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00章 血霉之相/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从李存实墓回武王村全部都是山路,好在之前徐老汉倒是带我们走过一遍,细致的地方记不住,但是大体的方向还是没问题的,这一次出来我也准备了指南针,这玩意在大山里面可比什么导航定位仪强的多。那种高科技东西一进大山里面信号立马就被掐掉了,人直接就得傻逼,还不如老祖宗留下的玩意靠谱。

我们几个根据指南针指出的方向一路朝西方走,约莫走了一个多小时就看见了河,这河是发源于管涔山脉上的荷叶坪一带的高山草甸,整个五寨及其周边的村庄小镇吃水全靠这条河,就连武王村都不例外。看到这条河我们几个就放心了,这条河是流经武王村的,只要是循着河流的方向走,最后铁定能回去。我们几个原本疲惫不堪的精神在见到这条河以后也是为之一振,把书包里面的一些不必要的物资就地抛弃以后便循着河流的流向一路往武王村那边走,一直到第二天早上七点多钟的时候,才终于隔着老远看到了武王村的炊烟。

因为我们到现在还不确定徐老汉那王八蛋是不是报案了,所以不敢一下子就回去,略一合计,就准备先派周敬回去查看一下。毕竟他是个小孩子,不容易引人注意,是最好的人选,至于我们几个,干脆就在原地这里等着消息。

周敬去的快,回来的也快,告诉我们根据他的查探,武王村里眼下并没有警察,这倒是让我松了一口气--看来,徐老汉应该是没有报警的。

当下,我们几人才收拾起行李踏上了进村之路。在村口的韩大姐家里吃了顿热乎的农家饭以后精神都好了一些,这才去找那徐老汉,等我们找到这家伙的时候,这老家伙正一脸悠闲的坐在村口抽旱烟,顿时差点没把我们鼻子气歪,这老王八,当初一看见千眼太岁吓得立马就跑,实在是太不讲信用了。

见到我们回来,徐老汉也显得非常惊讶。上了来第一句话就是--“冲撞了太岁爷,你们还能活着回来?”,气的我差点没有当场就动手打人,不过被李佳嘉他们拦住了。

徐老汉虽然半路跑了,但确实没有报警,后来我气消了想了想也就从村子里的信用社里取了点钱,按照当初的约定把剩下的两千余款给他了,这钱给的憋屈,但也不能不给,主要也是为了堵这老汉那张破嘴,可别因为这尾款的事儿惹毛了他给我们举报了,因为两千块钱的争执最后我们几个进号子里蹲着确实不是特合算。

就这样,打发了赵老汉,我们才从他的院子里取了车。因为张博文受伤了,所以开车的是李佳嘉,直奔五寨县县医院去了。眼下我的身体倒是无碍,就是让丧门神上身以后体力消耗太大,好吃好喝静养个十天半个月的也就没事儿了,有事的是张博文,他被摄青鬼在胸口抓了一爪子,虽然没中尸毒,但是当时我们的止血、消毒设备非常有限,在山里面耗了这几天他的伤口已经开始感染了,胸口五道触目惊心的伤口全都发黑了,拿手指在周边一摁,黄脓立马就从伤口里流出来了,感染的非常严重,要是不去县医院赶紧先处理一下的话,得了破伤风就事儿大了。

五寨县县医院这边医疗条件其实是相当有限的,没有啥好仪器,医生的水平也不咋地,治治感冒还行,大病治不了,用当地方言来说就是“黄豆大夫”,所以在县医院我们就是给张博文洗了洗伤口,然后便驱车往太原赶。

路上的时候,周敬有些放心不下我,又拿出白鼍甲给我卜了一卦,然后他告诉我,回去太原以后我最好一个月之内别接任务了,也别出远门,最好就窝家里面避难吧,否则容易出事,因为我杀了太岁遭了天谴,之后还请了四柱神煞里的丧门神上身,双重霉运加身,已经有了血霉之相--就是倒八辈子血霉的意思。

八世厄运加身,这是要命的面相!

只不过因为我整翻了李存实,所以那些盘踞在武王村赵家大宅的阴魂感念我为它们复仇,在进入轮回之前为我歌功颂德,和我结下了善缘,这些善因现在在压制着我身上的八世厄运,所以我才在一直再没倒什么霉,只不过眼下这些善因最多还能为我压制厄运三天,三天之后,我如果还行走在一些比较危险的场合中的话,随时有可能丧命!

对于周敬的话我可是深信不疑的,一时间也是被吓了一条,想想自从七月份我收了百辟刀以后,就一直没完没了的在奔波,眼下确实也是有些累了,应该休息一段时间了,我决定等这回回了太原和天道盟把任务交接了以后,一个月之内不出任务了,躲一躲这八世厄运再说。

等我们赶到太原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多将近九点钟了,我让李叔帮我在武警医院联系了一位熟识的外科大夫,然后把张博文送到了医院,安排了住院以后,又给齐楠打了个电话,叮嘱她把以后一个月内接到的任务做个分类,事有轻重缓急,急的要命的任务全部拒接,能缓一缓再执行的挤压起来,等一个月以后我再处理。估计是李叔已经把我卖屁塞得来的钱分给了齐楠,所以齐楠对我这个老板的态度那是相当的好,我一吩咐立马就答应了下来,连原因都没有问。

安排好了太原这边的事情,我又送走了李佳嘉,这才去李叔那里把黑子接走了,在我执行任务的这段时间内,张金牙已经雇了个车把黑子给我送了过来,一见到黑子,我是着实高兴了一番,然后带着它回到了小店区那边的家里。因为周敬的爷爷周神算已经去了的原因,周敬这无家可归的小毛孩儿就只能跟我回家了,好在我家也够大,我就把原来我住的房间分给了他,我自己住我爸以前的房间。

算算时间我也快有将近两个月没回家了,眼下这屋子里面已经埋汰成狗了,安排好黑子以后,我和周敬正准备打扫一下,结果花木兰出来了,二话不说劈手夺过了我手中的扫帚,说以后家里的这些琐事就交给他了,弄的我眼睛都直了……

这……女神走下神坛开始做我的家庭小主妇了?

一时间我心里那个美啊,别提了!

打扫完屋子,我又出去买了点菜,还连带着帮花木兰买了身现代人的衣服,这样的话,我估计她以后晚上就可以跟我出去了,想想这些,我心里就是一阵满足感,有妻如此,我还有什么不知足的?

晚饭本来是准备我做的,结果又被花木兰夺了我的锅铲把我推回了卧室,用她的话说就是--大丈夫岂能围着锅台转?弄的我哭笑不得,现在都啥年代了还讲究那个?不过被媳妇瞪了一眼后,我也只能把所有的话咽进了肚子里面,乖乖回到了卧室,然后拿出手机给青衣打了个电话,很快,电话就被接通了。

龙虎山一别,我和青衣他们也有一段时间没有见面了,所以等电话接通以后,青衣简单的和我说了一下分别后我们当初那个小队的各个成员的际遇。

原来,这段时间青衣一直都没有再出任务,坐镇于天道盟总部帮我来回周旋我接任山西全境守护者的事情,听得我心里一阵感动。至于胖子,据说组织在西北那面发现了不同寻常的动静,有个西域古国的遗迹被发掘出来了,所以派了胖子这个摸金校尉去那边探查情况去了。罗莎也出国了,继续执行追回流失海外的古文物的任务。张金牙也是回到了江西鹰潭那边,继续挣他的黑心钱了。

想着当初秦岭大山里的种种遭遇,我心里也是感慨良多,然后跟青衣说了很多,其实主要也是我说,青衣听,因为他从来不是个话多的人,我把我这一次执行任务时遇到的事情全都讲了出来,足足说了半个多小时,青衣安安静静的听完以后颇为赞赏的说道:“你终于能独当一面了,继续努力,葛家的这杆大旗你得扛起来,也只有你能扛!”

说完,青衣沉默了一下,又说道:“既然你的考验任务已经完成了,那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我吧,山西全境守护者的事情我帮你搞定,你就安安心心在家里避劫,八世厄运加身非同小可,切莫大意!”余吗亩才。

我点了点头,然后又和青衣寒暄了几句这才挂了电话。

这时,客厅里已经传来了香味,我一闻肚子顿时咕咕叫了起来,连忙下地跑了出去,一看花木兰已经准备好饭菜了,也换上了我给她卖的衣服,一下子成为了整个房间里的亮点,星眸皓齿,肌肤胜雪,便是拿个明星来我也不换啊!

吃饭的时候我和周敬还有花木兰是一起吃的,花木兰因为是灵鬼,完全可以食人间五谷杂粮,那对她来说是非常好的供奉,久食可增加道行。我也问起了花木兰道行恢复的怎样了,结果不尽人意,还不到一成,如上次一样的阴菌,最少也得需要二三十个才能让她完全恢复,阴菌太难找,所以我决定以后不管吃什么饭,一定要和她一起吃,让她的道行时刻恢复。

这一顿饭有兄弟,有媳妇,简直是我爸去世以来我吃的最高兴的一顿饭,花木兰的手艺也是没得说,绝对不比高级饭店的厨子差,当得起巧妇二字,我和周敬几乎是横扫整张桌子。

我在吃,她嘴角微微扬起,似笑非笑的注视着我。

我想,大概这个世界上没有比这更让人心安的事情了……

接下来的三天,我几乎都沉浸在这样的幸福当中,只是好景不长,那八世厄运终于还是降临了,至此,我才终于知道这所谓的八世厄运到底有多么恐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