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13章 眼红幡子/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因为张博文现在还在医院躺着,而李叔又不太愿意见天道盟的人,所以我只能和青衣到电信大楼下面打了个车就直接朝那块荒地那赶了过去,不用说,这一路上我又因为身上的伤遭了大罪,不过好在是挺下来了。

一到地方。青衣就直接从背包里拿出了罗盘,然后开始在这片荒地里走走停停的检查了起来。

我知道青衣其实是在检查磁场,但凡有阴秽之物出没的地方,磁场必然会受到一定的干扰,罗盘的指针也会就会摇摆不定。

其实,在探测脏东西这方面,老祖宗留下来的指南针、指北针这些东西可比现代的仪器好用的多,现代仪器探测的时候并不人性化,找地方找的还不如老家伙事儿准呢。

青衣在这片荒地里面兜兜转转,检查的非常的细致。整整检查了一个多小时的功夫才终于停留在了一株大树下面,这时候他手里罗盘上的指针一下子剧烈摆动了起来,这种摆动非常特别,指针是360度旋转的,让我一阵惊奇。

青衣这个时候也终于停下了脚步,抬头看了这株大树一眼,眉头顿时深深的皱了起来。

我和青衣共事也有一段时间了。对他这个人的脾性有一定的了解,一看他露出这种表情,就知道怕是有麻烦了,当即我就问他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

“你没发现这棵树有什么特别之处吗?”

青衣扭头看了我一眼,指了指我们面前这株参天大树,轻声道:“仔细看看。”

我有些疑惑,当即围着这树仔细观察了起来,看了半天也没看出什么问题,于是摇了摇头:“这不就是一颗黄杨树吗?只不过看起来有些年头了。”

“唉,小天,你以后可得再仔细一点的。你是发丘门的唯一后裔了,一定要把发丘这门手艺学精!厉害的发丘门高手,往坟头一站就能猜到土里是凶是吉,靠的是什么?全是眼力!可现在你就站在这里,竟然发现不了这座坟的特点,实在是太粗心了,这样不好,你如今已经走上了对付脏东西的这条路,以后一定要改掉这一条。须知小心驶得万年船!”

青衣叹了口气,很认真的告诫了我几句,然后才说道:“你仔细看看那树叶的后面!”

我一听,目光顿时凝聚在了这颗黄杨树树叶的背面,顿时一愣--这颗黄杨树的树叶背面,竟然隐隐发红?

这不太对劲啊!

我心中一动,一下子这到底是什么了--眼红幡子!

这是《发丘秘术》里面记载的一种非常特别的坟头树--在咱们国家,有很多地方都有坟头种一棵树的习俗,所种的树大都是黄杨树、桑青这些对风水格局极为有利的树木,一旦这些树木在坟头生长茂盛,那就象征着坟里埋葬的人对后背多有荫蔽,是一种大吉之象!

眼红幡子,指的就是一些坟头树变异了以后产生的东西!!

一些坟墓因为墓主人发生了种种不吉的变故、或者是因为葬在了阴地上,所以墓里聚拢着大量的阴气、煞气。种在这种墓坟头上的树因为吸纳了太多的阴气和煞气,所以会发生一定变异,形成眼红幡子,树叶背后颜色凄艳如血不说,它的根须也会变得格外的发达、坚韧,就算是拿刀剑斧头都砍不断,同时还会将坟墓里的棺材完全包裹起来,形成一种天然的防盗措施。

我那位盗墓的老祖宗在书里面说,一般来说遇到坟头长了眼红幡子的墓,那最好立即退避三舍,一来是因为眼红幡子的根茎把棺材给包裹住了,要开棺很难,二来是因为但凡坟头树变异成眼红幡子的墓,里面十有八九有不干净的东西,入之大凶!

青衣大概是看出了我神色间的一些轻微变化,所以问道:“怎么样?看出端倪了?”

我有些沉重的点了点头,沉声道:“眼红幡子所在的地方十有八九有阴邪,这个不用说,咱们这次就是冲着那阴邪来的。麻烦的其实是这眼红幡子,这玩意的根须将棺材包裹的密不透风,除了用火烧,否则刀剑难伤,所以咱们要想毁那鬼老太的尸身还有些难度啊!”

“等天黑了行动吧。”

青衣看了眼四周,沉声道:“咱们先做准备工作。”

眼下也只能这样了。余鸟乐技。

我安排周敬和苏苏两个人回小店区去搞两桶汽油,然后我自己和青衣则留了下来--这一次来之前我和青衣倒是想到要挖坟了,所以从我家带了一把上次去武王村执行任务时候买的工兵铲,我俩为了节省时间,所以白天就开始围着这眼红幡子挖了,当然,动手的是青衣,我现在这状态能坚持到这里就已经很考验毅力了,要是动锹绝对是不行的。

这眼红幡子下面的墓倒不是什么结构特别复杂的墓,事实上连墓室都没有修建,毕竟在古代有钱财修建墓室的人都算是当时相当牛逼的了,一般的人都是草席子一卷就埋了完事,小地主什么的也就是能购置一口薄皮棺材,然后挖个坑埋掉,我们眼下挖的这个墓显然就是个小地主的墓,青衣往下面挖了不足一米深的时候就听“喀拉”一声铲到了东西,仔细一看,铲到的赫然是一口棺材,只不过这棺材基本上已经腐蚀的不行了,青衣一铲子下去竟然把棺材板儿都捅烂了,然后对着阳光我们透过那窟窿隐隐约约能看见棺材里面是一具人的骨头,外面套着一层腐蚀的破破烂烂的寿衣,骨头下面垫着一根大长辫子,估计是棺材里的人的头发,然后棺材里面散落着大量的黑色碎片,青衣从那窟窿里探进去胳膊拿出了几个黑色碎片一看,对我说了一个字:“蜡!”

不用说,我们挖出来的这具尸骨肯定是那鬼老太生前的丈夫的,两个人死了以后都被做成了蜡尸,可惜那鬼老太因为阴魂没来得及离开就被蜡封住的原因,最后干脆变成了一个怪物,而她丈夫则是纯粹的一具蜡尸,在尸体表面的蜡层干裂脱落以后,尸体也腐烂的一干二净了!

我一瘸一拐的走过去从那棺材的窟窿里伸进去手掏出一截骨头,捏吧捏吧感觉了一下骨头的硬度,又看了下骨头因为钙质流失上面留下的孔洞情况,基本已经上确定这对夫妻应该是清朝中叶以后的人,迄今最多最多只有二百多年的时间。因为这人要是埋在地里的话,如果尸体不经过特殊处理,最多最多三百年时间骨头就绝对酥了,这还是在北方,如果在长江中下游的酸性土壤里埋着的话,过三百年骨头别说酥了,拿都拿不起来,所以在长江中下游一带古人在下葬的时候都会在身体上下铺上一层贝壳,用贝壳含有的大量钙质来中和土壤里的酸性,以此来保存尸骨,不过效果也不是很大,最多最多也就是能推迟一点时间而已。

我把我的发现告诉了青衣,青衣略一沉吟便点了点头,说道:“二百多年,应该还好对付一些,蜡尸锁魂,尸魂互相温养,如果超过五百年的话,怕是我对付起来都很吃力!”

这大概是不幸中的万幸了吧?

我自嘲的笑了笑,然后和青衣说道:“夫妻同葬,按照习俗来讲应该是男左女右,稍微往右边一米左右的地方挖一挖,应该就能把正主儿挖出来了!”

青衣点了点头,再没说话,埋头开始按照我说的方向挖了起来,约莫挖了不到四十分钟的时间,就听“铿”的一声,他手里的洛阳铲似乎铲到了一个特别坚硬的东西上,这才发出了这么一声脆响。

青衣眉毛一扬,嘴角浮现出一丝冷笑:“挖到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