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08章 鬼老太/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事实上,经历了说书灵的事情以后,我已经非常谨慎了,离开医院回家以后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以符封门。

符,是青衣送给我的符,天师道最出名的镇宅符。是青衣亲手制作的精品,以公鸡鸡冠上的阳血一笔勾画而成,非常宝贵,据说画符的时候不光心要诚,还得要青衣道门的法力倾注在上面,从头到尾一气呵成,中间笔不能颤,不能歪,不能断,如此这道门的符箓才算是有效。最起码当初青衣送给我的时候胖子可是眼红了好一阵。一个劲儿的嘀咕我和青衣上辈子是亲兄弟,要不然他为啥这么厚待我,这种小天师画出来的符扔到市面上随随便便一张就得卖好几十万,而且还是有价无市!毕竟天师的身份在那儿呢,光是慕名而来拜访的人拿不出个几十万的见面礼恐怕都不好意思进天师的门,所以天师级别的道门高手可是从来都不缺钱的,根本不需要靠卖符挣钱。而且画符会消耗他们的法力,那对他们来说更是得不偿失的事情,对天师来说,法力和比钱财重要的多,以至于这种天师级别的符箓在市面上非常罕见,别人弄一道符都难,结果青衣一下子送了我一沓子,为的就是让我在执行天道盟的试炼时能保命,对我的厚待可见一斑!

根据胖子说,这种符只要是往门上一贴,自有天师正气震慑魑魅魍魉。哪怕家中有人去世,阴差要跨过那道门去里面锁走阴魂都得好好掂量掂量,因为事涉天师,得通报阴间的阴帅,然后乖乖的在门口候着,等那阴魂什么时候想走了再接走,注意,是接走,而不是直接带走!!

这就是这些符的威力!

不过眼下我八世厄运加身。最后应在了阴劫上,为了这条小命不得不防患于未然,于是在办了离院手续以后,回家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把青衣给我的镇宅符全用上了,大门、小门、屋门,一个不差,各镇了一道符。

做完这些我才总算是松了口气,可我没想到的是,便是如此,仍旧挡不住那些牛鬼蛇神朝我汹汹而来的脚步。

……

因为昨晚在医院里面听说书灵讲了一晚上的故事,所以今天我在回家以后仍旧是十分疲惫的,基本上草草吃了一口饭、让苏苏帮我又一次换了一下纱布就直接回卧室里面睡觉去了,我身子还是太弱了,即便是修炼了杀气以后有了一些长进。可还是禁不住这么折腾,疲惫的厉害,基本上脑袋一沾枕头就睡着了,而且睡的特别死,连晚饭都没吃,一口气直接睡到了后半夜,然后忽然感觉一双冷冰冰的小手在不断拍打我的脸,这才一下子惊醒了,也许是最近这段时间一直都挣扎在极度危险的环境里,所以我的本能也发生了一些改变,睡眼朦胧的被一双冷冰冰的手拍打脸弄醒以后,看都没看是什么东西在拍打我的脸就直接伸手朝枕头旁边摸索了过去,百辟刀就放在我头边!

谁知,不等我抓住百辟刀,那双冷冰冰的小手就一下子摁住了我的手腕,这双冷冰冰的小手上力道极大,一下子竟然捏的我一动不能动,骨头都有些酸疼了,当下我就要挣扎,结果这时花木兰的声音忽然在我心里头响起:“不要乱动,是我!”

我一愣,这时候思维也开始清晰了,扭头一看,可不,站在床边的正是花木兰,虽然我屋子里面窗帘拉的严严实实,黑灯瞎火的看不清她的脸,但还是从大概的体型认出了她,心下不禁也有些惊奇,搞不明白她到底是要干啥,正要开口说话,结果被花木兰又捂住了嘴,然后我看见花木兰指了指自己的胸口。

她的意思我明白,她是要让我和她用心念对话,我们两个本命相连,这也是独属于我们两个的对话方式。

我不傻,我已经从花木兰的反常举动上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当即点了点头示意我知道了,然后在心里问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有阴秽之物找上门来了。”

花木兰的声音中带着一丝沉重:“阴气很重,而且有很高的灵智,不出意外应该害过人命有了道行了!”

我一听这话,顿时浑身一个激灵,连衣服都没顾上穿就忍着屁股上的疼下了地,走到窗前把窗帘拉开一条缝隙朝外面望去。

屋外,月明星稀。

我家院子里不知何时已经弥漫起了一场大雾,在地上飘荡着厚厚一层,浓雾中可见度非常低,视线甚至无法看到一米开外的景象!

山西地处黄土高原,本来就雨水稀缺,再加上现在还不到九月份,天气更是炎热,根本不具备出现大雾的条件!余余豆才。

我已经不是从前那个什么都不懂的傻小子了,一看这情况就知道绝不是大雾了,而是阴气,非常浓郁的阴气!

怕是那脏东西现在已经在我家院子里了,所以这院子里才泛起了这么浓郁的阴气,只不过因为那脏东西还没有进屋,所以阴气没有钻进屋子里来,因此我并没有感觉到气温的变化。

不过我心里也有疑问--我的大门和小门上可都贴着镇宅符呢,那东西是怎么跑进来?

花木兰和我心意相通,我的疑惑她一下子就感觉到了,于是用心念告诉我:“它是爬墙进来的,方才你睡觉的时候,我忽然感觉有一股非常强烈的阴怨之气从南面墙头翻入,那时候我就知道有非常难缠的脏东西进来了,而且这东西绝对害过人命,竟然知道绕开大门上的天师镇宅符。须知,一般的阴秽之物看到天师镇宅符就被吓得立马仓皇逃窜了,结果这东西竟然丝毫不怕,还找到了漏洞钻了进来,显然是个惯犯了!”

花木兰话音刚落,毫无征兆的屋外就响起了一连串的脚步声。

啪嗒……

啪嗒……

似乎是在来回徘徊走动一样。

我一听这脚步声顿时脸色一边,听声音的方向,那摸进我家院子的东西应该就在客厅外面的阳台上!!

我长长呼出一口气,无声无息之间激活了杀气,然后走到卧室门前,凑到猫眼上朝客厅望去,然后我看到了一个穿着黑色寿衣的老太婆正站在阳台上朝客厅里面观望,借着惨白的月光,我隐隐约约看清了她的脸,这是一张皱巴巴的发青黑色的脸,尖嘴猴腮,两只眼睛完全是漆黑色的,没有一点眼白,乍一看就像是眼睛被挖走了只剩下了俩黑窟窿一样,它就那么站在客厅的窗户外一个劲儿的咧嘴笑,一笑脸皮子僵硬的抽到了两边,露出一口发黄尖锐的牙齿,看起来说不出的恐怖!!

饶是我见了不少脏东西,仍旧被这鬼老太吓得浑身有点发毛,而且我隐约觉得它身上的寿衣看起来有些眼熟,想了半天才终于知道在哪里见过了--这鬼老太,就是我收了百辟刀那天晚上趴在我背上被我背了大半夜的那东西,被李叔用发丘印打跑以后,没想到现在竟然又找上门来了!!

一下子我整个人都呆住了,身子都有点微微颤抖,说实话,对于这个那天晚上趴我背上的鬼老太我到现在还有点心理阴影!

这时,那鬼老太咧嘴笑着抬起手开始在客厅的玻璃窗上比划了起来,它的指甲足足有十多公分,黑漆漆的,手就跟个鸡爪子似得,看着是又吓人又恶心。它拿那指甲就是在玻璃上那么轻轻一划,然后我就听“喀”的一声,玻璃上直接被切开了一道裂痕,那指甲怕是比金刚石玻璃刀都锋利了!

它……这分明就是看我屋门上贴着镇宅符不敢硬闯,要切开窗户上的玻璃进来啊!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