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22章 疑点/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叫魂,其实也是巫术之一!

巫术这个东西,分类特别的广,在全世界各个角落都曾经存在过,主要的分类基本上是这么几个--黑巫术,白巫术。扶箕巫术,还有便是蛊道巫术了。

扶箕巫术了,前面就已经说过,其实人们通常玩的灵异游戏笔仙就是扶箕巫术之一,这种巫术基本上是利用鬼神的力量来达到目的,说白了就是一些请神上身的巫术,危险性特别大。

黑巫术的话,这个范围就比较广阔了,通常以诅咒和巫蛊为主。寻求黑暗或邪恶的力量惩罚施术者的仇人,不过一般要付出同等的代价。比如一般的人要召唤邪灵的话,必须是以自己的鲜血为媒介的。这玩意因为杀伤力太强,曾经在全世界范围内一度臭名昭著,最盛行的时候应该是在中古世纪的欧洲,据说当年横扫半个欧洲,造成欧洲人口大灭杀的黑死病就和黑巫术有关,似乎是一位大巫师用黑巫术的里的禁咒造成的深重灾难。只不过到现在黑巫术基本上已经绝迹了。上一次在秦岭大山的时候我曾经听罗莎在闲聊的时候说起过,现在还会黑巫术的巫师基本上都集中在了北非的一些部落里,当然,在咱们国家也有少量会黑巫术的巫师存在,不过会的已经不是让人类当年闻风丧胆的黑巫术禁咒了,而是巫蛊之术,这样的巫师现在也只有在西南那边的一些黑苗的苗寨里才能见到了,很少会露面。据说天道盟倒是有一个这样的狠人,而且还是大巫师,直接和道门的天师是一个级别的,地位比青衣都要高。听说是我爸当年的挚友,只不过这位高人向来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为了研究巫蛊之术,常年在人迹罕至的高山雪原出没,已经有好几年没有出现了,恐怕到现在为止连我爸出事儿的事情都不知道呢,要是当初进秦岭古墓群的时候有这个人陪着我爸或许也不至于出事儿了,因为这位大巫师是当今巫蛊一门里的最高成就者,至于他往上的神圣巫师这个就级别太高了。比道门的大天师都罕见,据说解放以后就一直再没出现过。

蛊道巫术,这个就是指苗家人的养蛊之法了,和巫蛊之术有一定的区别。

至于白巫术,这和黑巫术一样,是一个非常宽泛的概念了,一般都是以赞美神明和向神明祈福为主,寻求光明或善良的力量帮助别人。西方的武士,佛门,道门,这些都是白巫术的盛行之地,只不过现在这社会里,道士和尚基本上都是假的,那点手段也是骗人的。哪里还会什么白巫术?就像是人们经常开的玩笑里说的--现在的和尚白天吃斋念佛,晚上翻墙找尼姑……

叫魂,这个很难归类于到底是哪一门巫术,不过真的要说的话,我觉得应该它属于白巫术,这其实是青衣在我养伤的那段时间教给我的,就是利用丢魂的人与自己至亲之人之间的那种血脉相连的情怀为媒介,指引迷失的魂魄归来!余边亩圾。

这个过程中是有很大的危险的,因为一旦开始叫魂的话,丢魂之人身上的气息就会散发出去,很容易引来阴差的注意,将之当成已死之人,把剩下的魂魄全都带走!

不过眼下我也顾不上那么多了,苏蕾蕾丢了一魂,七天之内的找不到的丢掉的那一魂的话,那在阴间的记录上她就是阳寿未尽的横死之人了,她剩下的两魂七魄就得到阴曹地府报道,除非有天师死保她和阴曹地府对着干,要不根本留不下!

这是不是办法的办法,然而刀锋入骨不得不战,确实没有选择了。

当夜,我又安慰了陈煜一番,然后又叮嘱贺老师明日务必要把苏蕾蕾的父母请到,这才在深夜时分离开了学校,为了第二天执行任务方便,防止再有什么突发事件产生,这一次我干脆就没回家,我们几个直接去了学校对面的快捷酒店开了两间房住下了。

大概是夜间经历了不少的惊心动魄,所以这一觉我睡得格外的死,第二天是被一阵激烈的电话铃声吵醒的,拿出手机一看,却是贺老师打来的,他说苏蕾蕾的父母已经联系到了,这家人还是比较好说话的,听说自己的女儿还有救,因此倒是没有闹腾,现在已经把苏蕾蕾接走了,毕竟学校里面人多眼杂,要是叫魂的话难免会引起人心浮动,所以不如在苏蕾蕾的家里施法,这也是苏蕾蕾的父母的意思,总觉得女儿成了这样得自己贴身照顾着才放心,不过苏蕾蕾的父母倒是提出想一会儿见我一面的意思,贺老师打电话过来也是问我方不方便。

我想了想,最后还是拒绝了,他们见我不外乎就是想看看我这个人可不可靠,但眼下是人命关天的时候,多耽误一点时间都是犯罪,我确实是没心情和他们在这种节骨眼儿上扯皮,贺老师大概也理解我现在的心情,所以倒是没有再多说什么。然后我又问他要了其他几个遇难女生以及玩过百鬼灯游戏的所有人的资料,其实我也不需要跟警察一样知道的那么清楚,只需要告诉到底是哪几个我昔日的同窗出事儿了就行,这些信息在天道盟提供的资料里并没有显示,所以现在除了苏蕾蕾以外,到底还有谁参与了我是一概不知。

挂了电话以后,没过一会儿我的手机铃声就响了,是贺老师发过来的短信,上面有十个人的名字。

我这一看,顿时愣住了,没别的原因,这十个女生我还都比较熟悉!

原来,这百鬼灯游戏的组织者和主持人竟然是王玥这女人!

一看到这个女人的名字,我的思绪顿时飘忽了起来--前面已经说过,哥们在曾经深陷屌丝泥潭不可自拔的那段日子里也干过一些很傻逼的事情,比如……暗恋高中班花整整四年这件事情,一直是我最耿耿于怀无法忘却的苦逼时光!我苦哈哈的追在人家屁股后面天天给人家买早餐买了好几年,风雨无阻,人家也是来者不拒,送过去就接受,弄的我还以为人家也对我有意思呢就一直坚持着,觉得总有一天精诚所至金石为开,结果当人家被高富帅的一顿西餐就直接带走开房的时候,我才终于被一盆冷水泼醒了。

其实,我就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备胎而已,对于人家来说,若无男友,我正好鞍前马后效力,若有男友,我立马就变成了人家的哥哥!

没错,当时人家就是这么和我说的--“其实我一直都把你当哥哥,没有那方面的感情的,你是个好人”。

好人?哥哥?

如果当一个女人对你说出这两个词的时候,千万不要暗自欣喜,觉得离女神又亲近一步,因为人家如果这么说基本上就是在委婉的告诉你--就你这屌样还想泡老娘?滚!!!

那个我暗恋了整整四年的女孩儿,就是王玥,我从高中一直追到大学的女孩儿。

没想到她竟然也玩了百鬼灯,而且还是主持人!!

那么这事情就有意思了,根据我的了解,玩这个灵异游戏的话,主持人是最容易被阴魂纠缠的,可是为什么王玥没事儿?

除了王玥,在十个人的名字里我还看到了张可可,她也是我非常熟悉的一个女孩儿,准确的说,她是我的同桌。

在高中的时候她就已经和我是同桌,然后又进入了同一个大学的同一个班级。

张可可这个女孩儿,从我认识她开始,她一直都是班里的三好学生,话很少,笑起来总是浅浅的,和人对视的时候总会情不自禁的红了脸。但她却真的是个很好的女孩儿,在我父亲去世的那段时间里,她这个话不是很多的人常常给我打电话,说一些不算很好笑的笑话来帮我调节心情,在日常生活里对我也是颇多照顾。

她,竟然是第一个被害的人!

一时间,我的心里就像是被重锤狠狠锤击了一下,隐隐在抽痛--为什么好人都不长命?只恨还没来得及对当她说句谢谢,谢谢她在我最艰难的那段时间里的帮助!

只是我心里有些疑惑,张可可是个胆子非常小的女孩儿,平时连只蟑螂都害怕,怎么会跑去玩灵异游戏?

如果说苏蕾蕾玩灵异游戏符合她的性格特征的话,那么张可可玩这个游戏就有些不合常理了,这完全与她的性格截然不同!

一时间,我觉得这一次的事情充满了疑点,值得怀疑的地方真的是太多了!!!

在宾馆里整理搜集资料整整折腾了一上午,下午我才心情有些复杂的离开了房间,拉上张博文他们整整一个下午的时间都在购买一些叫魂需要用到的东西,一直等日薄西山的时候才按照贺老师给出的资料往苏蕾蕾家里赶去。

太阳落山,天地阳气退散,阴气登场,正是叫魂之时!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