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23章 桃木御邪/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太原市邻近郊区的一套别墅门口,我终于见到了苏蕾蕾的父母。

若不是亲眼所见的话,我完全不会想到苏蕾蕾这个平日间一直和我们在食堂里吃大锅饭的个性女孩儿竟然也是隐藏在我们身边的一个富家女!

不光我有些懵逼,就连陈煜也一样傻眼儿了!

仔细一问,我才知道苏蕾蕾的父亲就是太原市出了名的企业家苏锐,一个家资起码有好几十个亿的超级富豪!余妖反弟。

苏锐人不错。四十来岁,文质彬彬,有那么一股子书生的儒雅气,虽然是一个超级富豪,但是待人接物的时候非常的平和,见到苏蕾蕾的男朋友陈煜也是和和气气的,不像是其他的家长一样,面对孩子上学期间结交的对象基本上没个好脸色,对陈煜一直都是笑脸相迎,招呼我们我们一行人直接进了客厅。落座以后才笑呵呵的问我:“我听说小师父姓葛?”

“葛天中。”

我点了点头,说道:“苏叔叔喊我小天就行,小师父什么的就有些生分了,毕竟我和蕾蕾也是同学。”

“年纪轻轻不可貌相!”

苏锐点了点头,忽然话锋一转,说道:“在咱们太原市处理灵异事件的大家我都听说过,其中还真有一家是姓葛。更加凑巧的是……这个葛家也是天道盟的!我听说这一次学校的任务是发布在天道盟的,眼下又来了你这么一个葛姓小师父,所以叔叔倒是有些好奇--你这个葛,是不是咱们太原这边的那个葛?”

我听完以后不禁一愣--这苏锐似乎对我们这个行业很是了解啊!

“小天不要多想。”

苏锐似乎看出了我心里在琢磨什么,当下说道:“叔叔平时交游甚广,也喜欢听一些异闻奇事,再加上我的朋友也都是见多识广的,所以咱们太原这地界儿上各行各业的杰出人物我都多多少少知道一些,对你们这个行业也是多多少少有些了解的!”

连天道盟都知道,怕是不仅仅是多少有了解了吧?

我心里嘀咕一句,不过在这个上我倒是没有隐瞒。直接说道:“我就是叔叔口中说的那葛家的人,只不过叔叔嘴里的那个葛家奇人却不是我,而是我父亲。”

“哈哈,既然这样那我就放心了,葛家人做事,哪怕生死一刻,也绝不轻言放弃,在业内的口碑众所周知,我也可以放心的把蕾蕾的问题交给你了!”

苏锐当时就大笑了起来。从沙发上起身说道:“走吧,小天,我带你去看看蕾蕾,她的事情就拜托给你了,如果能救得下我的女儿,必有重谢!”

盯着苏锐的背影,我这才渐渐明白了过来,人家刚才根本就是试探我呢!

这些有钱人的心眼就是多,不过我想想也是,人家那么有钱,如果不确定我有本事的话,人家怎么可能放心把女儿交给我?须知这有钱能使鬼推磨,只要砸出一堆钞票,恐怕有的是道门贪财子弟上来帮他们救蕾蕾。对于苏锐夫妻来说,救蕾蕾我并不是唯一的选择!我今天上午拒绝见他们,怕是这对夫妻今天整整一天都在调查我的资料,只不过我眼下没什么名气,他们查来查去查不出个所以然,这才怀疑我跟葛家有瓜葛,方才的一番话,几乎是在委婉的问我是不是葛家的人!如果是,蕾蕾他们能交给我来救,毕竟葛家的口碑在那儿呢;如果不是,恐怕今天晚上苏锐都不会让我看到苏蕾蕾!

这是我头一次和这些大富豪打交道,也有些惊叹这帮有钱人的城府,不过对于这样的试探我还是理解的,可怜天下父母心吧!因此我倒是没多说什么,直接跟着苏锐去了二楼。

眼下正在照顾苏蕾蕾的是她母亲徐婉,徐婉终究是个女人,没有苏锐那份定力,坐在床边守着苏蕾蕾一个劲儿的抹眼泪,苏锐刚刚一介绍完我,徐婉立马就拉住我的手,求我务必要救她的女儿,弄的我又是一番不尴不尬的安慰这才终于摆脱了这位心急如焚的母亲,然后我就上去开始检查苏蕾蕾的情况了。

事实果然如我所料一般--苏蕾蕾丢了命魂以后体内的阴气一天比一天重了,而活人的阳气却在一天天的不断消散,与昨天相比,她身上那股子寒气更甚,脚踝以下部位已经彻底冰凉了,照这速度,一周之内找不回人魂,恐怕苏蕾蕾就真的是一命呜呼了。

现在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天色已暗,正是叫魂的好时候!

因为天不黑的话,阳气过重,苏蕾蕾的人魂脱离肉身根本吃不住太阳照射的,一般在白天都藏着,就算是白天叫魂她听见了也不敢过来!

而天太黑,到了午夜子时的话,那个时候天地之间的阴气太重,一旦叫魂,苏蕾蕾的身体窍门完全打开,阴气侵蚀苏蕾蕾的速度会更快,怕给她留下什么后遗症。

八点,不早不晚,正好!

我嘱咐徐婉开始给苏蕾蕾穿衣洗漱,然后我就直接下楼叫上张博文去别墅外面选场地了,这里的佣人可能接到了苏锐的吩咐,所以非常配合,最后我将地方挑在了别墅后面的背光出,这里月光照不到。

日为阳,月为阴,月华浓郁之处,必是魑魅魍魉盘桓之地!

苏蕾蕾丢了一魂,眼下阳气削弱,正给了那些脏东西附身的可趁之机,不如离魑魅魍魉出没频繁的地方远一些!

不过饶是如此还不够,我叫上张博文从车上卸下了下午出去采购的三十六根桃木桩,然后将这三十六根桃木桩按照太极图的走向钉在了地上,又用拿公鸡鸡冠血泡过的墨斗线将这三十六根桃木桩拉在了一起,形成了一个道门的防御阵--桃木御邪阵!

这个阵法是青衣教给我的,是道门之中常用的一种法阵。

桃木最为辟邪,这三十六根桃木桩钉在这里,中间又拉上了鸡冠血泡过的墨斗线,简直就是拉起了一道铁一样的防御线,道行不够的脏东西靠都不敢靠近,就算是有道行的玩意一时半会儿也冲不过这至阳至刚的道门法阵。我弄这东西为的也是防止在给苏蕾蕾叫魂的时候万一有脏东西出现的话,打我个措手不及,最起码有了这法阵挡上片刻,我也好有时间应对。

做完这一切的时候,苏锐和徐婉已经带着苏蕾蕾过来了,我招呼他们把苏蕾蕾放在了阵中阴鱼与阳鱼交汇的地方,然后交给了苏锐和徐婉一个碗,让他们割破中指,放一些精血进来,他们的精血混合以后叫“双亲血”,这是找到苏蕾蕾的人魂所在之处的关键了!

苏锐和徐婉救女心切,因此我说什么就做什么,眨眼两人就放了小半碗血交给了我。然后我又把陈煜也叫进了桃木阵,给了他一个箩筐,箩筐里面放着一缕苏蕾蕾的头发,让他和苏蕾蕾的父母在我一会儿施法的时候用这箩筐在苏蕾蕾的头上晃动,并且一直要重复不停的喊--“蕾蕾,回来吧!”

这是接引人魂回归身体,因为单一的人魂没有思维能力,只有本能,回应这些她曾经爱过的人的呼唤就是她的本能!

做完这一切,我才盘腿坐在了法阵的最前面,插上了三根请神香以后,我开始按照青衣交给我的手印不断变化,紧随其后我就感觉自己的魂魄似乎直接飘飞了起来,与放在我面前的“双亲血”融合在了一起,开始指引这些双亲血向外飘散,去寻找无主之魂。

在这样的情况下我是完全没有时间概念的,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忽然感觉那双亲血飘荡的远方尽头似乎有了一丝回应,就像是……缠住了什么一样!

霎时,我心中大喜,我知道,找到苏蕾蕾的人魂了!

可就在我准备牵引苏蕾蕾的人魂归来的时候,那刚刚建立起来的微妙联系“咔嚓”一下就断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