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07章 掌心阴雷/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个时候我要说我不害怕估摸着也没人信,这说书灵太歹毒了,连阴差都敢打的魂飞魄散,还有什么是它不敢干的?

须知,这阴差可不是说干掉就能干掉的,是要承担因果的!这也是当初在秦岭大山的时候我无意间听青衣说起的--那阴差是什么?是阴曹地府里的公差。职位和咱们现在的警察差不多,莫名其妙的死上个警察政府能干?这阴差也是一样的,稀里糊涂的就挂了,阴间绝对是要翻开生死簿调查的。如果杀了阴差的是阳人,那阴间是把账记在其脑门子上的,等死了没好下场,一进鬼门关就得上刀山下火海遭罪,想登望乡台回头看一眼老家根本没门,直接就会被投进轮回里转生去做畜生。当然,如果你有天师的修为的话。那干掉一个阴差也没啥的,天师那是阴帅看见了都得礼让三分的狠人,没有哪个阴帅愿意为了一阴差和天师闹别扭,怕以后来了阳间挨收拾。如果是阴魂杀了阴差的话,那热闹就更大了,阴间会派出阴兵来捉拿的,一回阴间就丢进黄泉里承受腐蚀之痛。永无解脱的时候。

所以说,这敢弄死阴差的一般都是招惹不起的狠人或者是狠鬼!

眼前这说书灵就是个很好的例子,我被它瞅的浑身冒冷汗,心里飞快琢磨着该怎么应对,谁知就在这时,那刚刚还煞气冲天、一副要把我们几个整死模样的说书灵居然又一下子挂上了笑脸,连连对我们几个打躬作揖:“不好意思,稍微处理了点小事情,所以怠慢了几位客观,见谅见谅!”余丽边亡。

这突来的变化弄得我们几个都是一愣一愣的,难怪人都说这鬼脸无常。这一刻它还在对你笑,没准儿下一刻它就得掐你的脖子了,我算是深刻的体会到了,不过好在是虚惊一场,缓过来了我顿时长长呼出一口气,这才发现原来我在被那说书灵盯上的一瞬间已经是吓出了一身冷汗,身上黏糊糊的,说不出的难受……

接下来那说书灵又坐回了我们对面,开始给我们接着讲那段“国姓爷收复台湾”的桥段儿。说完这个桥段基本上已经是后半夜了,说书灵抬头看了眼天色,紧接着又给我们讲了个“明成祖朱棣七征蒙古、天子守国门”的故事,讲的都很精彩,可惜注定在那个时代没有市场,也注定了他的悲剧。

等说完这些故事的时候,天色已经隐隐约约放亮了。

“今晚的故事已经说完了。”

说书灵双眼看着窗外,那张惨白惨白的脸上竟然泛起了一丝病态的红晕,有些怅然地说道:“诸位客官,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我的故事到这里也就说完了,今后怕是后会无期了。”

这就完了?

我听后明显一愣,按照我看的那本奇闻异录上对说书灵的记载,这种玩意逮住个听故事的人一般不说个三四天的根本不会结束。结果这说书灵却仅仅讲了两个晚上,让我心里有诸多疑惑,于是忍不住问道:“先生,你难道只有这三个故事?”

“不错,只有这三个故事。”

那说书灵脸上的红晕更加重了,配合着那双血红血红的嘴唇,说不出的诡异,竟然咧嘴笑了起来:“这是我一生最喜欢的三个故事,我总是想把它们讲出来分享给别人,可是用了一生的时间也没得到一个听众,如今总算是把它讲出来了,余愿已了,余愿已了!”

我心里对这说书灵的怜悯更重了,看着它脸上的笑容,忽然觉得有些莫名的心酸。

它是善?还是恶?

怕是单纯的已经不能用善恶来形容了吧,说到底它也只是个可怜者而已,就是我们芸芸众生的一个缩影--一辈子勤勤苦苦,说到底还不是为了得到别人的认可?

最起码,我是这样,我就希望得到别人的认可,我希望得到花木兰的认可,得到青衣的认可,得到李叔、罗莎、胖子他们每一个人的认可,大概正是这种信念给了我力量,所以在秦岭大山的时候,我就像是一个打不死的小强一样,每一次跌倒都能咬着牙爬起来,每一次受了伤都不肯放弃,说到底,我和这说书灵是一样的,只是我有队友和朋友的认可,而他生错了时代没有得到欢呼而已。

泪水不知不觉模糊了我的双眼,这说书灵的三个故事感动不了通读历史的我,但是它身上的执着却感动了我,情难自禁之下,于是我当时就一拍桌子喊了一句:“苏苏,赏钱!”

苏苏听我这一声大喝很明显一愣,随即反应过我说的赏钱是什么了,连忙从宽大的护士服口袋里掏出了一沓子纸钱,这是我白天睡觉前安排她准备的,本来是想拿来烧了赏钱讨那说书灵开心的,不过现在我却是真心实意的想赏钱,因为说书灵自己的执着起码感动了我,当下我拿打火机点燃了那纸钱,纸钱成灰的刹那,说书灵手里一下子多了几吊黄橙橙的铜钱。

说书灵看着手里的那几吊铜钱,一下子眼泪横流,嘶声道:“好,好,好!说了一辈子故事,我终于有了一次圆满的说书,有客有赏,心愿已了,无悔了,也无憾了!”

说完,说书灵的身上开始发光,已经开始消散了,它本就是执念所化,如今执念已了,自然也就走到了终点,它对着我不断深深鞠躬:“谢谢小先生了我心愿,在下无以为报,只看出小先生最近麻烦缠身,特地送上掌心阴雷一枚,可为小先生挡劫一次!”

话音方落,我就看见那说书灵身上的阴气一下子开始朝一处聚拢,最后在它手心里变成了一颗淡蓝色的珠子。然后那说书灵一点我,那颗珠子当时就朝我这边飞了过来,我只感觉自己脖子上一凉,然后那颗珠子上竟然串上了红绳,让我不禁称奇。

这时,那说书灵身上的光芒更加的炽烈了,他在强光中对我含笑点头,最后彻底消融在了光芒中,泯灭的一干二净。

它终究还是走向了终点,在自己的心愿达成中含笑而去,我想我应该祝福他,于是对着它消散的地方双手合十为它祈福。自从经历了这一件事情以后,之后我每一次碰到街头上的流浪歌手什么的,都会下意识的给一点小钱,不是施舍,是鼓励和认可,当然,这都已经是后话了。

眼下,我略微调整了一下心情,这才研究起了说书灵送给我的那掌心阴雷,只是除了珠子有点发凉以外,我真是没发现别的特点,无奈之下我只能施展绝技了--问媳妇!

可惜,花木兰也不知道这东西怎么用,只说这玩意凝聚着说书灵的一部分阴气,是说书灵感念我的相知之恩,所以送给我报答我的,不用说也是好东西,一时我二话不说就将这掌心阴雷贴身带了。

眼下已经天亮了,说书灵的事情也是解决了,可我却不敢再继续在这医院里面待着了,这里面承载的生生死死太多,我挂着八世厄运和阴劫继续住在这里简直是找不自在,为了我的小命,我当天上午是哭爹喊娘的办理了出院手续回家了。

当然,我屁股上的伤口也得个人看着,于是我就雇了苏苏给我当特护来了,把她也干脆请到了我家住一段时间再说。

我以为这样远离承载生死太多的地方就能避开阴劫缠身,事实上我错了,阴劫缠身意味着无论我走到哪里,那周边的脏东西都会找上门!

这一点,在我回家之后不久,血淋淋的现实就让我深彻认识到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