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14章 尸变/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青衣这么一说,我顿时精神一震,连忙定睛朝工兵铲铲头的位置看去。

可不,一截黑漆漆的树根已经被挑了出来,颜色相当的奇特,不像是一般的树根在土里埋的时间较久以后产生的那种类似于腐坏的黑色。而是犹如生铁一样的黑色,黑的油光锃亮的,闪烁着金属色泽!

毫无疑问,这就是眼红幡子的根茎了。

既然已经挖到,那么接下来就是一些“细活”了,青衣开始梳理这眼红幡子的根部,为了晚上烧起来方便一些,所以用铲子把根茎周边的土壤全都刨掉了。

这活儿可比往出挖的时候艰难的多,耗时又耗力,一转眼都已经太阳落山了。这时青衣才勉强清理出了一半,然后我们能看见眼红幡子的根茎一条条紧密的挨着,紧紧包裹着里面的一具棺材,打着手电筒顺着根茎缝隙往里面照,隐约可以看见那具棺材棺材板被漆成了黑色,看材质和我们先前挖到的那具棺材一样,但是有眼红幡子保护着。棺材保存的是相当的好,漆色一点都不掉,若非亲眼所见,很难相信这棺材其实是清代中叶的时候就已经做成了,而且眼下已经在地下足足埋了将近200年的时间!

“这眼红幡子倒是也有它的妙处!”

我看到这情形以后忍不住说道:“如果不是这东西出现就意味着不详的话,那简直是纯天然的防腐手段了!”

青衣没接话,看了眼天色,然后说道:“不挖了,把挖出来的这些根茎烧掉就可以拽出棺材了,咱们还是先等等吧。”

我点了点头,眼下已经快七点钟了。周敬和苏苏已经离开了快五个小时了,我估计也是因为这周边不太好打车,所以他们两个干脆是走着回去的,这才耽误了这么久,不过有青衣在,我就算是在这眼红幡子底下待着也没什么惧意,反倒和青衣聊起了天。

青衣告诉我,这一次他其实是以外出游历的借口悄悄离开天道盟总部来帮我的,并且告诫我千万不要把这件事情说出去。对他倒是没什么,但是对我没什么好处--毕竟,我作为山西全境守护者,结果连我自己身上的问题都解决不了,还得请朋友来帮忙,这不是诚心闹笑话呢么?估计这事儿要是传回天道盟了,那些惦记着山西这块地盘的人又得拿这个发难了,到时候我山西全境守护者的位子照样坐不稳!

青衣也是考虑到了这一点,所以才找了个别的借口离开了天道盟,说到底也是为我着想,要不然以他小天师的道行完全没必要找借口,在整个天道盟里谁他娘的敢对他指手画脚?须知,天师要想找一个人的麻烦的话,那有的是手段。就算不自己动手,随便找些孤魂野鬼也绝对能让那个人爽的不要不要的……

我听完心里暗暗感动,又和青衣聊起了一些有关于请神术之类的有关于道门法术的问题,青衣对我也是倾囊相授,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让我获益良多。

就这样,不知不觉我们两个就已经聊到了八点钟,这时,苏苏和周敬终于打了一辆车回来了,两个人拎着汽油桶就直奔我们这边来了,累的气喘吁吁的。

“辛苦了。”

我向苏苏道了一声谢,犹豫了一下就劝她和周敬先回去,毕竟一会儿烧了眼红幡子,开棺的时候难免要和那鬼老太大打出手,小姑娘上次跟着我被那说书灵吓了个半死,这次要是碰到那鬼老太的话还不知道被吓成什么样呢,反正有青衣在这里,我也不用他们两个帮忙,不如让他们先回避一下,免得受到不必要的损伤。

“不行!”

谁知,苏苏听完以后直接就摇头一口回绝了我,然后一脸认真的说道:“我现在是你的特护,而且也收取了你的聘请费用,按道理说我是不能离开你一步的,这是我的职责所在!”

真是个天真的姑娘,难道不知道现在这社会勤劳实干者底层挣扎,溜须拍马者吃香喝辣么?

我摇了摇头,拗不过这执着的小姑娘,也就只能把所有的话都咽回肚子里了,和青衣一合计,决定立马就动手,反正我们现在所在的这个地方荒僻的用鸟不拉屎来形容都奢侈,也不怕被人发现。

说干就干,青衣二话不说拎着那汽油桶就开始往眼红幡子的树根上泼汽油,两大桶汽油一转眼就全泼的干干净净,然后他盯着那具棺椁冷喝道:“我知道你就在里面,现在滚出来还是我逼你出来?”

没有丝毫回应。

青衣冷笑一声,二话不说划着一根火柴就丢在了那眼红幡子的根茎上,“轰”的一下,那树根上当时就蹿起了大火,火苗足足有数十米高!

呜呜!

诡异的是,当那大火冲起来的时候,这颗眼红幡子竟然发出了刺耳的尖叫声和啼哭声,就像是婴儿的啼哭一样。

我是完全没有想到这一幕,一下子吓得我当时差点没有跳起来,我身边的苏苏和周敬也是面色发白,毕竟这一颗大树忽然发出这种声音也着实够吓人的!

“原来吸收阴气已经有了一部分自我意识了!”

青衣面对着那熊熊大火冷笑道:“如此一来就更加留你不得了,日后吸收更多的阴气怕是还得变成树妖为祸人间!”

说完青衣一下子拿出一张黄纸,咬破中指就在上面划出了一道道玄奥的符文,中指上的血是人体的精血,一般道门的人不会轻易用的,很伤元气的,眼下青衣竟然用自己的精血来画符,可见这颗眼红幡子确实吸收了阴气以后快变成妖孽了。

这道符画的快,几乎眨眼之间青衣就完成了,然后一挥手,这道符“呼啦”一下竟然径直朝那眼红幡子飞了过去,冲入火海都不曾伤半分,直接钉在了那颗眼红幡子的树干上,一时间那犹如婴啼哭一样的惨叫声愈发的大了,树干上竟然唰唰流下了一层嫣红的血,触目惊心,看上去甚是吓人,树上的枝干呼啦啦的不住摇摆着,似乎是在挣扎一样。

可惜,没用!余帅岛血。

天师消耗精血打出的一道符威力何其之大,哪里是它能挣脱的?不消片刻,那眼红幡子就没动静了,大火眨眼就把它的根茎烧的一干二净,而且火势不停,眼瞅着就往树干上蔓延而去,谁知这时四周忽然阴风大作,这块荒地上的气温也开始急剧下降,眼红幡子上燃起的大火被这阴风一吹顿时熄灭了,烧焦的树桩上青烟袅袅,一股说不出的腥臭味扑鼻而来!

奇异的是,在那样的大火中,那具被眼红幡子包裹住的棺材竟然毫发无伤!

“终于还是忍不住出手了么?只是,既然出手了,何必继续躲在棺材里面不敢出来呢?”

青衣眼中闪过一丝冷芒,“哐”的一声抽出背在背后的却邪剑,几步就冲到了眼红幡子树下,一手倒提长锋,一手探出,屈指成爪,狠狠拍在了那棺材的棺盖上,只听“啪嚓”一声,他的五根手指竟然就跟铁爪子似得,直接洞穿棺盖,然后向外狠狠一拽,那具棺材当时就被拉的横飞了出来,直接落在了距离我不足十米的地方的,“嘭”的一下就狠狠摔在了地上,这一摔不要紧,直接震得那棺材盖子都飞了,棺内的情形我是看的一清二楚。

一个穿着黑色寿衣的老太太正躺在里面,脸上、手上等裸露在外面的补位全都涂着厚厚的黑蜡,脚上穿着一双三寸长的花盆底鞋,看这穿着,可不正是那两度找上门折腾我的鬼老太嘛!

只是,那天晚上我看到的应该是这老太的阴魂,眼下这才是她的尸身!

就在我盯着这棺材里面的尸体猛瞧的时候,覆盖在它脸上的黑蜡“咔嚓”一声就裂开了一跳缝隙,紧接着那蜡皮就脱落了,露出了半张皱巴巴的黑青色的脸,然后……那露出的半张脸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长出一层一寸多长的白毛!

我一瞅这一幕,顿时浑身鸡皮疙瘩直冒--妈的,阴魂还藏在尸身里就算了,这尸体还在开棺的时候直接尸变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