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04章 漫长的一夜/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浑身当时汗毛都炸了,完全没想到这鬼东西这么凶,一言不合就要动手!

这种东西可比摄青鬼难缠的多,就算是从阴间把鬼王请出来都不可能打散,就凭我们三个现在这水平……

我想了想,最后还是决定妥协。眼瞅着那东西的手就要掐在我脖子上了,当时就吼道:“吃!我这就吃!”

那说书灵这才脸上又重新露出了笑容了,收回手坐在了我对面的板凳上,一脸期待的看着我:“快尝尝快尝尝,都是最新鲜的。”

肯定新鲜,都他妈还活着呢!!

我一阵反胃,又看了那些放在桌子上的东西一眼,一咬牙--罢了,都逼到这个份上了,能不吃吗?吃个虫子总他娘的比丢了命强。大不了就当回贝爷!余扑岛扛。

正所谓这两相害权取其轻,我看了眼那桌上的鼻涕虫和蚂蚱,最后还是决定选择那蚂蚱,这玩意我以前还真就吃过,只不过吃的不是活的,而是油炸的。我大学有一哥们儿是广东人,广东人的能吃、敢吃那是全国都出名的。那祖宗就是这样,当初总是吃一些稀奇古怪的玩意,什么龙虎斗,什么油炸蚂蚱烤蚕蛹,连带着我都跟着他吃过一个油炸蚂蚱,那味道也不算恶心,跟肯德基香辣鸡翅一个味儿,嘎嘣脆!

眼下,瞅着那盘子里的蚂蚱还动来动去的,我想了想最后还是撤去了杀气,真要我这么看着那蚂蚱往嘴里塞我是真塞不进去。还不如被鬼遮眼当瓜子儿吃呢。

撤去杀气的瞬间,果不其然,那一盘子蚂蚱在我眼里又变成了瓜子儿样,我强忍着恶心就跟上刑场似得拿起一个塞进了嘴里,“咔嚓咔嚓”两口嚼碎一股脑儿咽进了肚子里,又端起茶杯小小的喝了口水,至于那茶叶我是没敢碰的,因为那压根儿就是一个活着的蝌蚪!

还别说,这鬼遮眼以后。不光那些东西看起来变了样,连口感和香气都跟瓜子和龙井差不多。

末了,为了哄一哄这说书灵,我还对着它竖了个大拇指:“香,真香!”

于是那说书灵就更开心了,满脸期待的看向了花木兰,花木兰也干脆,跟我一样,默不作声的捏了个“瓜子”丢进了嘴里,又喝了口“龙井”。

“这位兄台也快尝尝!”

那说书灵又笑嘻嘻的看向了张博文,直接端起那盘子“杨梅”送到了张博文跟前。

张博文这货也虎,看这说书灵似乎不想伤人命,一下子胆子就大了起来,被鬼遮眼了还不知道。拿起个“杨梅”就往嘴里塞,吧唧吧唧嚼的满嘴喷汁儿,还一个劲儿的对说书灵伸大拇指,最后干脆夺过那盘子,跟猪八戒吃人参果一样一口一个吃个没完,眨眼就把那一盘子鼻涕虫吃的干干净净不说,最后还拿起“茶水”连茶叶带水一口干了,看的我和花木兰在一边都傻眼了。

还真是无知者无畏啊,吃喝鬼物的东西还能吃的这么开心,真当是和朋友喝小酒呢,感情深一口闷……

我也懒得搭理这个鲁莽汉子了,扭头看着那说书灵,道:“先生,现在可以说您的故事了吧?我都有些迫不及待了。”

“好嘞,这就开始!”

那说书灵似乎是对我们三个人的表现特别的满意,脸上一直都挂着笑容,说起了他的故事。

他给我讲的其实是说书先生的老桥段了--戚少保莆田抗倭。

戚少保,也就是戚继光,这个故事主要说的就是戚继光当年在福建莆田大挫倭寇的事迹。

说实话,他讲得倒是真的不错,声情并茂,对于一些对历史感兴趣的人来说绝对是很好的一堂课,结合着当年的民间传说和正史记载再加上他个人的臆测,相当的吸引人,没准儿他去写书的话,或许还真的能成为一方大家!

只是,他话里话外对明朝、对汉家天下的那种推崇,实在是太露骨了……

我轻轻叹了口气,终于知道这个人为什么郁郁不得志最后愣是把自己给郁闷死了。

看他穿着打扮,他生活的那个年代应该是清朝时期的人了。众所周知,满清时期的爱新觉罗氏对汉人的统治是奴役性的,根本不像现在很多电视剧上表现的那么美好,什么《康熙微服私访记》,什么后宫这样那样的,美化的痕迹太重了,然而真正读过历史的人都知道,历史哪里有那么多的仁慈善良?从来都是血淋淋的!

满清入关,“扬州十日”,“嘉定三屠”,对汉族子民造成的伤害何其之大?之后坐稳了江山,又开始了“留发不留头,留头不留发”的血腥政策,一朝令下,多少人头滚滚落地?于是民间的反抗就一直没有停下过,“反清复明”的旗子一直都是高高举着的,所以当时的满清政府对于前朝的事情非常的忌讳,别的不说,就冲着这说书灵话里话外对明朝的推崇就立马得被打成“反清复明”分子,那可是要杀头诛九族的,谁挨着他谁倒霉,哪里还敢听他的故事啊?我估计那时候他一进酒楼正准备说书呢,就得被酒楼老板轰出去,你讲再好也没用,说明朝的事儿在当时是禁忌,谁也犯不上为了听一段儿故事就被满清政府拉到菜市口杀头,他的际遇就可想而知了--没人待见!

等他死了变成说书灵了,那时候满清怕是已经覆亡了,近代战火连天,坊间说书文化早就已经完蛋了,谁他娘的有功夫听它磨叽啊?到了当代就更不用说了,你讲个黄段子,放段儿岛国爱情动作片啥的有的是人愿意捧场,你讲历史,还穿的怪模怪样的讲历史,别人不当场摁住揍你就不错了,现在的新一代都是崇韩崇日的脑残,早就把老祖宗那点东西忘光了,说书就更不招人待见了,所以它这执念一直都没有得到释放,怕是这几百年的时间里没少整死不肯听它讲故事的人,这才身上阴气这么重……

我心里对着说书灵已经没有太多的恐惧和仇恨了,有的只是怜悯,心说那我就好好做它的一回观众吧,让它把这生前身后一直都没机会讲的故事都讲出来了,或许它的执念也就散了,也算是善事一桩吧!

谁知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一道清脆的女声忽然就在门外响起了--“葛天中,你没事儿吧?刚才你这里怎么这么大的动静啊!”

是苏苏那个小护士的声音,怕是刚才我杀死那天井下时弄出的动静惊动了小女孩儿,所以对方赶过来看来了!

我当时就暗叫一声不妙,这说书灵在说书的时候最忌讳别人打断它了,会激起它的怨气的!

当下我偷偷看了那说书灵一眼,果不其然,对方脸上的笑容已经消失了,眼中都是怨毒……

我灵机一动,连忙对那说书灵道:“哈哈,被先生的好故事吸引,又来个听书的!怎样,先生,要不我去把她请进来一起听您说书?人多才热闹嘛!”

那说书灵眼中的怨毒才终于消失了,满脸的惊喜:“是吗?那快请她进来!”

为了救下这莽莽撞撞的小姑娘的性命,我也顾不了屁股上的疼了,起身一瘸一拐的打开出去了,苏苏果然就在病房门口,一看我出来顿时皱起了眉:“你怎么跑出来了啊?你身上的伤口不能乱动的!”

“别废话!”

这时候我也顾不上那么多了,狠狠瞪了苏苏一眼,随即压低声音说道:“不想死的话你一会儿你就跟我进病房,记住,进去以后不许说话,不许乱动,就坐在我身边,等天亮了没准儿咱们这几条小命才能保住!”

说完,我二话不说拉着苏苏就往病房里走。

一进病房,苏苏看到那说书灵以后顿时吓得花容失色,张嘴就要尖叫,其实也难怪,这说书灵穿着古人的衣服,脸皮子惨白,嘴上就跟抹着血一样,神经不坚韧的人看见直接就得被吓崩溃,别说是个小姑娘了。好在我眼疾手快,及时一把捂住了苏苏的嘴,要不然等它尖叫出来可就完了,被这说书灵看出了端倪,我就算是有通天的本事也保不了这姑娘的命。

被我堵住了嘴,苏苏也看到了我对她使得眼色,这才稍稍安定了一点,不过身子仍旧跟筛糠似得抖个不停。

这我能理解,我第一次碰见脏东西的时候也吓得不轻,不过眼下这情况你就是吓死也得继续待着!

我当即拉着苏苏坐在了床边,这才笑着对那说书灵说道:“先生,人我请进来了,您的故事可以开始了吧?”

说书灵这才点了点头,继续说起了他的故事。

整整一夜,我们几乎都是在听说书灵说书中度过的,简直就是备受煎熬,时间仿佛一下子变得很慢了一样,好不容易才坚持到了天亮,那说书灵看了一眼窗外东方的鱼肚白,这才站了起来,伸了个懒腰,对我们说道:“今天的故事就到这里吧,回见!”

说完,直接推门离开了病房。

这个时候天地间的阳气也开始逐渐加重了,花木兰显然是不能久留的,直接钻进了守节砂里。

苏苏到现在都身子仍然颤抖个不停,哆哆嗦嗦的问我:“昨晚那……到底是什么啊?”

“你难道还猜不到那是什么吗?”

我看了苏苏一眼,沉声道:“本来这件事情你还能躲过去的,现在既然撞上了,躲是躲不过去了,想活下去就只能按照我说的做了!”

苏苏显然也是吓坏了,在一旁只知道一个劲儿的点头。

这时,张博文这货大大咧咧的说道:“老板,昨晚那脏东西到底是什么东西啊?我对付脏东西这么多年了,还是头一次见到好吃好喝招待人的!”

那是好吃好喝的么?

我有些无语,这人也真是的,犯虎也不知道挑个时候。不过我想了想最后还是没告诉他他吃进去的那都是些啥,我自己就吃了一活蚂蚱,喝了口脏水,到现在还一个劲儿的犯恶心,他把那些都吃了,我要告诉他真相,他不得直接就上来啊?索性我干脆跳过了这个话题,把那说书灵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

苏苏听完以后脸色一下子就难看了起来:“你是说,今晚它还要来?”

“肯定会来!”

我有些疲惫的闭上了眼,苦笑道:“不听它把它的故事都讲完的话,咱们一个都不能离开,一旦离开,不管天涯海角,它都会找到你!不过那个时候就不是给你讲故事那么简单了,而是……向你索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