个,爷帮你整死它出气!”

“那只摄青鬼!”

我咬牙道:“我要它魂飞魄散!”

“知道了。”

丧门神嘿嘿冷笑一声,然后控制着我的身体一招手。顿时他那根超大号的出丧棒就出现在了我手里,然后偷偷摸摸的就朝着摄青鬼那边摸了过去。

我发现,在丧门神的控制下,我的身体是完全在空中飘着的,无声无息的就摸到了那摄青鬼的身后,这时候,那摄青鬼正忙于欺侮昌平公主,哪里能察觉到四柱神煞之一的丧门神已经悄悄摸到的他身后……

“哇哈哈哈哈……”

丧门神夸张的狂笑了起来:“小鬼剔牙!”

说完,我才终于知道它说的那小鬼剔牙是怎么回事了,完全就是趁着那摄青鬼骑在昌平公主身上屁股撅得老高之际,抄着出丧棒对着人家撅的圆嘟嘟的屁股上就捅了上去。

这一下子我不知道它到底使了多大劲,总之这一棍子下去,一下子把那摄青鬼的屁股戳了个稀巴烂。前一刻还嚣张不可一世的摄青鬼顿时“嗷呜”一下惨叫了一声,声音要多凄厉有多凄厉,直接就跟一颗出膛的炮弹一样超前横飞了出去,然后狠狠撞在了主墓的墙壁上,绿色的鲜血横飞四溅。

“是谁!”

摄青鬼体内李存实的阴魂愤怒的咆哮了起来:“吼!!!卑鄙啊!!!”

“哇哈哈哈,你大爷在此!”

丧门神更加猖狂的大笑了起来。举着出丧棒一指那摄青鬼,大喝:“霉运缠身!”

咔吧!

一声清脆的骨裂声响起……

那刚刚还在张嘴愤怒咆哮的摄青鬼的声音瞬间戛然而止,嘴巴一下子歪了。霉运加身,它张嘴说话的时候竟然把下巴给崴断了!

一下子那摄青鬼怒了,怨气、阴气疯狂喷涌着,让着主墓室的气温愈发的低了,张牙舞爪就要扑上来和丧门神拼命……

结果,没冲两步右脚就“咔吧”一声崴了,准确的说是崴断了,绿血横飞,骨头茬子都能清晰的看见!

我一看这顿时也是暗自咋舌,这丧门神就是丧门神,名不虚传,一旦霉运加身,无论是人是鬼,都能轻轻松松玩死啊,也不知那摄青鬼体内的李存实和侍卫此刻不知道作何感想了……

不过我很快又开始为自己担忧了起来,这摄青鬼霉运加身被玩的这么惨,那位这个被丧门神上过身的人岂不是会更惨?

就在我心里胡思乱想之际,花木兰急促的声音忽然从后面传来:“请神香快烧尽了,快点结果了它!”

这一下子倒是提醒了我,上一次请出白二爷那坑货,可不就是因为没有注意请神香的时间,最后差点把自己的命都丢掉吗?不过倒是不用我催促,丧门神这时也听到了花木兰的提醒,顿时拎着那巨大的出丧棒朝摄青鬼那边飘了过去,二话不说一棍子就敲在了那摄青鬼的脑门子上,打的对方当时就脑壳子裂开了,一团绿糊糊的恶心到极点的脑浆子横飞四溅,一道凄厉的惨叫响起,不多时两团黑气就从里面飘荡了出来,一团黑气在半空中消散了,另一团黑气落地变成了一个中年男性,四方脸,鹰钩鼻,一看就是那种刻薄寡恩的面相,跪在地上不断对着丧门神磕头:“在下李存实,不想冲撞了四柱神尊大人,还请高台贵手,饶我一命。”

敢情这家伙就是李存实。

我心里嘀咕,看来方才丧门神一棍子打出来的那两团黑气就是这李存实和那侍卫的阴魂了,只不过那侍卫才是摄青鬼的主身,丧门神一棍子敲烂了摄青鬼的脑袋,那侍卫的阴魂自然魂飞魄散了,所以飘出来的两团黑气才有一团半途就散去了,而李存实不过是寄生在摄青鬼之躯里的一个阴魂而已,所以它倒是幸免于难了。

“嗯,你这小厮倒是会说话。”围丰状弟。

丧门神听着李存实的告饶,不住的点头,显然对李存实那一句“四柱神尊”相当的受用,毕竟他虽然是阴间的高级神龛之一,但却是衰神凶煞,无论是人是鬼,全都唯恐避之不及,敢在他面前溜须拍马的还真是不多,对这李存实相当的满意,不过也就是那么一眨眼的功夫而已,片刻后就话锋一转:“不过,爷虽然看你顺眼,可这回却早就答应别人要打死你了,所以……别怪爷!”

说完,抡起那跟出丧棒直接一棒子抽在了李存实的身上,可怜那李存实刚刚反应过来就被一棒子抽的惨叫一声倒飞了出去,浑身阴气溃散,身子透明,显然已经到了魂飞魄散的边缘了,还偏偏好死不死的落在了昌平公主的身边,昌平公主一看李存实已经不行了,顿时凄厉的怒吼了一声,然后直接就扑了上去,摁住李存实便疯狂撕扯了起来,直接把李存实原本就开始溃散的阴魂撕扯成了碎片,彻底魂飞魄散。

这时候,请神香恰恰也烧完了,丧门神便对我说道:“行了,事情帮你搞定了,爷走了,以后有什么事情记得招呼爷,爷罩你!”

然后它直接化成一道黑光就消失了。

我终于拿回了身体控制权,如上次一样,请神之后我身上的所有力气都耗的一干二净,腿一软,直接向后倒去,就在我以为自己的脑袋要和地面来个亲密接触的时候,一具柔软又带着丝丝凉意的身躯直接接住了我,扭头一看,却是花木兰,她唇角微微挑起,似乎是在笑,那双犹如寒星一般的眸子静静注视着我,轻声说道:“谢谢你,你又一次保护了我。”

天可怜见,我这一刻鼻子一酸差点没有哭出来,又是面对阴将,又是面对丧门神的--都他妈值了!

就在脑袋枕着花木兰的大腿,满心都是骄傲和自豪之际,昌平公主竟然朝我这边飘荡了过来,似乎亲手把李存实撕扯的魂飞魄散以后,她已经平静了很多,衣衫褴褛,对着我深深鞠了一躬:“谢谢小道长,您的大恩大德昌平永远都不会忘记,只是我现在实在没有什么可以报答您的,便献上此物,祝福你和你的妻子吧。”

说着,昌平公主的手中忽然出现了一个形状和灵芝差不多的东西,只有小孩儿的巴掌大小,上面散发着非常浓郁的寒气。

我很明显的能感觉到,花木兰似乎在看到这东西以后连呼吸都一下子急促了起来,于是我忍不住问昌平公主这是什么东西。

“是阴菌。”

昌平公主轻声道:“极阴之地葬坑里历经千年,有一定几率长出阴菌,蕴含有非常浓郁的阴气,这也是我在这边无意中找到的,本来还准备留着自己用,不过眼下我大仇已报,也是用不到了,便送给令妻吧,看得出来,她本应是鬼类至尊,便是阴帅见了也得礼让三分,只是不知道是何原因失去了道行,她比我更加需要这阴菌,若能吸收,估计能恢复一部分的道行。”

昌平公主一说,我终于知道花木兰为什么在看到这个东西的时候那么激动了,不光她激动,我也眼睛亮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