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26章 身后之相/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二天早上,一夜没睡的我爬起来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联系贺老师,从贺老师那里我得知几个出事的女生尸体现在都在市医院的太平间里面停放着,毕竟出事的几个学生全都是意外死亡,警方怀疑是他杀,一般这种情况在事情没有个水落石出之前尸体是不会下葬的。再加上几家的家人现在正在闹,所以尸体就更不可能下葬了,毕竟尸体一葬,最有说服力的“证据”也就消失了,事情也算是了结了。

只不过因为现在这几具尸体都属于警方控制的被害者遗体,所以就算是尸体停在太平间里,我没有一定的手续也是进不去的,不过贺老师和我说这件事情交给他,让我在宾馆等着就行了。所以我干脆也就耐下性子,和张博文他们出去吃了个早饭。等我们回来的时候,贺老师果然已经在宾馆的一楼休息区等着了,与他一起来的还有一对穿着颇为朴实的中年夫妻。

贺老师给我介绍了我才知道,这对夫妻竟然是我的老同桌张可可的父母,贺老师说尸体虽然被警方控制着,但是父母却有进去探视的权利的,有张可可的父母配合。这样我们就可以顺利进去了。

贺老师显然是把我的来历告诉张可可的父母了,所以一看到我张可可的母亲就一把抓住了我的手,眼里含着泪水和我说:“小法师,前天晚上的事情贺老师已经和我说了,如果真的是有脏东西在害人的话,那请你一定要揪出那东西,给可可报仇啊!”

看着张母脸上的皱纹和痛苦,我轻轻叹了口气,脑子里满是那个从高中开始就一直和我在同一张桌子上读书的女孩儿的笑容,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什么来安慰这个悲伤的母亲了,只是下意识的攥紧了拳头。

“可怜了我的女儿……”

张母大概是因为张可可去世这件事情受到了莫大的刺激。所以整个人的精神都有些错乱,拉着我的手一个劲儿的和我嘀咕:“可可是个好孩子,说到底是我和她爸没本事耽误了他,如果不是我们两个的话,或许她也不会去玩那个游戏了……”

我从张母的话里听出了一些不同寻常的味道,似乎张可可去玩百鬼灯游戏有隐情,要不然以她那胆小的个性,怎么可能跑去玩灵异游戏?这也是我之前一直想不通的一点,于是仔细问起了张母这方面的各种因由。

“唉。还不是因为我和可可她爹穷?”

张母叹了口气,说道:“前不久,可可她爹下岗了,我们这个本来就没什么存款的家一下子丢掉了顶梁柱就更加的拮据了,光靠我在澡堂里给人当搓澡工人的那点工资根本就供不起可可上学了。可可是个好学的孩子,哪里愿意?只不过她从生下来就没有过多违背过我和她爸的意思,所以她虽然嘴上没有多说什么,但是暗地里却想起了办法。就在她出事前的一个礼拜吧,她忽然兴匆匆的给我打了个电话,说她筹措到自己的学费了,我当时还以为她是去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丑事了,所以当时就训了她几句,告诉她哪怕是去死也别给我去卖,我当时真的是特生气。咱人穷志不能穷啊,说的话也就难免重了一点,直接把她说哭了,然后她就跟我说她不是那种不要脸的女孩儿,也没有想歪主意,就是有人让她去玩一个叫‘百鬼灯’的游戏,只要她肯,那就会给她一笔数目不小的钱,我当时就觉得这事情有点邪乎,玩个游戏就能挣那么多钱?于是我就提醒她小心一点,别被人骗了,她当时心不在焉的支应了我几句就挂了电话,我也一回头忘了这件事情了,结果没过多久可可的身上就开始出现一连串的怪事了,那些怪事我也就不多说了,小法师你是知道的,她说到底还是没能拒绝诱惑去玩那个游戏,最后把自己的小命也丢了!”

贫贱家庭百事哀!

我听完以后心里也很不好受,不过更多的是疑惑!

按照张母所说的--似乎张可可和别人并不一样,不是因为好奇才去碰灵异游戏的?而是别人给了她一笔钱她才去的?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这次的事情就复杂了,已经并不是简简单单一群女学生玩灵异游戏玩过火的事情了,而是有人策划了这场惨剧!!

那么,到底是谁在策划这件事情?他到底有什么目的?

我心中有许多疑惑,可惜张母也不知道那个给张可可钱的人是谁,当初在电话里面张可可并没有说,警察也循着张母给出的线索调查过,最后仍旧没有任何收获--没有人知道到底是谁拉张可可入伙的,于是警察就将目标转移到了游戏发起者的身上!

可是一番调查以后,警察也傻眼了,玩这个游戏的十个人几乎是一个拉一个的凑齐人数的,最开始四处奔走拉人的两个人全都死了,游戏的发起者是谁根本无从查起,活着都是被死去的两个女生拉进来的,那么是谁拉那两个死去的女孩儿入伙的?死无对证,这条线索也就断了!

不过张可可收到的那笔钱倒是找到了,是在她宿舍的贵重物品保险箱里找到的,一共两万块钱,手笔不小,只可惜这笔钱在张可可所有银行卡的收支记录里都没有踪影,也就是说当时张可可收钱的时候对方应该是现金支付给她的,这样想通过资金流动来查出撺掇张可可如火的人是谁也不可能了。

我听完以后只觉得脑袋一阵大,现在已经确定了很多事情了,一些疑点也解开了,但随之而来的却是更多的迷雾,我也不是搞刑侦出身的,总之被搞得头晕目眩的,后来一咬牙,先去看看尸体再说。

有张母和张父配合,我们在医院里面稍微登基了一下,就以张可可亲朋好友的身份进入了太平间。

太平间里阴森森的,寒气弥漫,终究是停放死人的地方,承载着太多的死气和阴气,也是最容易出现脏东西的地方。

张可可的尸体是在太平间最里面的一个墙角,盖着白布,一见到尸首,张父和张母顿时在一旁轻轻啜泣了起来,而我则怀着一种非常复杂的心情掀开了盖着尸体的白布,当看清白布下面的情况是,我心中一痛。

这还是当初那个文静漂亮的女孩儿吗?

张可可眼下早就已经是面目全非了,骨瘦如柴,几乎是皮包着骨头的,原本白皙的皮肤上全都是青黑色的尸斑,因为冷冻的原因,身体倒是没有腐坏,看起来就像是防腐做的特别好的干尸一样……

看着她的死相,再结合她死之前的经历,我知道她其实是被生生吸干了阳气和精气才死的!

前面就已经说过,除了灵鬼,一般的阴人与阳人在发生关系的时候,基本上是没好的,不管那阴人愿不愿意,都会吸取阳人身上的阳气和精气,这根本不是阴人能控制的!

我轻轻别过了头,不忍再看了,过了良久才调剂好心情,准备以尸体为引,看看能不能将张可可的阴魂叫出来……

谁知,这时周敬忽然说道:“不用叫魂了,她的阴魂不在阴间。”

我一愣,于是就问周敬怎么看出来的。余见团血。

“你不知道我们周家还能给死人相面,看其身后之事吗?”

周敬扭头看了我一眼,缓缓道:“这张可可身后之事一片虚无,很明显是魂飞魄散之相,或者是魂魄被镇压了,再无轮回的可能性!”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