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25章 一筹莫展/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时候,那俩阴差已经缓缓从阴雾中缓缓飘荡了出来,面容呈现出的是一种类似于重金属中毒死亡者身上才有的重青色,眼睛眼白处全都浮现出一层淡淡的血红色,看起来说不出的渗人。它们似乎感觉到了这道门法阵的厉害,所以一直都飘荡在桃木阵外没有继续前进。而是详细的端详着我设下的桃木阵,手里提着的枷锁和铁链时不时发出“哗啦啦”的响动,便是在背着月光的地方我仍旧能看到那铁链上泛着的冷冽寒光……

这是阴间的东西,专门给阴差用来锁魂的,这玩意材质很特殊,只要往活人脖子上一套,然后狠狠一拽就把活人的魂魄生生揪出去了,至于那枷锁就更恐怖了,据说只要是往阴魂身上一套,除非是有十大阴帅或者千年灵鬼的修为。要不然甭想挣脱!

那俩阴差盯着桃木阵过了良久,其中一个才忽然抬头看向了我:“你是道门弟子?”

估计它们也是看到我设下的桃木御邪阵,这才误以为我是道门弟子了。

道门,眼下虽然已经是日薄西山,早已不如古时候香火鼎盛了,但作为我国的国教,终究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是我们这个行业里面势力最庞大的团体了,天师有好几个,隐隐有和阴间的阴帅们势均力敌的迹象,所以阴间的东西对道门弟子最是忌惮!

我想了想,于是便做起了拉虎皮做大旗的事情,干脆也不解释,直接点头承认了下来。

果不其然,一听说我是道门弟子,那阴差当时就那张重青色的脸黑了一下,随即猩红的眸子盯着我,嘶哑而阴森的说道:“道门本为维护阴阳两界的秩序而存在。眼下有人魂魄残缺,已是注定横死之人,你身为道门弟子,不想着度化此人,却为此人施法招魂,这是大不该!若是你还有身为道门弟子的觉悟,就应该现在把那已死之人交给我等!”

我一听这鬼差的话顿时就乐!

他娘的,刚才那么多孤魂野鬼不捉,现在反而跑过来问我要人来了。说到底还不是那些孤魂野鬼都害过人命,煞气冲天,真要是逼到绝处了,恐怕就算是它们是阴差也敢和它们拼命,所以这才找上了苏蕾蕾这个好欺负的?

所谓这柿子挑软的捏就是这个道理了!

青衣跟我说的果然是对的--阴间的公职阴魂果然没个好东西,对它们不能有好脸色!

反正苏蕾蕾我是死保定了,于是也就不和这两个鬼东西客气了,当时便说道:“三魂虽然缺失,但阳气未尽,就不能算是已死之人,我倒是不知道这女孩儿到底哪里表现出了横死之相?真要是让你们在我眼皮子地下把人带走了,那才是真的草菅人命,是大不该!”

“大胆!”

那扛着枷锁的阴差忽然一声大喝:“莫以为躲在道门法阵里我们就奈何不得你!”

这就很不客气了,张博文是个暴脾气。当时就端着匕首准备上,不过被我拦住了。

拦截阴差、阻挡阴差做事,这种事情是犯阴间忌讳的,做了就得上阴间的黑名单,人一死到了阴间会遭罪的!

我修炼了杀气,命运早已经超脱出了阴阳两界的制衡,所以这阴间的鬼差阴帅我是不忌讳的,反正就算是我有一天死了也栽不到它们手里,但是张博文是不一样的,他并非修炼者,这生前不得不考虑身后之事,所以阴差的事情我压根儿不打算让他插手,想了想,终于还是决定赌一把了,当时就拿出了青衣给我的一道黄符,高高举起喝道:“天师黄符在此,尔等可敢造次?我乃青衣天师座下弟子,奉师命来此解救其故人,你们难道要阻挡天师行事?不怕事后青衣天师到阴间找你们清算!?”余见名技。

这道黄符其实没有别的作用,就是沾染着青衣的一丝道门灵力,代表的是天师的威严!一旦有阴魂伤害携带此天师黄符的人,那么立马就会被黄符里蕴含的道门灵力纠缠上,逃到天涯海角都能被制作此符的天师找到!

说白了,这东西的作用在于震慑--如果不想被天师无休无止的追杀,那么最好不要伤害身上携带此符的人!

这也是我最后的底牌了,当下我过去就将这张天师黄符贴在了苏蕾蕾的额头上,这才冷笑着看向了那俩阴差:“有能耐,尽管放马过来!”

说这些的时候,我的眼睛几乎是一眨不眨的盯着那俩阴差看,我这是在赌博,赌这俩阴差惧怕天师,看看能不能将之吓退,如果吓不退,那我只能玩命了,以我现在一段杀气的程度恶斗俩阴差,这绝对是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的买卖,一个弄不好就得玩完。

很庆幸,我赌赢了!

在我拿出天师黄符的瞬间,那俩阴差顿时吓得连连后退,相互对视一眼,那提着铁链的阴差才恶狠狠的看了我一眼:“小子,算你狠,不过七天之内若是你无法找全这人的魂魄,那就别怪我们兄弟按规矩办事了!”

说完,这俩阴差缓缓向后退去,不消片刻就彻底消失在了阴雾之中,眨眼间这苏家别墅周围的阴气就全部消散了!

我心里暗呼侥幸,眼下一回过神,被四周的风一吹,顿时浑身一个机灵,这才发现原来就在刚才我浑身都被冷汗打湿了。

叫魂,肯定是失败了,苏蕾蕾的人魂到现在仍旧是下落不明,找不到扣押着她人魂的存在就没法救她,我和张博文也只是怀疑是那个脏东西干的而已,可惜现在找不到那脏东西应证我俩的猜测,所以几乎是两眼一抹黑,找回苏蕾蕾人魂的事情只能暂时搁置了。不过为了避免再招来什么脏东西,我赶紧掐断了叫魂巫术,踩灭请神香,将“双亲血”和叫魂用的箩筐、红手帕全都付之一炬,这才闭合了苏蕾蕾身上的窍门,至于那张天师黄符,我干脆留在了苏蕾蕾身上,也是为了以防万一。

叫魂失败,苏锐夫妻倒是没有埋怨我,我在这件事情上尽的力他们也都是看在眼中的,而且经过这一次事情以后,他们对我的本事和做事态度也都相信了,只是一个劲儿的拜托我务必要救下苏蕾蕾,苏锐还给我封了个红包,不过我没要,人没救下来就伸手拿钱,这种事情别人能做,我做不来,心里有愧!

是夜,我辞别苏锐夫妻和陈煜,连夜和张博文、周敬收拾了一下东西带着黑子就离开了,这一次的事情有太多的诡异之处,我需要静下心来理一理思维--苏蕾蕾的人魂被扣押,到底是那脏东西干的还是另有其人?如果是那脏东西干的,它要人的魂魄做什么?真的是做成鬼仆吗?

这几个问题是我眼下急需要的弄明白的,回到宾馆以后我沉思了大半个晚上,最后决定明天先去看看其他几个死者的尸体,只要见到其他几具尸体,我就有方法确定他们的阴魂到底是去了阴间,还是就像苏蕾蕾的人魂一样下落不明!

若其他几个死者的情况也和苏蕾蕾一样的话,那么有一点就可以确定了--一定是昨天晚上被我打伤的那东西在搜集人的魂魄,接下来我要追查的方向也就明确很多了,只要找到那藏起来的鬼东西,一切的一切就迎刃而解了!

整整一夜,我都躺在床上辗转难眠,每每想起明日我就要去面对昔日同窗同学的尸首,心里就是一阵说不出难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