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15章 逆乱阴阳/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还是我头一次亲眼见到尸变的全过程,心中说不过恐惧那是假的,不过出于好奇还是忍不住盯着那鬼老太的尸身看,这时候它身上的蜡皮基本上已经全部脱落了浑身都是白毛,而且在散发着一股刺鼻的臭味……

那股臭味……就像是路边的流浪猫狗死了以后尸体腐烂成脓水之际发出的味道一样,就算是隔着十多米远我都能清清楚楚的闻到。别提多恶心了。

“蜡皮一掉,它的尸体马上就要起来变成僵尸了,现在内脏正在飞快腐烂,你闻到的就是它内脏腐烂的味道,含有一部分尸毒,所以尽量放缓呼吸的速度,少吸入一些,然后回去喝三天糯米粥,拉几天肚子把吸入的微量尸毒排出去就没事了,如果吸入过多的话。中了尸毒反而不好了。”

这时候青衣已经不知不觉回到了我身边轻轻提醒了我一句,当下我和周敬他们就连忙屏住了呼吸。余帅斤弟。

这时,青衣已经倒提却邪剑又一次冲了上去,他身法相当的飘逸,比一些武侠电视剧里面的江湖大侠都潇洒,在地上小跑了一步整个人就一下子腾空跃起,然后两只脚稳稳的落在了棺材两侧木沿上。双手握着却邪剑一弯腰就狠狠朝那鬼老太的尸体胸口刺了过去,显然是要一剑破掉这鬼老太憋在胸口的阳气,让它乖乖躺着永远别起来。

谁知,这一剑刚刚刺下去的时候,那鬼老太的尸身就“唰”的一下子睁开了眼睛,那双眼睛仍旧是黑漆漆的,没有丝毫眼白,看起来别提多吓人了!

说时迟,那时快。

就在青衣的剑锋距离鬼老太的胸口不足十公分的时候,那鬼老太忽然抬起了长满白毛的手,双手合并。“啪”的一下就正好夹住了却邪剑的剑身,一下子止住了青衣剑锋落下之势!

嗤!

一瞬间,那鬼老太的手上就冒起了白烟,它手上的白毛也一下子被烧焦了一大片,当时就“嗷”的一嗓子惨叫了起来,听起无比凄厉!

我知道,青衣的剑上肯定蕴含着道门的灵气,所以才一下子烫伤了这鬼老太,小天师的道行果然可怕。我这一段杀气砍在那鬼老太的脖子上都没伤到人家,结果这小天师的灵气那鬼老太碰了一下就把两只爪子烧成了烤猪蹄……

就在我满脑子胡思乱想的时候,那鬼老太似乎也受不了青衣的道门灵气的灼烧了,双手夹着却邪剑向上狠狠一推,一下子把青衣推开了,青衣也不纠缠,一剑没有刺死这鬼老太,直接就轻飘飘的退回了我面前,盯着那棺材棺材里躺着的鬼老太冷笑。

这时候,那鬼老太终于从棺材里爬了起来,浑身白毛,尖嘴猴腮的,还穿着黑色寿衣和花盆底鞋,模样看起来说不出的吓人。只是它的双手到现在还在冒着青烟,掌心碰过却邪剑的地方已经完全焦了,相当的凄惨,佝偻的身子有些瑟缩,不住的往后退,显然也是有些怕了青衣了,最后那双黑洞洞的眼睛停留在了我身上,上下扫了我一眼,这才开口了,声音嘶哑阴冷,而且还有些木讷,就像是那种电子模拟声音一样:“是你?你竟然请来了天师?”

我冷笑一声,没说话。

然后,那老太干出了打死我都不曾想到的事情……

它……竟然“噗通”一下直接跪了,脑袋跟捣蒜一样“砰砰”的在地上猛撞:“是我的猪油蒙了心,看到您是先天弱阳之体而且身边还有一只没有道行的灵鬼,所以一时起了贪念,不过昨晚您已经伤了我了,咱们之间的恩怨也算是有一个了结了,还请您和这位天师高抬贵手放过我……”

这鬼老太的作为弄的我一愣一愣的……

这东西的灵智这么高?

不光知道翻墙爬窗户避开我贴上的天师镇宅符,这个时候竟然还告饶起来了?

我眼角狠狠抽搐着,不过想想那天晚上花木兰为了救我,被这鬼老太打的阴气溃散,跌倒又爬起来,差点魂飞魄散的一幕,我心中刚刚消散了一些的杀意和怒气噌噌又上来了。

你要我的命不要紧,但你他妈的不该碰花木兰!!

那是我的逆鳞!!

我有些愤恨的看着这鬼老太:“你觉得我今天既然找到这里来了,还能放过你?”

那鬼老太一听我这话顿时从地上爬了起来,一脸的怨毒的盯着我:“你确定?你可知我若拼着魂飞魄散,就算有个天师在都未必能保的了你?”

“大话!你且来试试!”

青衣冷笑一声,取出一张黄符抛出,然后用却邪剑一剑将那黄符在半空中刺穿,登时喝道:“阴人之事自当地府了结,烦劳阴兵出境,前来缉拿此僚!”

话音刚落,那黄符“轰”的一下子燃烧了起来!

这时,这片荒地上毫无征兆的就弥漫起了浓郁的阴气,阴气成雾,让人视线根本无法看到远处,阴风怒号中隐隐似乎能听见无穷无尽的鬼叫声在黑暗里回荡着……

“你竟然开辟阴阳通道,请阴兵前来!?”

那鬼老太毛脸一变,然后二话不说撒丫子就朝远方遁去!

青衣也不着急,只是在一脸揶揄的在一旁看着,眼睁睁的看着那鬼老太消失在了视线里,我看青衣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因此也就没有出声打扰他,只是在一旁耐心的等候着,结果没过多久,那鬼老太竟然又跑回来了,在它身后,一大批穿着古代军士甲胄模样的东西缓缓从浓雾里走了出来,手握刀枪剑戟,面色煞白……

这些穿着古代军士甲胄的东西我实在是太熟悉了--阴兵!!

这是真正的阴兵,阴间的大军!!

在这些阴兵的最前方,一个浑身黑气缭绕的阴将大喝道:“在下奉阴帅黑虎鬼王之命,前来助青衣天师缉拿作乱阴魂!”

言罢,那阴将狠狠一挥手,一瞬间它身后的阴兵鬼叫着就朝那鬼老太扑了上去!

那鬼老太也凶悍,激烈的反抗着,不过终究奈何不得这么多的阴兵,被那些阴兵的兵器戳在身上就立马留下一个冒烟的黑窟窿,明显不敌!

我有些惊讶的看着青衣,问他当初在秦岭大山的时候为啥不请这些阴兵前来助阵,如果当初请这些阴兵来助阵的话,恐怕我们当初会轻松很多!

“打开阴阳通道引阴兵到阳间哪里有那么容易?这门法术以前我也是不会的,只是在秦岭大山里经历颇多,我略有所悟,这才在回去以后学会了这门法术。”

青衣摇了摇头,缓缓道:“而且施展起来也是受限颇多,首先我打开的阴阳通道不稳定,最多就能请出阴将,至于阴帅是无法请出来的,而且这一门法术因为涉及到了阴阳两界的平衡,所以我也不能随意施展,一个月最多也就只能施展一次而已!其实用这一招来对付这鬼东西有点大材小用了,这一次我也全当是在练手罢了!”

我这才明白了,原来是在秦岭大山的事情以后青衣才学会的这一招啊?

这时,那名阴将也出马了,上去几下子就把那鬼老太打趴下了,一瞬间好几名阴兵冲上去就将那鬼老太摁住了……

那阴将这才对着青衣深深作揖,说道:“青衣天师,这作乱阴魂已被捉拿,在下这就带它回去复命去了!”

“回不去!”

青衣摇了摇头,一只那鬼老太:“你们可以离开,但是它必须留下来由我处置!阴间刑讯,最多就是折磨而已,可是它伤我朋友,我却是要它魂飞魄散的!”

那阴将一听这话,顿时面色大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