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06章 因祸得福/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来我这一次也是因祸得福!

八世厄运加身,如今已经开始往阴劫上转移了,会招惹一些脏东西没完没了的索命,眼下这说书灵就是阴劫招惹来的,没想到如今却成了我的“护身符”,别的不说。在它给我讲故事的这段时间内,哪个不开眼的阴魂来找我那就是惹了这说书灵了!

想通了这一茬,我也有就不再紧张了,干脆摆出了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姿态。

“几位客官,稍等一下,在下有些事情得出去处理一下了。”余扑状巴。

这时,说书灵忽然站了起来,惨白惨白的脸上阴沉沉的,一下子拉开门就冲了出去。

然后我就开到它那双手一下变成黑漆漆的鬼爪子,指甲伸出十几公分不断在虚空中来回抓……

这……说好的阴差呢?

我不禁瞪大了眼睛。这门外只有说书灵乱刨乱抓,哪里有阴差的影子啊?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阴帅我请出来过,四柱神煞里的丧门神也见识过,唯独这栓人阴魂的阴差没见过,心里也有点好奇,当下有些疑惑的看向了花木兰。

“你开杀气再看看。”

花木兰耸了耸肩膀。她的声音在心间响起:“一直以来你碰到那些脏东西都是向你索命,所以你自然能看到他们,以至于你产生了一种错觉,以为脏东西是可以看到的。其实这是一种误区,如果不是机缘巧合的话,阳人一般看不到脏东西的,要不然满世界的人都见过脏东西的话,那这个世界还不阴阳大乱啊?”

我一想,似乎也是这个道理。

花木兰接着又详细和我说了一下这方面的。

原来,要想看见脏东西是需要几种特殊的情况的:

第一种是它想让你看见,可能是想要的你命。也可能有事求你!如果它不想让你看见的话,那你是根本看不到的,就像我收了百辟刀那天晚上趴在我背上那个鬼老太,它是准备活活压死我的,怎么可能让我看到它,所以我那天晚上我除了感觉身子沉重以外,根本没看到背上有那么个鬼东西。

第二种就是机缘巧合了,比如通过镜子、水面等反光无意间看到的,有时候拍照也能一下子把脏东西拍进去。到现在这样的老照片仍旧很多,我在网上也见过,没有丝毫合成的痕迹,明显就是真实的。

第三种,就是阴阳眼了。

阴阳眼其实也是一种返祖现象,花木兰说在太古时候,人类与走兽无异,双眼就跟猫狗一样,能看到脏东西,只不过后来这种能力逐渐退化消失了。但是有一部分人还是会出现返祖的现象,就像有一部分狗会在深夜发出狼嚎一样,这全都是体内基因无意间拥有了祖先的一些性状,进而有了先祖的能力,比如能看到魑魅魍魉的眼睛。这种眼睛就叫做阴阳眼,只是这种阴阳很罕见,在寻常人中不足千万分之一!

第四种,便是借助外力了,最常见的就是眼睛上涂抹牛眼泪这个法子。这个牛眼泪不是说普通牛的眼泪,普通牛的眼泪里都是细菌,一擦眼睛上别说看鬼神了,眼睛不发炎就不错了。这里说的牛眼泪指的是一辈子都在田地里耕耘的老黄牛,如果得了善终的话,死时它的眼睛里会流出眼泪,那样的牛眼泪就有通灵的作用了,擦在眼睛上可以看到脏东西。

第五种,便是道门的道术以及发丘门修炼的杀气这些了,当这些一运行,人感应天地,识别阴阳,自然能看到脏东西!

花木兰说,阴差办事,比阴魂更加隐秘,更加见不得人,因为它们是在阴间当差的,有规矩约束着,做事更加谨慎了,有这些条条框框约束着,如果没有满足以上五种情况的话,根本看不着阴差,有时候哪怕它锁着阴魂从我身边经过了我也发现不了。就拿现在外面那张牙舞爪很是吓人的说书灵来说,其实现在能看见它的就我们几个,因为是它愿意让我们看见的,现在正在病房外面咨询台值班的护士压根儿看不见,可能最多也就是感觉阴风阵阵的,仅此而已。

说这些的时候当然就是我和花木兰的“私房话”,我俩现在因为养鬼术本命相连,很多时候交流沟通什么的根本不需要语言,心念一动就彼此明白了。

我默默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不动声色就运行起了杀气,下刻,我的视线所及之处已经变成了一片血色,然后我终于看清了--门外,正有两个穿着打扮就像是古代衙门跑腿的那种小厮一般的东西正在恶斗说书灵,在一旁,一个身上穿着病号服,看上去四五十岁的男子脖子上拴着铁链申请木讷的站在那里……

这就是阴差吗?

看着那被铁链拴着的男子,我心里猜测那男子应该就是今晚病死的医院的阴魂了。为了印证我的想法,我扭头问起了苏苏,顺带着把那男子的容貌形容了一番。

“你怎么知道的?”

苏苏在听完我的描述以后显得非常吃惊:“那个病人还是李护士长负责的呢,糖尿病,今天大夫诊断完以后就让家人准备后事了,刚才我过来之前听李护士长说他已经到了弥留之际了……”

这阴差的行动速度够快的,人一死它们就来!

我心里默默嘀咕了一句,为了防止吓坏小姑娘,我可没敢说那人的鬼魂现在就在门口站着呢,干脆没回答苏苏的问题,默默坐在病床上欣赏起了这场龙争虎斗。

看得出,这两个阴差应该是在阴间任职有些年头了,道行不浅,阴气澎湃,还有阴间各种制服阴魂的物件儿在手,围攻时的攻势颇猛,可惜饶是如此也仍旧斗不过说书灵,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我甚至都想不到这说书灵竟然厉害成这样,任由那俩阴差拿着对阴魂伤害极大的阴间法器抽打在身上纹丝不动,丝毫不受影响。相反,每一次它抓在那俩阴差身上,那俩阴差的阴气就溃散一分。

看到这架势,我心中叹了口气,心说这俩阴差是倒了霉了,最后怕是斗不过这说书灵得遭殃了。

不过显然这俩阴差还是比我想象的要聪明的多,围攻了一会儿发现有点打不过了,就立马停下了,躲开了一截儿连忙对着说书灵打躬作揖,其中一个黑脸怒目的阴差抱拳说道:“快请住手!我等无意冒犯您,只是途经此地,感觉到这里有阴魂驻足,还有一个受了天谴的阳人竟然也藏在这里,故而按照规矩准备缉拿,绝非是针对您!”

说着,那阴差冷幽幽的朝房间里看了一眼,视线正好落在了我和花木兰身上,不用说,它想抓捕的肯定是我们两个了。

“哈哈哈哈……”

那说书灵听后仰头放生狂笑了起来,笑声犹如夜枭一样,说不出的艰涩与难听,一双眼睛里充满了怨毒和憎恶,阴声道:“在我眼皮子底下让你们带走我的客人,那我算什么?”

说完,一下子就朝那两个阴差扑了上去,那俩阴差显然也没有想到说书灵会凶狠成这样,毕竟它们可是阴间当差的,那里终归是所有阴魂的最终归宿,一般来说,阴差出行,除非是碰上那种什么都不怕的二杆子,要嘛无论是千年厉鬼也好,道门天师也罢,多多少少都得给阴差一分薄面的,不会把事情往死了做,所以这说书灵忽然来了这么一下子,那俩阴差明显没反应过来,一愣神的功夫就迟了,被说书灵一把捏住脖子提了起来,就跟提小鸡仔似得,它们身上的阴气被捏的不断溃散,到最后一下子化成一团黑烟消失了。

这一幕吓得我差点没跳起来,这说书灵……竟然把俩阴差整的魂飞魄散了?!

这也太凶了……

结果这说书灵似乎还不满意,扭头看了那被阴差锁着的阴魂,身上的戾气更重了:“打扰我说书,该杀!”

说完,一挥袖子一股阴气就打在了那被锁着的阴魂身上,那阴魂不过是刚刚形成,哪里能承受的了这样的重击?当时身子就一下子变成黑雾消散,彻底魂飞魄散了。

那说书灵这才转过了身,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我们这边……

我一下子头皮就炸了--妈的,这玩意该不会是凶性已生,想对我们几个下手了吧?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