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99章 离开/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算不算是意外之喜?

对于丢了修为这件事情,花木兰一直都是缄口不言,从来没有表现出过一丝半点的难过,但是我却知道--她肯定是万分难过的,毕竟,她是那么骄傲的一个人。她已经习惯了傲立云颠俯瞰别人,一下子忽然从云端坠落,心里面能好受才真的是怪了,可惜她从来不是个把自己心事写在脸上的人,更不用说说出来了。

所以,不等花木兰开口。我就直接开口把那阴菌要了下来,当昌平公主将之递到我的手上时,我的手上登时结了一层薄薄的寒霜,手一瞬间就被冻木了,这玩意上面的阴气蕴含之重,由此可见一斑,花木兰大概是怕我把手冻坏了,一看我已经要下了这东西,所以连忙接了过去。阴菌一到她手上,立马变成了一层寒雾消失的无影无踪,看的我都有些傻眼。

“只是暂时吸收到了体内,如果要收为己用的话,还是需要慢慢吸收的,最少也得三天左右的时间。。”

花木兰看了我一眼,然后又一次向我昌平公主道谢。

“它对我已经没用了。”

昌平公主含笑说道:“我之所以还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唯一意义就是复仇了,如今小道长已经帮助我达成了心愿,所以这小小礼物不成敬意的。”

我问起了昌平公主以后的打算,其实我是希望她能够在复仇以后转世进入轮回的,毕竟听青衣说,生生死死之后,轮回才是最终的终点和起点。也是正道,死后滞留人间终究不是什么好事,有干天道,除非是灵鬼这种不曾杀生最后又修炼有成的存在,这种存在基本上已经修炼成了另外一种生命体,除此之外。一切阴魂都不该留在阳间的。

好吧,虽然我也不知道青衣说的那天道和正道到底是个什么玩意,但青衣这么说自然是有一定道理的。所以我也就委婉的表达了一下这个意思,劝昌平公主最好还是能归入正道。

“小道长不必说了,你的意思昌平是明白的,也自然明白你是为了我考虑。”

昌平公主摇了摇头,理了理凌乱的青丝,苦笑道:“归入轮回我又何尝不想?只是小道长你难道没有看出来吗?我已经没有进入轮回的机会了。”

我一愣,这话是什么意思?

昌平公主大概是看出了我的疑惑,轻轻撩起了自己的长裙,露出一截白皙细腻的小腿。

我一看,顿时面色大变--因为她的小腿上竟然已经开始变得透明了,不断发光,这分明就是魂飞魄散的前兆啊!!

不光我惊讶,就连花木兰都被这一幕弄的愣住了,忍不住抬头看着昌平公主,问道:“你这是……”

“张道陵真人不愧是道门始祖,一身道行深不可测,他炼出来的这镇魂钉着实厉害!”

昌平公主轻轻叹了口气:“起初我被打中的时候,仅仅是身上的阴气被打散了许多,但也仅仅是重伤而已,本以为镇魂钉的威力仅止于此,不曾想刚刚和那摄青鬼动手的时候却发现那镇魂钉打进我体内以后威力并没有消失,我阴气仍旧在不断流逝着,所以我才和那摄青鬼没交手几次便不敌落败被擒,到现在,我身上的阴气已经消散殆尽了,我也走到了终点,再也看不见来生的希望了。”

这话刚刚说完,昌平公主浑身上下陡然散发出了一阵强光,她崩溃的速度也在加快,即将魂飞魄散。

“李存实一死,那些一直徘徊在赵家院子里的阴魂都会离去的,他们最大的怨念和愤恨已经在李存实魂飞魄散的时候了结了,很快就会进入轮回,小道长不必忧心。”

在这魂飞魄散一刹那,昌平公主的脸上竟然涌现出了一丝浅浅的笑容,凝视着我的时候眼中忽然流露出了一丝非常复杂的情绪,轻声道:“我生在帝王家,看似享尽了荣华富贵,实则一生现有开心的时候。原以为,和萧长风之间的夫妻情分便是我唯一值得眷恋的东西,可那夜亲眼见到你如何守在爱人身前死战不退后,我那仅有的一点眷恋也消失了。小道长,我敬佩你,也羡慕你的妻子,当年,我若能嫁于你这样一个男人,何至于此?”

说完,昌平公主身上霞光冲天,彻底消失了,只留下了一滴冷冰冰的水滴落在了我的脸上。

我轻轻擦起那水滴,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忽然出现了一种发自肺腑的悲哀。

千年女鬼的淌下的魂泪么?

荣华富贵不如至真感情,这便是她在最后时刻的所有感悟吗?

只是,昌平公主生在皇家,生在一个男权时代,她没有选择自己的爱情与选择自由的权利,但是现代人呢?现代人也没有这样的权利吗?可眼下这花花绿绿的世界中,到底有多少人真正的明悟了这个道理?又有多少人为了荣华富贵和更好的生活舍弃了自己的感情?

本末倒置,或许最后人生剩下的只是两个字--可悲!

花木兰大概也是体会到了我心中的感受,所以伸出冰凉的手紧紧的握住了我的手,十指紧扣,让我受了一些影响的心绪过了许久才终于平静了一些。

这一次我们这支小队才是真的元气大伤了,我体力消耗殆尽,现在站都站不起来,张博文负伤,除了花木兰剩下的李佳嘉和周敬基本上属于妇孺一类的,指望他们是指望不上了,那么眼下我们面临的一个最大的问题就出现了--如何离开这座古墓!?

原原先进来时候的路伴随着天门石阵的坍塌已经走不了了,我们眼下的位置距离我们打开的盗洞最少有三四十米高,除非我们会飞,要不甭想上去!围丰节技。

那么……打一条盗洞出去?

这个更扯淡了,这李存实的墓在地下极深的位置,恐怕距离地表最少都得有将近五十米的深度,打盗洞得打到猴年马月去啊?张博文身上的伤势不允许我们这么干,我们所携带的物资也不允许我们这么干!

我提出了这个问题,张博文他们都是两眼一抹黑,完全给不出一丝半点的建议,让我是无奈到了极点,哥们把李贺的事情以及武王村的事情都解决了,到最后反而困在古墓里面活活困死了?这简直就是大笑话嘛!

这时候,花木兰忽然开口道:“等我三天,我最多只需要三天的时间就能休息吸收了这阴菌了,到时能恢复一部分的道行,最起码带个人凌空飞行是可以了,你们不妨现在这里等待三天的时间,只要我道行恢复,就能一个个的带你们飞过那片地下湖,然后把你们带到打好的盗洞那里,这样不就可以出去了?”

三天?

我们带的物资倒是能挺三天的时间,而且眼下也只有这个办法了,我们一合计便同意了花木兰的建议,然后花木兰就回到了我胸口的守宫砂里面吸收阴菌去了。

接下来的两天,我和张博文、李佳嘉、周敬四个人经历了一段相当苦难的时日,背包里的干粮只有压缩饼干,我们每天只能用压缩饼干就着地下湖的脏水果腹,拉肚子拉的快虚脱了,周敬说他们这完全是跟着我遭的无妄之灾,因为我走了霉运,所以才落得这样的下场,让我也是无语到了极点。

更倒霉的还在后面,吃苦受罪不说,我干脆把李存实的墓翻了个底朝天,希望能摸出个值钱的东西,可惜这家伙的墓里除了一些兵器马骨以外就什么都没有了,而且兵器也都腐蚀的没有个样子了,拿出去也卖不了什么钱,想找找心理慰藉的可能性也是破灭了。

好在,三天的时间我们坚持下来了,花木兰吸收了阴菌以后道行大涨,一个个把我们拖出了古墓,总算是救了我们这条命。

当我们全员出现在地表的时候,正是月明星稀的时候,出来我们没休息一会儿就立马赶往武王村,因为我心里一直有一件事情放不下--在碰到那千眼太岁的时候跑掉的那徐老汉!!

这不讲诚信的老汉可别把我们给举报了,要不然我们几个可就惨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