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09章 铤而走险/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时间我心里也有点着急,眼下必须做点什么才行,真让这鬼老太爬进来了,我们几个可有热闹了!

我想起了发丘印,当初李叔就是一发丘印将那鬼老太打跑的,说明这鬼老太似乎对发丘印颇为忌惮!

当下我就将那天李叔用发丘印打这鬼老太的事情跟花木兰说了。问她我能不能也用这一招对付那鬼老太。

“没用的。”

花木兰听后摇了摇头,略微有些清冷的声音在我心中响起:“这个法子你那位叔叔用有效,可是你用无效!”

我一愣,有些不解,于是就问花木兰什么意思。

“那东西害怕的不是这发丘印,发丘印可护身辟邪,但不可驱邪。”

花木兰摇了摇头,轻叹道:“本来这些事情是不想告诉你的,但是既然你问起了,我便不妨和你直说了。其实上次之所以能打跑那东西。不是因为发丘印,而是因为你那位叔叔!你那位叔叔……他其实是一位道门的小天师啊!!”

道门的小天师?李叔?

我瞪大了眼睛,脸皮子狠狠抽搐了一下,狠狠摇了摇头,这不可能!

如果李叔是一位道门的小天师的话,那么上次我收了百辟刀以后碰到的那一系列的诡异事情他何至于束手无策?

花木兰看了我一眼,显然知道我在想什么。缓缓道:“他确实是一位道门的小天师,他身上那股浩然正气是绝对假不了的,只不过应该不是茅山道和天师道的,而是失传很久的太一道的传人,修的应该是道门五术里的山术,只不过不知道为什么,他空有小天师的道行,一身本事却似乎被什么封住了,无法施展,除了身上的气息以外,基本上和凡人差不多。也就是说,他是一个空壳子的小天师!只不过他是个空壳子小天师这一点因为我曾有千年道行的原因,所以我能看得出来,但是现在外面的那东西却看不出来,它只能感觉得到你叔叔身上那种属于道门小天师的浩然正气,所以上次你那叔叔手持发丘印打它的时候,它以为要收拾它的是一位道门小天师,所以才吓得仓惶逃走了!”

太一道巨子?修山术?

我直接傻眼了。

太一道我倒是知道,这也是道门的一个流派。出现于金朝,在元末就开始式微了,到现在说是已经并入了全真道,可其实真正的教义和本事都已经失传了,名存实亡而已。事实上别说太一道,就算是全真道也早就已经名存实亡了,纵观现在的全真道,其实都是假道士,有几个还会当初张三丰真人的本事?

至于山术,这其实是道门五术之一,所谓道门五术指的就是命术、卜术、相术、医术、山术这五种道门大术!

这之中,命术是研究人的生老病死的一切变化;卜术是研究预测命运发展的势态;相术是研究命运本质的外在表现;医术是研究改善命运中的不幸的方法;山术则是研究主宰命运的方法。

到了现在,卜术和相术是传承下来了,周敬他们家就是这两种术法的传承之家。命术和医术听青衣说也传承下来了,但我没见过,唯独山术,这是道门五术里最玄之又玄的一门术法,据说已经失传很多很多年了……

没想到我那位李叔竟然就是山术和太一道的传承者?

那么,到底是谁封了李叔的本事?

难道是……天道盟?

我脑子里鬼使神差的冒出了这么一个念头,因为每次李叔提起天道盟便一脸的避讳,让我不得不这么想!

花木兰看了我一眼:“这些你就不用管了,这是他们那一代人的恩怨,以你现在的能力也插手不了,我和你说这些,也是想让你打消用发丘印的念头!眼下要对付外面的这东西,你只能用杀气了,它偷偷摸摸的摸进来,估计也是想趁你睡着暗害你,眼下它肯定还以为你在睡觉呢,你不如趁着这个机会先下手为强,忽然出现在它面前,打它一个措手不及!”

也只能这样了!

我咬了咬牙,顺着猫眼朝外面看了一眼,那鬼老太现在还在忙活着割玻璃呢,当下我忍着屁股上的疼痛走到床边取出了青衣送给我的那一沓子符箓,里面有我们在花木兰墓里用过的那种压制阳气的符箓,我取了一张贴在了胸口上,这样做也是防止那鬼老太通过我身上的阳气察觉到我已经摸到了它身边,做完这一切,我便悄悄推开卧室门走了出去,顺着客厅的墙边一路朝那鬼老太所在的窗户摸了过去。

这一路距离不长,但对于我来说却是莫大的煎熬,为了防止那鬼老太发现,我的动作格外小心,一边关注那鬼老太的动向,一边贴着墙边往那边挪步,屁股上的伤口不断和墙摩擦,那叫一个销魂,疼的我脑门子上汗涔涔的,只能咬牙硬挺着,好在有青衣送给我的符压制身上的阳气,因此倒是有惊无险的摸了过去,然后我就躲在那鬼老太正在裁割的窗户旁的静静等候着,大气不敢喘,耳朵旁边甚至都能听到那鬼老太的指甲划玻璃发出的“咯吱咯吱”的声音了,眼角的余光更是能清清楚楚的看到那鬼老太黑青色的脸上的皱纹深浅……

咔嚓!

忽然,一道低微的轻响响起,那鬼老太终于裁下了一块四四方方的玻璃并且摘走了,浓郁的阴气一下子蹿进了屋子里,冷得我浑身当时就一哆嗦……

嘎嘎嘎嘎……

一阵低低的尖笑响起,显然那鬼老太这时候甚是得意,笑声方落,我就看见她那颗小小的脑袋钻了进来……

等的就是这个机会!

我心一横,一瞬间杀气就窜到了百辟刀上,刀身上当时就泛起了一层雾蒙蒙的寒气,我大吼一声以壮胆色,抡起刀就直接朝那鬼老太的脑袋上招呼了过去,这一刀我誓要砍下它那颗鬼头以报从前的仇,因此是连吃奶劲都使上了,那鬼老太显然也没想到我竟然就躲在旁边等着它呢,根本没反应过来,我这一刀完全是结结实实砍在了它脑袋上。

紧接着让我吃惊的一幕出现了,向来无往不利、击杀阴邪之物如屠狗的杀气在这鬼老太的身上竟然失效了,这一刀砍在它的脖子上,非但没砍下它的鬼头,反而就像是砍在石头上一样,反震的力道直接在我的虎口上崩开了一道血口子,我差点没把刀子都丢了,被震的一个趔趄,如果不是及时退了一步的话,估计我都得直接一屁股坐在地上!

“嘎!”

那鬼老太顿时鬼叫一声,脖子上被我砍中的地方“嗤嗤”冒着青烟,扭头恶狠狠盯着我龇牙咧嘴,在我刚刚站稳的时候就伸出手一把捏住了我的脖子,它的鬼爪子冷冰冰的没有丝毫温度,十多公分长的指甲干脆有一截刺进了我的脖子,一下子我的脖子上就鲜血横流,呼吸都被扼死了,憋得我好悬没有直接背过去气去。余余丽亡。

不过蝼蚁尚且偷生,我活生生一个大活人怎么可能眼睁睁的被它这么捏死?趁着这鬼老太捏住我脖子的时候,我一发狠,端起百辟刀刀尖对着它那双黑的有些渗人的眼睛就刺了过去!

这鬼老太铜皮铁骨,但是眼珠子肯定没那么坚韧,因此我这一刀是结结实实的刺进了它的眼眶,只听“嗤”的一声,她被我刺中的眼睛直接腾起了青烟!

“啊!你,要,死!!!”

那鬼老太当时就嘶吼着怒叫了起来,捏着我脖子的手更加用力了,一把把我提起来就往窗外拖……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