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01章 被炸飞了/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厄运最初开始的时候应该是我回家蜗居的第三天的早上,这一天早上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昨天晚上睡觉没有盖被子的原因,所以着凉了,一阵剧烈的腹痛直接将我从睡梦中惊醒了,当时就疼的我浑身冒冷汗。

俗话说的好,这牙疼是鬼捏的。肚疼是屎憋得,只要不是病,那无故腹痛坐马桶上来一发准没错。

反正那天早上我是这么干的。

如果我当时忍一忍,或者是耐心一点穿上衣服去室外上厕所的话,或许也就没有后来的一系列事情了。

可惜,这个世界上没有那么多的如果,我最终还是一屁股坐在了那个让我终生难忘的马桶上,拉到酣畅之处冲水时,那马桶竟然直接炸了!!!

没错,就是马桶炸了!

就跟屁股上骑了一颗炸弹一样。毫无征兆的马桶就“嘭”一下爆炸了,直接把我炸飞四五米,一头就撞在了厕所对面上的瓷砖墙上,光着个大屁股就趴在地上直接晕过去……

等我再一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人也在太原武警医院的病房里了,正好和张博文这货是同一间病房。

“Hello!”

一看我醒来,张博文这货顿时就挤眉弄眼的和我打招呼。咧着一张大嘴笑道:“老板,我听说你拉个屎差点让马桶把俩蛋儿给炸没了?”

想想当时马桶爆炸时那惊心动魄的场面,我忍不住浑身一哆嗦,这一动,顿时感觉到屁股上传来一阵强烈的疼痛,脑门子上的冷汗蹭蹭就留下来了,缓了好一会儿才终于缓过劲儿来了,扭头狠狠瞪了张博文这王八蛋一眼,咬牙道:“你他妈再敢笑一下子的话,老子立马炒了你鱿鱼信不?”

张博文看我似乎心情不好,这才乖乖闭上了嘴。

我稍微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这才问起了张博文我昏迷以后的事情。

张博文这货这回算是彻底老实了,乖乖把我昏迷以后的事情告诉了我:

原来,那马桶爆炸弄出来的动静不算小,我被炸飞以后,就在我隔壁睡觉的周敬也被那惊天动地的一声巨响吵醒来了,这小子一算好像今天就是我八世厄运加身的时候,只不过昨晚他玩英雄联盟玩的太入迷了,等睡觉的时候完全把这茬忘记了,所以干脆没提醒我。听到这一声爆炸,周敬这小子当时就知道肯定是我厄运加身出事儿了,于是衣服都没穿,耷拉着他那条后面印着蜡笔小新的小裤衩就冲进了洗手间。这一进去不要紧,差点把小崽子熏死,不过丫终于是仗义了一回,看到我浑身是血的躺在屎尿里面立马过去就拽我,结果他屁大点个孩子哪能拽的动我啊?再加上那时候天亮了,花木兰没了千年道行就算是灵鬼之躯也没法出来帮他,无奈之下周敬只能给李叔打了电话。

李叔一听我被马桶炸了,二话不说就撂下古董店的买卖开车过来了,这才总算是把我送进了武警医院,直接就推进了手术室。余记私弟。

好在,那马桶虽然炸了。但还不至于要命,就是把我屁股炸开了花儿而已,距离命根子还有点距离,不至于一下子给我炸成太监,要不事儿可就大了,不过饶是如此,我屁股上仍然是缝了七十多针,根据张博文所说,那叫个惨啊,屁股上的线头连起来就他娘的跟绣十字绣差不多,完全成了个烂西瓜……

从手术室出来以后,因为马桶爆炸我身上沾满了那啥,所以在我清洗这件事儿可算是为难住了那些可怜的小护士,据说当时一看我的模样,没一个护士乐意上来伺候我的,李叔有心想帮我擦洗一下还上病服,可又怕他毛手毛脚的触开了我的伤口,最后只能拍下一万块,说谁他娘的愿意帮我擦洗,这钱就是谁的。

这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哦,不,是必有悍妇,当时就有个看起来家境挺贫困的小护士站了出来,她应该只有二十一二岁,还是在校大学生呢,因为是医科大学的,对护理的事儿做的比较精通,所以周末一般都在医院里勤工俭学,就是这个女孩儿主动担任起了为我梳洗的事儿,从里到外给我梳洗了一遍。

说到这里的时候,张博文那王八蛋还一个劲儿的对着我坏笑,说我被那小护士看光了,他都帮我问了,那小护士名字叫苏苏。

我顿时感觉心口一凉,显然,张博文这个大嘴巴说的事儿我的媳妇很吃醋,这是警告我呢,于是我赶紧让张博文掐掉这段,说点别的。

然后因为苏苏这个女孩儿帮我梳洗的比较细心,所以李叔当场就拍板了,在我在医院的这段时间,就一直由这个女孩儿来担任特护。

安排好我的事情以后,李叔就带了俩工人回我家里修马桶去了,也检查了一下马桶爆炸的原因。

原来,一切都是因为我们家的那个劣质马桶……

我们这个马桶是那种压力冲水装置,这种装置就是一个密闭的容器,在注水时利用提升的水面来压缩内部存积的空气。如果将传统冲水比作“拉”力,那么气压冲水就像是“推”力。这样的装置不仅冲洗效果好,而且能够节省水。不过,这种装置也存在缺陷。例如释放气压时,供水管道焊缝处因为压强太大可能会爆开,导致水箱盖被冲开、甚至水箱爆裂。这时,整个水箱就成为一颗威力不小的“炸弹”,对临近的人和物体造成一定程度的伤害。

我家的那个马桶就是供水管道焊接的地方没有焊接好,所以我在八世厄运加身的情况下坐上去以后好死不死的就爆炸了,炸的我直接屁股开花了……

张博文刚说完,这时候病房的门打开了,一个身高在一米六二上下的护士进来了,长得一张娃娃脸,看上去挺可爱的。

这小护士一进来,张博文就在床对面一个劲儿的对着我挤眉弄眼,用嘴型告诉我这个小护士就是帮我清理的那个叫苏苏的女孩儿。

我狠狠瞪了这王八蛋一眼,直接闭上眼睛装死,没招,丢人啊!!被马桶炸飞不说,还溅了一身屎,最后还是让人家一个小姑娘给梳洗的,这事儿让我情何以堪?反正我是没脸面对人家小姑娘。

“好啦,别装睡了!”

这时,一道清脆悦耳的声音在我身旁响起,我下意识的睁开了眼睛,只见那个叫苏苏的小护士正站在一边偷笑呢,不过她面对我的时候也有点脸红,但还是说道:“在我面前你没必要这样的,我是护士,不管什么情况,在我这里都只有一个--病人!”

我一听老脸更红了。

苏苏大概也是看出了我的尴尬,所以笑着说了句:“我就是过来看看你,你醒了就好了,我先走了,有什么需要的话记得按铃叫我,我一直都在值班室呢。”

说完,苏苏直接离开了病房。

多善解人意的姑娘啊!

我心里感慨了一句,扭头狠狠又瞪了张博文一眼,这才安心趴在床上拿出手机玩起了游戏。

这一玩,就玩到了晚上六七点钟的时候,期间李叔和周敬又来了一次,说家里的事情已经给我解决了,让我安心养病,然后给留下了仨盒饭让我和张博文吃。

我知道,其中有一个盒饭是给花木兰的。

反正张博文也见过花木兰,而且现在也是晚上了,于是我就把花木兰叫了出来,陪我一起吃了饭以后花木兰就坐在了我身边陪着我,她已经换装了,而且灵鬼是实体,除了不能生孩子、没体温以外和活人几乎差不多,也不怕被人看出来。

有媳妇在床边陪着,我心里一下子就安定了不少,和花木兰、张博文聊了几句因为受伤以后麻醉还没有彻底过去劲儿就昏昏沉沉的睡着了。

这一觉也不知道睡了多久,总之,迷迷糊糊中我隐约感觉似乎屋子里的气温一下子降低了很多,阴冷阴冷的……

我已经不是刚出道那个菜鸟了,这股阴冷的气息一出现我就知道是有脏东西出现了。

阴气加重,必是有阴邪作祟!

当下我直接就睁开了双眼,然后,一个贴在病房房顶上的怪物直接映入了我的眼帘……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