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30章 真正的成熟/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时光在这一刻仿佛回到了从前……

当那渗人的血色符文和怨毒消失的瞬间,张可可终于变成了那个我所熟悉的老同桌。

她单纯,羸弱,犹如一朵不胜寒风的花,仿佛只需片刻微寒便会霎时凋零……余沟肠巴。

我心中隐隐刺痛,愤怒之火更是在胸腔间熊熊燃烧--为什么?为什么好人总是不长命!?

我嘴里发苦。听到张可可的呼唤,忍不住的点头:“别怕,我一定会救你。”

张可可竟然笑了,便是无辜丧生,她的阴魂仍旧不含怨气,笑的很干净,唇红齿白:“真的不知道你竟然这么厉害呢,可惜,你仍旧救不了我的,用你的刀刺死我。我不想害人!”

我摇头,沉默片刻,沉声问道:“能告诉我到底是谁害了你吗?那个给你钱的人到底是谁?”

我这话刚一出口,张可可胸口贴着的定魂符毫无征兆的“轰”的一下腾起了大火,我当时就暗叫不妙,可不等我做些什么,张可可的脸上就再一次浮现出了那血色的神秘符文!

张可可清秀的俏脸也是顿时脸色。连忙说:“是唔……”

可惜,终究来不及了,她的话还没说完,眼里就重新冒出了那种令人心寒的怨毒之色,凄厉的尖叫一声,抬起鬼爪子就朝我这里抓了过来,眼下我距离它特别近,哪里能躲得过去?被它一爪子结结实实的抓在了肩膀上,几根手指都抓进了肉里……

一阵剧痛传来,霎时我浑身一哆嗦……

“葛天中,你还愣什么呢?刺死它!它已经救不了它了!”

花木兰在旁边一掌将李媛打的魂飞魄散。然后扭头对着我吼了一句。

我一愣,可看着那张熟悉的脸仍旧有些下不了手,张可可却是不客气,一只手狠狠抓着我的肉,另一只手抬起来就朝我脖子上抓了过来,它的指甲足足有十多公分长,这要是被它抓到我的脖子,恐怕会直接把我洞穿,到那时候我就一命呜呼了!

我感觉自己这一刻距离死神是那么的近。为了活下去,我终于是一狠心抬起百辟刀朝张可可的胸口刺了过去,生死之间潜能激发,我这一刀比张可可朝我脖子抓来的速度更快……

杀气覆盖着百辟刀,即便它的身体坚硬如铁,仍旧挡不了我这一刀,我只感觉刀尖稍有阻隔之感,然后就直接将刀子送进了她的胸膛……

“啊!!!”

凄厉的惨叫声响起,张可可的胸口腾起了浓郁的白烟,它浑身抽搐,不消片刻便彻底消失了,魂飞魄散,阴气和怨气变成了杀气被我吸收……

眼睛里酸酸的,一股热流淌过我的脸颊……

我哭了吗?

我恨不得抽自己两个大耳光。在父亲死去的那一刻我就发誓永远不再哭,在秦岭大山经历了那许多以后我就发誓变强,可时间不等人,我仍旧只能在现实的残酷迫压下一次次的哀嚎惨叫,一次次的看着我身边的人离开、死去……

这一刻我心如刀绞,无力的坐在地上放声嘶吼、痛哭,仿佛要将一切都发泄出来一样,我的哭声连我自己都有些惊讶……

就像是受伤的野兽在对着圆月呜咽!

那还是我的声音吗?可是,我就是控制不住……

忽然,身边一阵香风涌动,紧接着一具有些冰凉但很柔软的身躯贴了上来,我被拉进一个怀抱,一个温暖的怀抱。

这香味我熟悉,是花木兰的。

她的怀里让我心里很安宁,仿佛就这样我就得到了永恒,于是渐渐的我喉咙里那种让我都惊惧的声音终于渐渐消失了……

“哭够了吗?哭够了就站起来吧,像个男人一样继续去战斗!”

花木兰的声音传来,依旧清冷悦耳,但清冷中又蕴含上了一丝说出的味道,似乎是……温柔:“在我一生所经历的上百场战斗中,有一场最让我铭心刻骨。那一场战争是在武川镇打响的,柔然王子多伦亲率三万轻骑兵毫无征兆的出现在了北方六镇之一的武川镇城下,欲攻下武川,直取帝都洛阳,擒拿魏帝,进而踏平整个魏国!那时,我和我的部将恰巧在武川整顿,那也是我和多伦第一次交手。多伦凶残狡猾,深知武川城池坚固,他们柔然骑兵不善攻城,如果强攻的话,一定会损失惨痛,于是,他下令在城中的水源里投毒,是柔然奇毒,中原无人能解。我的部下一个个的倒下,他们承受不了毒药带来的痛苦,纷纷求我杀死他们,为了让他们能死的舒服一些,我对我的部下挥起了刀,那段时间,我一共为四百多名部下送行,亲手将他们送上黄泉路,你知道我的心里的感受吗?但有时候,这种残酷的决定是为了他们好。后来,魏国来援,大破多伦三万轻骑,我俘虏了一千多人,我把这一千俘虏全都坑杀了,为了复仇……”

“那些俘虏一天不死,我就无法面对我的部将,于是我杀死了他们,果然,我心里好受了一些。”

花木兰轻轻拍打着我的背,缓缓道:“小天,真正的成熟是在苦难中学会坚强,并且能在自己纷乱的感情影响下做出正确的决定。你为你的同学送行是对的,让她魂飞魄散总比她毫无尊严的被人奴役驱使强,如果你现在冷静下来了,那么就握紧你的刀站起来吧,去杀死害你同学的敌人,为她复仇,熊熊燃烧的复仇之火会将你一步步推向巅峰,直到你有能力保护自己所珍惜的一切!”

我的心绪终于平静了一些,默默回顾着花木兰告诉我的--真正的成熟是在苦难中学会坚强,并且能在自己纷乱的感情影响下做出正确的决定!

是啊,我终究还是不成熟,最起码,跟花木兰那波澜壮阔中承载着无尽哀伤的一生相比,我所承受的算不得什么。

我缓缓抬起了头,看着花木兰那双犹如寒星一样的眼眸终于燃起了斗志。

她永远都是这么默默的看着我,不需要说太多,因为她的眼睛本身就写着她一生的故事,她的故事,够我一生品读。

……

这时,一声凄厉的尖叫忽然从卧室里传出。

是王玥!

我面色一变,知道王玥那边怕是出事了,当时拎着百辟刀就冲了过去,狠狠一脚踹向卧室门,这门是三合板做的,并非实木,所以根本扛不住我这一脚,当时就“咔嚓”一声被我踢开了。

卧室里阴雾缭绕,王玥披头散发的坐在床上,身上只穿着一条睡衣,暴露出大片雪白的肌肤……

桀桀桀桀……

我一进来,顿时一阵阴嗖嗖的笑声响起,只见那天在女生宿舍里祸害苏蕾蕾的那个脏东西正坐在窗口对着我一个劲儿的狞笑,然后说了四个字:“后会有期!”

说完,直接从窗口离开了!

毫无疑问,这应该就是那只魂妖了!!

这时候我才反应过来张博文他们还在下面呢,花木兰说也有脏东西缠上了他们,当下我心中一阵焦急,过去就拉王玥:“走!跟我离开这里!”

“哦。”

王玥木讷的点了点头,然后慢吞吞的从床上爬了起来,做什么都是磨磨唧唧的,也不知道是不是被吓坏了,可又不像,吓坏了的人乱了方寸,只知道逃命,可我看王玥分明还是有条理的,最起码还知道穿鞋。

不过这个时候我也顾不上想那么多了,看她动作慢,当时冲上去一把拉着她就往外面跑。

“不太对劲啊!”

下楼的时候,已经回到守节砂里的花木兰在我心里轻轻说道:“刚才我感觉到有四个脏东西将咱们包围了,但其中并没有那只魂妖的气息啊,它到底是从哪冒出来的呢?怎么莫名其妙的就出现在了这个女人的卧室里?”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