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16章 青衣的告诫/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其实不光那阴将惊悚,就连我都着着实实是震撼一把!

阴间,也有阴间的规矩的!

我曾经在我家藏着的一个孤本上看过有关于此类的记载,那似乎是一个明朝的道士写的,属于随手笔记那一类型的,一看就知道没有印刷出版。绝对是属于孤本,事实上,现在在我国的民间散落的这样的孤本不再少数,光我家就零零散散的不知道藏着多少,只不过这些孤本如果是一些历史名人写出来的话还多多少少能卖点钱,如果是一些名不见经传的无名小卒写下的,那除了那些研究历史的考古学家会以极低的价格买下研究一下当时的社会风情什么的,基本上再没人愿意要了,别人擦屁股都嫌硌!

文字这东西就这样,值不值钱。主要是看写的人有没有能耐,国家元首提一个字,比网络写手苦逼哈哈的写一千万字都价值高的多,这一点永远都不会变!

我看的那一本书,显然就属于这种不值钱的孤本的类型,不过当时我倒是确实看进去了,因为那本书上面的内容记载的全都是阴间的律令以及罪罚方式。比如生前犯了淫业的。那么死后会从阴间第一殿押解到其他各殿,须在各个地狱重复受诛心狱、铜人狱、割肾狱、鼠啮、油釜车崩大小各地狱的罪苦!如果曾经乱伦更要被罚进乱伦等地狱,或永远被囚禁在地狱,受各种极刑的罪罚!!

除此之外,上面的阴间律令更是数不胜数,当初看的我都浑身发冷,可比什么满清十大酷刑凌迟、剥皮之类的残酷的多。

根据前言上所说,似乎是那道士亲自跑到阴间进行了细致的体察以后才写出的那本书!

而这阴人在阳间作乱,必须带回阴间刑讯,阳人不能随随便便处罚也是那本书上着重记载的一条!

前面我就已经说过,随随便便把阴魂打个魂飞魄散。那是会被阴间打进黑名单的,只等百年之后一进阴曹地府,那有的是罪受,上刀山下火海那都是轻的,就怕丢进黄泉水里泡上个千八百年的,那就苦逼了,须知,那黄泉水对于阴魂来说,简直就像是浓硫酸对于活人来说一个样。丢进去日日夜夜被硫酸腐蚀是个什么滋味儿可想而知!

我完全没想到青衣竟然要从阴兵手里索要那鬼老太,一下子就被吓出了一身冷汗,这可是有违阴间的规矩的啊!

“留下罪魂,否则一个都走不了!”

这时候,青衣又一次开口了:“不答应,你们就试试?”

“这……”

那阴将有些为难,惨白的脸上闪烁着些许惧意,过了良久才有些为难的说道:“青衣天师,要不这样,我等先回阴间请示一下鬼王大人再说?”

“不用请示了,黑虎鬼王事务繁忙,还时不时的需要来一趟阳间,我想它一定不介意送我个顺水人情!”

青衣冷笑一声,话里话外到处都是威胁的意思。不外乎就是说黑虎鬼王经常为了沾那点活人阳气的便宜,所以被人用请神术从阴间请出来,如果你们今天不答应惹下我了,那等黑虎鬼王再来阳间的话,小心被老子收拾,毕竟这鬼王来阳间因为是“客场作战”的事儿,所以法力远远不如其在阴间时大,被天师收拾掉的也不是一个两个了,这也是阴间那些魑魅魍魉对阳间的天师级高手敬畏的原因所在了。

青衣这话说完,那阴将脸上的惧意更加明显了。

这时,青衣似乎也没有耐心了,懒得和这些个阴兵废话了,一抬手,直接就将却邪剑朝着那被阴兵押着的鬼老太投了过去!

却邪剑上附着着他的道门灵力,那些阴兵哪里敢触碰?道门的灵力乃是至刚至正的浩气,被这种灵力碰到,立马就得是个魂飞魄散的下场,因此,青衣这一剑投出,那些阴兵几乎是立马“呼啦”一下全都跑的远远的,以至于这一剑几乎是笔直的一下子就刺在了那鬼老太身上,登时就把那鬼老太钉在了地上,却邪剑刺穿其胸膛,伤口上“滋滋”的不断冒青烟,那鬼老太也顿时撕心裂肺的惨叫了起来,身上的白毛竟然腾起了淡绿色的火焰,一转眼就将它身上的白毛烧了个一干二净,露出了那张皱巴巴的、黑青色的脸膛,此刻因为痛苦,那张脸更是皱成了一团,看起来颇为渗人!

我知道,青衣这一剑是准确无误的钉在了它胸口憋着活人阳气的地方上了,所以这老太才退掉了白毛--尸体之所以会出现起尸的情况,说到底全凭这憋在胸口的一口活人阳气,只要破掉这口阳气,那除了飞尸、旱魃这种道行特别深的尸类,基本上所有僵尸都得乖乖躺下!

“既然已是阴人,就该去阴间轮回,静候转世投胎,无论来世是当牛还是做马,皆是今生所作所为得出的果报,只能接受!驻留阳间便是触犯阴阳两界的规矩,祸害人命更是罪加一等,岂能留你?”

青衣的神情说不出的冷酷,取出一道黄符捏在两指之间,森然道:“凡人行善,神魂上天;善恶之报,如影随形!”

说完,他夹在两指间那道黄符“轰”的一下就燃烧了起来,然后轻轻一弹指,那道正在燃烧的黄符就落在了被却邪剑钉在地上的鬼老太身上,一瞬间那鬼老太的惨叫声愈发的凄厉了,阴气飞散,不消片刻,就彻底消失了,显然是魂飞魄散了!

这一切发生的太突然了,那位阴将显然也是没想到青衣说动手就动手,一转眼就把它们缉拿的阴魂给打了个魂飞魄散,一下子那张鬼脸难看了起来……

“怎么?你不服?”

青衣豁然回头看了那阴将一眼:“阴人在阳间作乱,自当由阳人处置,你们那阴间的规矩,我不承认,也从不遵守!”

那阴将一下子浑身上下戾气直窜,不过也就是片刻,戾气就消失了,显然是不敢和青衣动手,沉默了一下,缓缓道:“青衣天师,我们阴间的主宰们向来都颇为愿意与阳间的天师交善,只是今日您的所作所为终究是过了,在下回去必当如实禀报。”

青衣懒得再多言,就送给了那阴将一个字--“滚”!

那阴将狠狠一挥手,顿时和那铺天盖地的阴兵缓缓向后退去,不消片刻就彻底消失在了浓雾里,四周的阴气也一下子全都消散了。

一直等这些阴兵全数退去以后,青衣才忽然看了我一眼,饶有深意的和我说道:“小天,你记住了,以后和这些阴间当差的东西打交道的时候千万不要露怯,这些阴间当差的东西说到底也没个善类,哪个没沾过人命?你当它们真是生来就强大?说到底,全都不过是一群普通的阴魂做了祸乱阴阳两界的事情,等己身壮大后,又在阴间谋了个职位,摇身一变成了什么鬼差、阴帅,可就算是如此,也抹不掉他们曾经为祸阳间的事实!你如今修了杀气,走上了修炼这条路,那以后是肯定要与阴间为敌的,今日和你说这些,也是希望你把你思想意识里对阴间的敬畏全都抹掉,清醒正确的却看待这阴阳两界的事情,如此才是强者之心!”

我听后不禁一愣,忍不住问道:“修炼者和阴间处于敌对?难道我们百年之后不入阴间吗?”

“修炼一途,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与魑魅魍魉斗,我们的命数早已挣脱阴阳两界的束缚了,再无定数可言,一切皆有可能。”

青衣摇了摇头:“你也不想想,要是我们百年之后真的会入阴间的话,那你父亲他们还会去世吗?哪个阴差能押的了你父亲的阴魂?就算是那所谓的十大阴帅、四柱神煞上来也照样会被你父亲打的抱头鼠窜!或者说如果他的阴魂真的被扣在阴间的话,那我早就杀入阴间把他抢出来了!”

青衣说的话彻底颠覆了我的意识观,修炼者死后的魂不进阴间?那么到底去哪里了?总不能直接魂飞魄散了吧!!!

当我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青衣苦笑出声,拍了拍我的肩膀:“跟你说句实话,去了哪里我也不知道,组织这些年一直都在追寻这件事情,可惜毫无结果,太多的我也没法和你说了,你现在还不适合知道这些,总而言之,现在的阴阳两界,早已经不再是从前的阴阳两界了,切记!”

说完,青衣长长叹了口气,转身走过去拿了却邪剑便独自向远方走去,黑夜的荒原中,他的背影看上去有些萧索……余节刚巴。

他,到底在追寻什么?

或者说,天道盟到底在追寻什么?

我感觉自己的命运愈发的捉摸不定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